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随遇难安(近代现代)——张大吉

时间:2019-09-08 10:20:43  作者:张大吉

   《 随遇难安》作者:张大吉

 
  文案:黎书阳x乔安
  总有回忆化作噩梦,乔安也是如此。
  不过他习惯于从苦涩的碎片里找出一丁点甜。
  便不觉得那么难受了。
 
 
第01章 回忆有时会变成噩梦
  “如果你觉得我无理取闹,烦人难缠,那就离婚啊!我又不是非你不可!”
  梦里的眼前人轮廓都模糊,可那双眼睛却显眼得厉害,冰冰凉凉没有一丝温度,看的人心悸。
  他沉默了许久,就在乔安以为自己会得到往常那样毫无原则的妥协时。
  那个人终于开了口,他说。
  “那就离婚吧。”
  ——————
  凌晨三点二十七分。
  乔安睁开了眼睛,噩梦让他心悸。他伸出手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裹在被子里努力呼出了一口气。
  外头的天黑得透不出一丝光彩,让他的心安静不下来。
  他有好久没梦见过去的事了,谁知道一想起,还是会心惊。
  他翻身从窄窄的单人床上起来,走去卧室门口打开了灯,光的温度驱散了梦境的凉寒,让他没有那么慌乱。
  乔安想为自己倒一杯水,只可惜他白天工作不在家,暖水壶里早就空空荡荡,现下只能守着烧水,他望着逐渐冒烟的烧水瓶,好像朦朦胧胧看到了谁的影子。
  可是烟雾散去,又什么都看不清了。
  暖热的水流注入杯口,乔安捧着杯子小小的抿了几口,又重新回到卧室,搂着他枕畔的宝贝努力入睡了。
  “晚安。”他捏了捏白色布熊的圆耳朵,“熊先生。”
  ——————
  早上八点,来到工作岗位的乔安已经完全看不出他刚刚度过一个难眠的夜晚,还能显得神采奕奕。
  他今年快满三十,早就懂得无论夜晚多么难熬,太阳升起的时候,都要露出微笑的道理。
  生活不会同情任何人,老板也不会。
  “安哥!”他刚刚坐下,他们部门的小年轻就拖着靠椅溜了过来,“你听说了吗?明天总公司那边就要安排人过来,当我们的大头头了。”
  “听说了。”乔安点了点头。
  他在这家医疗器械公司干销售已经三四年了,因为种种原因他们公司最近被另一个省份的私企收购,他们这些小鱼小虾也就跟着被打包出售,全部卖给了对方。
  不过乔安对这些事并不在意,收购之后他的工作并没有太大改变,伴随着繁忙还有涨薪,这可是再好不过了。
  “安哥,你知道这次调过来的总经理是什么来头吗?年轻潇洒又独身主义,工作狂人一个,听说是从国外挖回来......”
  “别别别,你可换个人讲吧。”乔安笑着求饶,他最是佩服现在的年轻人,情报能力强的吓人,“你去找小姑娘讲这些,人家爱听。”
  至于他,早就过了做梦的年纪了。
  ——————
  上班,工作,下班,回家。
  乔安的生活规律得仿佛是周而复始的钟表,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没滋没味。
  这几天事情不多,六点一到,办公室里就热闹起来。
  乔安从报表里抬起头,透过办公室打开的大门看着门外闹腾的员工们笑着摇了摇头。
  有性子活泼的跑到他办公室的门口问他。
  “乔部长,我们下班准备去聚餐,您要一起吗?”
  “我也想啊,可是我去了,这份报价谁留下来给我加班?”乔安比他们大不了几岁,亲和有余,威严不足,底下的员工并不怕他,听他这么说还笑嘻嘻的挥手。
  “那部长辛苦,我们就走啦!周一见。”
  “滚吧滚吧。”乔安挥挥手赶苍蝇,“别在这里碍眼了。”
  热闹来得快,散得也快,这群年轻人闹哄哄的走掉之后,整个销售部就整个安静下来。像是滚烫的沸水被扔进了冰窖,一点热气都剩不下了。
  好在乔安早就习惯了热闹之后的寂静,并没有什么不适应。他起来活动了一下紧绷的腰背,拿起红笔在废纸上消遣一般的画了一朵栩栩如生的玫瑰花,他拿着看了看,就在手心里捏皱随手扔进了废纸篓,又再次埋进了工作里头。
  ——————
  公司里的人都知道,销售部的乔部长是学画画的。
