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要摸一下我的肌肉吗(近代现代)——后几行

时间:2019-09-10 11:27:24  作者:后几行

 

 
《要摸一下我的肌肉吗》作者:后几行
 
文案:许老师二十八了,人人都夸他像十八,嫩的能掐出水儿,走哪儿路人甲乙丙丁全喊他小哥哥,买包烟人家说不卖未成年,进个酒吧得掏N遍身份证。
发小提议:“要不你游泳健身了解一下?”
懒癌晚期许老师为了改头换面二话不说去了。
 
许老师的健身日记——
我看上了健身房前台,不料他是教练兼老板,花式教学带你登顶健身之路,游泳健身了解一下?
不,不想了解!TAT
*
 
在一起健身的第N个情人节——
罗老板:健身?
许老师:情人节健你个头啊!!!滚!!!能不能送束花摆个爱心哄哄老子啊!!!
半小时后,许老师看着健身房地面用哑铃摆成的爱心离当场去世就差那么点儿。
“健身?”
“健健健你个酱瓜啊健,你跟哑铃过日子去吧!”
罗老板笑着从身后掏了束花出来。
许老师拿着花,立刻拉上自家老男人的手:“走走走……健健健……陪你健到天荒地老世界终结……”
 
怼天怼地爱炸毛帅到惨绝人寰受?X口嫌体直傲娇成熟硬气霸王攻?
 
Tips:
1、HE,掉毛日更中
2、虐?不存在滴,沙雕甜哦
3、文案仅供参考,实物看正文嘻嘻,成熟老男人的爱情哦(其实一点也不成熟哼哼)
喜欢的点个收藏叭好不好QAQ
微博@后几行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欢喜冤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许容敬、罗焰 ┃ 配角: ┃ 其它:
 
 
    
