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十里长街空余泪(GL百合)——布非浅

时间:2019-09-10 11:25:16  作者:布非浅

 十里长街空余泪

作者:布非浅
 
晋江2019-07-04完结
文案
苍策:你的后背,由我守护。
霸藏:世家恩仇,我命由我不由人。
明唐:你的刀快,还是我的驽快?
咩花:这世间万物在你眼里是否都是虚无?包括我也是?
丐秀:你说想看到河清海晏那一天,山河犹在,你呢?
歌毒:你们长歌门的人,都这么死板吗?那为什么不死板到底?一点都不可爱。
内容标签:武侠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萧云君越 ┃ 配角: ┃ 其它:
 
第一章
  扬州的街头一如既往的喧闹,萧云自己走在街上,很仔细的看着每一个人,那么仔细却依旧一无所获。
  
  君桐从小长在这扬州城,倒不是她有多富,相反正因为她没钱,所以来这扬州城乞讨罢了,和往日一样一只破碗一根竹竿,往那一坐,她倒不奢望能赚到多少,够酒钱就行。
  
  当粉粉嫩嫩的萧云停在她面前的时候,君桐心里只是想,看又来了个冤大头。
  
  然而萧云却只是在她身旁的位置坐下,小小的脸上写着满满的难过。
  
  君桐不知道她们这样衣食无忧的富家小姐愁什么?
  
  “喂,占了我的地方,不给点酒钱啊”君桐不满的说到。
  
  萧云转头看向她,露出一丝歉意:“抱歉啊,我不知道这是你的地方。”
  
  然后说着从衣兜里拿出了一块碎银,放到君桐的碗里。
  
  君桐惊讶的看着她,好久没人给她碎银了,果然好骗。
  
  萧云从天亮坐到天黑,君桐都要走了,她还在那坐着。
  
  君桐忍不住问到:“你是不是迷路了?”
  
  萧云却只是低着头,最后摇了摇头“谢谢你。”夜色的掩护,让君桐没能看到她红红的眼眶。
  
  君桐就那么看着她消失在街道的尽头。
  
  第二日君桐还没醒,就被师姐拉了起来,醒来的第一刻君桐就感觉到,师姐很暴躁。
  
  “赶紧起床,一会随我去秀坊。”师姐说完就走了。
  
  君桐乖乖的跑去用水搓了把脸,换上衣服就跑出去了。
  
  从君山岛到七秀坊的距离还是有些远,但君桐无趣至极的在船边玩水,师姐今天一句话都不说,师兄也是,一直听师兄师姐说七秀坊,但她一次也没去过,倒有些期待。
  
  船停在码头的那一刻,便有秀坊的人前来迎接,君桐赫然发现,那个抢了她地盘坐了一天的小家伙,好像穿的也是这样。
  
  君桐没来由的有些期待,不知道能不能找到她。
  
  刚刚随着师兄师姐们,去拜见了坊主,出来便看到一身盔甲的天策府人。
  
  天策府的人,君桐还是认得的。
  
  一向冷静的师姐,这次却一点都不冷静,出掌如风,被打的天策府的军爷,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
  
  师兄却也没拦着师姐,君桐伸了个懒腰,乐的看戏。
  
  那天策府的人一点都不懂得怜香惜玉,师姐被他的长枪指着,眼眶泛红,君桐看到师姐的唇在颤抖。
  
  “你说了会将她好好带回来的!她人呢?”
  
  君桐从没见过这样难过的师姐,那模样,她突然想起来扬州街头的小姑娘。
  
  军爷的手垂了下来,握着长枪的手青筋毕露,最终蹲在师姐面前说了句对不起。
  
  师姐冷笑一声:“对不起,你和萧安说去吧。”
  
  师姐冷漠的转身,君桐立马跟了上去。
  
  君桐也不知道走到了哪,总归,突然看到与秀坊色调格格不入的白色。
  
  “君越师姐。”脆生生的声音,让君桐本能的看过去。
  
  今日的萧云是一身白色,君桐这才看明白,她好像比自己矮一点点。
  
  君越走过去,将小小的萧云揽在怀里“没事的,还有君越师姐在,乖萧云可不要学你师姐,傻子,守护这天下和她有什么关系。”
  
