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修真界肝帝选手(穿越重生)——Berosus

时间:2019-09-07 11:48:26  作者:Berosus

 修真界肝帝选手

作者:Berosus
晋江2019-09-04完结
文案
  一朝重生惨遭雷劈失忆附带面瘫,为了找回自己的记忆拼命修炼。
  修真肝帝,面无表情!
  但时运不济,因为肝得太过和雷劈后遗症,附加了一个越修越秃的buff,越秃越强诚不欺我。
 
  筑基:掉发
  主角:好在头发多不打紧
 
  金丹:掉更多头发
  主角:有些稀疏却显柔顺
 
  元婴:惨遭秃头
  主角:……行,我能把头发肝回来。
  【肝帝最高境界,将头发肝回来!】
 
  修真界迎来史上最强肝帝,但是他却为日渐秃发而发愁。
  他的师尊却一心想把他剥开看看浑身是不是全秃了,还给他送上无数顶漂亮假发。
  主角冷眼斜睨,这个一个只想让他成神当主角命的师*角色扮演沉迷者*捏脸爱好者*创业协会开创者*穿越者石锤*骚话比盐多*尊。
  暗暗想到:……肝回头发势在必行。
 
  ——————————
 
  1.做事果断严谨的成长型他以为自己是穿越结果是重生的醋精徒弟强受X骚的一比不知道整天在瞎想瞎做什么的不务正业超能力穿越系沉迷角色扮演的师尊
  2.一对一,HE,强强,攻受视角对半
  3.小虐怡情,大虐没有,放心入坑,总体正剧向
  4.全员智商在线[只不过≈作者智商
  5.不是长期秃头,头发会回来,请不用担心!!!
  6.两千字写手不配拥有小花哭唧唧!
 
内容标签: 强强 穿越时空 仙侠修真 系统 
 
搜索关键字:主角:徒弟与师尊 ┃ 配角:预收耽美主受电竞《勾搭我只想拉我打电竞?》、耽美主攻快穿《我和对家组队虐菜》、百合网恋《满级大佬专业掉马》求收藏 ┃ 其它:
 
 
秃头
  旁边的泉眼正蒙着轻纱般的薄雾,因这日光渐渐散去几分,鹅黄色的日光在清晨的淡云之中四散开来。
  明黄的光线折射在他的脸上,感受到了眼前的光亮,路叶睁开了眼睛,清晨爽朗的天空出现正在他的眼前。
  
  路叶感受身体之内的金丹对于灵力的运转,明显要比筑基期更快,以后要加强十倍的修炼内容!
  这样以后在画灵符修炼时候,速度也可以增加了,现在才金丹自己的实力水平还是太低了。
  路叶这么想到。
  
  四周干净且整洁,只是摆设简朴,躺在床上能够将这里四周的景致正好收入眼中,甚至好像能够预见下一秒就会从门口走进来一个熟悉的人。
  
  他还未从这突破的感觉之中缓过神来,只觉得周身通畅,但感觉脑中仍然有些许不适的感觉,而且还有一种诡异的头皮发凉的感觉。
  撑身从床上坐起来,路叶看了一眼周围,正见一旁的屏风旁的衣架上挂着属于叶霂的衣服。
  难不成这是师尊的处所?我?睡了师尊的床??
  
  “唔。”
  但是这样的画面似乎在哪里见到过,但是脑袋深处传出来一股刺痛在阻止他想起来,痛意不经令他低吟一声捂住额头。
  
  路叶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刺痛逐渐消失。
  但他却从自己的手上看见了几根黑色的发丝,低眉一瞧还真的就是自己的头发掉落了数根。
  黑色的长发就这样静静地躺在他的手上一动也不动。
  
  “?”
  
  颇有些不信邪的路叶往自己的头上其他位置摸了摸,结果又被他揉下来几根纤长的发丝。
  现在他的头发很长,于是一只手还拢不下这几根长长的头发。
  
  “??”
  
  我的修为现在已经到了金丹,按理来说应该不会……脱发…吧?
  但是好像先前是有一些……
  路叶有些神志恍惚,总觉得这件事情超出了他的理解范围。
  
  “这不太对劲,为什么修士还会脱发的?”路叶喃喃道。
  
  应该不会少的太多吧!?
  该不会全秃了吧!!
  
