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神系初恋手册(娱乐圈)——画染绝

时间:2019-09-10 11:33:57  作者:画染绝

   《神系初恋手册(娱乐圈)》作者:画染绝

  文案
  三金影帝司少流(司远照)新接了一个真人秀,名叫《初恋手册》。节目里有老牌影后,新晋小花,流量小鲜肉,外加一个投资人总裁。
  节目开始导演让嘉宾们选一样水果来比喻自己的初恋。司少流果断的抱起了一个榴莲“香飘十里”。总裁左挑右拣捏起了一颗红红软软可爱非常的小草莓。
  众人皆知,司少流的“流沙”有多少黑粉就有多少。我们司影帝抽烟拼酒不爽就怼,是出了名的有啥说啥,傲气的不行耿直的不行。他在形容自己的初恋的时候指着榴莲道:“为什么选它?扎(渣)呗。一个榴莲砸过去少说七八个血窟窿。”凶残,是真的凶残。
  而总裁捏着自己的小草莓在单间接受节目组采访的时候说道:“以前不知道什么是喜欢,也从来不知道该怎么喜欢一个人。就是觉得他软软的甜甜的,脾气又软又乖,就选草莓了。”
  司少流口中的初恋是年少不懂事,对方又渣又高冷。总裁口中的初恋是个软萌软萌双眼装星星的小可爱。节目最后一期节目组突发奇想要求嘉宾打电话给自己的初恋。总裁拿起手机按下号码,随后司少流的手机响了起来。
  司少流一挑眉接了起来,里头响起总裁的声音:“照照,这一次我来追你行不行?”
  众网友:握草!好大一个瓜!
  众流沙:握草!霸总说的那个又软又萌的小可爱是我们拳打对头脚踢私生的勺勺!
  岁月真是一把杀猪刀,它到底做了什么让小可爱变成了大灰狼。
  然而,他们都不知道的是,他们的勺勺不止曾经是个小可爱,他曾经还是个神仙。后来……天庭塌了。
  现在战神爸妈开了个武馆环游世界,文曲星老师当大学教授立志教书育人,初恋那个全天庭武力值最高的战神成了霸道总裁。哝,就那个说要追他的那个。
  ps:个人觉得攻不渣哦~只是他情商太低又太闷不会去爱一个人而已。于是,陪着他去学着怎么去喜欢一个人,去把他的照照追回来~
  pps:攻受没有任何亲缘血缘关系。只是攻和受爸妈同辈,所以会有叔的称呼。有回忆杀。
  最后,不喜莫勉强,也不要告诉介只,去留随缘。【划重点,攻受都是介只的亲儿子,不喜欢就不要勉强自己,点x离开,不要告诉介只了。】文文没有任何原型,不追星。
  划重点:通篇胡扯【捂住脸】重点就是谈恋爱。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娱乐圈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司少流(司远照),杨奕(杨槊) ┃ 配角:敖简熙 ┃ 其它:破镜重圆
 
 
第1章 黑子们的狂欢
  “司少流当街约炮”
  “司少流隐婚”
  “司少流&敖简熙”
  ……
  夏珂珂一刷微博,发现他家影帝又承包了热搜前三,一连三个红红火火的爆。自从司少流半月前再一次拿下影帝,凑足了国内“三金”,他就没从热搜上下来过。不过今天这次好像格外火热啊。
