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试试写写黑花在盗墓笔记之前之中之后的故事(盗墓笔记同人)——Gemiviolet

时间:2019-09-07 11:43:38  作者:Gemiviolet

   《(盗墓笔记同人)试试写写黑花在盗墓笔记之前之中之后的故事》作者:Gemiviolet

 
 
第一章 
  黑眼镜在老北京的胡同里七拐八绕,终于看到那座古董一样的老饭店门楣一角,门口的车位差不多都满了,看来拍卖会就要开始了。
  他站在门口,向里稍微张望一下就要往里走。大概是那副墨镜在大白天过于招摇,门口的伙计突然一抬胳膊挡住:“这位爷,您找人么?”
  黑眼镜嘿嘿一笑:“不是说今天有个拍卖会么?我来看看。”
  这话说得随意的,仿佛他只是来逛大马路。那伙计一脸看到疯子的表情。黑眼镜反应倒快,立刻改口:“既然不让进,那就算了。”说罢转身就走。
  那门口的伙计眼色一动,几个彪形大汉立刻跟了出去,还没追到巷口,那个黑色的人影早就无影无踪了。
  那边,黑眼镜已经攀着树枝、踩着墙轻轻一借力,就翻进了青砖的围墙,落地一个翻滚,纵身跃进了半掩的窗,连一片树叶子也没惊动。新月饭店里,平静下潜藏着暗潮,因为今天的拍卖会上,据说会出现一件稀世珍宝。
  至于到底是什么,其实黑眼镜自己也不清楚,反正闲得无聊,不来白不来。他不动声色地钻进大堂里挤挤闹闹的人群,不大舒服,倒是个好隐蔽的所在。
  旁边有个人在看拍卖名册,黑眼镜在墨镜下斜着眼想蹭着看看,余光却不经意撇过楼上的包厢。那里坐着一个人,半长头发,粉红色的衣服,清秀的看不出男女。之所以会注意到他,是因为这人实在是太年轻,孤零零一个人端坐在主座上,连个伺候的人也没有,看起来又不像是哪位大家的晚辈,和其他包厢里的那些老奸巨猾的脸比起来,嫩得扎眼。
  黑眼镜莞尔。多年以后,就算解语花已经完全掌控了解家,真正成为了呼风唤雨的大当家,自己只记得那时方及弱冠的伊人,尚显稚气的脸庞强作高傲,眼底却止不住怯意的青涩模样。
  小粉红对面的包厢里,坐着三个中年妇女,其实单看外貌,她们个个婀娜多姿,貌美如花。说是中年,不过是黑眼镜从她们老练的眼神中推测出来的。这般狠毒世故的眼神,绝不是任何青春少女该有的。这三人都以极其优雅的姿势倚坐在贵妃椅上,故作自如地谈笑,眼神却总不自觉地远远向对面包厢飘。那眼神复杂的无法用语言说明清楚,黑眼镜简直觉得那个小粉红会被这种高强度辐射曝晒致死。
  可是没有,小粉红正在低头玩手机,脸上的表情比方才轻松了许多。那个时候,手机可是稀罕货,看来这家伙的背景必然够硬——至少也是很有钱。
  要说这一行里,最负盛名的应该是解放前传下的老九门,可惜文革的冲击过后,老九门改行的改行,散伙的散伙,如今在京城还有影响力的,除霍家无外乎解家,就是不知道这小粉红是哪一家的,对面那三个女子又是哪一家?
  黑眼镜正盘算着,拍卖会已经开始了。第一件展品被高高举起,在楼上包厢前挨个儿绕了一圈。黑眼镜伸长脖子追着看也看不清那到底是个什么东西。玻璃柜转到那三名女子面前,那三人或百无聊赖修剪指甲玩弄头发,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玻璃柜又转到小粉红面前,那人已经放下手机,正倒是目不转睛认真盯着,眼神中却没有任何一丝旁人般的饥渴或欣喜。
  转了一圈,东西放下。伙计又钩起一盏小小的青皮灯笼,高高举起,送到小粉红面前。
 
