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修真反派穿成玄学大师(穿越重生)——云浮日

时间:2019-09-07 11:46:12  作者:云浮日

   《修真反派穿成玄学大师》作者:云浮日

 
  文案:沈越泽原本是修真/世界人人闻而诛之的反派BOSS,穿越到了现代,却变成了无数人推崇备至的天才天师。
  原本平静无波的玄学界,突然冒出了一个能力卓绝的新面孔。仅仅用了一年的时间,就迅速成为了新任玄学界长辈教育自家小辈的别人家的孩子。
  “你看看人家沈天师……”
  无数被长辈们用恨铁不成钢的表情关爱的小辈们敢怒不敢言,他们都只是普通人,哪有沈越泽那么变态啊啊啊!
  直到有一天,有小辈在微博无意刷出了一张沈越泽被一个身形更加高大的男人压在墙角亲吻的照片,这个小辈立刻就将照片发送到了群里。
  “快看,沈越泽在和男人谈恋爱!”
  在众多热烈的讨论中,有一个声音弱弱的开口:“等等……这……这个男的,怎么看上去这么像商家的那位?”
  顿时群里鸦雀无声,数秒后,一百多人的群瞬间解散。
  沈越泽他们还能暗地里讨论,但是商家的那位,可是没人能惹得起的。
  商尧:……
  沈越泽:呵呵。
 