  再仔细一看,夏珂珂差点吐血。什么玩意儿,她家勺勺当街约炮,怎么可能!哪家媒体想流量想疯了!她点开一看,是一张略微模糊的照片,可以看出是雨天,两个人抱在一起贴在墙上,其中一个人还看不到脚。背影十分像他家勺勺,没有脚的依稀可以看出是当红小鲜肉敖简熙。
  夏珂珂都不用打开就知道里面一定是黑子们的天下。她抱着水杯匆匆跑向休息棚。
  今天失踪了半个月的太阳难得露了面,地面都是湿漉漉的。剧组里工作人员各自忙着自己的事情,导演在机子后头看回放。
  司少流这回拍的是个人传记,片名就叫《武帝》。司少流他演武帝——的干儿子。姓顾名淮,英年早逝。
  毕竟不是什么流量电影,能进来的全是实力派,演武帝的演员也是个老牌的影帝。司少流无所谓主角配角,喜欢这个角色就接了。
  少年将军,白马银枪,可以说是非常帅气吸粉了。就是拍起来的时候盔甲贼沉,套一天回去腰酸背痛腿抽筋不说虚的。没他戏份的时候司少流就瘫在自己的位子上摊成了一张颜值爆表的麦饼。
  最近雨多,导演又务实,用的都是实景,没办法拍战场大场面就只好先拍帐篷里的戏。司少流脸上盖着剧本正缩在盔甲里瘫着,夏珂珂抱着热水拿着手机憋着一口气的坐到了他旁边的小马扎上。
  司少流伸出两根手指撩开剧本瞅了她一眼,未语先笑:“哟,哪个不长眼的惹我们小仙女生气了,还不赶紧来负荆请罪。”
  夏珂珂见她没睡立马炸了:“勺勺,我跟你说……”
  一阵手机铃声打断了她的话,司少流摸出手机,高大经纪人的电话。司少流接了,里头传出高尧上火的声音:“少流别上微博,不是,你网都先别上,等我通知。有对家搞你,我们会处理的,你不要出面。”
  司少流垂眸,低低的答应,非常乖巧非常顺从。然而他在高尧那儿的信誉度已经刷成了负数。高尧严肃道:“不行,你把手机给小珂,我跟她交代几句。”
  司少流耸了耸肩,把手机递给夏珂珂。夏珂珂跟搞底下工作似的,还得背对着司少流,手捂住手机,答应掷地有声:“高哥你放心,我一定看好勺勺不搞幺蛾子。”
  高尧稍稍放心了一点,至少他找的助理还是很靠谱的。高尧挂了电话,夏珂珂转身将司少流的手机放到自己的包里,肃容道:“勺勺,高哥说了不能让你拿手机,在事情完了之前你的手机得放在我这里。”
  司少流无所谓:“行吧。那我再眯会儿。对了,你刚刚要说什么来着?”
  “哦,我刚刚要说……”
  又是一阵手机铃声响起,还是司少流的手机。“叮铃铃叮铃铃”一声声堪比催命。夏珂珂赶紧接了,里头传出高尧奔溃的咆哮声:“司少流……”
  “高哥是我,勺勺在边上。”夏珂珂赶紧道,“您有事儿慢慢来啊,千万别生气,您别吓着勺勺。”
  瞧这样儿,是个亲妈粉没错了。
  高尧觉得自己血压极速上升,夏珂珂赶紧把手机给了司少流:“勺勺你好好说话哈,别气高哥了。”
  根据夏珂珂多年经验,估计勺勺在被拿走手机之前就放了个地雷,现在炸了。
  她一刷手机,果然,热搜榜已经变了,第一变成了——“司少流私生活”!?
  她打开司少流的微博,见就在几分钟前司少流发了一条微博,上面配了一张他现拍的自拍,上书:“国家什么时候允许我结婚我怎么不知道,没签证不出国结不了。还有,我对敖简熙没性趣,更没有当街表演动作片的爱好。我tm要是对他有性趣能放他野生这么多年?”