 
第二章 
  点天灯。
  照理,拍卖会上有人被点了灯,下面该狠狠起哄才是,可这次,场子里镇静的很,只有含混的窃窃私语,像远远的海浪声,一拨一拨的。
  那三个中年女子终于没再玩头发或者剪指甲,她们都坐直了身子,面带微笑看着对面的小粉红。她们的笑本来都是极好看的,但是带着那么一丝嘲讽或看好戏的意味,顿时就让人觉得厌恶了。真是白瞎了这么美的脸。
  黑眼镜觉得气氛不对,就听身边不知谁谈了口气:“唉,霍老太太抱病不来,这解家三房媳妇还不趁机大闹一番,这场看来没的安份了。”
  “什么意思?”黑眼镜很淡定地接了一句。
  那人还浑然不觉:“我说,今天这新月饭店估计要变成解家人内讧的战场了——这小九爷也真可怜,九爷去的早,前月二爷也去了,现在连霍老太太都不在这里,他一准被自己三个嫂子整死。”
  黑眼镜看那解家少当家,他笔直地端坐着,尽量摆出一副冷漠的神色,淡然看着那盏小小的灯笼挂在自己面前,脸色却不由白了白。
  解家的事,道上早就传得风里来雨里去。解九爷死得早,当时大儿子解连环据说已经葬身西沙海底,指定的下任接班人解雨臣才八岁,于是解家几乎一朝崩塌,亲人们瞬间反目成仇。大儿媳——也就是解雨臣的生母——是个温柔却软弱的传统女子,受不了这么大的压力,一夜就疯了。如果不是九爷有先见之明,早就把解雨臣托付给了二月红拜师学戏,这母子俩恐怕都难逃不测。二爷自己无后,只将小九爷当亲儿对待,靠着自己的威望和人脉,硬是把他扶上了当家的宝座。从那以后,解雨臣就改了师父起的艺名叫解语花,也很少用自己的真名示人。只是二月红毕竟是外人,那几房叔叔婶婶,还是将解家的大半家业拆了出去自立门户,看眼下这光景,是誓不把这小九爷拉下本家的宝座就绝不罢休了。
  黑眼镜抿起嘴角笑。这一次看来没白来,就算拿不到东西,至少也有场好戏看。
  这时,台下已经开始摇铃叫价。价钱转眼就从几万升到几十万,看得出解家三房媳妇很厉害,一直控制着叫价,不至于跑得没边,铁了心要一点一点磨光本家的家底。黑眼镜看那小九爷的脸色,显然是不大好看。其实只要他喊一声撤灯也就没事了,只是解家本家的面子就丢大了,以后在分家面前更抬不起头来。所以解语花非常端正地坐着,胳膊看似轻松地搭在扶手上,其实手指死死抠住,早就麻木得没感觉了。
  耳听着叫价已经超过了一百万,铃声也逐渐稀疏,第一件物品,本来也不是什么特别贵重的东西,只是暖个场子罢了。突然一声悦耳的铃声响起,场子里寂静了一下,穿着旗袍的女主持几乎愣了愣,才开口:“……两、两百万?”
  全场哗然。挺普通一件东西,刚才十万十万地加,喊道一百多万就差不多了,这是哪儿钻出来的傻冒,开口就是两百万?
  正错讹间,同样的铃声,同样的方位,再次响起,这意思就是再加两百,一下子成了四百万。
  这下子来宾就不知是议论几句了,场子里开始骚动。那铃声却好像被绊住一样,一声接着一声,响个不停。女主持人皱着眉头往台下看,黑黢黢一大堆人,就是看不清谁在摇铃。
  楼上的包厢,解语花站在栏杆边往下看,脸上忍不住浮出一丝微笑。从他的角度看得很清楚,人群里一个戴墨镜的高个子,把铃铛藏在手指间不停地摇,脸上却一副“我最无辜”的表情。但这人的添乱也算是给自己解围,所以他不急于指出来,只是不动声色地看着。
  对面的女子却突然冷笑着站起来,袅袅婷婷走到栏杆边,一把悦耳动听的声音说:“摇了这么多次,灯早就被点爆了吧?小九爷,你要是出不起价钱,就割条舌头下来,以后别再唱那些靡靡之音哄骗女孩子,说不定你死去的爹还会高兴。”她笑着说完,又加了一句,“不要怪嫂嫂不讲情面,是那乱摇铃的人害的你。”
  这么阴毒的话从那张樱桃小口中说出,真是不体面。但她说的都是铁打的规矩,看来解语花要不想失声,就只能破产。
  可那恼人的铃声还在响个不停。人群渐渐散开,原本站在门口的活计眼尖,瞅到一个高高的背影眼熟,再看到那人鼻梁上架着一副墨镜,脸色一变,场子里的活计和保安立刻一哄而上,向那个黑黑的人影包抄。
  黑眼镜把铃铛一丢,抓着栏杆三两下跳上二楼翻进包厢,电光火石般抓住那小九爷的脉门,另一手两指扣他的脖子。
  冲上来的伙计瞬间停住了,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黑眼镜咧嘴一笑:“反正这小子今天死活都要丢半条命在这儿了,不如我来代劳吧。”
  话音刚落,不等其他人反应过来,黑眼镜一脚踹在木头栏杆上,飞出去的木棍像一支梭镖飞出去,险险擦过女主持人的胸口,把那装着拍品的玻璃柜砸了个粉碎……
 
