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心上[娱乐圈]——轲西

时间:2019-09-10 11:28:53  作者:轲西

   《心上[娱乐圈]》作者:轲西

 
  文案:“你是我心上人。”
  家中有矿叛逆毒舌狼狗攻x才华横溢痞帅超撩歌手受
  -①-
  七年前,顾铭在一场音乐选秀节目中崭露头角,只可惜昙花一现。
  七年后,死活不肯继承家业的某顾姓吃土男孩,过上了给某八卦杂志写稿的生活。
  上司:你看拾光家的歌手又骚又浪,随随便便就能挖他十几条猛料——
  -②-
  外界都传,当红.歌手周喻弯成副小蚊香,情史肥硕得能编成词典。
  万万没想到翻开了就是一张白纸,里里外外就写着同一个人的名字。
  原本以为单相思至孤独终老,不想因为一个熊抱意外重逢。
  周喻:白月光突然成了我生活助理,我该怎么把他吃进肚里在线等挺急!
  -③-
  今日头条:周喻恋情曝光,男友竟是他——
  上司:你怎么回事!这么大个料都没挖出来???
  顾铭:实不相瞒,我就是绯闻男友。
  食用说明与排雷:①主攻,顾铭攻周喻受,
  1v1小甜饼,he。
  ②早期受追攻,终极目标是攻受互宠。
  ③攻从头到尾没有黑过受,熟识以后辞掉了杂志社的工作。
  ④受朋友挺多,但只对攻又骚又浪。
  ⑤作者没脑子,始终将谈恋爱摆在第一位,和谐看文勿深究。
 