  非常嚣张了,他还@了敖简熙,@了那几家网媒。
  敖简熙还回应了:“对不起兄弟,我喜欢女孩子的,可能弯不了这样子。”
  下头评论一片腥风血雨。黑子喷的点各式各样,但统一一点就是死基佬臭文盲,你怎么还不滚出娱乐圈。“流沙”们努力控评,一个两个打了鸡血,举报的举报,夸勺勺今天又帅了的就花式夸奖。
  是的,半个月前,他们家勺勺,当众出了个柜,言明只喜欢男孩子。
  原话是:“喜欢我的姑娘们,个人建议你们不要做我的女友粉老婆粉为好。因为本人真的娶不了老婆,可能给你们娶个老公回来这样子。所以你们看,商量商量,做我的事业粉亲妈粉亲姐粉亲姨粉亲祖宗粉或者亲爸粉怎么样?”
  于是他吸了一大波粉的同时,又有一大波粉转黑。而黑子们揪住这个点已经狂欢了半个月了。媒体也是揪着司少流这一只羊可了劲儿的撸毛。
  那头高尧如同一辆满水洒水车,“呼啦啦”往外喷高压水。“司少流,你看看你微博!都是说的什么混蛋话,啊!你还嫌你的黑粉不够多吗!?你tm是我唯一见过的黑粉比粉丝还多的影帝!”
  司少流左右看了看,悄咪咪点了根烟,慢悠悠的抽了一口:“高哥,喜欢你的人自然会喜欢你,不喜欢你的人你就算易容换貌脱胎换骨他都不会喜欢你。你看我还给咱们公司剩下撤热搜的钱了不是。”
  “你tm压下来一条,又滚上去两条,你还得意了!”高尧一激动就骂街,开始嘚吧嘚吧往外吐,“这种胡编乱造的东西你不理他就行了……”
  司少流见高尧是真着急,低伏做小连连点头,再不多一句话。当然他心里是怎么想的也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高尧实在是太啰嗦了,他一面指挥怎么压热搜,一面教训司少流。从司少流出道开始回忆,数落司少流都干了多少或胆大包天或嘴没把门的事儿。
  司少流刚开始还能听着,到后来听着听着一不小心思绪就飘了。
  ……
  敖简熙昨天拉着他去买醉,说是失恋了。女神嫁人了,嫁了个海洋博士。敖简熙上大学的时候最大的愿望就是开一家水族馆,将自己的兄弟姐妹虾兵蟹将全部放进去供起来。后来,他遇见了他的女神。
  女神追星还天天对着爱豆喊老公。于是敖简熙立志有一天星光万丈娶到女神后再去开水族馆。他毕业三年,小有成绩,也算当红小鲜肉了。结果女神嫁了人。
  他搂着司少流的胳膊直哭,说好的要嫁给爱豆呢,为什么就嫁给了海洋博士了。如果他当年坚定的考研读博,是不是今天就可以抱得美人归了。司少流那时候不知道想到了谁,安慰他,一个人若是喜欢你那么不管怎么样都会喜欢,若是不喜欢你你就算达到了她心中所有的标准,她也还是不喜欢。
  然后……敖简熙哭得更惨了。
  司少流:“……”我的错,我闭嘴。
  敖简熙不负众望喝高了,司少流好容易把他扶出酒吧,就刚刚出酒吧,敖简熙就露出了尾巴。是的,金色的带着鳞片的龙的尾巴。司少流脸都绿了,以平生最快的速度捞起尾巴,塞进自己衣服里,抱住敖简熙,冲进旁边无人无监控的小巷子。
  敖简熙的尾巴缠在司少流的腰上,趴在他肩头哭到没气儿,就直喘。司少流掐了他一把,不敢大声只敢凑着他的耳朵说话乍一看就跟亲他似的。更别说敖简熙没了腿,龙尾藏在司少流衣服里绕着腰围了一圈半。这一看还真……挺像当街那啥的。
  “小龙崽子!你给我收着点尾巴!快!收回去!我后头跟着一帮狗仔呢,拍下来你等着被天姨摁着脑袋捶死吧!”不知道是那句话起了效果,敖简熙瘪着嘴抬起头……“哼”的一声哭出来,声音还隐隐带着哑“你轻点儿……”
  司少流:???不是,你等会儿,干什么呢,我没对你干什么吧?