 
第三章 
  趁星月饭店乱作一团,黑眼镜已经拽着解家小九爷撞破窗户跳了出来。这解语花不知道吃什么长大的,轻的像个纸扎的人,黑眼镜还扣着他的脉门,都寻思着自己是不是手太重,不小心把他掐死了。
  身后很快就传来追赶的脚步声,黑眼镜稍稍有点后悔,刚才恶作剧的瞬间是很痛快,可是现在连“稀世珍宝”的皮毛都没碰到,反而惹上一身腥,还有手里这个拖油瓶,扔也不是,放也不是,真是各种麻烦。
  正在胡思乱想,手里那个一直没有反抗的人突然往边上拽了一下,黑眼镜一停,看见身边有一扇破旧的落满蜘蛛网的小门,是锁上的。他靠近一看,原来那锁是个障眼法,于是立刻闪了进去。里面是一个很小的院子,黑眼镜埋伏在门口,一手还掐着解语花的喉咙,生怕他出声坏事。门外传来匆匆跑过的脚步声,却没有人想到来这个“锁上”的破门看一眼。脚步声渐渐走远,看来是暂时没事了。
  黑眼镜松了口气,手里却突然一松,方才还紧紧抓住的解家小九爷滑的像泥鳅一样,转眼就从指尖溜了下去。然后还不等他反应过来,肚子上就被什么钝器狠狠捅了一下,疼得眼前一黑,差点当场呕吐出来。
  眼冒金星,好不容易勉强能看清东西,只见一直都柔柔弱弱的解语花,此刻正站在自己三步之外的地方,清秀的脸庞冷的像二月的寒冰,手里抓着一根不知道什么材料做的长棍,估计就是刚才偷袭自己的凶器。
  黑眼镜一边咳一边笑:“你们解家人都不是东西,活该窝里反。我也算你的救命恩人,你居然恩将仇报。”
  解语花冷笑:“刚才如果不是我带你进来,你早就被他们抓住生不如死了,应该是我救了你才对。”
  这小九爷年纪很轻,近看才发现实在是秀气的紧,加上非常的瘦,如果不开口说话,真看不出是个男孩子。
  黑眼镜顺顺气站直了身子,比对方高出差不多一个头,心里自然是有底气,他嬉笑道:“小九爷方才使得可是缩骨的功夫?看来是我低估你了,早知道不救你出来,你也未必会死在那儿。”
  解语花却沉默了,一会儿,他摇摇头:“不,刚才你要是不带我出来,我还真没想到办法。我那三个嫂子的家产加起来有我的两倍,如果她们存心要我好看,真的是很棘手的事。”
  黑眼镜没预备这解家的继承人会张口就是大实话,一时间还不知道该怎么接了。
  “总之,一人一次,我们扯平。”解语花把长棍拆开,原来是两根短棍拼起来的,“你叫什么名字?”
  “嗯?”黑眼镜对这种问题有些敏感,干他们这一行的,很少会关心别人的身份来历,更别提张口就是“你叫什么名字”这种近乎隐私的问题了。
  “别误会别误会,”解语花年轻的脸上带着标准的外交笑容,“现在我正是用人的时候,是看你身手不错,反应也算机灵,不介意的话想跟你签个合同,算是正式雇佣,价钱好商量。但是解家不是外面那些下三滥的地方,伙计们都是知根知底的,下斗的时候我还要给他们买保险。”
  黑眼镜听他说得一本正经,仰天大笑了很久。解语花就一直背着手在一边,很耐心地等着。黑眼镜笑完,龇着一口白牙道:“小九爷,怎么说呢,我连户口都没有,更别提身份了,至于价钱么,倒是可以报给你——”他伸出一只手。
  “五?……五百万?”
  “五千万。”黑眼镜很轻松地笑道。
  解语花皱着眉头,第一次遇到这样得了便宜就卖乖,还漫天要价的。五千万……他要是一次拿得出这么多,刚才就不用跑了。
  “别担心,”黑眼镜走近用力拍拍他的肩,宽慰地笑道,“——来日方长,可以分期付款。”
 
