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奶味小嫂子(近代现代)——斯里

时间:2019-09-08 10:22:28  作者:斯里

   《奶味小嫂子》作者:斯里

  文案:奶嫂很乖,还玩不坏。
  奶是真的奶,玩也是真玩。
  双胞胎攻/NTR/但不狗血也不大虐/瞎写的
  微博:斯里吖
 
 
第一章 
  我哥带回来一个小男孩儿时,我才知道原来我嫂子是个男的。
  他很瘦小,只到我哥肩头,大半个身子躲在我哥臂膀后,怯怯地微微仰头看我。
  与琉璃珠子一般无二的眸子,和那翕动欲语的粉色双唇,让他看起来漂亮似一尊精致的玩偶。
  我哥说他叫安悦,要来家里住一段时间。
  于是那双准备和我打招呼的小嘴,乖巧闭合,又羞了似的抿在一起,但那探究的目光,依然像蜗牛触角,胆小又固执地往我身上轻触再躲藏。
  我眯起眼睛笑道:“安悦嫂嫂你好啊,欢迎你来我家做客。”
  安悦用他那惊惶的小鹿眼和我对视,然后鼻音重重地回答:“凌瀚,你好……”
  尾音微微拉长,撒娇似的,让我对他的印象除了好看以外,只剩乖了。
  第一晚,原本以为还能听些墙角的我,只听到了搞笑综艺和小嫂子银铃般的笑声。
  我大哥可真是的,人都在自己床上了还能端着。
  我哂笑着,回了卧室反锁上门,随意翻找出一个AV,带着耳机将内裤里的肉/棒掏了出来,一边套动一边仰头看向天花板。
  等快要射的时候,我才坐直,椅子的转轴向一侧拧动,对着垃圾桶的方向。
  女/优夸张的喊叫声让我厌烦,把耳机摔回桌子上,我仿佛又听到了小嫂子的笑声,和他那一句软软的“你好。”
  一分心,准头就不行了,我抽出几张纸随意丢在地上,用鞋尖擦蹭。
  将裤子穿好,我来到厨房,在水龙头下洗洗手,给自己倒了一杯冰水,牙齿被冷激反应刺得直往牙根里钻疼,消了肚子里的火后,我回去睡了个好觉。
  第二天一早,我在厕所遇到了正在刷牙的安悦,他穿着一身浅灰色的纯棉睡衣,眼皮耷拉着,头发乱糟糟。
  即使牙膏沫已经顺着嘴角往下巴去了,也都没影响到颜值。
  我伸出一根指头,戳了戳那颗毛茸茸的小脑袋。
  小脑袋稍息又立正,眼珠子睁了个半圆看了看我,口齿不清地控诉:“凌灏,你坏……”
  可能后面还要说些什么,但碍于一些放肆的泡沫上了镜子,他闭紧嘴巴,拿手背揩掉,然后喝了一口水,呼噜噜地漱口。
  等这些都做完了,他垫着脚伸着细白的胳膊,在我脑门上戳了戳,“快刷牙,不刷牙不亲你。”
  晨光在他白/皙的脸上镀上一层绒绒碎亮,想让人咬上一口尝尝是不是水蜜桃味的。
  他那双清澈不见底的眸子看着我,我圈住了他的腕子拿下他不礼貌的小手,这才真实感受到安悦的羸弱。
  我勾着唇低头用目光擒住他,然后在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朝客厅喊道:“哥!小嫂子调戏我!”
  于是,他浑身红成剥了皮的水蜜桃,每次按压都能换来汁水丰盈的甜蜜。
 