    内容标签: 强强 都市情缘 娱乐圈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铭,周喻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顾铭终于再给红油呛着了,半小时内第四次。
  “行了行了铭哥,我看您还是吃菌汤。”付堰赶紧把开好的纯生给他推过去,“别待会儿把胃咳锅里了。”
  顾铭灌下大半瓶纯生搁桌边,边咳边骂:“你他妈胃长上边?生物是体育老师教的吧!”
  “哈哈哈操,我哪知道你吃个饭这么激动。”付堰笑。
  顾铭没应他,夹了肥牛往锅里涮,够八秒捞上来扔进嘴里。
  这玩意儿烫嘴得很,但一口口咬到肉香是真情实感的爽快。
  “铭哥,”付堰没吃,后背挨在靠背上饶有兴致的打量着他,“你瘦了。”
  “唔。”顾铭吃着鸡脯肉抬头,“操,你这么看我干嘛,恶心谁?”
  付堰没过三秒就破功,笑得飙眼泪:“我看你好玩,你看着像三天没吃过肉似的。”
  “五天。”顾铭比了一巴掌,指指他,“别拿那种要以身相许的眼神看我,哥儿没钱,娶不起你。”
  付堰笑得更夸张了,像随时能笑得一头栽进火锅里:“不是铭哥,你这何必呢。你都过得要我每月接济了,认个错回家不好吗?”
  “好你妹!”顾铭反应很大,恶狠狠盯着他,“你再提这茬,下个月不让你接济了。”
  “好好好!不提不提!顾总脾气大得顺着摸!”付堰嬉皮笑脸地给他从锅里捞菜:“来来来吃肥肠!”
  顾铭心里觉得认真操蛋,但今儿不吃,想再涮回火锅不知得到猴年马月。
  -
  “哟,今儿过节呢!”付堰刷过卡从火锅店里出来。
  顾铭两手插在衣兜里,人站在路边叼着烟:“圣诞节。”
  “没有圣诞节,只要不单身,所有的节日都得过成情人节。”付堰歪脑袋就唱:“只要爱对了人~情人节每天都过喔喔~”
  跟狗嚎似的,路过的小情侣都用异样的眼光打量他们俩。
  “滚吧你。”顾铭指指马路对面。
  “啧,”付堰瞧着他,“可以啊,吃饱喝足了我就没利用价值了。”
  顾铭打了个酒嗝,“别油腻我,赶紧回去,寂寞就找几个姑娘睡睡。”
  付堰斜着眼,“嚯!白疼你了,不知道孝顺,爹每个月都来看你…”
  “姨妈!”顾铭把烟掐了,“因为你,从此我拥有了姨妈!”
  “操。”付堰笑得快给顾铭跪下去,“你离开家是应该的,你适合去当个评论家,怼天怼地。”
  顾铭没理他,望着干净的街道发呆,对面沿江,三三两两散步的行人特别多。不过他四百度近视,又不爱戴眼镜,能看见的就是一道道刀片似的影子。
  “走吧,我开车送你回去。”付堰推他。
  “不用了,我走回去。”顾铭说,“你儿子开不进我那巷子,省得我绕路走台阶。”
  “现在是你表弟了。”付堰指指车,“那侄儿,姨妈这就走了?”
  “你无不无聊?”顾铭忍着没吼他。
  付堰从小跟他玩到大,知道他脾性,赶在他翻脸前赶紧退散:“姨妈走了也要照顾好自己!多喝热水呀!”
  顾铭:“……”
  丫这么倒着走,也不怕给车撞死。
  -
  顾铭看着付堰的车呼啸着离去了,一路的人都在回头哇哦哇哦地看。
  “装逼。”顾铭评点。
  十二月末天只几摄氏度,室外自然冷得让人手脚僵硬,但刚吃过火锅身体还是暖的。
  在这种天气里,披件敞开的长款黑大衣就出门的顾铭也很装逼。
  顾铭一边忍着不哆嗦要有型,一边逆着风往出租屋的方向走。
  交通不便的地方房子比较便宜,他住的那地方连搭个公交都要走出二十分钟路。
  “路人穿街过河,好景只有片刻。森林都会凋落,风吹走云朵。你留给我的迷离扑朔……”
  兜里手机来电唱起来,顾铭伸手去掏,看见罗娜的名字以后心都是拔凉的。
  就这么等着手机一直唱到副歌,他才认命接了:“罗姐。”
  “啊!你终于知道接电话了?又是屏幕摔失灵了?还是你已经写好辞职信了啊?!”罗娜的声音咆哮。
  “不好意思,外面太吵了没听见。”顾铭努力诚恳地说。
  “吵毛,你以为我听不见你那边安静如鸡吗!”罗娜接着吼,“你人上哪儿去了?让你把稿子改完再下班!你耳朵是被西北风刮走了吗!”
  “稿子我已经改过了。”顾铭叹气,站着没走了。
  “改过了?”罗娜那边传来翻页的声音,顿了两秒接着嚎:“改几个标点符号换换语序就叫改过了?那我为什么不雇个小学生给我写稿子啊!”
  顾铭深呼吸,极力忍着没爆发,这他妈是工作工作工作,没工作没钱没钱没钱,没钱睡大街、大街、大街……
  妈的他都得唱起来了,这日子太苦逼了。
  “改吧,不用回办公室,今晚在家给我改出来。”罗娜终于冷静了些,命令道。
  “罗姐,”顾铭捏了捏鼻梁,“要不你给我点儿方向吧,通篇全是被评审团睡过,被监制睡过,被经纪人睡过,那兄弟就差被狗睡——”
  “对!就是被狗睡!”罗娜很激动,那头传来鼠标声,“顾铭你这个思路是正确的,写这种文章,就得往死里黑!”
  “这么写颠倒黑白呢?”顾铭问。
  “靠!你管他?”罗娜差点儿没背过去,“你又不认得那周喻,你要做的就是惊爆黑子还有吃瓜路人的眼球!”
  “噢。”顾铭很无语地应了声。
  “我跟你说顾铭,别有什么心理负担!周喻在那个圈里混,长那张脸又年轻,你说他不脏有人信?”罗娜开始说教。
  不知道为什么,她吼归吼,对待作为新人的顾铭还是很有耐心的…很有耐心地教他怎么写怎么挖各明星演员歌手的黑料。
  “啊?你说有没人信啊?啊?”罗娜见他沉默,又嚎。
  “没人性没人性。”顾铭回答。
  “这就对了嘛!”罗娜很是满意,“今晚好好写,明天润润色就能刊在杂志上。”
  “嗯。”顾铭说。
  他继续往前走,隐约听见身后传来骚动声,估计是江边有人放烟花。
  罗娜挂了电话,顾铭多走了几步暴躁得没辙,索性停在了马路牙子边上抽烟。
  离开家以后他做了数不清的工作,然而事实证明他跟老爸顾枉说的一样,的确是个废物,大学读了一半没文凭,工作换了一件又一件,终于换成了给三流八卦杂志写稿的。
  正所谓一事无成,难民窟的储蓄,公子哥的脾气。
  顾铭正每日例行怀疑人生,结果看路那头远远跑过来一条狗。
  近视深了,对方冲到离自己快五十米远,顾铭才反应过来是个人。
  就跟演电视剧似的,顾铭眼睁睁地看着这个不知是男是女的人百米冲刺,直冲着他杀了过来!
  干干干干嘛呢,碰瓷啊这是。
  顾铭忽略自己路边杵着其实更像个碰瓷的,才刚看清对方是个戴着兜帽的男人,就给这男的杀到了眼跟前。
  这哥们儿来的方向、路的尽头传来人群的骚动声和脚步声,听上去就像组织了千人马拉松大赛。
  哥们儿着急地往身后看了一眼,毫不犹豫地朝顾铭扑了上来:“对不起兄弟,救救我!”
  顾铭没搞明白状况,哥们儿已经双手伸进了他宽厚的大衣里头。
  操操操操操操他一手死死揽住了顾铭的腰,因为跑了一路,这会儿只能脑袋歪在他脖子边上喘,温热的气息喷了他一肩窝。
  “你干嘛!”顾铭怒不可遏地拽开他的胳膊。
  “别动,让我抱会儿。”哥们儿声音就在耳边,有种晋江审核似的亚子。
  顾铭晃了晃神,听见哥们儿继续喘着气说:“躲过那些人,我给你十万。”
  作者有话要说:圣诞快乐w
  末尾原句是说受受声音有种刚出水似的性感,可能是个病句,现在改成比较恰当的亚子了↑
 