    第①章 
 
  盛夏阴雨天有个不好,不下雨热跟蒸桑拿似的,人离了空调汗就吧嗒吧嗒下,空气像捂发霉了的酸菜一样臭哄哄,要是下雨了,那铁定天雷滚滚,一场雨狂暴肆虐,浇得你分不清东南西北。
  不巧,许容敬今天出门遇到了第二种。
  此刻,他脸也跟外面的天一样阴沉沉的,进了画室,站在门口,浑身上下没一处地儿是干的,地上毯子吸收着从他身上掉下的水珠子。
  “哟,许老师,谁惹你了?脸臭的跟臭鸭蛋似的?”吕树端着个画板从楼梯口路过,低头就瞧见了落汤鸡似的许容敬,来了兴致赶紧贱兮兮逗他两句。
  要知道,咱们许老师平日里可是端庄严谨款,这么个狼狈的样子可不多见。
  许容敬抬头瞪他眼,扯住自己白T的下摆,开始拧水,“天惹我。”
  “天怎么惹你了?”吕树探头从楼梯旁窗户向外看,“昨天天气预报没提醒你今儿要下雨,哪怕下雨,你开你的SUV来也不至于会淋成这副狗样子吧。”
  吕树把视线从窗外收回来,疑惑道:“你车呢?”
  许容敬的衣服已经被他拧得横一道褶子,竖一道褶子,“昨晚车胎扎了,今早才看见没气了,本来想打个车,这不家门口刚通地铁,我心血来潮想坐个地铁呗,十站直达,多方便。”
  吕树笑了:“所以十站直达了?”
  许容敬不拧了,“达了,但出地铁还得走个几百米,我前脚刚出地铁口,后脚下暴雨,透心凉。”
  这话说的阴恻恻,上楼步伐都沉重了。
  吕树今天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继续笑:“许老师,今天没有妹子主动替你打伞了?”
  提到这个,许容敬脸又黑了一层。
  吕树看出他的表情变化,幸灾乐祸:“看来有啊,我就想嘛,咱们这儿也属繁华地段,没道理妹子看见帅哥淋雨不来勾搭的。”
  许容敬来到吕树身旁,拉着白T一抖,水弹到吕树面前,溅他一脸,无奈说:“我一把年纪了,别人追着我喊小哥哥,我跑还不及,还等着别人给我打伞啊,何况你不是不知道,妹子给我打伞,我没兴趣,为了防止进一步伤害,我宁可淋雨。”
  吕树把溅了水的脸往自己肩上一蹭,“老子跟你一样大年纪,怎么就没妹子追着我喊小哥哥。”
  许容敬看吕树,吕树打扮的挺潮的,就是脸长得凶,跟黑社会似的,哪个不知死活的妹子敢上啊,“就你这样的,你往外一站,人家就要准备报警了。”
  “许老师,你这么说我,我可伤心了啊。”吕树开着玩笑,拿画板和画笔去清洗间。
  许容敬不搭理他,上了画室最上面的阁楼,里面有张小床,淋浴间,还有换洗的衣服。平日里他要是画画熬夜了,就会在这里眯一会儿。
  换完衣服,许容敬拿毛巾擦着头发下楼,走到三楼,从架子上抽个围裙戴上,为了防止一会儿颜料糊衣服上。
  许容敬走到三楼右侧的隔间,挤了颜料,继续给昨天他的画补色,吕树洗完画板,搬了张椅子,坐在他身后抱臂瞧着。
  许容敬边用笔刷刷色,边问:“今天几个预约的?”
  吕树拿出手机,瞧着预约的信息:“十点咱开始营业,4个,两小时一个,除去吃饭时间,满满当当。”
  许容敬颔首。
  吕树啧啧道:“看看你,咱们画室的金招牌啊。”
  “别贫,人家来学画画的。”
  “我知道啊,但你敢保证来学画画的里面,没有冲你才来学的?”
  “顾客是上帝,我教我的就是了。”
  吕树叹口气摇头,来这儿学画画的,多数都是白领精英,女性占多数,还都指名儿要许容敬教,宝贵的单独相处时间,那些女精英们更是使劲撩,结果没一个撩成的。
  吕树看她们一朵朵鲜花使劲往许容敬这牛粪上插,就觉得惋惜,恨不得贴个告示。
  别凑啦,你性向不对,人家许老师喜欢男的!
  但为了画室这金招牌,他得忍着,没人跟钱过不去吧。
  哪怕有些女学员多少知道许容敬的性取向,也还是爱他教,毕竟脸长得好看。
  “果然……这是看脸的世界……”吕树掩面,“我伤心了……”
  许容敬淡淡道:“你别戏精。”
  吕树把椅子一搬,坐到许容敬斜前方,盯着许容敬这张脸开始不停摇头。
  嫉妒啊,实名嫉妒!
  刚淋雨,许容敬头发还湿漉漉的,几绺垂于眼前,高挺的鼻梁上架了副金丝眼镜,要多禁欲就有多禁欲。
  许容敬这人还特白,白到病态,吹弹可破的皮肤,眼角还有颗泪痣,黑白分明,三百六十度无死角,一个小眼神就能把人迷的神魂颠倒。
  说到这儿,你可能觉得他娘,可更气人的是,他一点也不!
  最最最主要的是,人家许老师现在二十八了,偏偏看着像十八!
  吕树跟吃了柠檬似的:“你说,上帝给你开了扇窗,咋又给你开了门呢?”
  许容敬淡然:“这不是上帝给我开的,是我爸妈给我开的。”
  “问问叔叔阿姨,能再分别努力努力不,给你生个妹妹,我当你妹夫。”
  “滚,找抽啊你。”
  “我错了我错了。”
  许容敬拿白色的颜料开始点缀,“树儿,你也说我都二十八了,老男人一个了,我也不想天天被人追着喊小哥哥,你说有啥法子给改善改善?”
  吕树:“美黑?古天乐那种?或者出门晒太阳,木村拓哉不是冲浪不图防晒老得挺快嘛。”
  许容敬:“除了这两个呢?”
  吕树拍大腿:“要不你游泳健身了解一下?推荐你我经常去的那家,你看我这肌肉,就是那儿练的,那教练真不错,分分钟把你练成成熟魅力男!”他话顿了顿,打量许容敬几眼,“啧,可惜你懒啊……”
