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枫落听雪音(古代架空)——爱吃苹果的小华

时间:2019-09-07 11:49:09  作者:爱吃苹果的小华

 枫落听雪音

作者:爱吃苹果的小华
晋江2019-09-04完结
文案
悠悠岁月,他用最赤诚的心去守候。
无边苦痛,他用最强大的意志去忍受。
身份悬殊,没有希望,可依然无怨付出,甘之如饴。
 
奈何造化弄人,两人竟走向决裂的境地。
 
那晚,他沉吟河畔,痛心疾首,难道爱一人,真的就那么难吗?
 
PS:
秦家庄的少庄主秦枫,自四年前将一个不明身份的男子带回来后,便对天下其他人没了兴趣。秦庄主为了这个儿子,可是没少费心,想尽办法让他成亲,可儿子就是不同意。而他带回的苏先生,失去记忆,身中寒毒,大夫断言他活不过五年……
秦庄主见儿子婚姻不成,看着女儿年龄也已不小,就想让女儿先成亲。秦枫的妹妹秦霜,为了逃避父亲的逼婚,也为了让哥哥与苏先生圆满,只身去江南寻药,却碰上了真命天子,也意外地发现了一个隐瞒二十年的秘密……
而此时江湖阴云诡谲,暗潮涌动,似乎酝酿着一场巨变……
秦庄主对苏先生的身份隐隐有了怀疑……
 
再PS:
有言情穿插,所有人名、地名和药物名称都是虚构。
前面主要是妹妹秦霜的故事,两位男主的有关情节多为铺垫,若只关注两位男主的后续发展,可直接跳到雪枫篇(第31章)
忠犬腹黑攻 VS 单纯正直受
HE
 
