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想要和你一起学习[穿书]——青衿和

时间:2019-09-08 10:18:02  作者:青衿和

 想要和你一起学习[穿书]

作者:青衿和
 
文案:
沈知予高考完之后,浪了一晚上,没想到就穿越了,再一次成为一名准高三莘莘学子。
沈知予穿过来的时候,原主跟父亲正在冷战,原因是沈父被原主全科白卷气昏了头,气急败坏之下,把原主精心收藏的手办弄坏了。
沈知予:手办赛高!!
然后,在沈父销毁原主所有手办的威胁下,沈知予乖乖做了沈父请来的同级重点班学神司钺带来的试卷。
司·被委任为补习老师·本来并不想来·同级学神·钺:沈同学超6,想要跟他一起学习!!
 
学神谈恋爱,从学习开始!
1V1
 
内容标签: 天作之合 穿越时空 穿书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知予 ┃ 配角:司钺 ┃ 其它:
 
  
  沈知予越发觉得,自己的上上辈子,肯定是个非洲人,特别黑的那种。
  
  想他堂堂一介将北大清华视为囊中之物的学霸,就因为高考完以后,熬夜做了一晚上的手办,睡一觉醒来之后,他竟然就变成了另一个沈知予了,
  
  这还不算,他不仅仅成为了另一个沈知予,他还又一次成为了即将高二升高三的莘莘学子。
  
  沈知予简直想要骂脏话。
  
  老子才刚刚从高考的牢笼里爬出来,就又一次把他关了进去,想干嘛!!
  
  我果然是个非洲人,甚至可能是非酋!
  
  沈知予面无表情地想着。
  
  这是他穿越的第三天,目前,他还没有跟沈父解除冷战的状态,主要是他不知道怎么跟沈父交流。
  
  冷战这个状态,好像是在他穿越过来之前,就已经这样了。
  
  经过这三天的时间,沈知予也终于默默理清了原主的现状。
  
  似乎是因为原主上学期期末考的时候,全科交了白卷,好像是因为正巧祖父去世,原主状态不好,就全程罢考,真的就考了个零分回去,
  
  这个时候,原主已经从祖父家里,搬去了父亲家里。
  
  而原主的父亲,跟原主的关系似乎也不太好,在之前一年也见不了几面,这个原因跟原主的母亲有关系。
  
  现在的沈夫人并不是原主的亲生母亲,原主亲生母亲是一个比较虚荣的女人,她跟沈父在大学时候认识,之后结婚生子,再之后,她又遇到了一个比沈父家境更好的富二代,就跟着对方走了,连带着儿子也一同丢下了。
  
  事发之后,沈父一度十分讨厌原主,于是原主就被沈爷爷带走自己抚养,这一养就养了十八年,直到原主期末考之前,忽然心肌梗塞,没撑住,去世了。
  
  这些事情,沈知予当然不是从沈父口中知道的,沈爸爸哪里能把这种陈年旧事让自己儿子知道,这些事情,是沈知予从上辈子自己前座几个爱看小说的女同学口中知道的,因为听到他的名字,他就多听了一些,于是将那本不知道叫啥的小说的内容听了个大概,虽然他细节并不知道。
  
  沈知予上辈子因为沉迷手办不爱学习,虽然是个啥啥都会的学霸,但是从来不爱做作业,试卷这种东西,看看就行,审题之后会做就直接跳过,遇到觉得麻烦的才会在试卷上留下自己珍贵的笔迹,令老师们头疼又欢喜。
  
  就因为沈知予是这样的非典型学霸,老师们特别担心沈知予这样的天赋型选手教坏了班里的刻苦型选手,所以,就没敢把他放在重点班里,也因此,沈知予班上虽然刻苦学习的人也有,但是在课间谈论游戏小说漫画的还是占大多数。
  
  于是,他就把那本不知名小说的有一个名为沈知予的配角的小说听了个七七八八,那些女同学们还做语文阅读理解一般把里面人物的心理分析了个七七八八,也没见她们真的做起阅读理解有这么认真过,甚至还争论起来。
  
  所以,沈知予知道这本书的内容是重点班的学霸班长夏筱和后进班最后第二名的学渣绍凭钧之间相亲相爱相爱相杀的故事,主要出场人物除了两位主角之外,还有年级稳坐第一宝座的学神司钺以及看绍凭钧上进之后不顺眼经常性来找麻烦最后休学了的炮灰沈知予,夏筱的小姐妹们和绍凭钧的兄弟们。
  
  沈知予来的时候,原主已经跟沈爸爸冷战了两天了,他一时之间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跟沈爸爸相处,只好闭紧嘴什么都不说,半天下来他就真的跟沈爸爸冷战起来了。
  
  就很愁!
  