  内容标签: 强强 灵异神怪 仙侠修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越泽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此时正是入秋,蔚蓝色的天空中没有一丝的云彩,迎面吹来的风也带着一丝的凉爽。
  参差不齐的石板所铺就的山道上,缓缓的走下来了三个人影。
  “陈大师,我弟妹还请了王神婆,到时候您多担待着一些。”一个看上去十分憨厚的中年男人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丁大顺对着走在自己身边的头发花白,留着一撮山羊胡,身上穿着一身宽松的道士服,看上去仙风道骨的老人说完,眸光却是忍不住瞥向了走在老人侧后方不远处的那个身影。
  这是一个面容十分精致的青年,只是身上带着一种漫不经心的感觉,让他拥有了一种独特的魅力。但是丁大顺从来没有在山上的道观中见过这个青年,要不然以青年的这个样貌,他不可能记不住。
  “没事,没事。”陈振善笑眯眯的摆了摆手说道。
  沈越泽则双手插在口袋里面,慢悠悠的跟在陈振善的身后。凌乱的发丝微微遮住了他的眉眼,他随意的扫视着自己眼前的景物,眼中眸光闪动。
  他没有想到自己还能够回到现代,虽然这里并不是他原本所待的地球,却比起他之前呆了快五百年的修真/世界,让他更加感觉到亲切。
  三人穿过橘子林,再走过一大片稻田,很快的就进入了一个村庄。
  只是此时,村庄里面的一大半人都围在一处院子的外面,看上去十分热闹。
  丁大顺带着陈振善和沈越泽朝着被众人围着的地方走去,还没等到地方,就听到了众人议论纷纷的声音。
  “听说丁老二家的二丫出事了,今天丁老二媳妇怎么都叫不醒她。”
  “怎么里面就丁老二在,二丫他娘呢?”
  “丁老二媳妇去她娘家那边请王神婆了。”
  ……
  沈越泽饶有兴致的看着不远处村民八卦的样子,这是他几百年都没有感受过的鲜活气儿。
  在沈越泽三人靠近之后,很快的就有围观的村民看到了他们,在看到走在丁大顺身后的陈振善,众人都露出了了然的神情。看来不仅丁老二的媳妇去请了神婆,丁老二家也去请了半山上那个道观里面的道士。
  围观的众人让开一条道,准备让沈越泽三人可以进去。
  就在这时候,又有村民突然说道:“丁老二媳妇回来了!”
  沈越泽也顺着村民们转移的视线看去,只见一个穿着大花褂子的中年女人,被一女二男众星拱月一般的围在中间,朝着这边走来。
  围着中年女人的几个人面上都带着一丝掩藏不住的得色,似乎自己带了王神婆过来,是多么了不起的事情。
  “丁老二媳妇家真的请了王神婆过来啊,听说王神婆不仅能够请鬼神上身,而且还能驱鬼镇邪,请财神进门。请王神婆作法的人都要提前预约王神婆的时间,可能都还约不到……”
  围观的众村民全都越发有些艳羡的看着丁老二媳妇娘家几人,让原本就面带得色的几人顿时就越发的得意了。
  沈越泽在王神婆的身上扫了一圈,王神婆的身上并没有任何灵气,看上去只是一个和周围人一样的普通人。而且,沈越泽若有所思的目光停留在王神婆的额头上,在那里萦绕着一层淡淡的黑气,看上去已经盘绕了许久了。
  如果王神婆真的有这些村民所说的神通,怎么会连自己身上缠绕的晦气都发现不了?
  有了王神婆的出场,围观的村民们早就忘记了还有沈越泽这几个人,全都注意起了王神婆的一举一动,让开地方,让他们几个先走了进去。
  带着沈越泽和陈振善过来的丁大顺的脸上的愧色越发的明显,自己的弟妹家实在是太张扬了。
  自从弟妹家考上大学的小叔子,在县城里面考进了县政府管理局,弟妹的一家子就开始有些傲气起来,随着时间的推移,顺带的也越发看不起他们家,觉得弟妹嫁亏了。
  虽然他们家二弟是娶弟妹来做的填房,还带着二丫这个拖油瓶。但是,如果不是他们家出了丰厚的聘礼,小叔子也根本就不可能交得起大学的学费,而且小叔子上学时候的生活费,他们家也没少出。现在小叔子出人头地了,王家却转眼就忘记了他们家的付出。
  就在丁大顺心中对自己弟妹家发泄不满的时候,眼角的余光却看到他之前就有些注意的,长相精致的青年越过了自己,就像一条游鱼一般,不知道怎么绕过面前拥挤的人群,一下子就钻入了被团团围着的院子里。
  ******
  王春娟看着坐在床前,一声不吭,像个锯嘴葫芦一样看着床上昏睡着的六七岁小女孩的男子,有些厌恶的撇了撇嘴。
  “丁大全,你别说我不关心二丫。我现在给你请了王神婆过来,保证要你的宝贝女儿马上就醒过来。等会作法还需要二丫在场,为了二丫,你可别阻止我大哥二哥把二丫搬到作法台上去。”
  坐在床前的看上去十分憨厚的男子握着床上女孩手的大掌微动了动,却没有开口说什么。
  王春娟越发的对自己现在这个沉默寡言的丈夫不满起来,简直就像是个榆木脑袋。如果不是当时他们家里困难,她怎么会看上这样一个男人。
  沈越泽此时已经走入了院子里面,正看到之前跟着王神婆来的其中两个中年男子正在搬出来一张桌子,在上面铺着红色的布。
  王神婆则站在一边,微闭着眼睛,似乎是在进行作法前的冥想。
  “你是谁家的人?这里等会都是要作法的场地,不能进来,快点出去!”搬着桌子的王勇强看到走入院子的沈越泽,顿时就冲着沈越泽叫道,想要将他赶出去。
  沈越泽却依旧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有些狭长的桃花眼在院子里扫视了一圈,之后才放到已经准备过来想要赶他出去的王勇强身上:“哦,忘了说了,我是山上道观的人。没关系,你们不用管我,继续吧。”
  王勇强差点一口气被噎住下不去,面前这个青年长得十分好看,但是说出来的话,却是能够噎死人。这是听不懂人话吗?他明明是叫他不要在这里妨碍他们!
  此时,丁大顺带着陈振善也走了进来。
  陈振善笑眯眯的走到了沈越泽的身旁,身上穿着的道袍,表明了自己和沈越泽是一伙的。
  “丁大顺,你是不是不想要自己的侄女好了?”王勇壮见自己哥哥没赶走沈越泽,丁大顺反而又带了一个人进来,他们明显是没有将他大哥的话听进去。
  看丁家兄弟的这样的穷酸样,也只请得起山上那个破道观的道士了。
  王勇壮又嫌弃的看了一眼丁大顺,还有沈越泽和陈振善,觉得自己家跟丁家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
  “大哥二哥,他们既然要看,就要他们在这里看吧。”
  王春娟在屋内也听到了动静,对着根本一言不发的丁大全也没什么好说的,走出来就看到了现在的情景。她有心想要让丁家看到自己家请的比他们请的破道士厉害,就直接开口说道。但是说完以后,她就带着讨好的笑容走到了闭着眼睛的王神婆的身边,“王神婆,你看他们在这里应该不会妨碍到您作法吧,还是说要他们进去屋子里面?”
  王神婆半睁半闭着眼睛,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无妨,但是要他们就站在那里,不能走动。”
  “好的,麻烦王神婆了。”然后王春娟就冲着自己的大哥二哥使了眼色,示意他们待会走过去看住沈越泽他们三人。
  很快的作法台就弄好了,将屋子里面的丁二丫搬到作法台上后,王勇强王勇壮两兄弟就站到了沈越泽他们的身旁。
  王神婆又站在原地片刻,之后就拿出了一个银铃铛。
  沈越泽在王神婆拿出银铃铛之后,眸光就微微闪动了一下。在这银色的铃铛上面,他看到了一丝丝的灵气波动,看来王神婆还是有所依仗的,并不是单纯的骗子。
  只是这个铃铛上面的灵气波动现在有些黯淡了,估计再用上几次,这个铃铛就会彻底的变成普通的东西。而这微弱的灵气,也完全压制不住王神婆那已经笼罩着头顶的晦气。
  王神婆拿着铃铛,就围着躺在作法台上的丁二丫姿态怪异的跳起了大神。随着铃铛的响动,灵气慢慢波动开来,向着远处飘动而去。
  围观的村民们津津有味的看着王神婆跳大神,虽然他们根本看不懂王神婆究竟在跳什么,但是这可是传说中能够沟通鬼神的王神婆跳的舞,他们平常可没有机会看到,当然要趁着现在的机会好好看看!
  一股淡淡的阴气和生气回应着铃铛灵气的波动,从远处快速的飘荡而来。
  堵在丁大全院子外面的一些村民只觉得自己身上刮过了一阵阴风,让他们忍不住打了好几个冷颤。
  沈越泽看着一个淡淡的身影从院子外飘进来,然后化为一缕青烟,钻入了躺在作法台上的丁二丫的身体里面。
  “你们看,丁二丫的手在动!”眼尖的村民发出一声惊呼,指着作法台上,女孩已经开始慢慢颤动的手指。
  “真的,我也看到了,王神婆不愧是王神婆。”
  “看来丁大顺的道士是白请了。”
  “半山上的那破道观里面的道士哪里比得上王神婆。”
  听到不远处村民们七嘴八舌的话语,王家兄弟两个也是越发的得意。
  王勇强更是转头轻蔑的扫了一眼沈越泽和陈振善,然后看向站在自己身旁的丁大顺,“丁大顺,王神婆已经治好了二丫,你让你请的这两个道士回去吧。只是幸苦了他们两个,白跑了这一趟。”
  沈越泽听到王勇强的话,却是缓缓的勾起了唇角,他看向面露得色的王勇强,轻轻地扔下一个惊雷:“你认为,现在醒来的,真的就是丁二丫吗?”
  作者有话要说:据说今天是个黄道吉日,而且还是情人节,所以就在今天开文啦,叉腰~~希望借点今天这个日子的喜气[喂]
 