搜索关键字:主角:秦枫,苏雪音,秦霜,齐晨 ┃ 配角:泉雨露,花寒衣,花暻衣 ┃ 其它:玉罗刹,花罗刹
 
 
第1章
  腊八的时候下着雪。
  苏雪音中午刚刚吃完腊八粥,就收到请帖,是秦家庄的老爷子派人送来的,说是晚上请他去罗碧山上的雪庐一聚。
  他心中疑惑。秦老爷子请自己过去干什么呢?他虽来这庄里四年了,为庄里摆平过许多棘手的事,与公子是关系自不一般,与姑娘也关系甚好,但是秦老爷子从来没私下邀约过他。况且他身中寒毒,最怕冷寒,像这样的天气,一般都是在自己的宝月阁里乖乖呆着,燃一处暖炉,捧上几本闲书,就这样打发过去。若是出去,就算穿着厚重的裘衣,戴上不怎么合适的棉帽,也是冷的发抖发颤,几乎站立不住,难以自持。难道是因为……他心里猛然想到一个原因,眉头微微一皱,望着窗外愈来愈大的雪,心道不管怎样,晚上都得去一趟了。
  傍晚,天还未黑,苏雪音就坐着暖轿离开了。雪庐建在罗碧山的半山腰处,依山而立,小巧玲珑,冬暖夏凉,特别适合打发闲下来的时光。可是此去他没心情去观赏外面的雪景,也没心情去想雪庐的温暖气息,只是担忧:庄主忍不住了?不会因为这个为难公子吧?
  等他到了,刚刚抖落从下轿到门口的细碎雪花,就看到秦庄主已到了,秦枫竟然也在,两人都已落座,桌上摆着炭火烧着的小锅,周围放着牛肉、羊肉、青菜、竹笋、木耳等菜品——原来是准备煮火锅。他急忙一一作揖道:“庄主,公子。真是对不住,苏某来迟了。”
  “哎,你没来迟,邀你的就是这个点”,秦枫招呼道,又拍拍给他准备好的位置:“快坐下,这么大老远过来,肯定冻坏了吧?”
  苏雪音没有答话,只是看着庄主。秦穆明坐在轮椅上,似乎是睡着了。听到此话,才抬起眼说道:“苏先生不必拘礼,快坐下吧,今天没外人。”
  苏雪音道谢之后才落座。不用看也知道,秦枫那个家伙,定然很满意自己父亲刚刚的话,正在偷笑。可是他也知道,秦庄主虽然看着和善,但毕竟是天下第一庄庄主,他让自己过来,恐怕并不简单。此时他正想着庄主让自己过来的目的,并没感到身体不适,但是因这鬼天气,加上坐轿行了半个时辰的路,他的脸色苍白,气若游丝,身体微微晃动,穿着宽大的裘衣,更显得羸弱。
  他刚坐定,就听秦枫道:“你肯定冷坏了,我帮你暖暖手吧?”说着便要抓他的手。苏雪音急忙推开:“公子,我不冷。”
  推开后,貌似无意地看庄主的反映。可是秦庄主并没什么反映,似乎是司空见惯,又沉迷在那种似睡非睡的境界中。
  秦枫见状,颇为无奈地摇了摇头,转而又一笑,轻轻将一个暖手的小炉塞进他手里。苏雪音不好再拒绝,只好收下。
  这时,门“吱呀”一声开了,从外面冒出来一个十七八岁的姑娘。她穿着一身大红色斗篷,上面铺着外面的小雪花,胸前系着两个红白相间的小毛球,更显得妙俏可爱。
  “哎呀,竟然是我最迟,可得道歉了,爹爹,哥哥,苏先生,待会罚酒可得给我留点情面呀。”她甜甜的笑说着,一下作了三个揖。苏雪音急忙站起回礼:“姑娘,你这可折煞苏某了,我怎么受得起!”他这一站到没什么,只是由于太匆忙,小炉就这样掉下来,落在秦霜和苏雪音之间。一种无形的尴尬就这样产生了。
  苏雪音感到,秦老爷子、秦枫的目光都正在射向自己,他不禁有点心虚。头上竟然有了些许冷汗。
  可秦霜看到小炉,并没什么异样,十分自然地弯腰拾起,又笑道:“这是哥哥塞的吧?你可好好暖着手,别辜负人家一番美意呀!”
  苏雪音:“……”
  秦霜说着便偏头看向秦枫,这一下让秦枫好不生气,白了她一眼。
  秦霜没受什么影响,一把扶住苏雪音回礼的手,转而把小炉重新还给他,道:“苏先生,你怎么受不起?今天是家宴,既是邀你过来,说明你也算是我哥哥了!”声音中带着笑意。自从接到消息,她就骑着红枣马离开了秦家庄的霜院,到山下换了暖轿,没想到还是最后一个到。但是家宴中有苏先生,她真是最开心的一个了。
  此时,秦穆明终于开了声,似乎小炉的事和他无关,并没有说什么,而是满脸慈爱地看向秦霜,假装怪罪道:“调皮。就要开饭了,还不坐下。”秦霜嘻嘻一笑,坐在父亲的身旁,别有意味的看着哥哥和苏先生。