  他忙抬起两臂,赶紧拢了拢自己的长发,一摸,这头发大部分还是幸存的,路叶竟然猛生几分暗自庆幸,还好,还有挺多的。
  
  “还能见人。”
  路叶自己都忍不住侥幸松了一口气,随即一愣。
  
  可是怎么会这样?难道是筑成金丹之后给我的身体带了什么改变不成?!
  难道我要成为一只秃鸡?!
  路叶忙想到这一可能性,掀开薄被一览自己,除了衣服和逐渐稀少的头发之外,其他什么都在。
  
  那这是怎么回事?!
  路叶手上捧着几根长长的头发,内心悲哀。
  我莫不是得了什么隐疾,万一日后修炼竟是要靠这头发的牺牲换来,那可怎么得了。
  
  就当路叶在胡思乱想的时候,叶霂正好忙完事情回来了,便解开结界进入溶洞之中。
  
  正看见自己的小徒弟光着身子,对着鸡儿发呆?
  嗯?
  
  像是一只垂着耳朵的小兔子。
  嗯。我可以。叶霂暗暗想到。
  
  “怎么了?长大后有毛的小公鸡很好看?”
  不自觉的骚话出口,叶霂也没觉得丝毫不对,他往前走去,便看见自己的徒弟可怜巴巴的转过头。
  
  路叶正怀疑人生,就听见叶霂的声音宛若见到希望一般急忙转头向他看过去。
  然后顿时愣住。
  
  叶霂看着今天的小兔子欢欢喜喜朝着他竖起耳朵转过头,然后呆滞。
  嗯??
  这是这么了?突破金丹难道不高兴吗?刚刚明明看见小徒弟还挺兴奋的?
  
  他一看见叶霂只觉得就有些不对,现在清晰感觉到左眼在发胀,好像有什么东西从中想要破除出来。
  路叶这么想到,他将自己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自己的左眼,刚刚他好像从自己的左眼之中看见了什么。
  路叶费劲将一些灵气往自己的左眼靠拢而去,果真自己的左眼出现反应。
  
  他的左眼有一丝冲破的迹象,看见了在自己的左眼的里头,终于像是在一片黑暗之中迸发出来一丝朦朦胧胧的光线,一闪而过的片段在他的脑海之中飞速掠过。
  
  刚刚那是什么?
  他好像在那片段看见了陆华?但并不像是自己的认识陆华,画面之中的他好像在与一个人说着什么。
  
  此时在路叶眼中却是另外一幅景象他看不清自己的师尊长相,包括师尊的整个身体都似乎笼罩在一片朦胧的光雾之中,这种光雾在往外折射着不一样的色泽与光芒。
  路叶微微转头看向其他方向,溶洞之内的岩石,石桌、石椅对他来说都异常清晰。
  
  不对,难道是只有左眼看见了。
  路叶立马意识到问题,抬手放下头发将自己的左眼拢住。
  在阖上左眼之后,叶霂在他的眼里恢复成了那一副普通的中年大叔的形象。
  
  “左眼怎么了?”
  路叶看见叶霂直接瞬移过来,站在床前,眉头一皱问道。
  他看着路叶自己在床上捣弄半天,不知道在做什么,他刚刚已经用灵识探查过路叶的身体,除了天雷劫还有他设下的封印之外,并没有什么其他的异常。
  
  “师尊,我的左眼好像……”
  路叶遮着只眼看着叶霂,发生如此难以置信的事情他也一下愣了神,略微有些失去了以往的冷静。
  他刚刚想继续说些什么,下一秒却被近在咫尺的叶霂握住了手,两个温度相近的手贴在一起,路叶的手被叶霂轻轻拿开。
  
  “让我看看。”
  他听见叶霂低沉的声音怀着关切,引得路叶心头发颤。
  路叶睁开自己的左眼,眼中看见的却还是一片模糊的叶霂,右眼却看见了叶霂的眉头紧紧蹙起。
  
  叶霂用灵识探查了三遍,路叶的左眼并没有什么损伤,天雷劫也没有在这里留下什么痕迹,他的封印也不是设在左眼。
  怎么会这样?难道是出现了什么差错?要不要将封印解开?
  叶霂不信邪通过与路叶相握的手直接将体内炼过的灵气送到他的左眼上,用灵气轻柔浸润,探查过分毫将其中杂质洗刷。
  
  路叶感觉自己的左眼一片清凉舒适,但是还是看不清叶霂究竟长什么样子,他张了张嘴终于还是决定说出口。
  “师尊……我的左眼,能够看清其他东西,但是你在我的眼中却是一片模糊的。”
  
  接着路叶就就看见叶霂整个人顿时停滞住了。
  日!身份难道要兜不住了?!
  