  愁起来完全不知道自己要怎么办的沈知予自暴自弃,放弃了和沈爸爸修复关系,上网买了材料想要把沈爸爸一气之下摔坏的手办修补好。
  
  虽然被摔得有点惨,不过在沈知予看来也还行。
  
  毕竟他是个只要材料齐全他就能做出个完整的手办来的手工技能满点的男人。
  
  沈知予翻开了原主的手机,他不记得原主设置的密码,但是他有原主的指纹啊,解锁之后就接收到了班级群里跳出的消息,好像是班长发的消息。
  
  高三分班!
  
  表格是按照新分的班级排得顺序。
  
  沈知予看了两眼,把分班结果直接拉到了最后,果然看到了“沈知予”这个名字,在十二班,应该算得上是这一届的后进班。
  
  上学期期末考的时候,原主把总分七百五考成了零分,可想而知肯定是成绩最差的那一个,倒数第二的好像是这书的男主来着。
  
  沈知予是知道学校这次的安排的。
  
  沈知予上辈子上的是重点高中,升学率超高的那种,但是就算是那样的高中,也要把学生分出个好赖,几乎所有学生都以进重点班为荣,除了沈知予这个奇葩。
  
  这人明明有着重点班的水准,硬是靠着作,进了普通班,而后进班,那个学校里是没有这样的班级的。
  
  而原主上的高中,只是一所很普通的,教学质量也只是中游水准的甚至还有点偏下的高中,在这样的学校里,每一个能上一本大学的学生都是老师们领导们眼中的瑰宝啊,那是绝对不能让他们被一些只知道玩闹取乐混日子的学生们带坏的。
  
  所以,学校在高二文理分班之后,在高三前夕,又进行了一次分班。
  
  于是,沈知予被分进了十二班,排在最后的那一个班。
  
  沈知予忽然之间来了点兴趣。
  
  他进过重点班,他上高一的时候就是在重点班,但是他很快因为“学习态度不端正”,被调到了普通班,而后进班,他是真的没有见识过。
  
  他以前的学校,是没有后进班这种班级存在的,成绩最次的那些,被打乱分散在各个普通班。
  
  要真的说起来,沈知予觉得,那些成绩不好的学生,比他这个经常坐在年级第一宝座上的学霸要刻苦认真得多。
  
  不过,那也应该是新学期之后的事情了。
  
  沈知予稍微兴奋了一下,又很快把自己进后进班的事情抛在了脑后。
  
  沈知予又刷了一下淘宝上的物流,看了看自己无所适从之下买的那些材料现在到了哪里。
  
  沈家现在只有三个人,还在上幼儿园的沈落合,负责照顾沈落合以及做饭打扫的保姆以及他,沈知予。
  
  沈爸爸身为一个上市公司的总裁,朝九晚九是常态,而沈妈妈身为另一个公司的老总,同上。
  
  沈家其实还有一个儿子,是沈爸爸和现在的沈夫人生的第一个孩子,沈逍,不过他被送到补习机构补课去了。
  
  至于沈知予,沈爸爸本来也打算把他送去补习机构的,然而原主死活不同意。
  
  而沈知予本人对此不屑一顾。
  
  本学霸不需要这些人来指手画脚。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
  沈知予上辈子的老师们:说实话,咱们这个学校大部分的学生,都要比那个年级第一刻苦用功得多!
 
  快递送到的时候,沈知予刚吃完饭没多久,正在沈家别墅乱晃悠,当做消食。
  
  然后,快递小哥电话就打了进来。
  
  别墅区有点大,快递小哥进来转悠了一圈也没找着正确的方向,反而回到了最开始的大门口,小哥哥表示“要是你现在有时间,要不出来拿一下”。
  
  于是,沈知予就去了。
  
  身为天赋型选手的沈知予很有信心地觉得自己肯定不会迷路的,再大能怎么样,大不了转一圈嘛!
  
  然后,他就被自己打脸了。
  
  这别墅区到底是谁造的?怎么就这么大呢!!
  