 
第2章 
  “有没有?刚刚还看见人的,怎么转眼就没了——”
  “上台阶去看看,你们走那边,见到了赶紧网上联系!”
  这种跟丧尸屠城似的景象,顾铭还是头一回见,眼睁睁地看着男男女女们兵分两路跑了,有的走前还特地瞅他一眼。
  “讨债的?”顾铭看人都走完了,拽开哥们儿的手。
  哥们儿正歪在他耳朵边上,笑得有些儿乐不可支,边笑边喘气。
  “你疯了!”顾铭气炸了,扭过对方的胳膊,逼他疼得撒了手。
  “不是,”哥们儿退开一步,人还在笑,左手摘了兜帽:“他们是我粉丝。”
  顾铭看清他的脸,顿时眼都直了——周喻,这人是周喻!
  “噢。”顾铭淡定地应了声。
  周喻站在离他两步远的位置,看着比电视和巨幅海报上看见的要瘦些。腿长,脸很帅。
  “我叫周喻,唱《无心》的。”周喻指着自己。
  “我知道。”顾铭想说您海报贴满了地铁公交站,谁不认得啊。
  怕是以为自己红透半边天的周喻只愣了一秒:“刚才谢谢你,请问兄弟怎么称呼?”
  “…顾铭。”顾铭将手插进衣兜里,冷的。
  “哪个铭?”周喻没等顾铭答应,从卫衣口袋里摸出两张纸一支笔给他,“一张是我的签名,你也给我签个吧,这样我能记得你。”
  顾铭:“……”
  瞧瞧这脸大得,铺天盖地啊。
  顾铭勉勉强强接过纸和笔,将周喻那张扔进大衣口袋,拔出笔帽在空白纸上签上自己的大名。
  “好了。”顾铭将纸笔还他。
  周喻低头一看,一手飞扬的好字,就是没看出签的是什么。
  看不懂就对了,毕竟这算艺术签名,凡人也得收快递不是?
  “走了。”顾铭摆个手。
  “等会儿!”周喻喊他。
  顾铭没理,他冷得只想赶紧打道回府,直到听见周喻说了句:“我说了给你十万。”
  十万不多,在这种城市连半个车位都买不到,等价过去就是付堰那一个车轱辘。
  但四舍五入够现在的顾铭花一年,能请付堰涮十几次火锅口口都是肉。
  他又不是神仙,他就他妈是个存款不够一巴掌的穷□□,一切装逼怪在金钱下边都得俯首称臣,逢年过节还不是得去烧烧拜拜,就连他爹都不能免俗!
  顾铭停下脚步,回头看周喻:“不需要。”
  讲真,顾铭想抽自己一耳光。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操顾总!顾总有骨气!”付堰在电话里笑出猪叫。
  “笑你妹。”顾铭洗过澡,夹着手机开一罐百威,“你在做什么?”
  电话那头传来点异样,付堰接着笑:“没听出来吗?为即将饿死的你鼓掌!”
  “操!”顾铭一阵恶寒,直接掐了丫的电话。
  一口啤酒下去,顾铭背靠在椅子上装死,没过多久付堰的微信就过来了,丫还能一边做一边玩手机……
  真没敷衍您:这周喻是真火,你去微博看,都上热搜了!
  你顾大爷我:不看。
  真没敷衍您:你不是在写黑他的稿子吗,你就写他花十万买你上他哈哈哈!
  你顾大爷我:老子一次才十万?
  真没敷衍您:哈哈哈这是你的关注重点?
  真没敷衍您:采访一下,顾总,您现下心情如何【话筒】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