 
第2章 
  “你什么意思?”王勇强面色不虞的看向沈越泽,声音突然拔高了起来,“各位乡亲们也都看到了,二丫的确是已经醒过来了,你现在却故意说醒过来的不是二丫。你这个小白脸道士没本事也就算了,还要随口污蔑。”
  围观的村民顿时又议论纷纷起来,“是啊,二丫很明显是醒过来了。”
  “这个小道士看着长的这么体面,怎么这样胡乱说话?”
  ……
  “陈大师……?”丁大顺有些犹豫的看向陈镇善,他虽然也很想挫挫王家嚣张的气焰,但是也不能这样睁着眼睛说瞎话啊,更何况还有一村人看着呢。
  “没关系,你看着就好。我们宗主可比我厉害多了,绝对不会胡乱说话。”陈镇善摆了摆手,示意丁大顺放宽心。
  丁大顺得到陈镇善的保证,放心了许多,毕竟他也是见过陈镇善的本事的。但是这青年长的这么好看,怎么偏偏起了太阳国的名字,叫什么“总助”啊?
  丁大顺看着沈越泽的眼神,又变得有些担忧起来。
  沈越泽面对着众人怀疑的眼神,丝毫没有任何的慌乱,反而不紧不慢的示意众人看向已经睁开了眼睛的丁二丫,“我是不是在胡说,看看醒过来的丁二丫就知道了。”
  只见躺在红布铺着的作法台上,身体瘦弱的女孩已经缓缓坐了起来。
  王勇强见她还是那副看上去沉默的模样,一边嘲笑沈越泽,“我看你这个小道士只是想虚张声势……”,一边走到丁二丫的身旁,伸出手似乎是想要摸摸丁二丫的头,“二丫,你还认识我吧,我是你大舅啊。”
  没有想到,原本还微低着头的“丁二丫”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看上去十分瘦弱的小女孩,突然扯过王勇强伸出来的那只手,接着就将一百五十多斤重的王勇强给扔了出去,一下子甩到了五米多远的围墙上!
  顿时王勇强就晕了过去,连结实的墙面上都多了一丝裂缝。
  围观的村民们见此都发出一声惊呼,站在不远处的王春娟见到这个场景也尖叫了一声,“王神婆,丁二丫肯定是鬼上身了!你快点把这只鬼给超度了!”她一边说着,更是一溜烟跑到了王神婆身后躲着。
  她可是很清楚的看到了,丁二丫现在是朝她和丁大全站着地地方走过来的。
  “丁二丫”走到依旧站在原地的丁大全面前,却是绕了个弯,就像是认准了王春娟,又朝着她的方向走去,吓得王春娟扯着王神婆又是一阵尖叫。
  王神婆也是苦不堪言,她这个祖传的宝贝从来没有出过错,这次怎么会这么倒霉,突然就不灵了呢?现在她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的摇起铃铛,但是根本一点用都没有。她其实也想要跑走,毕竟“丁二丫”的目标是王春娟,但是王春娟却死死的扯着她的衣服,让她根本就动弹不了。
  “哎,我就说醒过来的不是丁二丫,你们还不信。”沈越泽拍了一下自己的手掌,见着面前混乱的场面,却没有丝毫要帮忙的意思,倒是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