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凉谦也有酥(近代现代)——仇榟暮

时间:2019-09-06 09:19:21  作者:仇榟暮

   凉谦也有酥

  作者:仇榟暮
文案
老奸巨猾猫老哥x奶凶乖巧鱼小弟
闵舒凉本以为余冧谦会就此放弃,结果自己却被好友卖了消息?!
好吧,卖就卖,怎么还追过来了???
没关系,他有的是办法!
只是一不小心玩过头,某个大腹黑差点就变成“虐妻一时爽,追妻火葬场”!!!
某鱼哭泣泣,他万般无奈:不闹了不闹了,自己养大的当然是要宠的!
自此,一校传出了:会长大大实力宠弟!
宠弟?某傻鱼又不高兴了!
我们的闵会长哭笑不得,只能当着全校的面纠正:是宠妻!
两人实力演示如何撒狗粮!!!
单身狗表示不活了!
(主张走甜路,为了您的牙齿,请备好牙刷)
 
内容标签: 甜文 成长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闵舒凉,余冧谦 ┃ 配角:时常乐,仇榟暮,魏杺桭,陈杨尘,夏枺,林檦,淑芊 ┃ 其它:时老爷,时玳熙,闵书棠,童晓昶
 
  第1章 不祸害大众就最OK
 
  夏末秋初,阳光正好。
  C市一校正处于新生报道高峰期,人群沸腾,嘈乱的听不清完整的一句话。
  六楼学生会会议室,闵舒凉靠在窗边,手中捧着一本较为厚度的书籍。暖阳透过玻璃,洒在他的侧颜,白皙的皮肤衬得透明。
  鼻梁上架着的金丝眼镜,散发出一丝书香气。他眼底带着柔柔笑意,盛着星辰色,好像看一眼便会沦陷。
  “舒凉?”外头的人唤着,推门进来,见他一脸轻松,默默翻了个白眼,道,“你还真是一副岁月静好的模样。”
  听来人的口气,不用想都知道是谁,闵舒凉合上书本,悠悠的挠了挠头发,“享受生活之乐。”
  时常乐:“……”
  看着闵舒凉一脸欠揍的样子,他可谓是一阵无语,无力吐槽……当然,吐槽还是算了。要不是时常乐早就习惯了他的性子,换作是别人,可能真的受不了。
  说起闵舒凉,时常乐真心想颁一个奥斯卡小金人给他,戏精本色出演!
  这说法还是有理由的,平时在外人面前,不用猜,就是老师眼中的优好学生,同学眼中的崇拜对象。可在时常乐这,丝毫没有的掩饰,本性暴露。
  什么优好?什么崇拜?假的!都是假象!明明就是一个腹黑,无赖,又贼里贼气的人!有时候连时常乐自己都会被这张温柔的脸欺骗到无地自容,现在想想都觉得阔怕。
  “不闹了,不闹了!”时常乐扑在沙发上,整张脸都给埋了进去,含糊不清的吐出几个字,“你不感觉忘了什么?”
  闵舒凉好玩的笑意还未消去,反问道,“忘了什么?”
  比记忆力,闵舒凉是绝对的实力担当,“忘记”这种词是不存在的。但那假装的语气仿佛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时常乐脑胀的躺不住,刷的起身。
  “闵舒凉,你起码有点责任感啊!没有责任,你……你……良心也行!装的跟真的一样,要不是这么多年,我差点就信了!”
  好在刚刚他的语气是极为明显的玩笑,时常乐才得以辨认。说实话,这么多年被闵舒凉骗也不是白骗的,至少经验是有的。
  时常乐生气的样子,倒真有点像小孩子,特别是和那个人……不过,还是那个人最可爱!
  想到某小只,他不禁失笑道,“噗,真像。”
