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星际之元帅夫人(穿越重生)——水晶果果

时间:2019-09-11 11:12:54  作者:水晶果果

     《星际之元帅夫人》作者:水晶果果

 
    文案:
    宣若风等了上万年才得到逆改天命的机会得以重生,当杀人不眨眼的大杀器重生,那上一世害的他家破人亡的人就都要倒霉了。
    关键字:星际之元帅夫人,水晶果果,升级流,重生复仇,甜宠
    001.前世因果
    宣若风知道自己就是一个祸害,为了所谓的爱情,自己害死自己不说,还害得家破人亡,结果却发现自己并没有想象中那么深爱对方。
    父母为了他被各方打压最后落得个死无葬身之地的下场,大哥宣若东被联盟流放至寸草不生的星球活活饿死,二哥宣若南被莫须有的罪名关进监狱无期徒刑,三哥宣若西为了凑钱出卖肉体最后死在床上,四哥宣若北双腿瘫痪因不想连累三哥自杀而亡。
    他的家,因为他可笑的爱情,毁了。
    宣若风不过是爱上了龙华国第一上将的儿子,他将自己所有的柔情倾注,对方若是不爱他拒绝他便是了,然而对方玩弄他嘲笑他最后还要杀了他。凭什么?喜欢一个人错了吗?若非对方同意他也不会缠着他啊,凭什么他就得落得个粉身碎骨的下场?
    宣若风恨,却无法阻止那个人之后的生活幸福美满,官阶越来越高,而他们一家的死,就如同空气中细小的尘埃,根本掀不起狂风尘暴。
    然而让他心有所慰的是,他一分为二的心,另一个人是想着他的,偶尔的怀念也让他觉得足够。
    然而这并不能平息他的怒火。
    变成了灵魂飘荡,才发觉自己根本没有想象中那般深爱那个人,看着自己的亲人落得这么个下场,他愤怒、他哀嚎、他痛苦……却无人能听,他日日夜夜的嘶嚎愤怒似乎终于感动了上苍,他被救了。
    得另一个世界的仙尊垂怜,穿梭于各个世界中,他总算得到了可以扭转时空的神器,回到了 17岁这一年。
    师尊的面容渐渐变得模糊,耳旁传来了空旷悠远而又充满空灵清澈的声音:“风儿,你等了上万年,这是你应得的机遇切不可再错过。为师已经无法再帮你,现在为师将斩断与这个世界的联系,我们……有缘再见。”
    清澈熟悉的声音离他越来越远,宣若风在梦中泪流满面,哀痛欲绝。
    此次一别,不知何年再见。
    撕裂时空何其困难,神器在这一世用过之后将散落在各个世界时空,仙尊已经得到他想要的,又如何会去费心收集?恐怕两人是,再难见面了。
    宣若风缓缓的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熟悉的天花板,因为流泪的关系,头有些痛,他强忍着想要歇斯底里的发泄起身,深深地呼了一口气。轻轻的抬眼,这才好好的环顾四周。熟悉的装潢,装饰,桌椅,衣柜……一切如初,还是他上一世死去时候的模样。微红的眼角再度滑落泪痕,眼眸有着深深的怀念。
    赤着双脚踩在绒毯上,修长好看的脚型,白皙的肌肤,举步前行,来到了阳台,将目光落在了斜对面的一栋华丽的别墅上。
    充满着怀念和哀伤的气氛瞬间消失,从而流露出来的是魄人的嗜血之气,扑面而来的初春气息让他微微有所收敛,遮去了眼眸深处的冷光。
    唐铭,我回来了,所以你准备接受我的报复了么?
    所有诽他、镑他、伤他、害他的人,他一个都不会放过。深知该如何让别人更加痛苦的办法,他不会傻的现在就去杀了他们。有因才有果,他不想做制造原因的那一个,他想做的是改变结果。与师尊穿越时空的这些时光,他明白,因果轮回,因果报应,他可不想天道找他的麻烦。
    生不如死,才是杀人之道!他又何必脏了自己的手。
    来到等身镜子前,镜子中,虽已经17岁,然而他的身体纤弱修长,白皙的手指轻轻抚上脸庞。他已经很久没看过自己的模样,上万年的时光,早已经让他忘了自己长什么样子。陌生而又熟悉的模样,让他心头微颤。
    他的脸较圆,母亲曾说他的脸是很有福气的长相。一双桃花眼镶在墨眉之下,睫毛卷长,眼尾微微上翘,一丝丝红晕在眼角晕开,眼波像一汪秋水,昭昭雾气让他看起来似醉非醉,高挺的鼻下唇线分明,唇小红润。轻轻拉扯嘴角,似笑非笑的模样看上去甚是勾人。
    原来他长这个样子……少年的眸光迷茫,他总算想起,因为这张脸,他也曾经红颜在怀,风流多情。
    耳边传来了细微的脚步声,敲门声在这时响起,管家的声音熟悉而又陌生在门外响起:“少爷,老人和夫人回国时间推迟,所以要下个星期才能回来。”
    他真的回来了……
    宣若风眉宇间有一丝激动,身体跟着微颤,手指颤抖着,让他不住地深呼吸。努力克制自己的激动怀念,让自己的声音与平时无异。
    清亮洋溢的嗓音从薄唇溢出,宣若风看向门口,并没有开门的打算,说道:“知道了,我想休息,别让任何人来打扰我。”
    管家的声音带上了一丝迟疑:“少爷今天不上课吗?”
