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上仙养妖千日以后(玄幻灵异)——词赋

时间:2019-09-06 09:18:29  作者:词赋

   《上仙养妖千日以后》作者:词赋

  精简版文案:上仙养妖精心养大一只小妖,千日以后,被误会背叛而分道扬镳,数年以后,再次捡到同一只乔装改扮过的小妖(妖王),被推倒吃掉的故事。
  详细版文案:三百年前深云门无人不知,惊才绝艳,颜压四方,不苟言笑的年轻池清上仙捡到一条灵蛇,收养为徒,花费全部真心养育,然而却遭背叛,其徒成妖王,于是恩断义绝,闭关眼不见为净。
  三百年后,林池清出关第一天外出散心,正逢凶名远扬妖王被仙魔两道合力围杀,漠然避开,而后在灵宠市场一眼相中一条重伤垂危灵蛇,带回收养,可是这条刚捡到时对自己张牙舞爪的灵蛇,怎么突然换了性子?
  整日体贴入微照顾自己也就罢了,还总委屈的说:你看看别人家的主人都给宠物洗澡,顺毛,抚,摸,同床!
  林池清:可是…是你强行认主!
  人人得而诛之的妖王陆墨被这位冷漠好看上仙捡到之前,还坚定不移的认为自己由妖族所养,直到刻在神魂上的那个名字发热,恍惚映出一模一样的同一张脸,顿悟,自己在失忆之前与这人应是情深义重!
  主慈宠萌生活许久,终于有一日,灵宠伤复恢复记忆得以化形,两人无声对望许久。
  林池清转身跑走:我竟然把不孝徒又养一遍!
  妖王陆墨:Σ( ° △ °|||)︴师尊别跑,我有话要讲!
  表面高冷,实际害羞并且隐藏傲娇属性的上仙(师尊)受。
  内容标签: 天作之合 阴差阳错 仙侠修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池清上仙,陆墨 ┃ 配角:所有助攻 ┃ 其它:师徒,忠犬,腹黑,口是心非,一肚子坏水。
 
 
第1章 捉一条白蛇
  深云门地势偏僻,处群山丛林之间,同世间万千小门派一样默默无闻于某地某山,与世隔绝,时代更迭,时光流逝一载又一载,竟然相安无事屹立数百年。
  其中门徒皆属人间无亲孤儿,几百名弟子互相扶持依靠,和和睦睦,亲若兄弟姐妹,由三位隐世上仙坐镇,是难得的世外桃源。
  三百年前门派出了一位惊才绝艳池清上仙,与现任掌门和长老一起长大,关系亲密无间,寿与天齐,十分强大。
  池清上仙原名林池清,一生只收一徒,百般呵护,一次外出,被亲手养大的徒弟重伤抛至山门,心中伤痛郁结,闭关三百年,直至昨日才第一次出关。
  盛夏的空气炙热,清静浩瀚的天地忽然风起,掀起发丝与衣摆层叠,掌门秦风川交代新收的徒弟三日后去西南沙漠与同门师兄弟一起历练,示意他退下。
  回头注视飞升夏日烈阳之前比光芒更加灼目的白衣出尘,精致面容男子。
  池清上仙踩着白云翩然落下,长发一丝不苟用冰色发带所缚,三千浓墨半披肩上,素衣青佩,长剑斜挂,行走间步伐稳重,尊贵冷峻,每一步都像踩在人心尖上。
  他修长的手指泛着长年不见天日的病态白,忽然横在秦风川的脸侧,五指合拢,抓住一条逃窜身影。
  拼命挣扎试图逃走的白蛇被捏住七寸,张开的口器与毒牙被迫收拢,碧色三角眼凶光阴冷,遍布伤痕的躯体凶狠缠住林池清白净手腕,绞缠碾压出一条深深红痕,触目惊心。
  林池清冷淡将白蛇躯体伸平,盘出工工整整活结模样,与秦风川点头打招呼:“师兄。”
  秦风川观其神色与昨日出关一般无二,微微放心,见他手里捉着与记忆中十分相似的灵蛇,蹙眉道:“昨日出关,我以为你想开了,心想入世散心也好,哪曾想,你竟又带回一条灵蛇。”
  紫冠束发的年轻掌门夺走林池清手上白蛇,澎湃雷电咔嚓作响,悬于蓄势戒备身体紧绷的蛇脑上方。
  林池清轻轻弹开雷电,拿回白蛇,袖口晃动,难掩红痕,紫冠之人瞧见了,移开视线,微不可查叹气。
  白蛇隐于袖中,昏暗的光线里一点一点变黑,它张开毒牙,碧眸阴冷寻找致命的脉。
  林池清淡道:“它与他不同。”
  目光平静凝视别处,手中打出气旋,压向偷袭自己的灵蛇。
  “三百年了…”掌门扫过他小动作,欲言又止:“池清,林师弟,你同那时带回黑蛇陆墨一般带回一条灵蛇,可是想养着?仍然心有介怀?”