 
第2章 
  从第一个玩笑开始,安悦便开始躲着我,但没什么技术含量。
  他偏爱寻一个角落让自己躲进去,我偏爱堵着出口看笼中小雀毫无意义地挣扎,直至雀儿恼羞成怒,用小喙啄人时,我才开口揶揄:“嫂嫂,我刷牙了,你要来亲我吗?”
  他会脸红,会一再重复我们双生子有多相像,我不置可否,继续调戏:“这多好了,大哥在家时他陪你,大哥不在家时我陪你,总不会寂寞了。”
  小嫂子推我,推了三次也没动,鬓边的碎发被汗水濡湿,紧接着眼底泛起一层水亮。
  嘚,我投降还不成,往后退了两步,安悦气得不看我,侧着身子就从一旁挤了出去。
  我在他身后吹了个流氓哨,说道:“嫂嫂,你闻起来好香。”
  安悦头也不回的跑了,跟被狼撵一样。
  老哥洗了一个超过十分钟的澡,当晚我就如愿听了墙角,说真的,我小老弟可是操着当爹的心啊。
  这不,听了两分钟的我恨不能把凌灏抓出来教育一顿。
  谁做/爱做得这么一板一眼的?除了抽/插声和安悦的低声嘤咛,这家伙连个屁都不知道放!
  我哥真当小嫂子是个易碎物件儿,轻拿轻放,轻吻轻肏,可真是把温柔发挥到极致了。
  我靠着卧室门,听了一会儿欲求不满的小猫叫春,连喝了两大杯冰水。
  要不是过于了解凌灏,我真的会怀疑他的性能力,我一边想着改天好好教教老哥床上乐趣,一边回卧室自我疏解去了。
  背地里意淫嫂子不道德,这方面还是不要向我学习了。
  小嫂子受了滋润,整个人都散发着烂熟的清甜,刚好这一日轮到他做饭,我早起便碰到了系着围裙哼着歌的小雀。
  看来老哥的大屌随随便便就能将人填得滴水不漏。
  我望着那一掌细腰,理解了一点老哥的温柔,这万一不留神掐断了,也是挺麻烦。
  我摸着下巴叹了口气,安悦闻声扭头,小鹿眼睛弯成一条小桥,“凌瀚早上好呀,饭马上就好,你先去洗脸刷牙。”
  啧,老哥在家就是不一样,讲话都有底气了。
  我收回目光往卫生间走去,但刚迈进去就闻到一丝奇怪的味道。
  淡淡的一股香,让人止不住翕动鼻翼去嗅,我四下观察也没发现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刚准备刷牙的时候,发现装着各类牙刷剃须刀充电线的收纳盒,被人动过。
  我伸手往下翻了翻,竟然还真的翻出了一些东西。
  是一个密封袋,里面装着一个形状奇怪的硅胶小容器,开始我还以为是个飞机杯,刚准备放回去时就觉得香气更甚。
  我把密封袋解开,那种飘忽不定的香味才正式与我碰了面,我狐疑的翻看,将容器拿出来研究细闻,这才终于不甚确定想到这东西为何物。
  如果我没猜错,这是一个手动吸奶器。
 
 
第3章 
  安悦认生,但我只花了一周就让他卸下戒备,主要归功于他教课的美术辅导班与我上班的公司相隔不远,而我又足够大尾巴狼。
  但自从发现了那个新鲜玩意儿,我控制不住将目光放在小香嫂身上,总想一探究竟,总想伸手摸摸那平坦的小胸。
  他也该庆幸是我嫂子了,要不是我哥心尖尖上的宝,我还真搞不准要做些什么禽兽的事情。
  这么说的原因就是想让大家知道,我本意并不想招惹他,他并不值当我去主动伤害一母同胞的哥哥。
  可是,我也挡不住人主动惹事啊。
  安悦的工作轻松,屁事却多,今天画素描明天画油彩的,每天带的工具包都不同,我也不能让小鸡崽拎包,只能在他背大包的时候当一个尽职的助理。
  比如今天,我怀疑他背了个炸弹准备去炸学校。
  把包放到后座时,我哥和小嫂子正站在电梯口惜别,看样子,安悦踮着脚正想去亲我哥,我哥笑着退开,然后揉了揉对方的小狗毛。
  欸我这个暴脾气!上去啃呀,咬他的小嘴儿,吸他的小脖子!
  我的火气发泄在背包上,随后就听见里面咔嚓一声,应该是画笔坏了,我怕耽误人工作,就拉开包检查里面的物品。
  有一个黑色的丝绒小袋,我大致摸了摸形状,猜到了这是什么东西。
  我笑了笑,这小嫂子真是坏得很。
  没什么犹豫,我就把这小物件随手装进口袋,对安悦喊到:“嫂嫂你画笔折了!你看看用不用回家带一根备用的!”
  安悦的注意力从凌灏身上转移出来,一路小跑飞到我身边,小鹿眼缓缓眨巴两下,看着断成两截的笔,也没摸清他有没有心疼,就听他轻声回答:“那你稍等一会儿啊凌瀚,我再去取一支。”
  我看他转身小跑,嘴里还念念叨叨,“完了完了,要迟到了。”
  他朝凌灏挥挥手,钻入了电梯。
  我看向老哥,并起两指点在太阳穴,再朝他扬起,“放心吧老哥,保证完成任务。”
  他抿着唇不明显地笑了笑,微微颔首。
  所以说我和我老哥明明差别这么大,安悦这个笨猪还能认错。
  笨猪上了车,把笔放进铁盒里,着急忙慌中也没发现自己少了东西,我看了看对方单薄的白色T恤,说道:“今天有家口碑不错的火锅店开业,嫂嫂想去吃吗?”
  安悦坐在副驾驶上扣好安全带,两手乖巧放在大腿上:“你喜欢吃火锅?”
  “我问你呢,”我瞥了一眼偷偷吞口水的他,“不爱吃算了,当我没问。”
  安悦抓了抓脑袋,没想到我会这么回他,半晌才哼咛出一句,“喜欢的……”
  我哂笑道:“这不就得了吗,跟我见什么外,中午等我接你。”
  安悦也跟着笑,软绵绵的清澈少年音说道:“谢谢你啊凌瀚。”
 