  看着路叶的眼神,叶霂心底滑过四个字。掉马预警。
 
直接掉马
  叶霂想了千百种原因,却万万没有想到会是这个,他心中的已经有了猜测,应该是突破之后让路叶的左眼得到了破幻的能力。
  
  下一秒松开了握住路叶的手,缓缓直起脊梁,凝神邃目看着路叶,眉心宛若一道死结一般紧紧拧在一起。
  要是说出原因的话,这可真是保不住自己苦心经营的马甲了。
  
  路叶抬眼凝神,只见叶霂眼中异色光芒一掠而过,消失的很快,但是他还是感受到了一种脊背发冷的悚然感觉。
  
  莫非我的左眼另有玄机?还是说,原因是出在师尊的身上。
  路叶的感觉向来敏锐,能够觉察极为细致的情绪。
  
  有事瞒着我。路叶现在的心眼堪比抓小三的正妻。
  
  清晨的日光越发浓烈在拨开云雾之后,往下投注清晰日光。
  路叶感受周围独属于叶霂的气势在一瞬间凝聚,又瞬间散去。
  
  “啊。”
  叶霂无意义的啊了一声,却露出苦笑,像是在奋力挣扎之后,露出的不甘心,却又失去了抵抗的笑容。
  
  这样的笑容不知怎么看的路叶心中一塞。师尊总不可能真的出轨,哦不对!看来是真的有事瞒着我!
  
  路叶很少看见自己的师尊露出这样情绪波动的时候,特别是露出这样笑容的时候。
  此时刚刚从这种奇怪的困惑之中出来,他开始思考究竟是什么原因,心中一闪而过的猜测百折千回。
  
  清晨的光打下叶霂的肩头,两睫投下阴影,掩盖住瞳孔的颜色。
  一滴晨露悄无生息滑进泉眼之中,转瞬恢复平静。
  
  恢复到正常神色的叶霂看着他,眼神将刚刚所有的情绪收敛正好,表面上是一片的波澜不惊,内里如墨一般的黑色却在翻江倒海,似乎存在生生难以言喻的感情,他继续说到。
  
  “看来这次的突破给你带来了不少好处,你的左眼能够看透幻象。”
  
  叶霂转身负手,边走边说,心里实则慌得一笔。
  “至于你为何看我是模糊的,不过是我修炼了隐蔽外貌的功法缘故而已。你先休息吧,记得在金丹之后好好调息,会对你的修为有所精进。”
  
  已至门口的叶霂转身回眸看了一眼还在床上的路叶。
  透过清晨的曦光,落在还坐在床上的那人还处于尚未缓过神的脸上。
  
  路叶却从这个眼神之中抓住了什么。
  他看见过,在这样的清晨,这样的眼神,有一个人也是在这种时候和他辞别,但是那个少年他却再也没有看见过第二次,他甚至还有没跟陆华说完的话。
  
  虽然现在还没有完完全全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但是路叶知道,如果这一回不抓住的话,那么就会再一次失去接触到真相的机会。
  强烈的危机感蔓延上心头,路叶下意识出声喊到。
  
  “师尊,等等!”
  路叶跌下床,赤着脚急急忙忙往叶霂跑去,像是要抓住什么一般。
  他现在有种感觉,他所一直在寻找的东西,肯定与叶霂有关,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缠绕盘旋,又像是突然炸开的火花一般在他的脑袋之中迸发而出。
  
  叶霂的背影顿住,脚似乎被这一片土地粘住了,微微僵硬回身看向路叶。
  明明知道再不走肯定就会永远都离不开了,为什么又停下了。
  
  我可真是个混蛋,但谁他妈能够真的就这样放手啊。叶霂咬牙。
  可是这样一来马甲就保不住!!愁!!
  
  把眼前这个人□□,是不是一切烦恼都没有了!叶霂背身愤愤想到。
  
  “师尊,等一下,如果你的修炼了能够改变的功法,那能不能给我看看我原先的样子?”
  路叶笑得勉强且古怪,艰涩地问道,他也不知道叶霂会不会同意。
  
  “……”
  叶霂沉默些许,如果给这只小兔子看过之后,肯定会被他猜出来许多,我得编个像样的故事。
  
  “我原先只觉得有些古怪的感觉……”
  路叶张嘴七零八落的解释到,他现在也想不清楚自己的究竟是想要说什么。
  或许呢。或许这种猜测是有可能性的。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