  许容敬这人看着啥都好,可就是懒,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懒,他这人唯一勤快的就是画画了,不分昼夜的画,不过近几年收敛不少了。
  吕树站起来拍拍他肩,安慰道:“兄弟,就你这懒癌晚期患者,能坚持去个几天啊,要不你还是当个青春永驻的小哥哥吧。”
  许容敬搁下画笔,认真道:“那健身房在哪儿?”
  “真去啊?”
  “去。”
  吕树看他难得认真的样子,“行,哥们儿支持你,地址微信发你。”
  “谢了。”
  十点了,画室营业。
  这个画室是租了繁华区老式的三层楼,还附赠一个阁楼,其实就是私人住宅改的,招牌挂在大马路上,但实际的门口要穿过弄堂才能到,有点隐蔽,却特有味道。
  画室教画画,长期学徒的一般在三楼作画,但也教画速成的模仿画,几小时就能完成的那种,一般这些人都会让他们在二楼和一楼画,不过都要预约,因为基本座无虚席,火爆程度人流量不是盖的。
  长期学徒一般都是由许容敬和吕树这种资深画手来教,一共二十位老师。
  速成模仿的,基本都雇了美院的学生来当兼职,几小时换一个。
  许容敬拿高凳坐在学徒旁边,学徒问什么他答什么,一次教一个其实效率不高,但是人家花钱其实就想买个享受感,一对一,这样显得画室重视你,老顾客就会主动带客来。
  趁学徒画画的时间,许容敬拿出手机搜了下刚才吕树给他发的那个地址,离这儿还有点距离,开车得半小时。
  吕树还推给他一个那家健身房的微信,健身房名字叫TIME,许容敬加了,想了想问了句:办年卡多少钱?
  那边回的快:两万。
  许容敬心想,这可比普通的五千元那种贵不止一点点,但既然要健身,那他就选最好的。
  许容敬:营业时间呢?
  TIME:24小时。
  许容敬:好,微信能办不?
  TIME:可以,直接转就行。
  TIME:给个名儿。
  许容敬:许容敬。
  许容敬转完钱,觉得这个客服说话很随性,不拘束,不像别的动不动就来个“您”,他会觉得变扭,这样就很好,他看着舒服,心底立刻对这个健身房的好感涨了不少。
  TIME:可以了,来了之后直接报名儿就行。
  许容敬:行,谢了。
  TIME:不客气,我谢你才是。(微笑)
  许容敬对着那个微笑的表情挑了挑眉,也回了同一个微笑的表情。
  晚上十点,许容敬结束了一天的授课,他伸个懒腰,摘了围裙,随意抓了几把头发,揣上手机就出发去健身房。
  下到一楼,吕树在楼上探个脑袋喊他:“许老师,去健身啦?”
  “嗯。”
  “坚持就是胜利,不然你永远都是小哥哥。”
  “你说你这嘴里能不能吐出象牙?”
  “诶嘿,不能,明儿见,拜。”
  “嗯,拜。”
  出了画室门,许容敬琢磨着要不要打车去,可查了路线,发现地铁四十五分钟直达,晚上地铁没什么人,他还挺喜欢的。
  他戴个耳机,决定坐地铁去了。
  花了五十分钟,许容敬站在了那个健身房门口,他觉得自己可能就是闲的,他有那么丁点儿后悔了,但为了改头换面不当小哥哥,他那点后悔又迅速被消灭了。
  这健身房的位置不在闹街,大半夜了,街上人少的可怜,他瞧了眼外头的装修,挺干净,金属感为主。
  他推门进去,门口风铃叮当一声,前台探出个脑袋,那人揉揉眼睛,睡眼惺忪的,还冲着许容敬打了个哈欠。
  许容敬第一眼看的不是这人的脸,而是他身体匀称的肌肉线条,每一笔每一划都是天然完美的,比他见过的最完美的人体模特还要好上百倍。
  那人上下看他两眼,问:“健身?”
  被低沉的嗓音这么一问,许容敬才把视线移向他的脸。
  就这一眼,他有点晕了。
  他点点头,“啊”了一声,表示是的。
  那人盯着他:“办卡吗?月卡,季卡,半年卡,还是年卡?”
  许容敬尽量自然些避开他的目光,“办过了,年卡,我叫许容敬,说过来报名儿就行。”
  谁知那人笑了下,说:“是你啊。”
  许容敬愣了下,瞥着他问:“你是那客服?”
  “客服?”那人疑惑了下,想明白又闷声一笑,“是,对,我是那客服。”
  那人站起来走出前台,来到许容敬面前:“第一次来?”
  许容敬看着这个男人,他178不算矮,这个男人起码有185了,他都得稍微抬眼看他。
  “嗯,头回。”
作者有话要说:  来来来,走过路过不要错过,认识一下我们可爱又迷人的正派角色许老师!!!
    
    第②章 
 
  那个男人带着许容敬上下转了两圈,告诉他固定器械区,有氧无氧区,拉伸区之类的在哪儿,许容敬听得云里雾里的,虽然应着声,其实早忘了大半。
  一圈转下来,还真别说,大半夜的,来这儿健身的人不少,他以为就那么伶仃几个,结果怎么着也得有二十来个。
  许容敬:“这儿生意不错啊。”
  那人斜斜睨他眼:“周围是高级办公区,压力大,有下了班来释放压力的,也有释放完继续去加班加点的。”
  许容敬点点头,“我也来释放压力的。”
  那人笑了下:“你?看着不像啊。”
  “哪里不像。”
  那人挑了挑眉,目光注视着那群运动的人,“哪儿都写着你不像,这里天天来来往往那么多人,人一个眼神,我就是猜个七八分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