    宣若风微愣,不知想起了何样画面,眼眸的怀念更深,他微微垂眉:“我今天有些不舒服”
    管家有些急了 :    “那要不要找医生来看看?”
    宣若风不知哪根弦扯断,他说过的话不喜欢重复第二遍,他的声音有些不耐烦了,“都说了不用,不准任何人来打扰我。”
    他果然还是有些把持不住自己心中的暴戾,这样的他,只怕真的对上唐铭会首先暴露,他必须将自己所有的嗜血之气隐匿起来,不让任何人发现。
    门外的管家微微一愣,似乎从未想过小少爷居然对他发火。他家小少爷的脾气最好最乖,此刻居然对他发火委实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而且他只是关心小少爷而已啊,小少爷有这么生气吗?小少爷今日的气性这么大,该不会是生病了……
    不给管家胡思乱想的机会,女佣的脚步很轻,她很快速的来到管家身旁,低声说了几句话,管家皱了皱眉头,跟着下楼。
    听到脚步声离开,宣若风才慢慢的躺回床上,拉了拉被子。却不小心碰到了手腕的玉镯,他微微一愣,快速的起身,宣若风不解的低下头盯着手腕上的玉镯。
    这血玉镯……
    是师尊的。
    师尊……宣若风悲从中来。桃花眼中充满着哀伤,眼角的红色也变得更深有着一丝艳丽。
    嘴角的苦笑让他整个人笼罩在悲伤之中,他何德何能,要师尊为他如此费心?
    师尊竟然将这个宝物留给自己。虽说他也清楚,师尊有了那个人在身旁已经不缺这些东西,可这是陪伴了师尊千万年的随身灵物,竟然就这么给他了。宣若风心中更加愧疚,他还没能回报师尊就迫不及待的想要回来,师尊一定很难过吧!找了他这么个没心没肺的东西当徒弟。
    但是他真的等不了,想到这个破裂的时空,想到父母兄长的笑容,收集完了神器碎片之后,他片刻都等不了,所以他连道别都没能跟师尊说,可是师尊却还是想着他。
    师尊的恩情,他该如何报?
    暗自悲痛许久之后,宣若风才缓缓的收拾了心情。他抚摸着手镯,最终决定念诀,划破手指,滴血为约,以魂为誓,他与手镯结成了不死之契。手腕上的玉镯化作一道红光摄入他的眉心,很快的眉心一热,一个火形印记嵌在眉心之间。手指微动,火形印记消失,除非情绪波动过大,这印记是不会显现。
    师尊居然为他做到如此,这让宣若风更加难受。为了抑制他的嗜血之气,师尊处处为他着想,可是他呢,为了重新回到这个世界,居然连招呼都不打就这么离开。
    师尊……
    靠着枕头,少年缓缓的流下泪珠,眉宇间的印记若隐若现,让少年的俊容更添妖异。
    闭上眼睛,他进入了空间。
    在空间里,少年看着熟悉的环境。那看不到边际的土地,远处高山流水,近处坐落一栋阁雕栏玉砌,周围的土地早被开垦种植着不少的果树,远处还有着几个圈棚养着不少的家畜。
    这是师尊曾经奴役他开垦的菜园和果园,想起曾经的自己,宣若风失笑。师尊其实最是小气了,为了他却又这般的大方。
    缓缓的来到了灵水眼,熟悉的小白蛇果然还挂在灵水眼旁的千年火莲上。
    灵水眼每七日结一滴灵水,小白蛇没日没夜的守着就是为了这一滴灵水,若非师尊有先见之明将这些灵水收集,只怕灵水早就全都落进小白蛇的肚子里。
    “我是小风,小白,要跟我一起离开空间吗?”
