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囚型关节(悬疑推理)——鹅毛笔

时间:2019-09-11 11:18:23  作者:鹅毛笔

 

 
 
《囚型关节》作者:鹅毛笔
 
文案
 
如果真假的界限本是模糊不清,那生死又是如何?
 
在医院中被杀后,邵钧记忆全失地在一个鲜有人烟的山中小院醒来,他的身边只有一个自称是他哥哥的人。然而他不知道的是,这个人与杀他的那人的面容一般无二。
 
 
第1章 第一章 序1
  深秋的一个上午,邵钧驱车前往市立第五人民医院。
  尽管早就见识过医院上午拥挤的程度,因此特意提早许久就从郊外山中的家中出发,可天不遂人愿,途中一场突发的车祸让邵钧赶上了上班的高峰期,生生在路上堵了一个多小时。
  等他好不容易停好车进入医院挂号大厅时,大厅里早已人头攒动,柜台窗口处更是排起了长长的队伍。
  好在他是这里的常客,早已和那位医生约好,便可躲过这次漫长的等待。
  绕过人群,邵钧挤到了直升电梯前。不等他站稳,像是知道他的到来而特意免去他等待的时间似的,电梯门叮地一声就打开了。
  与此刻的一楼大厅中热闹拥挤的情形不同,这台电梯里空无一人。
  邵钧心中虽有诧异,但他并未深思就步入电梯。
  考虑到周围还有很多人同样等着电梯,他担心会因涌入的人流而来不及按下楼层按钮,所以刚进电梯,他就快速地按下了三楼的按键,礼貌地站在电梯内部最里面,等待其他人的进入。
  奇怪的是,他等了好一会,原本在他周围等电梯的其他人对于大门洞开的电梯毫无反应,依然站在原处时不时地抬头看一眼电梯上方的显示屏。
  顿时,邵钧对于此时身处的这个电梯深感不妙,当即就想要离开。
  可不等他移动半步,电梯门就已缓缓合上了。任他如何摆弄那开门按钮,电梯门都纹丝不动,坚定地履行着自己的职责。
  事已至此,邵钧也不再做无用的动作,只面对着银灰色的电梯门警惕地站着。
  爬升至二楼,电梯门正常打开了。
  邵钧快步向外逃去。
  可不远处一个小男孩飞奔着冲进电梯里,当即就与邵钧撞了个正着。
  瞬间,尖锐的超重警报声响起。
  小男孩随即被赶来的妇人一把拽出电梯。
  邵钧想要随之离开,但身后响起一声似有似无的脚步声令他一愣,等他回过神,电梯门早已合拢。
  他只得收回脚,尝试着按了按电梯的按钮,电梯门一如之前毫无反应。他又小心翼翼得转头向后看去,甚至再次回到电梯的里侧,仔细触摸电梯里坚实的金属**。
  银灰色的钢板坚实牢固,即使敲击后也只发出沉闷的响声,足以证明其后丝毫不存在足以躲藏的空间。
  那么刚才那种仿佛脚步声的声音从何而来,电梯的警报声又是怎么回事?
  他可以肯定得说在电梯发出警报的那一刻,这台电梯里只有他与那个小男孩两个人。一个成年人与一个不过学前年龄的儿童的体重是远远不会令一台正常的电梯发出警报声。
  但如果这台电梯不正常呢?
  如果这台电梯里有什么看不见的东西存在着呢?
  邵钧浑身冷汗,僵硬着身体靠在电梯里侧的墙壁上。
  惨白的节能灯光下,他的视野里依然只有电梯里两侧的金属**,正对面电梯的银灰色金属门,以及左侧显示着楼层变化的电子屏与下方的按钮。
  而他面前那光亮得足以倒映出周围一切的电梯门上,也清楚地反复印证着此处除了邵钧并没有其他人。
  但邵钧渐渐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正盯着自己,这种怀疑一旦产生,他甚至还感觉到一股湿冷的气息喷在他的颈侧上。
  他反复劝说自己冷静,在毫无头绪时绝不能轻举妄动,极力强迫自己宛如一无所知般得保持着身体的动作,心中却乱如一团绞在一起的麻线,不知如何是好,只能先暗自希望电梯能到三楼时还能再打开一次。
  幸运的是电梯的运行一如之前一样正常。
  从二楼到三楼,电梯耗费的时间不过数十秒便可达到。
  但这数十秒却让邵钧觉得有如度过了好几个春秋,要不是显示屏上的数字还在缓慢变化着,他还以为这座电梯只是个金属盒子,一动也不动。
  终于,在焦急的等待中,电梯上升到了三楼,电梯门渐渐打开,显现出门外医院的三楼走廊。
  电梯外一片寂静,但走廊明亮宽敞,比起此刻的有如金属牢笼般的电梯显得格外令人心安。
  等不及电梯门完全打开,邵钧就想要夺门而出,但对于这种怪异之事了解甚多的他,深知恐惧的味道反而刺激这些东西,理智制止了他这种自乱阵脚的行为。他强撑着等待电梯完全打开后,才不急不慢得迈步走出电梯。
  并没有发生任何阻拦,邵钧异常顺利地离开了电梯。
  看起来电梯里的东西对他似乎并没有什么兴趣,但邵钧并不觉得事情会这么简单,丝毫不敢放松,生怕自己一松懈灾难便会降临。
  此时,虽然他十分想要离开这家医院,但碍于爽约那位之后会引来更加麻烦的后果,只能硬着头皮向三楼走廊尽头的病理科走去。
  兴许是不明的事象令他焦躁起来,不知不觉中,他的脚步越来越来快,越来越快。空旷的走廊里他的急促的脚步声清晰地回响着。
  哒哒,哒哒,
  哒哒,哒哒……
  突然,他意识到了什么,猛地停下了脚步。
  然而走廊里的脚步声并没有消失。
  哒哒,哒哒,
  哒哒,哒哒……
  作者有话说:
  希望给大家带来一点清凉~~~(发生了一点意外,昨天发的那章不见了,这会新传了一下。昨天留言的小天使,实在是抱歉了。)
  