  “嗯?像什么?”时常乐凑过去,好奇的探了探头,突然又缩回去,一脸嫌弃道,“你不会又在想什么怪东西吧?啧啧,你这恶趣味该治治了。”
  说起闵舒凉的恶趣,那误会可就多了。要不是他经常盯着某件小东西傻笑,而且还是那种小巧的,时常乐才不会注意呢。
  本来并没有什么的,可重点是对方是闵舒凉!这一点还是要在意的。有那么几次,他真会怀疑闵舒凉是不是哪天被门夹了脑袋,坏掉了。
  闵舒凉脸上的有些笑容僵硬,无奈的摇了摇头,把手附在一旁人的头上,“随便你怎么想吧。”
  “啧,别总是摸我头!你当我是三岁小儿吗?你……你要去哪?”他伸手拉住闵舒凉的衣袖,疑惑问道,“你不会真忘了?”
  此时时常乐的内心是崩溃的,有千万只草泥马飞过,如果可以,他真想撕了面前的人!
  还好闵舒凉的回话安抚了他“弱小”的心灵,不然他可能又要发狂了,“没忘,记得。”
  时常乐松了口气,无力扶额,“记得就好……真不知道老爷子怎么想的,这次居然让新生代表和高三代表一同演讲……”
  每年一校都会举行开学演讲仪式,被选中的自然是众人之中的优秀生,同时也标志着下一代的学生会长。
  往常都是一人,今年的仪式,意外的是两人,那也是情有可原的,闵舒凉作为高三临近毕业的学生,没有候选人补着才奇怪。
  而所谓老爷子,便是学校的大Boss,校长大大。敢叫他老爷子,并且从来不叫尊称的,也只有孙子时常乐了。
  “这有什么问题吗?”闵舒凉淡定问道。
  在闵舒凉眼里并没有什么区别,也就只是同个台,说几句话的事。可事实就是如此。也不知时常乐是怎么想的。
  要论时常乐,那可就真是个奇葩了。思维逻辑异于常人,频繁出入秘密小屋,运气过于旺盛。
  总结下来,用意思话理解,也就是脑瓜子整天不知在想些什么,动不动就被“请”去办公室喝茶。至于最后一句运气好,直白点是“还活着呢”。
  也不知怎么,二人差异那么大却是多年好友。
  “怎么没有?你不记得候补人都是在上一任走后才执行的吗?今年这种状况又是什么鬼?”他抓狂的在那打转,惹的闵舒凉头疼。
  “哪有那么复杂,爷爷都解释过了,是为了让我带带新生,仅此而已……走了,再待下去,可要被爷爷说了。”他顿了顿,转头盯着时常乐,“以后出去别和其他人说我认识你。”
  时常乐一愣,皱了皱眉,哈?他这是被……嫌弃了?what?神马情况?闵舒凉你个#%*#&……
  “咳,别误会,我不是嫌弃你。”他瞬间读出了时常乐的想法,温声道。可还未等时常乐做出反应,闵舒凉便又补了一刀,“我只是怕被人划分和你一类。”
  时常乐:“……”这和嫌弃不嫌弃有区别吗?
  “啊哈哈,哈咳咳,此事过,再不赶去大厅就迟到了。”
  听他这么一说,时常乐这才想起自己是来叫人的,可结果就这样被胡过去,忘得差不多了。
  这也不能怪他,毕竟粗神经也是天生的,像时常乐这种,算是没救了。面对这些,他往往都是一句“顺其自然就好,”这让闵舒凉很是没辙,就顺着他意,放“养”了。
  但时常乐还是有那么一丢丢优点的,起码是个人。有这种念想,他此刻特别想咆哮一句,“滚!”
  没办法,不祸害大众就已经是最最最最最OK的事了,其他的闵舒凉真心不求。
  每当他这么说,时常乐可谓是脸上一团黑,眉头紧缩的快变形了。
  亲朋友!亲的!百分之百的亲!那可不,谁还没有个损友?只不过程度深浅不同,都比较“优秀”罢了。
  若诉起默契,那也只有一种时候,一种情况了:闵舒凉负责无语,时常乐负责吐槽。
  这组合……真是难为了……
 