  四人坐在一起吃着火锅,却各怀心事。苏雪音自不必多说,秦枫想着爹若是借着吃饭说事,怎么来打断他或是岔开话题;秦霜想着爹终于开窍了,喜不自胜。而秦老爷子只是想借吃饭看看苏雪音的身体状况,顺便看看他俩到了何种地步。
  秦霜喝着酸甜的青梅酒,其余人都喝庄里特有的罗碧吟露。
  大家吃的不紧不慢,却不免有点尴尬,中间只有秦霜起开话题,调节着气氛。她好似无事,嘻嘻哈哈,却也使大家附和应答,倒不至于冷场。
  酒过三巡,桌上的菜品也零零总总消失不少,旁边的侍者虽还在上菜,但大家已然尽兴,不再怎么有胃口,晚宴自然到了尾声。
  这时,秦穆明说话了:“今天那么冷,请苏先生到这来,真是过意不去。但是想来苏先生来庄子快满四年了,替庄子做过不少事,与枫儿和霜儿关系那么要好,人又那么年轻,其实我私下里早就把你当成自己儿子了,今天腊八,来邀你吃顿家宴,你不介意吧?”
  “承蒙庄主盛情,苏某感激不尽,怎么会介意呢?”苏雪音说,“公子姑娘都是人中龙凤,和他们相交,是苏某的福分,况且公子于我有救命之恩,当年从胡燕坡上救我出来,访遍名医为我治毒疗伤,就算是为庄子做几件事,也难以报答。只是庄主说我年轻,把我看成儿子的话,我实在是不敢当。”他尽量表现得诚恳些。
  “苏先生不必客气了,枫儿能有你这样的朋友,我很欣慰。好啦,我看这顿饭也吃的差不多了,你身体耐不住寒,还是早些回去休息吧。”说完,就直接对秦枫说:“枫儿,你和苏先生一起回去。”
  苏雪音和秦枫皆是一愣。连旁边的秦霜,都疑惑了:爹这是让我留下?让他们走?还一起走?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还是苏雪音最先反应过来,起身施礼,退开了。秦枫紧接着“噢”了一声,才明白过来,心道;爹竟然这样放过自己了,自然是欢喜地去追苏雪音了。
  秦穆明屏退了四周的侍者,屋内就剩了秦霜和他。
  一阵寂静之后,秦穆明才开了话:“你哥哥和苏雪音,你怎么看?” 他早年闯荡江湖,后来创立了秦家庄,几经生死都保全了性命,却落得腿疾,只能用轮椅代步。对于秦家庄,他已心有余而力不足,全权交给儿子管理。可是这事关自己儿子的终身事,他不得不管。
  秦霜双手托着下巴,想了一会儿,嘻嘻笑道:“挺好的啊。我不仅有了嫂子,还多了个哥,我觉得挺好。”
  秦穆明哀叹一声,“今天我都看到了。我也是从他那个年龄过来的,不是想阻止他什么,只不过身为庄主和父亲,总有那么几种顾虑。”
  “几种顾虑?爹爹是担心苏先生的身体?”
  “不止,”秦穆明忧心道,“从庄主角度看,其一,秦家庄以后不可能没有继任者,可你哥哥为了那苏先生,久久不娶;其二,秦家庄是天下第一庄,自然是顾及世俗名声的,可你哥哥这样,为世俗所不容。从我这个父亲角度看,我自然希望你哥哥这辈子过得幸福开心,可是其一,怕你哥哥冒天下之大不韪,为他人所不齿;其二,苏先生现在是个没有过去的人,可若有一天,他想起来了呢?他若是原来品行不好,我们尚且可以改变,若是他原来有家室,你哥哥又该如何自处?其三,就算他们两个如愿,那苏先生身中寒毒,天不假年,我怕你哥哥不仅不会圆满,还会落得一身情伤。”
  秦霜静静听着,原来开心的心境,此时不免空落起来了。
  自从救回来苏先生,已经四年了,但何半疯说他活不过五年。
  据说当时刚刚救出来的时候,他身中奇毒,气息微弱,重度昏迷,神志也是迷迷糊糊。几经辗转去看了何半疯,才知道他中的是寒毒。这是江湖的杀手组织伏罗堂的秘制毒,在养成的烈寒蜂身上提取,放在人身上,虽然是慢性,但是影响人的神志与外貌,也能侵入肺腑,一月不治便可丧命。中毒之人的痛苦,就有如成百上千只蜂噬咬着自己。而且若是没有解药,此毒不可根解。
  可说来奇怪,伏罗的这种毒药,早在那时的一年前就已经被大堂主玉罗刹和二堂主花罗刹所销毁,连解药也毁得一丝不剩。其中缘由,应是伏罗堂内部矛盾,不足为外人道。