    小白蛇慵懒地瞥了他一眼,垂下头去,意思很明显了,他就要守在这个灵水眼。
    宣若风摸了摸小白蛇的小脑袋,这才起身离开,师尊收集的灵水有着好几瓶,就先让这小白蛇逍遥上些日子吧。
    宣若风来到竹楼,进入结界后翻找了一会儿,看到那十瓶灵水好好的摆在了锦盒内。果然,师尊把所有东西都留给他。
    不大的空间内,响起了少年若有似无的叹息。
    忽然感觉到了空间外有所动静,宣若风立刻离开空间,三哥宣若西也在这时推开门,修长的双腿一迈,也不敲门就这么进入房间内。
    002.前世之仇
    宣若风正呆愣愣的坐在床边,表情有一丝紧张。
    宣若西径直朝宣若风的床边走来,“你不是病了?我看你精神挺好。”
    温润的嗓音还是那么的熟悉,宣若风不禁涌起了一股怀念,他缓缓的抬头,直视三哥。
    宣若西有着一张很秀丽的,轮廓线条分明,下巴弧线精致,一双细长而秀气的时风眼,眸光充满着温和,薄唇微艳,唇角不扬自有弧度,让人很容易产生好感。
    他与二哥是双胞胎,一模一样的脸孔,二哥却给人一种放荡不羁的感觉,让人很容易就分辨他们二人。而也正是因为这张脸,上辈子三哥被人盯上,沦落做鸡。
    而这一切的开始,都是因为他可笑的爱情。
    宣若风眼眶微热,忽然双手抱住宣若西,把头埋在宣若西的腹部间。
    宣若西一愣,自然的拍了拍少年的脑袋:“到底怎么了?真病了?”
    宣若风的声音充满着压抑和沉痛:“哥……对不起。”
    少年突如其来的亲呢让宣若西有些摸不着头脑?这莫名其妙的道歉又是怎么回事?管家说的没错,这孩子今天不对劲,怕是闯什么祸吧!或者,唐铭那家伙又对小弟做了什么,想到这里,宣若西心中涌起强烈的不悦和不满。爸妈偏偏在这个时候又耽搁在外。
    “唐铭欺负你了?”宣若西试探性的开口。他并不喜欢宣若风一直去纠缠唐铭,两家都住在同一个别墅区,隔着也不过百米的距离,唐铭的母亲对他们一家子可没什么好感,阴阳怪气的看着就让人讨厌。若不是因为顾及着弟弟,他们早就阻止两人来往。可惜他这个弟弟死心眼不说,明明受了委屈也不说,真以为他们不知道唐铭是怎么对他的么?这一次父母回来,也有着将若风带走的意思,出国或者离开星球都可以,怎么都得让若风断了这心思。
    怀中的少年似乎有一瞬间的僵硬,似乎有一丝杀气泄露,宣若西却并没有察觉,少年恢复的极快,很快就恢复了正常,有些不好意思的推开三哥。
    “哥,我只是头有些疼,想休息。”
    宣若西见少年模样是真的很不舒服,表情担忧声音温和的安抚道:“真有什么事让管家找医生过来。”
    宣若西拍了拍宣若风的头后,又嘱咐了几句之后才转身离开,宣若风嘴角上扬,感受着真真切切的触摸,然而,重生的喜悦不过一会儿他又想起了三哥上辈子的遭遇。
    在他死后,又接连父母飞船失事的打击,家中几位哥哥一度一蹶不振,他可以忘记很多事,却无法忘记哥哥他们是为何而死。
    三哥为人温和,却在自己经营的酒吧认识了隐藏身份的海军一星少将季烙后开始了悲惨的命运,季烙看上了三哥,然而三哥因为他的自杀一直不肯那么快的接受季烙,但他其实看得出来三哥是喜欢季烙的。然而,就因为他的死亡,因为他的“爱情”,唐铭似乎存心不想要他们宣家好过,他就是死了唐铭也没有放过他的家人。知道季烙喜欢三哥,唐铭通过父辈的关系认识了季烙,然后三哥悲惨的一生就这么开始了。
    季烙因为唐铭数次在他面前说三哥如何如何的放荡后被种下了怀疑的种子。唐铭见三哥一直不肯答应季烙,又自称为季烙的“好兄弟”,于是派人给三哥下了药送上了季烙的床,季烙见三哥如此“放荡”的模样是彻底的对三哥失望却又抵挡不了三哥的诱惑,上过床之后将三哥彻底抛弃。三哥的性子从来都是不争不抢,他并没有为自己做辩解,却在得知有孕之后想跟季烙见上一面,然而那个时候,季烙已经答应家里的要求准备结婚,而他的未婚妻自然容不下三哥,派人拿掉三哥的孩子,明知三哥已经悲痛欲绝,却依旧下狠手,让三哥的酒吧欠债关门,为了四哥的腿不得不出卖身体,最后死在了在唐铭的好友的床上。
    可悲的是……三哥到死都不明白自己怎么会落到这个地步,他能感觉到三哥的恨意,他知道三哥恨季烙。
    季烙若是真的爱着三哥,又怎么会因为其他人的几句话和几张似是而非的照片就将三哥抛弃? 一切因季烙而起,而季烙却跟那个女人结婚生子好不快活,凭什么?凭什么你们在伤害三哥之后,还要过得那么幸福?
    三哥曾经经历过的,他也要让那些人经历,甚至比三哥更加痛苦。因为那些人高高在上将人们视作蝼蚁,若是有一天坠入谷底,只怕比三哥还无法接受生不如死。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