  第2章 滚回你的猪窝
 
  二人都转了许久,才勉强赶到大厅,好在处于准备中,松了口气。
  不得不说,只要是和某乐混在一起,连做事细腻的会长都学会了拖拉,这在众人眼里却是一种风雅,如果换作是常人,估计态度也是个问题。
  闵舒凉随意的靠在一方,同那些忙乎的人完全格格不入,倒更像是来催功的。
  “你的稿子呢?”一旁的时常乐早盯他很久了,可半天也没见着一个动作,反而很是清闲的靠了起来。
  一校的演讲向来都是脱稿形式,不然拿着一张纸怪客气的,莫名的正式感。
  闵舒凉微微笑了笑,“我何时用过?”
  时常乐:“……”
  的确,他向来是不备稿的。但一上台,那话说的可溜了,还没长顿,让人真的很难相信没有稿子这一说法。
  别人不清楚,时常乐最为清楚。总结他的经验,就一个字,编!全靠编!使劲编!编的还一字不差,有头有尾!比戏精还戏精!
  想着,不禁咬牙道,“啧啧,不给你颁个什么最佳演员奖还真是委屈你了。”
  “嗯……当真是委屈啊。”闵舒凉摆出一副受伤的样子,生怕一旁人不知道自己的伤心。
  呃……某乐今天已经翻了两次白眼,应该不建议多一次……
  “咳咳,新生代表呢?”时常乐整顿神色,久违的说了一次人话。
  被他这么一说,闵舒凉这才想起还有一个代表,习惯性的就做了一人的准备。可半天也没见着人影,印象分可以说是零分了。
  时常乐扶额,撇了他一眼,“喂,闵会长,不管管?”
  闵舒凉没有理会,自顾自道,“嗯,现在的新生挺大牌范儿的。”
  某乐:“……”黑脸。
  他还想说些什么,耳边就传来一阵肉麻的声音,“小凉凉~”
  时常乐鸡皮疙瘩都起来了,闵舒凉却是平常心,打着招呼。叫他“小凉凉”的,整个一校只有那么一位,记者部部长仇榟暮!
  这仇少女,可是位奇人物。不仅掌握全校师生资料,还无所不知,无所不晓,上报的文帖绝对毫无夸大,绝对真实,百分百数据,人称“百事知”。
  “喂喂喂!你不要老小凉凉小凉凉的叫,啧,怪恶心的!”时常乐嫌弃的啧着嘴。
  仇榟暮表情一垮,皱了皱眉,“你怎么也在?没看到标牌吗?认字不?‘闲杂人等禁止入内’!”
  “哈?我还真没看到!再说,谁是闲杂人还不一定!”
  “呵,滚回你的猪窝!”
  闵舒凉默默叹了口气,果然,他们两人一见面必会怼起来。
  如果说时常乐和闵舒凉是损友,那么时常乐和仇榟暮肯定是怼友!二话不说就开怼的那种!不留丝毫情面!什么黑历史都扒出来!
  问他们什么时候怼起来?那可真是缘分,纯属巧合!
  也就那么一次,仇榟暮过审文章时,直接切掉了一篇很沙雕的文帖,填出的拒绝理由还是“作者是只猪,还是回猪圈睡觉吧。”
  仇部长的毒舌可不是一般的,这算是轻的了,严重的可以把人都给逼哭。
  然而,对方恰恰好好就是时常乐!对于这种鄙视,他能当做没看见?当天就在校帖上大骂,“仇木头不要脸!仇木头你个猪!仇木头……”
  自此,两人对上了。三天两头就能在校帖里看到对骂的戏码,迎来了一大批吃瓜群众,就连校长大大也被请动了,还回复了一句,“年轻就是好!有朝气!哈哈哈!”
  托时老爷子的福,两人的绯闻多的不能再多!什么“时家未来的时少夫人”“时常乐的秘密女友”“两人偷偷领证”等等离谱传言全都包括进去!
  两人很是无辜,“冤枉啊!什么都没有!什么都不是!”
  悲催……
  “我是闲人?仇木头你脑子坏掉了吗?还是眼睛瞎了?我有多忙你没看见吗?”
  “抱歉,我还真没看见!”
  “啧,闵舒凉,你倒是来评评理啊!这人太不讲道理了!”
  “小凉凉,你看看这个人!臭不要脸的!”
  嗯嗯?闵舒凉一脸懵,怎么又扯到他了?他只想做一个安静的美男子不行吗?当他是空气就这么难吗?
  “咳咳,好了好了,先以大局为重,此理事后再议,”他顿了顿,问道,“小仇,新生代表什么来头?”
  作为会长,能忍到现在实属不易,迟到那么久,真没法再继续等下去了。
  仇榟暮听闻,瞬间变了脸,笑道,“这新生可不简单,和你当初一样,以满分三分之差入校,做候选。”
  这样看来,是不错,可这能作为迟到的理由?一点时间限制规划都没有,怎么保证做好学生会的事?
  她继续道,“这新生,和你有的一拼!”
  “嗯?”闵舒凉疑惑的发出闷声。
  “在样貌上可不输你!还是个乖乖奶狗性!比你这个腹黑温柔性不差!你和他是……”她越说越激动,还联想着其他东西,脸上泛着奇怪的笑容。
  眼看就要出现下联,闵舒凉立马制止,“停停停!好了好了!再说下去,就变味了!”
  “咳,OKOK!”说着,做了一个“好的”手势。
  时常乐在一旁翻了不知多少次白眼,不禁吐槽,“你们女生真是奇特的生物,什么都敢想……”
  仇榟暮不爽,瞪眼看去,“怎么?有意见?臭乐肠!”
  “what?仇木头!有你这样取外号的吗?”
  “你还好意思说!明明最先开始的人是你!恶人先告状!”
  “你……你……喂,闵舒凉,你说说!唉!你捂什么脸?”
  “还能是什么?小凉凉明显是嫌弃你呗!活该!”
  “不,不是!闵舒凉!是不是朋友了?说好的亲朋友呢?喂!别装听不见!”
  “略略略!小凉凉是站我这边的!”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