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带着系统穿异世(穿越重生)——牛奶鸡蛋卷

时间:2019-09-09 10:59:14  作者:牛奶鸡蛋卷

   《带着系统穿异世》作者:牛奶鸡蛋卷

 
  文案:十天前,祁杳尘莫名其妙得了一个厨房系统,十天后,他穿越了。
  身穿的他没房没钱,只剩下自己一身衣服。
  好在系统并不是摆设,祁杳尘过得挺滋润。
  南方忽发涝灾,难民纷纷北上,于是官府开始查人,祁杳尘才发现,自己好像是个黑户。
  幸好他无意中救下的小美人帮了他。
  起初祁杳尘觉得,小孩挺可爱。
  后来。
  祁杳尘:可爱…想……。
  最后他们真的XX了,还有了小宝宝。
  
    内容标签: 生子 穿越时空 种田文 系统
  搜索关键字:主角:祁杳尘,肖雨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来到异世
  “老大,他们叫了两波人。”
  “妈的,这帮龟孙。”
  “不行,老大先走,他们人太多了。”
  ……
  祁杳尘听着身边几个兄弟七嘴八舌说个不停,心里陡然升起一股烦躁,这都什么事儿,好好吃个饭还能惹到街头的混混。
  “你们都给我闭嘴。”他不耐烦地说,“要不是疯子非跟人杠上,现在能有这事吗?”
  叫疯子的男人一听,撇了撇嘴,“还不是狗崽的错,他先推的人,我不得上。”
  “谁让他们欺人太甚……”
  眼看着几个人脸红脖子粗又要吵起来,祁杳尘赶紧摆了摆手,“别说了,人都过来了,今天看来不上也得上。”他说着随手从地上捡了块砖,其他人也纷纷效仿,有拿钢管的,还有拿刀的。
  对方气势汹汹赶过来,祁杳尘也不好意思怯场,但他还是提醒了一句,“都悠着点,别闹出人命。”
  对自己的武力值祁杳尘一直都异常自信,但无奈对方人多,轮番上阵,耗到后面,他也有些力不从心,眼看疯子被一个人从身后偷袭,祁杳尘一脚踢开一个冲他扑过来的人,伸手推了疯子一把。
  疯子以为是对方的人,回过头刚要骂,却看到一个人拿着钢管猛力挥下来,他大叫一声,“老大。”
  祁杳尘也觉得心里忽然一跳,可是已经来不及了,疯子话音落下的时候,他只觉得自己后脑传来一阵剧痛,头疼得快要裂开,脑袋也轰然作响,他甚至来不及思考,眼前就阵阵发黑。
  有人跑过来的脚步凌乱,有些人在喊。
  “老大,你没事吧?”
  “老大!”
  “祁杳尘!”
  “快跑啊!警察来了!”
  踏在地上声音却像踏在他的脑海里,一声一声,清晰无比,最后在一片嘈杂中,祁杳尘失去了意识。
  ……
  “阿贵叔,山上真的有狼啊?”一个圆脸小胖子蹦蹦跳跳跟在壮年男人身后,眼珠转了转,一副生气活现的样子。
  穿着粗布麻衣的男人听见他的话,神情严肃道:“小宝,你可不能贪玩跑到这山里,到时候被野狼看见了,小心将你叼去。”
  小胖子听了,脸上闪过一丝畏惧,忙点了点小脑袋,“阿贵叔,小宝晓得了,不会去的。”
  男人听到他的保证,才满意地点点头,手放在小胖子头顶摸了两把,对他说:“回去吧,你阿么寻不到你,该急了。”
  小宝也知道自己不能进山,于是大大方方对男人挥了挥手,“阿贵叔,小宝回去了。”
  男人不说话,只冲他点头。
  等小孩的身影消失在山道上,刘贵又重新向山上走去。
  柳芽村是十里八乡出了名的穷地界,村里人家一年能有二三两银子的存余已经不少了,除了去镇上打短工,使一把子力气,男人们也找不到赚钱的办法。
  恰巧刘贵家的儿媳妇怀了胎,家里穷苦,媳妇吃不上好东西,眼看着消瘦下去,一家人也急了,这个年头生子不易,这好不容易有个盼头,一家人眼巴巴盯着,刘贵只好狠了狠心,打算进山猎些野物出去换些钱,贴补家用,不然谁愿意来这危险重重的小毛峰。
  一阵山风吹过,刘贵抓紧自己手里的木弓,在心里默念两句,老祖宗保佑,又继续往深处走去。
  越往里走,山道也越来越窄,直到最后只留下一只脚踩的地方,树木也越来越高大,整片山林阴森森的,风吹过时,树叶哗啦作响。
  刘贵心惊胆战地往里走,每走一步,总觉得像踏在火坑上一样,难耐异常。
  树叶动了一下 他也要小心看一眼,生怕出现什么大型猎物,再赔上自己的老命,想到这里,他喉咙发紧,只好咽了口唾沫。
  手哆哆嗦嗦把弓箭握得越紧。
  “咯咯……”一声响亮的鸡叫忽然从不远处传来,刘贵身子骨一软,险些倒下去,好在他伸手扶住了旁边的树干,才勉强支撑住自己的身体。
  他抹了抹自己额头上被吓出的冷汗,嘘出一口气,从惊吓里缓了过来,“这鸡也恁吓人。”