  白蛇张开的嘴顿住,毒牙流转着悬而未落的毒液,碧眸流转疑惑,昂首细听。
  林池清疑惑散去法术,依然是镇静冷淡模样,用灵力将白蛇盘于手腕,恰好覆上那层伤痕,面无表情回答:“不,那条蛇漆黑丑陋,怎可与白蛇相比。”
  掌门摇头,淡笑:“从前对它百般维护,甚至为他铸剑,遍寻天下仙女花,与龙王,咳!”
  秦风川手握成拳,掩唇轻咳,余光见林池清并无反应,心中微叹,过去的便让它过去,亲手养出背叛师门,嗜血凶名远扬的妖王,三百年闭关才堪堪终于走出,何必再提?
  他平静隐含威严的目光似穿透衣料,凝视攀附手腕红痕处白蛇,千言万语喉咙滚动几轮,最终变了模样。
  “这位,仍是收做徒弟?”
  林池清风轻云淡摇头:“顺手救下的宠物。”
  秦风川注视清淡如风背影,微微垂眸。
  从前有多珍爱,现在就有多随意,这神态,分明还是没有走出。
  只是,师弟他切莫再不设防,敞了心。
  林池清神情淡漠回到闭关三百年的水云峰住处,把攀附手腕的白蛇提出,放于桌上,挥手间,数年无人打扫的满山灰尘湮灭。
  平静对白蛇道:“往后你负责打扫水云峰。”
  白蛇盘动身躯,凝视一瞬间一尘不染的居所,由那人指尖随意一挥,强大的灵力洗涤一切,连同他被仙魔围攻遍体鳞伤的血污也洗刷一干二净。
  池清……林池清
  深云门的掌门是这么唤他的。
  陆墨心底一遍一遍念着,刻在神魂上的深刻名字溢满他的心头血,随着名字反复念想,传递发自内心巨大的痛苦与渴望。
  他叫林池清。
  他与我失忆之前刻在神魂上的名字一模一样。
  他是谁,他认识我吗?
  陆墨扭动躯体,鳞片摩擦出冷质光泽,露出毒牙,目露凶光,警惕盯视那人转身,发现他注视自己的目光像看另外一道身影,里面细碎柔光,复而清冷。
  “唤我池清上仙,今日起,你负责打扰水云峰,平日无事莫要扰我。”林池清语气平淡。
  陆墨宛若定格,凝视他的身姿,恍惚看见另一道虚影,虚影目光温柔带着怜爱,轻轻说:“今日起,我便是你的师尊。”
  白蛇晃动脑袋,甩出臆想,莫不是幻术余毒还未清除干净?
  得离开这里!
