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玄学天师被迫营业(玄幻灵异)——挽歌囚鹿

时间:2019-09-09 10:56:48  作者:挽歌囚鹿

 玄学天师被迫营业

作者:挽歌囚鹿
晋江2019-09-06完结
文案
被扒了窝盗了坟的蔺然爬出了自己的狗窝。
  新世界的小鬼太娇气,一碰就碎,还挺能哭的。
  而且总有人莫名奇妙找上他。
  例如:
  玄学众人急匆匆破开大门:“道友,北方千年厉鬼作祟,急需求助。”
  蔺然:“?”
  在例如:
  鬼界当红一姐红裙飘飘而来:“大人你还记得我吗?”
  蔺然:“??”
  在在例如:
  一位贵气的俊美男人,耳朵尖冒上一点粉红:“我可以当你家门面吗?”
  蔺然:“???”
 
  ————
  秦臻喜欢一个人十八年,还是梦中的一个死人。
  突然有一天这个人出现在他眼前,母胎单身的秦小狼一发不可收拾了。
  ————
 
  一个老古董醒来,发家致富谈恋爱,偶然赚点外快【捉鬼算命】的日常。
 
  一句简介:大师,跟我谈个恋爱。
 
  修为高深而不自知带皮受vs护夫狂魔心机攻
 
  受比攻大,年下小甜文。
  攻受都是彼此的初恋,受比较小白,被攻吃的死死的。
  本文均属架空 切勿代入 BUG比较多 主角们是奴家的亲儿子,不许虐待。
  单元故事 奴家怕鬼所以不恐怖!
  作者玻璃心,不喜勿强留啾咪。
内容标签: 年下 灵异神怪 甜文 玄学 
 
搜索关键字:主角:蔺然 ┃ 配角:秦臻(攻) ┃ 其它:玄学圈众人
 
 
龙山天井墓
  龙山之中古墓盛多,阴森恐怖,乃为禁地!
  
  夜半,月也偏西星斗满天,露水浮地一片凉意。
  
  与此同时满月的一束光芒直射在这山地底底下的一座鬼斧神工的大殿。
  照亮了一口琉璃镶金的棺椁,上面的花纹随着月光游走,上面刻画了复古庄严栩栩如生的墨兰。
  
  花瓣形同活物一呼一吸,一丝血红的线条自上而下蔓延覆盖,吸食月光的精华。
  
  “吱呀”
  
  千斤沉重的外置棺椁从内自行的打开,微光的照耀下。
  躺在里面的男子衣着华贵,安洋沉睡那白里透红,样貌清俊,生的温和。
  
  放在腹部骨节分明圆润饱满的手上,指甲黑而透着幽光证明他的不凡,黑色渐渐退去,恢复粉密透红,而他的指间在此时微动了一下。
  
  这时一条出奇庞大身上布满青色明亮鳞片的大蛇,慢悠悠从黑暗处而来。
  
  庞大的身躯一圈一圈缠绕棺椁,熟练将头颅轻轻靠在棺椁上。
  灯笼大的鎏金色的竖瞳里包含期待和依赖。
  
  与此同时
  
  龙山坐落于赫赫有名的Q城边境从古至今都是盗墓贼的天堂,在这里随便指一个人,从老到小绝对都是刨过坑摸过土的。
  
  从百邻秦墓到军阀混战的民国小土堆都被盗墓贼光临过了除了没人发现的还有一个天井墓。
  
  龙山深处一群身穿黑衣的人正打着手电缓缓移动,数量规模还不小,其中一人快步走向前似乎正在询问领头人。
  
  来人身高一米七以上不高,面相平凡普通。“陈老,我们已经走了快三天了,这墓究竟在哪里?”
  
  “急什么,只要看见龙尾估摸着已差不多了”
  
  陈荣也就是男子所叫的陈老,手里拿的菱形铜镜上刻有复古神秘的梵文经词,里面的经文井井有序循环流动使人头晕眼乏。
  
  “就是,墓它又跑不了,急啥。”
  
  “何庄你耐心点。”
  “哈哈,就是就是。”
  一行人调侃笑语。
  
  何庄脸色微变也不和他们计较一阵傻笑。
  “嘿嘿,我这不是兴奋有点过了嘛”
  
  “行了,找墓要紧。”陈荣转身对他们几人说道。
  
  人对陈荣似乎有所畏惧,连连点头。
  
  林阳是新来的门外汉,家里有点小钱胆子大沉迷于盗墓寻宝的‘偏门’。
  偏门在盗墓家族俗称:旁门左道。
  盗墓家族对外姓人有很大的仇视感,所以林阳费尽心思挤进在道上比较出名的陈家。
  
  林阳好奇问道“哎,刘哥你知道咱们这次要下的是什么墓吗?”
  