 
第四章 
  新月饭店的事,当然没那么好摆平。解语花这个当家的羽翼未丰,三个嫂嫂又不依不饶,等他们回到解家大宅,早有一大帮人在那里守着了,正和看家的伙计气势汹汹两相对峙,见两人回来,所有人的目光一律对准了这里,刀刃泛着白光,明晃晃的。
  解语花还没开口,黑眼镜先走上一步笑着打招呼:“哎哟,这么多人!”
  那群人立刻围过来。解语花头疼地把他拉开,自己站在前面,那帮人登时停了脚步。表面上和解家当家公然开战,还是需要几分勇气的。
  解语花打量眼下的情形,实在是对自己不利,他表面一派泰然自若,暗地里悄悄抹了把手心的汗。
  “小九爷,你终于回来了,叫嫂嫂好等——哟,看你身边这位,敢情是一伙的,好叫你浑水摸鱼吧?”解家三媳妇仪态万方地站在一帮彪形大汉的中间,神态淡然中带着嗤笑,俨然成竹在胸。
  “嫂嫂你说错话了,刚才摇铃的是我,捣乱的也是我,小九爷亲自出马把我捉拿归案,我这不来向嫂嫂赔罪了么?”黑眼镜不慌不忙把挡在自己面前的解语花推开,上前做了一揖。
  那妇人愣住了,一会儿才知道恼羞成怒道:“谁是你嫂嫂!!!——”
  她说话间,身后的人已经向二人包抄过来,解家伙计见状,也都冲过来给少当家解围,一瞬间,场面乱成一团。
  解语花只觉得眼前白晃晃的刀光连成一片,带着寒气的风声从脸颊、耳侧呼呼擦过,一边闪躲,一边顺手放倒几个扑上来的人。他的身手虽然敏捷灵巧,杀伤力却不大,长久纠缠下去,势必落败。有杀过来的解家伙计对他大喊:“花儿爷!您先进屋待着去——这里危险!”
  解家本家跟分家针锋相对也有几年,这样真刀真枪干上还是第一次。解语花慢慢向大门靠近,却突然瞥见那抹黑黑的身影鬼影般窜出人群,踩着别人的脑袋和肩膀,几下跳跃便悄无声息地落在了三嫂嫂身前。
  三嫂嫂心再狠,不过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流,此刻正躲在保镖的重重保护后,用帕子掩鼻,一脸厌恶地看着眼前的厮杀。突然只觉得眼前一黑,有什么东西突然阻挡了自己的视线。疑惑地抬头,只见一个带着墨镜的陌生人就站在自己一步之外的地方,而再定睛一看,一管黑洞洞的枪口,就对准了自己眉心。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