  无可奈何之下,沈知予把电话打进了沈家。
  
  接电话的是并不是保姆,而是沈落合那个才刚五岁的小丫头。
  
  电话那头的声音软软糯糯,沈知予怎么都没法把“我迷路了”几个字说出口,总不能让个五岁的小丫头出来接他吧,他还要脸不要啊?
  
  “落合,吴婶在吗?把电话给她好不好?”
  
  “哥哥,你找不到回家的路了吗?”电话里面还很幼稚的声音稍微停顿了一下,然后又高兴起来,“我去接你好不好?”
  
  “等等等等,你千万别出来,你在家里等着哈,哥哥马上回家!”
  
  沈知予不知道家里的保姆到哪里去了,为什么也不看着沈落合,但是他是万万不敢让个小丫头一个人出门的,哪怕这一块地方其实沈落合比他还要熟呢。
  
  大概是心里着急,终于爆发了洪荒之力,沈知予竟然顺利地找到了自个儿家门。
  
  打开大门就看见还抱不住自己腰的小女孩巴巴地站在里头。
  
  忽然觉得这个小丫头有点可怜。
  
  沈知予看了小姑娘一会儿,叹了口气,关上了大门,把快递包裹集中到了左手上,然后单手抱起沈落合:“小落合怎么是一个人呀,吴婶呢?”
  
  “不知道,吴婶不见了。”小姑娘眨巴着眼睛说道,“我帮哥哥拿!”
  
  “行啊,帮我拿个小的。”沈知予抱着小姑娘往里走,慢悠悠说道。
  
  他买的东西挺多,但是包裹都不是很大。
  
  沈落合听话地从沈知予左手抱着的几个叠起来的快递里拿了一个,把手里的包裹翻了翻,然后又拿了一个,学着沈知予把手里的包裹叠在一起:“我能拿两个!”
  
  “小落合真棒!”
  
  回到屋里的时候,沈知予左右瞧了瞧,果然没有看到吴婶。
  
  吴婶是沈爸爸请的保姆,平时的工作也就是烧饭打扫照顾一下沈落合,那她怎么就落下了沈落合?
  
  不管怎么说,是不是有什么苦衷,沈知予觉得,吴婶这个保姆做得不怎么合格。
  
  沈知予在屋子里转了一圈,也没见着吴婶的人,想了想把沈落合带去了自己房间,好歹把小姑娘放在自己眼皮子底下,万一她又心血来潮想要跑出去了呢。
  
  看得出来,这个小姑娘非常向往外面的世界!
  
  “哥哥,我想去外面玩!”小姑娘委屈巴巴。
  
  沈知予暗自感叹了一句,“小可爱真萌”,然后委婉地拒绝了小可爱的请求:“不行呀,外面有好多坏人的~”
  
  “哥哥是大人,坏人不敢欺负哥哥的,哥哥会保护我的!”
  
  你好聪明呀!
  
  沈知予看小姑娘好像是真的想要去玩,想着自己反正也没事做,就拿出了手机:“那小落合,知不知道妈妈的电话?”
  
  “知道!”小姑娘骄傲地挺起了胸膛,“1XXXXXXXXXX!”
  
  沈知予揉了揉小女孩的脑袋,把电话拨了出去:“喂,阿姨好,我是沈知予。”
  
  秦湘接到沈知予的电话的时候,那是十分诧异,甚至有点懵逼。
  
  在她印象里,沈知予就像是个处于中二期的叛逆小孩儿,毕竟他能在高二升高三这种关键时刻给你考个零分出来,完完整整的零分,一道题都没写,甚至连名字都没写的那种,可以说是很叛逆了。
  
  不过仔细想想,好像也能理解,这个小孩儿从小也没见自己父亲几面,爷爷养大的,相比较父亲,大概在小孩儿心里,爷爷要重要得多。
  
  然后,爷爷忽然之间就没有了,一句话都没留下,少年人心里正难受呢,自己从来也没见过几面的父亲就勒令别想太多,好好上课。
  
  叛逆一点的,都要跟自己父亲断绝父子关系了。
  
  沈知予倒是没有叛逆到那种程度,只不过给考了个零分出来。
  
  秦湘自己设身处地想想,觉得这个时候的沈知予其实并太叛逆,他只是被把自己养大的爷爷的突然去世打击到,一下子就迷茫了,就像有些人突然之间失去父母一样,或是失去了某些重要的东西的时候一样,忽然之间就好像丢失了根。
  
  严重一点的,甚至会有轻生的念头。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