  刘东脸带凶相一条刀疤从额骨到眼尾面露凶相,自己也八卦,对林阳侃侃而谈道来。
  
  “龙山自古大墓多,不少人在这里发家致富的不少,几乎没有墓不被我们这些土耗子光临过,唯有一个从来没人去过。”
  
  林阳凑近问道“是什么地方?”
  
  刘东故意脸上露出恐惧,“天井墓。”
  
  林阳满腹疑问追问他“那墓又什么古怪的地方?”
  
  刘东故作神秘。“我只了解一些皮毛,这个墓历史没有任何记载,只知道在天井墓以前也不叫天井墓而是叫熙灵,在当地百姓中也是闭口不谈的禁忌。”
  
  刘东拍了怕林阳的肩膀,林阳抬头就能看见他脸上的疤痕样子十分吓人。
  
  忍住自己不那么腿软的脚。“那前面那个老先生是?”
  
  “哦,他可是咱们陈家的老把头了,身手可是出奇的好,只要跟着他下的墓,保准能回来。”刘东指向前面正是刚刚那位陈老。
  
  林阳倒是注意到了另外一个浑身透着一股子古怪阴森,脸上的经文一直延伸到衣领里,灰色长袍把他紧紧的包裹住。
  
  “那他右边那个脸庞两边刻有经文的和尚是?”
  
  刘东眼疾手快拉住他抬起的手。
  
  “哎呦,祖宗你小点声,那人你可千万不要去招惹他。”
  
  前面的和尚停下了脚步,微微朝林阳他们的方向点头对他笑了笑,然后跟着部队朝前移动。
  
  刘东松了一口气眼里充持畏惧和害怕在内,紧接着又说。
  
  “那人来自东南亚的黑巫,你不怕千万别拉上我垫背。”
  
  “好、好的”林阳僵着一张脸机械点头,一路都紧紧着刘东。
  两人交谈的身后,一名身材高大,一身黑衣劲装,风格迥异的男人,把头罩在衣帽之中,露出一双有着来自地狱修罗禁忌的双眼。
  他大大方方走在人群之中,完全没人注意他的怪异,旁若无人的从他身边走过。
  
  —— 
  林中只有一行人的脚步声连鸟兽飞禽仿佛一时间都消失不见了,月光也暗淡无光。
  此时
  一群乌鸦“嘎嘎”飞过,林中深处渐起绿阴光芒,斑斑点点,——寂静之地。
  
  诡影幢幢暗暗絮语,不知何处吹来阵阵阴风,寒气从脚底冒上,不寒而栗。
  众人齐齐打了个寒颤,从怀中拿出一张黄符往身上一贴,暖流流进四肢百骸,把人从地狱拉到人间。
  山间的种种怪异对于一群盗墓的来说,这就是对于他们来说就是好消息,估计大墓所在不远了。
  
  这时
  在他们不远处两只形同巨大棱形竖瞳,散发出幽暗诡异的橘黄色微光,看着他们一行人一眨眼见又消失不见。
  
  陈荣前进的步伐微微停顿,心里有些不安,不等他深思一座高峰出现在他眼中。
  ————
  一个星期后
  Q城最大公安局的大会议室里满满都是玄学界的名人。
  天道陨落,道门濒危。
  一位大能偶然飞升,在异空间给玄学界带来一丝的灵气,玄学领域现在才得以保留。
  现在这里的每个人脸色还不是很好看。 
  
  “已经好久没有见到这些大家族的老人出现了。”
  
  一名身穿道袍挂着山羊胡子的中年男人,对着估计有二十五六左右的男子说道。
  
  年轻男子叫安轩是玄学界安氏家族一脉单传第二十八代嫡系弟子。
  天赋出色是现在年轻一代的表率代表,就单单站在那里就让人觉得一身正气。
  
  “近日异象不断,看来他们准备出手了。”
  
  “估计是了,连那一位都来了。”
  