  话虽如此,他还是紧着几步走到声音传来的地方,这一看,眼睛顿时就亮了,两只羽毛鲜亮的野公鸡在树旁边,看着能有四斤了,这可都是银子啊!
  刘贵一想到银子,就什么都忘了,敛声屏气悄悄往那边移动,眼看着离野鸡越来越近,刘贵心也砰砰直跳,老祖宗保佑。
  他刚想纵身扑过去,却目眦欲裂,踉跄一屁股坐倒在地上,手里的弓箭砰一声砸在地上,野鸡听到声响,也扑楞着翅膀走了。
  刘贵却无暇顾及,鸡一走,它们挡住的土地就全都露出来了,地上躺着一个血呼啦呲的人,那人大部分。身子藏在草丛里,头上的血还哗哗往外流着,周围的一圈土地都被染红了。
  刘贵此时瘫在地上,大口喘着气,心吊在嗓子眼上,恨不得哭爹喊娘,佛祖保佑,佛祖保佑。
  可佛祖连他的一丝话音都没听着。
  那躺在地上的人头微微动了动,刘贵的心也跟着一跳,本着最后一丝不能死在这里的想法,他跑了,跑得比兔子还快。
  山林里有野兽,吃人的,那个人伤成这样,一定有大物出现了,刘贵他怕死,所以他赶紧跑了。
  “不知道哪家的汉子,不是俺不救你,实在是,俺也没法保命了。”
  最后他算是为自己辩解了一番,就麻利回家了,连掉在地上的弓也忘了捡。
  祁杳尘醒过来时就觉得眼前发昏,脑袋也又闷又痛,身体被石头碾过一般,酸痛难忍。最主要的是,他的脸靠在一片湿乎乎的东西上,那东西还一阵一阵散发着血腥味,熏的他忍不住甩了甩头,企图躲开那股味道。
  然后他忽然想起来自己似乎被别人开瓢了,因为后脑随着他甩头的动作猛地蹿上一股锥心的痛,要在以往,这些伤还真算不了什么,他以前在部队里比这重的伤也受过不少。
  可这伤却是让他疼得连精神也集中不起来。
  祁杳尘:这怕不是给我开瓢,而是给我缝了个脑袋吧,也太疼了。
  半秒后,祁杳尘接受了这个事实,因为就算是一头猪,血流成这样,也早死了吧,他没事,可能还称得上是医学奇迹了。
  看着眼前能有几升血的土地,祁杳尘陷入了沉思,他这没死,是不是不太科学。
  然后他发现更不科学的是,他被人扔到原始森林了。
  树木郁郁葱葱,遮住了垂射的阳光,祁杳尘低头沉思,陷入思绪无法自拔。
  昨天他和几百个混混打了一架,被开瓢了,然后他被扔到了原始森林。不对,他们吃饭被挑衅,和别人发生冲突,他为了救疯子,被开瓢了,被扔到了原始森林。也不对,他们吃饭……
  于是最后,祁杳尘的想法就变成了这样,他们吃饭,他被扔到了原始森林。
  好像有什么不对,那帮混混最后好像借口被他们搅了兴致,吃了一顿霸王餐,这样判断,他们应该没有钱,那就不会买机票,也不会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把他送到原始森林,所以。
  原始森林?祁杳尘张目四望,入眼皆是高耸入云的树木。
  既然他们没钱,那他就不可能在原始森林,所以,他现在是在……
  祁杳尘脑海里忽然闪出一个想法,他莫不是穿越了?
  祁杳尘开始发呆。
  祁杳尘叹了一口气。
  祁杳尘发现自己脑袋上的伤口好了。
  好了?
  祁杳尘伸手摸了摸自己被开瓢的地方,头皮光滑如新,嗯,好像恢复了。
  于是他再次感叹自己比恐龙还顽强的生命力。
  然后他接着叹气。
  祁杳尘坐在地上想了很久,久到腿都麻木了,才叹了口气站起来,既来之则安之,何况他也没有什么值得牵挂。
  不知道父母是谁,小小年纪进了军营,二十五岁退伍,回来一年,没有存款,没有老婆。
  虽说对原来的世界没有什么执念,但毕竟是生活了二十几年的地方,祁杳尘心里还是略微惆怅。
  这时,一股很不友好的味道幽幽飘进他鼻子里,他打了一个喷嚏,嫌弃地看看自己的衣服,衣领上被血糊住的地方已经开始发黑,隐约散发出一股酸臭味。
  脸上也紧巴巴的,有些发疼,他可没忘了自己醒过来时脸朝地,估计现在满脸都是血。
  当务之急是找一个能让自己变干净的地方,祁杳尘长腿一弯,从地上站起来,或许有些失血过多,他的眼前黑了几秒,之后又亮起来。
  走了大约一百多米,祁杳尘拨开前方的树叶,一条河出现在他眼前。
  他几步走过去,河面大概有十几米宽,不深,河水清澈见底,水流湍急,但还冲不走他。
  于是祁杳尘愉快扒了自己的衣服,趟进水里。因为阳光很盛的缘故,水只微微发凉,人泡进去刚好。
  他舒服的喟叹了一下,闭上眼睛任由自己沉在水里。
  然后,他就被一个诡异的声音吵得猛然睁开眼睛,四周空无一人,只有风吹过时树叶哗哗作响。
  可那个声音还像魔鬼一样萦绕在他的脑海里,立体环绕。
  【是否开启日常任务】
  【请宿主选择】
  【警告!如宿主不遵守规则,系统将收回福利,宿主将重新进入睡眠状态】
  【警告!】
 