  萧云听完立马哭成了泪人,在君越的怀里抽噎,君桐不知道为什么看的难受。
  
  第一次看见有人哭晕过去,君桐看着师姐抱着怀里晕过去的人儿叹了口气。那时候君桐还不懂那是怎样一种情绪,只是觉得闷的难受。
  
  师姐并没有在秀坊呆很久,萧云还没醒就走了。
  
  走在君山岛的小道上,师姐突然停了下来,看着那碧色的天空,突然发问。
  
  “你说那么多人,都在护着这万里河山,可谁来护着他们?”自嘲的语气君桐第一次看见师姐哭了。
  
  泪水顺着师姐的下巴流下,君桐愣愣的盯着晶莹的泪珠从师姐下巴滴下,落入尘土。
  
  “君桐,师姐能让你办一件事么?”君越蹲下去,摸着她的脑袋。
  
  君桐点头:“师姐说,君桐一定会办好的。”
  
  君越看着她笑了笑:“师姐信你。”
  
  “有机会帮师姐好好保护萧云,师姐欠她的。”君越说完将云幕遮戴上了。
  
  这乱世下,君桐第一次感觉到他们都在苟活着。
  
  师姐又走了,君桐不知道她去了哪,丐帮的弟子,不是在扬州就是在天下。
  
  师姐说喝酒最是惬意,所以当初有人给了她一壶酒,她便跟了上去,可现在送酒的人不在了,她也不知道该去哪了。
  
  试炼木桩前,小小的身影在努力的打着木桩,已经一天没停下了。
  
  君桐实在看不下去了,从围墙上跳下来,伸手将萧云的双剑抢了:“行了,乖,休息一会。”
  
  萧云伸手要剑,君桐不给,萧云赌气的转身走了。
  
  君桐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然后又跟了上去:“好了给你嘛,我买了糖葫芦,很甜的。”
  
  萧云转身拿了糖葫芦,又拿走自己的剑就是不理君桐,君桐伸手碰了碰自己的云幕遮,师姐让她照顾萧云,其实秀坊那么多师姐妹,哪用得着她照顾,不过君桐依旧不记得自己有多久没去要饭了。
  
  每每看到那个努力的人,君桐就有点不想自己去扬州了,多无聊,看来看去都是那些人。
  
  后来君桐才知道,师姐总不在君山岛,只是因为那个给她酒的人,那个摘下她云幕遮的人,没有选择安逸的生活,没有选择一曲云裳动天下的人称赞,而是拿起来双剑,远赴边疆。
  
  “师姐说,太平盛世也总要有人去努力才会实现,师姐说,若无人去抵挡狼牙兵,秀坊又如何得一安稳。”萧云脸上有着不符合年龄的老气横秋,君桐不喜欢。
  
  伸手揪了一下她的小脸:“笑笑嘛,你师姐是个大英雄。”君桐佩服萧安,却不希望萧云成为萧安。
  
  “嗯。”萧云认同君桐后面那一句话,嘴角泛起笑意。
  
  君桐看着看着,突然就凑过去,亲了她一下,软软的,比棉花糖还软,比酒还醉人。
  
  只不过醉过之后,君桐便成了落汤鸡。
  
  看着萧云那张红红的脸蛋,君桐一拍自己脑袋,她刚刚做了什么?
  
  君桐从水里爬起来,萧云已经走了,君桐从水里爬起来,立马跟上去。
  
  “喂,对不起嘛,我不是故意的。”君桐忍着凉意讨好的说到。
  
  萧云依旧不搭理她,糖葫芦却吃没了,然后转身将没有了糖葫芦的棍给了君桐:“没了。”
  
  君桐噗嗤就笑了,伸手捏了下她的小脸:“明天一起去买呀,扬州很好玩的。”
  
  萧云摇了摇头:“明天天策府的人要来。”
  
  君桐撇了撇嘴:“又是他们。”
  