  沈一然也就是和安轩聊天的中年男子,虽然长相平凡笑得跟弥勒佛差不多却有独特的气势。
  
  坐在首位的三位其中两位都是年过半百的老人。
  和他们平起平坐的一名年轻男人。
  
  男人气势强大一身墨衣长袍,在诸多人中明明是如此的异类但好像正合他本身,一柔一刚相辅相成糅合完美,棱角分明好似一块上好的美玉,高挺而立的鼻梁加上薄唇微抿表情淡然。
  
  他的灰眸眼里带着一种沧桑有了岁月和时代的变迁而使他的眉眼更加耀眼。
  
  安轩偶然在安家史书上翻看,其中记载道:眼带灰色,福祸相生,诛邪避魔乃夭折帝王相。
  
  而这位却活了二十六年,身后的道德金光晃花了眼睛,气息却复杂。
  能让安轩赞叹又敬畏的恐怕只一人秦家家主秦臻。
  
  位立群首的其中一位老人说道。
  “近日,发现距南边地区有异动不断,一团黑雾在半空凝聚不散,暴雨连绵已经造成山体垮塌。目前伤亡人数还未知,如此规模浩大定然异象乱出”
  
  这时另一位也起身虽年过半百但身子骨硬朗慈眉善目,满面红光常年身居高位的威压。
  
  “所以,诸位又是众多精英中出类拔萃的佼佼者,现在正是华夏需要我们的时候了。”
  
  “异象不断,影响甚广,不可小觑。”
  “国家正是百废待兴之时,现在异象动荡,这...”
  
  “所说不错,现如今怎样解决。”
  “是何异物引万物共鸣?”
  
  “蛟渡三劫”
  
  身居高位的男人久而不语最终说出薄唇吐出几字,打落到所有人心口,瞬间窒息蔓延在大厅。
  
  沉默蔓延在所有人中,没人商量一个可行两全其美的办法。
  
  这可是蛟啊!
  
  蛟化为龙,本身就要经历上千年的修行种种磨难,历劫万难。
  而建国之后不许动物成精,再加上大道规则所在,还得度过天地三劫。
  
  沈一然大声说道。
  “这遭遇天雷焚身之苦,若成则化龙翱翔天际,Q城数百万人遭遇洪涝之苦。但它若败千年修行毁于一旦可能这是华夏最后一条渡劫化龙的蛟。”
  
  老人点头脸上悲痛也叹气道。
  “不错,劫难会更加难上加难,蛟虽为蛟,欲化为龙需千年之久,龙五百年为角龙,千年为应龙足以可见蛟化龙不易。”
  
  龙是自古华夏的精神代表,没有人会拒绝如此瑰宝只可惜它生不逢时,每个国家总统都希望在自己的政治下,百姓安居乐业国家兴旺,不希望看到流离失所,生灵涂炭。
  
  “本台节目插播一条紧急事件,近日本市山体垮塌,冲出一条身子附带着黄色斑纹,头似蛇头顶长着鹿角的怪物,在大江里不停翻滚,江水被掀起千层巨浪网友戏称这是渡劫。
  
  拉起黄色警线距离江河几百米左右,记者言语激动对着摄像机说道。
  
  Q城居民有人欢喜有人愁。
  
  大厅里安静如初,他们心里乱成麻花。
  没有想到这蛟渡劫引来了山中小妖的鼎力相助,公然出现在人类的视线之中看来它的劫难很难。
  
  自古怪力乱神的事多的数不胜数,人们议论纷纷,大厅的众人正在想办法努力填补这个坑。
  身居首位的老人,面带焦急。
  他们不得不梗着头皮问旁边的秦臻。
  “秦家主,你有什么想法。”
  他们知道秦臻很讨厌玄门术法,这次不得不把他叫来,秦臻的气压一直很低,说明他心情一直不好。
  秦臻谈谈道:“助它。”
  老人为难“助?帮它飞升以我们的能力怎么帮。”
  他们灵力就算在玄门顶尖,但这是与天争。
  他们又怎么对抗!
  思量间,秦臻又冷声道:“此蛟关系到以后的玄门存亡,帮或者不帮在你们手上。”
  话落拂袖而去。
  留下面面相觑的玄学众人,这无一不是一颗重磅炸弹,砸在所有人身上。
  秦臻所说的话,无人不敢相信,之所以相信他的话,是因为他的眼睛能预见未来。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