  为了救活他,何半疯可没少费工夫。挫骨挖皮,改变了外貌,辅以各种良药,救治了整整四个月,神志才渐渐清醒。他醒来后,已记不起自己为什么要去胡燕坡了,也想不起自己有什么亲人,有没有家,身份是谁。他只知道自己的名字是苏雪音。
  哥哥还为此好奇许久,一直在打探他有什么家人,可是整整一年,秦家庄的二百多家布店、茶庄、饭馆,硬是没打探出来什么消息。久而久之,这便成了一个难解的谜。
  秦霜沉浸在自己的思索中,久久不说话。
  秦穆明突然道:“你觉得苏先生这个人怎么样?”
  秦霜这才回过神来,微微笑了:“我第一次见苏先生,是春天三月里,他从马车上下来,还穿着一身厚裘衣。哎呀,我想怎么会有那么冷的人,都春天了还穿的那么厚。那时离的远,走进看了,才发现,天底下竟然有那么好看的男人。哎,想来也难怪哥哥会喜欢……”
  她说的越来越欢快,没注意到自己跑题了。秦穆明轻咳一声:“我问的是人品。”
  “哦”,秦霜这才摸着头脑,吐吐舌头以解尴尬,“很好啊。长相美但不乏英气,说话好听但不阿谀奉承,不卑不亢,自重自持,温文尔雅,端方大度。至于他的智谋,从处理的那几件事上都可以看出来啦。我看呀,要是苏先生是个女子,你肯定同意哥哥娶了她。”
  秦穆明白了女儿一眼,又深深疑虑道:“那苏先生恐怕不是寻常之辈。四年前,什么人才会去胡燕坡?什么人又可以中已经消失的寒毒?什么人能让秦家庄查了一年毫无消息?什么人又能长相智谋皆无双?”
  秦霜笑道:“爹爹这是怀疑,苏先生是伏罗堂的杀手?我看不像。苏先生虽然长相很美,可是那是他挫骨挖皮后的面貌,原来长什么样子,除了哥哥,我们都不知道。他虽然智谋无双,可是文弱无比,手无缚鸡之力,怎么会是杀手?再说了,我觉得一个和江湖无关的平常人,因为什么事闯到胡燕坡,机缘巧合中了寒毒,能被秦家庄查出来,那才是稀罕事呢!”
  秦穆明没有说话,四年来,他一直在想,苏雪音究竟是谁?若是他真有所图谋,为何没有什么动静?难道是秦家庄太大,他一时之间吃不下?可是苏雪音四年来确实对庄子忠心耿耿,而且他文弱无比,手无缚鸡之力,身中寒毒,活不过五年,这也是事实。
  他没有想明白,索性不想,只是歪着头问秦霜:“若是我阻止你哥哥,逼他成亲,他会怎样?”
  “我哪知道。不过我想问,若是苏先生确实不是歪门邪道的人物,而且他的寒毒可解,可以长命百岁,爹爹还会阻止吗?”
  秦穆明不语。
  “爹爹,你这是把秦家庄的名声把哥哥看的重要?”秦霜急了。
  “当然不是。哎,霜儿,你对他的毒,有计策?”
  “没有没有。”秦霜急忙否定,举起酒杯,“哎呀,这个酸酸甜甜的青梅酒的确好喝!”
  秦穆明不说话,只是慈祥地看着女儿。
  这边,秦枫自从在门外追上了苏雪音,便说要送苏雪音回去。苏雪音好说歹说,才把那家伙劝住。回去的路上,他竟然有心情掀起轿子的帘子,看着外边的雪景,心里似乎舒畅了许多。 
作者有话要说: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那时小的很,总喜欢做些不切实际的梦。随着年龄的增长,回想起来未免觉得过于幼稚。心里放弃了这个故事好多次,可是闲来无趣时,总是不可避免想起它。
在前一年,心中正在思索这个故事的发展进度,结果一个人物莫名其妙地出现在脑海里。他的出现,把所有故事情节全都打乱了,甚至改变了所有主体人物的命运走向。我不知自己是怎样想来的,有点慌乱,觉得故事发展已经不受自己控制了,几次想删掉他。后来几经考虑,最终无奈了:他一出现,便再不能忽视。前两天做梦,竟然梦到故事的人物,他穿着一身裘衣,撑一把伞,就出现在下着雪的晚上。天哪,简直不可思议。可是又忽然觉得,是时候讲出这个故事了。或许我的文笔有限,不能讲出来心中的万一,但是我会尽自己所能,将这个故事讲得动听一些。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