  他舒展身躯游至地上,飞快窜入草木,撞上无形墙壁,重重弹飞两三米,视野蓦然开阔,被人捏着脑袋提起,与近在咫尺的眼被迫相视。
  林池清捏出一道灵念,打入白蛇脑袋:“清静术,用以清理环境,认真工作,晚上我会检查。”
  陆墨:“……”
  凝视人影走远,钻进草丛研究结界,以他现在重伤之躯无法顺利破开,勉强去破,反而会引起注意,身份暴露。
  杀戮征战三百年,伤处无数,全然逃过劫难成功反杀,唯独这一次即将躲过追杀之时被人抓住,还关在这籍籍无名之地。
  陆墨努力压抑妖力,那时他被仙魔围攻伤到根基,暂时无法化形,如此也不算绝境,可偏偏灵宠市场与这人对上眼。
  如果他在墙角装死的更彻底一点,不睁开眼偷偷观察天上隐藏云里千里追杀仙魔,也不会恰好被他发现,落此地步。
  时至现在,陆墨仍然想不通,灵宠市场奇珍异兽众多,林池清为何偏偏看上角落里半死不活浑身伤痕白蛇。
  现在怎么办?
  陆墨游回桌上,望着笼罩整个山头的结界沉默,小门小派竟然卧虎藏龙,一名山主便拥有与自己全盛时期一战之力。
  那位掌门只怕也不遑多让,若被两人发现身份,必死无疑!
  纵横天下多年,从未听过深云门,想来行事低调鲜少认知,不如修养身伤,来日再战?
  可是……
  白蛇苦恼的甩出一团淡绿光泽清静术,横扫桌面一米范围,凝视洁净映出倒影的桌面,当真放下身段每日打扫?
  林池清关上窗户,隔绝自己惭愧视线,带也带来了,难道扔了吗?
  怎就一时冲动因为似曾相识的错觉将灵蛇捉回?它不是妖王,两个不同的个体,对那人的愤懑,怎能转嫁白蛇身上。
  还是放了吧…
  眼不见清静。
  林池清盘膝坐下,刚刚入定,秦风川驾雷鹰而来,落地掀起一阵罡风,敲门三声。
  “师弟。”
  门自动打开,秦风川焦急进入。
  “外界传来消息,仙魔联手围攻妖王,致其重伤失踪!如今众寻无果,打起寒渊剑主意!”
  “寒渊”林池清凝视地面,表情短暂开裂,与他对视:“与我何干?”
  秦风川罕见怒道:“那里头融着你的心头血!若剑寻到被毁之,你将重伤失去与天同寿变成凡人!”
  林池清目光毫无波折。
  秦风川抓住他的衣襟:“师弟!就算你与陆墨恩断义绝伤心欲绝,可是三百年已过,为什么仍然不珍惜自己生命!你分明还是记着他!”
  林池清神情微敛,转瞬恢复冷淡,挑开秦风川手指,淡道:“我没有记着他。”
  秦风川:“……”
  林池清避开凝视,走出房间,远远的与白蛇目光对上,微微一怔,后者伏下头颅。
  他放下心中一丝怪异违和,站在四季盛开的梨花树下,目光有片刻恍惚,许久以后,低声问:“妖王与寒渊剑不在一处?”
  秦风川笑了,和他并肩:“陆墨与寒渊剑形影不离,这次仙魔合作始料未及,轻敌独自迎战入了圈套,据说大战中,寒渊剑从九霄云端坠至西南沙漠,具体位置不详,师弟,你若真放下了,便寻得此剑,取回心头血。”
  作者有话要说:
  连载文《尖叫求生[无限]》都市耽美灵异无限流。
  预收文《荒野求生里的死敌总想攻略我》
  《在原始时代和反派开荒恋爱[穿书]》
 
 
第2章 当捉妖王闹着玩呢!
  与神魂上刻的名字一模一样,闭关三百年,心头血在我的剑里。
  陆墨整理信息,待秦风川离开,抬起头颅关注周身散发生人勿近气势之人。
  这人的心头血为什么在我剑里?