  他虽然有本科文凭,可专业却和现在的工作没有任何关系,他之所以能用四年时间从一个普普通通的业务员当上部长,除了他的时运更分不开他的亡命工作。
  据传乔部长曾经为了谈成单子翻山涉水爬院墙,抢他手头的业务就和恶狗嘴里夺食一样,抢不走还会被咬上几口肉。
  乔恶犬,和那张秀秀气气的脸一点都不般配。
  至于听见传闻的乔部长本人,只不过觉得大家太夸张,他无非是本本分分工作,有幸被赏识而已。
  至于工作拼命,不过是为了混口饭吃,他也很疲惫。
  ——————
  自愿加班到了八点过头,乔安才收拾好东西准备回家。
  他租的房子离公司不算近,但好在交通方便,坐地铁就能直达,他就算下班晚一点也足够方便。
  “才下班啊,乔部长。”
  门口的安保都对他熟得不行,看见他离开习以为常的打招呼。
  “嗯。”乔安点点头,他一笑起来,平日里看不见的小酒窝就会露出了,很显年轻,“李老师辛苦。”
  “不辛苦,不辛苦,我们都本职工作,你们才辛苦,哈哈哈。”安保组长和他很熟,笑呵呵的和他讲,“乔部长,上次你给我家儿子讲的那个学习方法特别有效果,这次期末升了几百名,把他妈高兴坏了......”
  “是吗?这是好事啊。”乔安跟着开心,然后就被塞了一包罐头。
  “这是我们自己家做的泡菜,您拿回家尝个鲜!”儿子出息了的老父亲充满骄傲,“下次我们一家请你吃饭。”
  “好啊。那我就厚着脸皮过来蹭饭了。”
  乔安非常会聊天,仿佛他会喜欢一切你喜欢的,讨厌一切你讨厌的,烦恼一切你烦恼的,和每一个人都那么相见恨晚。
  好像只要他愿意,他可以和任何人打成一片。
  ——————
  等他提着罐头回到家,除了楼下的便利店,再也没有迎接他的灯光。
  乔安眼里似乎有落寞,可等到楼道里的声控灯随着脚步声响起,又仿佛都是错觉。
  毕竟是能上天入地的部长先生,又怎么会脆弱呢。
  “我回来了。”
  他伸手按开灯,对着桌子上相框里的的照片打了一声招呼。
  照片里的两位青年靠坐在华丽的秋千上对着镜头微笑,一个高大清俊一个娇小圆润。
  似乎没有一个是他,你要特别努力的去辨认才能把其中那个甜蜜蜜的青年和眼前瘦削单薄的乔安联系起来。
  乔安把刚刚收到的礼物放进冰箱里,利落放好工作带着的东西、洗手、换衣服。
  他今天的家居服是浅蓝色的短袖,正前头画着一个抽象的玫瑰花图案,不怎么好看,而且是女款,虽然宽大可是袖子比男士短袖短好大一截,总觉得古怪。这是乔安当初在地摊上淘的,十五块钱两件,还有一件男款,上头印的丑兮兮的小王冠。
  两件都不好看,只不过好在纯棉,乔安已经穿了五年多,洗来洗去旧到烂洞。
  乔安思来想去还是没舍得扔,烂洞就烂洞吧,反正烂在后背上他看不见。
  看不见的烂洞就是没有烂洞,哈哈哈。
  ——————
  人总要经过生活的毒打才知道节约的重要性,乔安前几年家里头出了点事,突然暴穷。所以即便现在乔部长工作稳定,月收上万,还是舍不得扔一件烂短袖。
  毕竟要存钱,才能买个小房子啊。
  乔安一边切小葱,一边美滋滋的计划着隔几个月下手买上一个四十来平的小户型。
  到那个时候,他就又能有个家了。
  他想到这里又开心了一点,欢欢喜喜的给自己多加了一个鸡蛋。
  乔安做饭的手艺是过去在饭店里打工的时候,跟着店里的厨师学的。不说学到十成,六七分还是有的,只是乔部长深藏不露这么长时间,还没其他人吃到过他做的东西,是别人没有口福了。
  香喷喷的蛋炒饭很快就出了锅,乔安端着碗盘腿窝进了沙发上,他屋子小也就没这么多讲究,顺手了打开电视乱翻乱看。
  乔安换来换去,却为了一条新闻停了下来。
  “本市光明区德湘苑一套中式别墅于7月2日进行司法拍卖,该别墅建筑面积1274.61平方米,起拍价5360.7万,配有9室8厅10卫2厨1泳池以及独门独户前后花园,最终用户周先生以5492万元竞拍成功......”
  别墅里奢华的陈设随着镜头一一展现出来,乔安埋下头塞了一大口饭,含糊道。
  “草都长这么高,也不修修。”
  ——————
  仔细看看,这座别墅院子里的破旧秋千,和他老照片里的那个一模一样。
  只是物是,人也非了。
 