 
第2章 家庭小厨房
  日常任务?
  祁杳尘想了想,似乎十天前是有一个叫什么家庭小厨房的系统,但那个声音已经好久没有出现,他以为这不过是一个恶作剧。
  不对,他忽然记起来,每天下午六点,那个声音都会出现在脑海里,都是一句简单的【是否开启日常任务】,然后就销声匿迹了。
  既然穿越这么玄乎的事都能发生在他身上,系统什么的,好像也不是不可能。
  况且到这里一天了,祁杳尘也粒米未进,着实有些饿得慌,于是他在脑海里想【同意】。
  接着他就站在了一间不大的厨房里,这里和他以前的厨房也没两样,门口摆着冰箱,三面都是大理石的台面,工作台下方是柜子,他打开看了,空无一物,冰箱也如此。
  只是左边与眼睛同高的墙上是一排按钮,分别写着,平底锅,普通锅,砂锅……都是一些做饭的工具。
  正前方有一块窗户大的蓝屏,屏幕上方写着【任务板块】几个字,下面就是日常任务。
  而右边也是一块屏幕,不过是白色的,也小一些,上面写着他的信息:
  宿主:祁杳尘
  年龄:二十六
  等级:0
  经验:0/100
  积分:0
  称号:厨房杀手
  看过之后,祁杳尘大概就了解了情况,这个系统大概就是个让他做饭的,然后他瞟了一眼任务屏。
  【日常任务1:制作蓬松的馒头】
  【日常任务2:学会煎嫩滑的鸡蛋】
  【日常任务3:自己炒出色香味俱全的小青菜】
  ……
  【日常任务】X10
  祁杳尘呆愣了一瞬,日常任务怎么这么多,然后他想起来,这个系统被他抛在脑后的十天。
  果然——苍天饶过谁!
  于是他沉默了。对于一个单身二十六年,只能不断点外卖的人来说,开局就蒸馒头,可还行?而且,蓬松的馒头?这个系统有毒吧?
  祁杳尘像个木头一样,杵在小厨房里,做饭还是别想了。
  就在他不知道浪费了多久的时间之后,系统终于看不过去,对他发出警告。
  【警告!宿主如果不在十二点之前完成该任务,将收回给予宿主的福利,宿主将进入睡眠状态。】
  看到这几个字,祁杳尘瞳孔猛缩了一下,陷入沉睡?也就是说他来到这里是因为这个系统?
  祁杳尘的语气低沉,“系统,是你把我带到这个地方的?”
  系统一下子禁声,屁也不敢放。
  所以……
  祁杳尘笑了一下,先给他系统,然后把他传送到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他如果不同意系统的提议,不完成任务,就会被警告,这里只有他一个人,所以他为了活下去也会同意。
  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盘。
  祁杳尘敲了敲屏幕,心平气和地说:“系统,我们谈谈。”
  屏幕上出现几个字:
  【请宿主不要抗拒,家庭小厨房不会对你的生命造成威胁】
  “但是,你这种先斩后奏的做法,让我很不开心。”祁杳尘顿了顿,又说:“而且你们就这样把我送来这里,考虑过我的感受吗?如果我在以前的世界有放不下的人……”
  【我们做过调查,宿主心里并没有重要的人】
  即使这样,祁杳尘心里也有些不舒服,他不喜欢自己这种被别人掌控的感觉。
  不过听到解释,还是没有刚开始那么愤怒。
  半晌,他默默看着凭空出现在流理台上的一袋面粉,有些怀疑自己眼花了。
  眼前的蓝屏上,一行字也开始跳动。
  【日常任务1:制作蓬松的馒头】
  祁杳尘有那么点不想做,可是他又想到“进入睡眠状态”几个字,纠结半天还是不情不愿洗了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