 
第4章 
  等到中午下班时,我发了微信在楼下等安悦,老远就看见他蔫巴成一只淋了雨的小雀,垂着头走了过来。
  我故意没开车门锁,看他拉了两下没把车门打开,曲着食指轻轻在玻璃上敲两下,睁圆了眼睛朝车里瞧。
  小嘴撇得老委屈了。
  可我心情就很愉悦了,看他又乖又丧的小模样我就预见中午肯定会有个好胃口。
  新店开张生意还不错,安悦跟在我身后入座,眼下正好奇的四处打量,看来对装修风格很是喜欢。
  我把菜单推到他面前,敲桌子:“安老师,点菜了。”
  他外倾的身子坐正,看着我抿起嘴巴浅浅地笑,抓起笔一边在纸上勾画着,一边问着我的喜好。
  “你随意点。”我抱着臂看他纤细的指骨捏着中性笔,随着运作发力好似在完成一幅艺术作品。
  安悦点点头,将笔头支在下巴处看菜单,精巧的喉结下方是锁骨之间下陷的一汪莹白清泉,我没由来地眯了眯眼,探究的心思愈发愈重。
  清了清嗓,我转头看向服务员,“你们这里有炼乳小馒头吗?”
  服务员微笑回答:“不好意思先生,没有的,不过我们有时令水果拼盘。”
  “好吧,那就加个果盘……”我在桌下碰了碰安悦的腿,“这次就凑合着吃水果吧,下次再给安老师点炼乳小馒头。”
  “嗯?”安悦疑惑地望着我,但好奇心没坚持两秒就告罄,低头乖乖把果盘加上。
  奶味小嫂子就应该吃炼乳小馒头,这难道不是和薯条配番茄酱一样是固定搭配吗?
  吃火锅的安悦严谨的像个小老头,哪个适合久煮,哪个需要涮几秒,我夹了他一片脱筷的毛肚,都撇着嘴加送一个白眼,等我还他一片时,又用嫌弃的语气说老了。
  嘿!这是真不怕我了。
  一顿饭接近尾声,安悦筷子一停就说要去卫生间,我揶揄,“嫂嫂这么年轻就不行了?一顿饭就去了两次。”
  安悦蹙着秀气的眉,反驳:“我行的,我……就是上午喝水喝多了。”
  “哦?这样啊……”我忍着笑,“那很行的小嫂子去吧,不用着急,正好我再吃一会儿。”
  小嫂子前脚离开,我后脚就把账结了,进卫生间挨个看了看,果然在最里面的隔间看到标红的门锁。
  我悄摸地进了相邻的隔间,隔着一层薄板听到安悦猫似的嘤咛。
  应该是极克制地压在了喉间,等压不住时才从口中透过衣料钻出。
  那该是什么姿势呢?应该是站立着,将衣服撩至胸口,然后把衣尾卷在一起,用那密白的牙紧咬着。
  惯用右手的他还会张开虎口,圈着胸/部那层薄薄的软肉挤弄着,微微向前探身,在用左手拖着纸巾将奶白的液体全数吸干净。
  传来一阵脚步,安悦的声音戛然而止,紧接着就是皮带解松、冲放水的声音,直到脚步远去了,安悦才轻轻嘘了口气。
  门锁被轻轻扭开,门板推开又合上,再轻轻上锁,接着就是窸窸窣窣脱衣声,两米高的门板就搭上一件衣服。
  要不是时机不对,我真是要放声大笑了,这个小傻子蠢得可爱,笨得有水平。
  我一把将衣服抽了过来,问道:“噫?嫂嫂你脱衣服干嘛?”
 
 
第5章 
  那边顿时没声音了。
  我将衣服抖了抖,挂在隔间的挂钩上,一股清淡的奶香味便趁机飘散出来,我有节奏地敲击了两下门板,像他敲我车玻璃那样。
  在门外等了足足十分钟,来小解的客人也都好奇的来纳闷的走了几波,安悦才将锁打开。
  我挤身进入,看到安悦一只胳膊遮在胸前,单薄又略微高于四周的胸/脯满是羞怯的粉色。
  我捏起他的下巴,看到一层晶亮的泪膜。
  “唉别哭啊,我是来给你帮忙的。”这话说的我都要耳根泛红了,幸好我狼皮厚实。
  伸出温柔一指揩掉泪花,我将人往跟前拽拽,诱哄道:“真的,我进来听见你难受得直哼哼,以为你怎么了,刚查看到你隔壁隔间时就看见你把衣服扔了过来。”
  “我没扔……”小嫂子眼尾红得像醉酒,水润的唇委屈地抿着,“那你进来怎么没有声音,而且也没有选择第一时间叫我名字……”
  糟糕,小傻子逻辑思维挺强,不好糊弄了。
  可我的杀手锏还在,置若罔闻道:“嫂嫂你怎么了,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果然,小嫂子发着抖,往后退了一步,他一双眼四下看着,慌不择路,樱红的唇也被咬到发白。
  “别怕,我们是家人,你所有解决不了的困难都可以交给家人解决,并且可以理所应当的寻求安慰……”
  我需要唾弃我自己,可相反,我吞咽了一口唾沫。
  安悦看了看我,也许是我刻意放温柔的神情给他一种错觉,让他误把我当成我那个温柔到不舍得种草莓的大哥,他缓缓放下了胳膊,用哭腔向我求助:“我生病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