 
第02章 总有回忆被藏进过去
  乔安曾经有过一次婚姻,在他很年轻的时候,他爱上了一个人。
  他的爱人英俊而优秀,在他眼里是最迷人的样子。
  他可以不顾世人的眼光,奋不顾身的和那个人在一起,甚至可以到世界的那一头去举行婚礼。
  那个时候他有大大的房子,无尽的财富和溺爱他的家人。可惜他还不懂怎么去维护一段感情,他用无休止的任性和不体贴一刀一刀的在爱人的心上划出了条条伤口,流出来的鲜血汇流成河,把他们隔开了好远好远。
  后来他们的感情终于走到了尽头,那个人离开他,离开了他的城市,甚至离开了这个国家。
  乔安还来不及怨恨,没开始后悔,就遇到了更可怕的事情。
  ——————
  在他的世界只有爱情的时候,他的父亲为他建造的无忧无虑的宫殿悄然垮塌。
  公司破产,住宅抵押,追债上门,刹那之间,乔安就这么失去了所有的所有。
  他还记得他记忆里永远体面的父亲蓬头垢面的佝偻着身子,指尖颤抖着点不燃手中的香烟。
  他说。
  “爸爸没有用,爸爸照顾不了你们了。”
  乔安一直痛恨着当初的自己没有给这个疲惫的中年男人一点应该的安慰,他愚蠢而天真,只以为一切都会毫无缘由的好起来,人世间没有一点污浊黑暗。
  他还在为了被冰冻的银行卡而懊恼,他的父亲已经在寒风中从高楼上跃下,仿佛一片落叶摔落在了冰冷的水泥地上。
  乔安听从父亲的遗嘱放弃了继承遗产,才勉勉强强摆脱了负债。
  他的父亲,用生命最后的火光,给了他仅剩的体面。
  可是这样的伟大,却很难让人欣慰。父亲去世之后,他几乎失去了一切,为了生存,乔安这些年什么不体面的工作都做过。
  他并不是一个努力上进的人,优越的家境条件和无原则的溺爱,让他被泡在幸福的蜜糖里浑浑噩噩,他不需要拼搏就可以获得别人追逐一生都得不到的富有生活。
  他读书时成绩不好,就选择了相对轻松的艺考,画不出足够好的作品就拿钱去砸。磕磕绊绊的上了大学读上了花钱如流水的艺术专业,却不肯平心静气的真正学上什么东西。毕业也没有踏实下来,美名其曰向往自由和艺术,投资画廊和作品,却终日闲散无所事事。
  他靠着家里的财力当着冠冕堂皇的艺术家,理所当然在风雨飘渺的时候一败涂地。
  他们失去了一切,失去了住处车辆,失去了锦衣玉食,失去了仆从司机,乔安带着他哭哭啼啼的母亲离开那栋被查封的别墅时,手头上只有微不足道的一点钱。
  乔安最开始去卖画,去典当他和母亲仅有的珠宝首饰,还屡屡被骗,他没有多少现金,花销却还和往日一样大,即使他忍痛出售了他的画室,也很快又入不敷出。
  乔安终于发现他不可能再去租住几万一个月的高级公寓,不可能再肆无忌惮的进出高级餐厅和名牌商厦。他那天站在银行的自动取款机前看着屏幕上刺眼的两位数余额,他难以置信的用手指数了好几遍,直到被身后排着队的其他人不耐催促。
  他看着他周围衣着普通的平常人,总算认了命。
  他落魄了。
  他从天堂摔进了地狱。
  ——————
  生活还要继续。
  乔安退了豪华公寓的租金,带着好不容易多出的一万多块钱,强行托着不愿意相信现实的妈母亲去住一千块一个月的普通住宅区。
  他早就不是应届毕业生了,也根本没有能拿得出手的工作经验,怎么可能找得到相应对口的工作呢。
  乔安被一次又一次的打击刺激得害怕出门,害怕面试,他好想躲在屋子里,可是失去了避风港的他,只有一个要吃要喝的妈需要养。
  没有办法,他只能去打八块钱一个小时的零工,每天站得腰酸背痛,说得口干舌燥,才能勉强糊口。
  ——————
  乔安过去不懂什么叫尊严,什么叫面子。
  也从不明白为什么他的爱人会因为一些小事情生气。
  直到他穷困潦倒一贫如洗,才渐渐明白的。
  他的母亲过惯了好日子,即使落魄也不愿意认清现实,仍然经常挑三拣四,她嫌弃出去工作太过掉价,又无法节俭,依旧大手大脚的花钱。
  有次乔安在快餐店找到了一份报酬相对优厚一些的零工,他为了一个小时十二块钱的时薪,天天炸薯条、端盘子、点餐收银拿着泡过洗洁精的帕子擦桌子,连一双千娇百宠的手都熬得伤痕累累,好不容易挣了一千二百三十五块钱,他开心得快要飞起来,一边回家一边想着总算是能攒出下个月的房租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