  或许是天策符名声太大了君桐不喜欢,又或许是第一次见,师姐便和那个军爷打了一架,所以不喜欢,总归就是不喜欢,以后还会更不喜欢。
  
  一向自诩身强体壮的君桐,这次不过是在十月的天气里掉进了西湖的水里一下,居然感冒了。
  
  也正好没赶上去秀坊,等她烧退了再跑去秀坊,萧云已经离开了,君桐有时候会想,如果那天她没发烧,那天和计划的一样把萧云拐出去扬州,是不是就不一样了。
  
  李听枫听着师兄向那位七秀坊的坊主转告将军的意见,大概是想让秀坊派些人手前去支援。
  
  以前听人说过秀坊的女子,一曲云裳动天下,但现在李听枫听着那铿锵的坚决的的声音,她想,那些人一定没见过在和狼牙兵作战的前线,有多少巾帼不让须眉的女子。
  
  “时间紧迫,你们速速启程吧,注意安全。”坊主最后也不忘叮嘱一句。
  
  “坊主,萧云请去。”临启程前,李听枫只看到一个和自己差不多的身高的女孩急冲冲的出来。
  
  “萧云,你还小,听话,回去。”一个师姐从马上下来,轻轻的摸了摸萧云的脑袋。
  
  “师姐,我...让我去吧,不会拖后腿的。”萧云揪着她的衣角,嘴角抿着,一副倔强的模样。
  
  “听话。”李听枫看着她那模样,不是很明白,为什么一定要去前线,呆在秀坊不好吗?
  
  萧云最后被人拉开了,一行人离开的决绝。
  
  然而走到秀坊出口的时候,李听枫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转头,看了一眼,小小的身影还在追逐,不知道怎么的,李听枫骑着马,突然就往回跑。
  
  萧云看着停在自己面前的马,仰头看着李听枫,马上的李听枫向她伸出手。
  
  握着她的手,坐上马,萧云轻声说了句谢谢。
  
  李听枫一夹马背,又去追师兄
  
  “你为什么一定要去啊?”李听枫不解的问到。
  
  “我想去找师姐。”萧云小声的说到。
  
  李听枫知道军营里很多军医都是秀坊的,或许萧云只是想她师姐了。
  
  “你师姐叫什么?也许我可以帮你找。”
  
  萧云的脸上闪过一丝惊喜“萧安。”
  
  然而听到那个名字之后,李听枫却沉默了:“萧安姐姐呀。”
  
  天策府谁不知道,枫华谷那一战,萧安是留下断后的,回去的人只有那么几个,没有萧安,战场上那么多尸体,被战火烧焦,面目全非,谁认得谁是谁。
  
  “你认识师姐?”所有人都说找不到师姐了,活要见人,死要见尸,萧云还是不愿意相信师姐真的死了,那是她唯一的亲人,是将她从战乱后的村子里带回来的师姐,是师父走后这世上最关心她的人。
  
  “认识,萧安姐姐人很好。”李听枫竟不知道怎么去回答萧云。
  
  “那你知道...”
  
  “对不起。”李听枫知道自己的回答或许很过分,但是她长在天策府,见过了太多一去不回,也许哪一天她也会成为那些人中的一员,但是对别人说起来却还是觉得难以开口,太过沉重。
  
  萧云沉默不语,其实所有人都告诉过她答案,只是她和君越师姐一样,不想相信,不敢相信,仅此而已。
  
  李听枫追上她师兄,所有人都等着她。
  
  “李听枫!我和你说过什么你都忘了是不是?”听着师兄微怒的话,李听枫低下了头,但却不后悔。
  
  “师兄,听枫知错,但是她是萧安姐姐的师妹,不可以去见见么?”李听枫小声的说到。
  
  萧云坐在李听枫的马上,看着队伍最前面的李亦寒,有哀求,有坚决。
  
  最终李亦寒只是叹了口气“走吧,将军还等着呢。”
  
  李听枫和萧云相视一笑,李听枫立马策马前行。
  
  萧云坐在后面,突然想起昨天落水的君桐,不知道下次她还会不会给她带糖葫芦。
  
  君桐烧退了,再跑到秀坊,得知的却是萧云已经不在秀坊了,那种心里闷闷的感觉,君桐不知道是难过还是生气。
   
作者有话要说:
开坑一时爽
 
第二章
  天策府的日子说不上多好,也说不上多不好,萧云跟着李听枫,每天晨起操练,秀气的小姑娘居然也坚持下来了。
  
  李听枫对她改观不少,军营里同龄人不多,女孩子更少了,这样一来两人倒成了交心的朋友。
  
  只是话都不多,偶尔闲下来,萧云更多的也是在发呆。
  
  战火,终归是蔓延过来,那天李听枫和萧云正在切磋,将军的命令便传了下来,老弱病残先行撤退。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