  林池清一动不动低头不知想些什么,挥手间,水云峰顶结界粉碎。
  抛过一枚红色丹药,转身回屋,语气微凉:“这枚褪尘丹可助你成就灵脉,自行离去吧。”
  陆墨想骂人,把我捉来也是你,让我离开也是你,若我真是普通灵智初开灵蛇懵懵懂懂也就罢了,可本王偏不是!
  褪尘丹?这小玩意谁需要?
  红色丹药被尾尖咕噜噜拍下桌,滚了一圈尘,白蛇闭目养神许久,随后焦躁咬住丹药钻进房屋,寻了空处,无视疑惑转过视线的上仙,找了个空盒子放进去,尾尖一绕,卷着盒子放于书桌正中间。
  这张桌子以后就是本王的了!
  林池清默片刻,提起白蛇和盒子,使用遁空之术轻轻放至深云门外围山泉边。
  这里离妖兽活跃范围有一段距离,山泉颇有灵气,结合褪尘丹帮助,这条白蛇也能平安生存下去。
  这机缘,当是自己一时私欲的弥补吧。
  他回头最后看了一眼白蛇,踏云而去。
  陆墨瞳孔倒映那人离去背影,仍然沉浸在被抛弃的情绪里。
  堂堂妖王,妖族谁不对我俯首称臣恭敬有加?竟被区区人类送以不入流小东西打发了?
  当捉妖王闹着玩呢?
  白蛇躯体逐渐变黑,双眸赤红,张开毒牙,一口咬住意图打褪尘丹主意的妖兽尾鱼,扔掉尸体,卷起丹药入盒潜进水底。
  顺流而下,可脱离深云门地盘回归妖族,寻到寒渊报仇雪恨。
  顺流而上……
  陆墨凝视巍巍高山。
  算了,总归要先寻寒渊剑,正好同样目的,互惠互利,况且,得摸清楚心头血一事!
  入夜,白蛇轻车熟路找到水云峰居所,十分自然放盒入桌,钻进床尾入眠,放弃思考自己为什么会“轻车熟路”。
  深云门五座大山,水云峰最为雄伟,云雾横斩山腰,旭日东升,一半人间昏暗,一半天堂辉煌。
  早晨惊天动地吼声轰鸣,林池清房间大门被人大力踹开,眉目张扬容颜艳烈美女瞪着静坐修炼之人怒吼。
  “掌门师兄说你带了灵蛇回来?哪呢!我要剁了它!”
  说着翻箱倒柜一通狂找。
  林池清保持平静,听玄玉关气急败坏吼:“师弟!你怎么这么不省心?刚走出阴影又养灵蛇?你忘了陆墨怎么背叛师门忘恩负义?你还想养第二个妖王再伤一次?”
  林池清哑然,顶着玄玉关师姐火爆关怀解释:“没有,昨日…”
  床上的被子掀起,露出精神抖擞正在偷听的白蛇。
  玄玉关扬眉,压抑怒气,语调上扬:“没有?”
  林池清:“……”
  望着快被捏死的白蛇,收回刚才未出口的话,改口道:“水云峰缺人打杂。”
  玄玉关狞笑:“不缺人!我给你找,这蛇我剁了!”
  陆墨:“……”剁我?
  快狠准下嘴咬住玄玉关手腕,玄玉关惊痛甩手,陆墨掉落下来,从着林池清衣袖往里钻,顺着胳膊往上爬,在肩膀处缩成一小团。
  玄玉关看起来要吃人,十指如钩探来,林池清轻巧挡住,垂眸:“师姐,水云峰活杂且累,不便耽误弟子们修炼。”
  玄玉关见他说不动,恨恨收手,目光如炬死亡凝视肩处一团:“打杂是吧?我拿回去亲自教它该怎么打杂!”
  林池清无奈:“师姐…”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