  雨淅淅沥沥的下,司少流衣服大部分都已经被打湿了。春天天气还冷得跟深冬似的,司少流冻得一哆嗦。一道修长的人影撑着伞似是被他们这不堪入目的样子吓到了,目光一触及收,身影一转便走进了另一边的巷子
  司少流下意识的扫了一眼,只看到灰蒙蒙的雨里他模模糊糊的背影,只是一个高大挺拔的背影。
  耳边是敖简熙哭唧唧:“……天姨……别打了……轻点儿……”
  哦,估计是在回味天姨牌竹板炒肉的滋味,一时不能自己。
  司少流艰难的掏出电话打给敖简熙的经纪人,曾经的武曲星,现在的王牌经纪人曲舞,曲姐。
  好在敖简熙不靠谱,曲舞还是靠谱的,行动力爆表的那一种,最后总算是将敖简熙弄回家了。上热搜跟上社会新闻比起来都是小事。
  上热搜家常便饭,到了司少流这种地位上,只要不是吸毒这种原则性问题,一般的事情已经无法影响到司少流的事业了。但要是上了社会新闻,天姨一顿竹板炒肉是少不了的。
  热搜主要影响到的还是敖简熙。他现在红是红,但一旦出事就容易凉。毕竟他的红都是基于靠粉丝喜欢,粉丝要是不喜欢他了没有流量了他也就离糊不远了。
  司少流就是条被殃及的池鱼,就是这池鱼比城楼还金贵一点,导致所有人都目光全到司少流身上了去了。
 
 
第2章 初恋手册
  司少流的思绪绕着地球跑了一圈回来,高尧意犹未尽的在哪里做总结:“我知道你的目的是在给敖简熙出头。我估摸是和他同期的那个,和他撞人设的赵尚明想要敖简熙的黑料。拉扯上你爆一把,他还得有后招。我和曲舞会处理好的。祖宗,你就好好拍你的戏行不行?”
  司·祖宗·少流:“还差一场戏杀青。”
  说到这部戏,高尧就觉得自己已经看到了司少流铺天盖地的黑。虽然知道司少流自己可能都不在意,但他还是先打个预防针:“你这都二十九了,再去演十几二十岁的人……其他人没问题,我也不是说你的脸不够嫩。就是你知道网上那帮人你没事儿他们都能给你骂出x来,你这一回估计得再滚出娱乐圈一回。你说你,你要是肯少说两句至于被黑成这样?”
  司少流掐灭了烟,那头导演重新开拍,他倒数第二场戏就在刚刚拍完了,就等雨停杀青。
  “何必呢,高哥,为了几句话的事情做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说自己不愿说的话,最后说不定还是误解谩骂。没必要,推荐你本书吧,我觉得挺好的。”司少流说话的时候声音总是放的比较轻,慢慢说话的时候总能能体味出隐约的温柔来,给人一种他很乖的错觉。
  高尧这么多年被他骗了无数次,结果每次都还是上当:“什么书?”
  司少流笑了一声,响在耳边又苏又撩,夏珂珂心瞬间漏跳一拍。只听他慢悠悠道:“《法华经》修身养性。”
  高尧:“……”
  他忿忿的挂了电话,小兔崽子不识好人心。他一路带着司少流上来,接手司少流的时候司少流才十八岁,高中毕业,成年两天。高尧一直觉得司少流身上有一种很矛盾的气质,又佛又执拗。他签约的时候混上下都写满了随便不在意,可有时候做事说话又特别犟,打死不改不妥协。
  高尧叹了口气,打电话给曲舞,和她商量,怎么说也不能让小人得志。
  司少流今日的业务十分繁忙。高尧刚挂,敖简熙的电话就来了。开头先嗷嗷哭着道歉,哭了半个小时。司少流一接电话就将手机扔到了一边,剧本往脸上一盖又瘫回了躺椅上。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