 
第2章 第二章 序2
  自己身后没有人,并且医院内部设计所限,除了从电梯中所来的这个可能以外,他的身后不会出现任何发出脚步声的东西。
  加之现在他离那台电梯的距离还不远,如果它第二次打开过,所发出的声响必然会被他所知。他可以肯定地说并没有这种声响。
  那么这些明目张胆显示着自己存在的脚步声只可能是电梯里的那些看不见的东西所发出的。
  直到此刻,邵钧仍不愿意与它们主动接触,努力维持着自己一无所知的假象。自从哥哥发生那件事后,邵钧明白自己已经过于靠近深渊。此刻的他极力避免接触多余的麻烦,平白消耗所剩不多的理智与寿命。
  但当他低头看了看光洁的足以倒影出人影的大理石地面,一种强烈的危机感爬上他的心头。
  那里只有一道他的影子孤单得向远处伸展。即使脚步声已如此接近,仿若就要贴到自己的身后,地面上也依然没有多出任何一道影子。
  最终,邵钧放弃了被动伪装的躲避,接受了恐惧带给自己的选择,飞快地奔跑起来远离它们。
  急促的脚步声中那规律的哒哒声依然清晰可闻,但随着离走廊的尽头越来越近那声音竟慢慢减弱,而原本寂静的走廊里,也渐渐传出人声,似乎是等待看诊的人群三三五五的聚集在一起。
  邵钧见状加快速度冲向人群。
  终于,汇入人群的那刻,微弱的哒哒声彻底消失。
  可他仍无法放心,只放慢脚步,直到走到人群深处时,确认自己身后并没有其他东西跟随时,才长长地叹了一口气,靠在三楼走廊边的窗户边上稍作调整。
  周三的上午,正是医院看病的高峰时段,不谈刚才拥挤地宛如集市一般的一楼大厅,此时邵钧所处的五官科前的走廊里就密密麻麻挤满了等待的人群。
  原本见到这么多人,一向不喜与人交往的邵钧深感头疼,但经过刚才在电梯中的事,这会熙熙攘攘的人群反而让邵钧深感安心。
  他擦了擦掌心的汗液,低头看一眼手表,骤然发现再不快走就要超过与那位医生所约的时间。要迟到的紧迫感,一下子冲淡了对于刚才电梯怪事的疑惑。
  “不好意思,麻烦让一让。”
  他一边不断地向周围的人道歉,一边努力破开人群,艰难得向走廊尽头拐角处的病理科走去。
  哗啦,哗啦,
  哗啦,哗啦,
  忽然,在嘈杂的人声中,一阵微弱的奇怪声音响起。
  那声音好似水流快速涌动,但却又比那种声响更尖锐更刺耳,就好像……就好像……是陶瓷碎裂的声响!
  哗啦——
  一只小瓷偶从一个小女孩手中摔落,重重地撞击在地面上。瓷偶瞬间变得四分五裂,破碎的头颅更是一路滚到邵钧脚边才停下。
  这瓷偶本来身体白白胖胖,圆乎乎的脸蛋上两朵红艳艳的腮红,极似年画中抱着锦鲤的大胖娃娃,并不觉得有何违和诡异。
  但此时停在邵钧脚边的瓷偶头颅,左侧的眼球碎裂成数片,右侧的眼球则从失去右半边头骨的缺口滚出,独留下一个空洞残缺的眼眶。脸颊上的腮红虽还如之前的夸张醒目,但缺少了大半下颚后,向邵钧露出一个狰狞的笑容。
  邵钧对于这个东西深感抵触,本绝不会招惹这种麻烦。
  但他似乎想起了什么,像是着了魔般向这颗头颅伸出手。等回过神,那碎裂的头颅赫然出现在他掌中,他只得强忍着不适将它递给面前不远处的小女孩。
  小女孩并没有伸手接过,反而突然不避不让地向邵钧倒来。
  邵钧本能地伸手准备接住她,可女孩的身体却如同一阵微风穿过邵钧的身体,消失得无影无踪。
  嗯?
  邵钧愣住了。
  不等他想明白刚才的异象,更奇怪的事情接着发生了。
  片刻前嘈杂的人声竟全都消失,周围陷入了一片寂静之中。
  他赶忙抬起头查看四周。
  此前熙熙攘攘的人群就在刚才那个瞬间全都消失不见,只留下他一个人紧贴那只碎裂的瓷偶,站在空荡荡的走廊中央。
  发生了什么?
  邵钧茫然不解。
  好烫!
  一直握在手中的人偶头颅,忽然滚烫无比,更不复坚硬。
  它如同被点燃的蜡烛一般受热融化。不等邵钧作何反应,手指已深深陷入头颅之中,滚烫的热度也随之传来。
  邵钧吃痛,一下甩开了手。
  噗的一声,头颅如同一滩烂泥摔落在残破的躯体边。
  耳朵、鼻子原就已不成形状,此时搅合进融化的皮肤里更是彻底失去了踪影。玩偶血色的嘴唇则被挤得歪斜,转过九十度直愣愣地戳在下巴上。而本就碎裂的眼球,则是从眼眶中喷出顺着皮肤一路流至嘴角边。
  这个时候的瓷偶,它原来的五官全都变得无法辨别,也就谈不上会有任何表情。
  可即便如此,邵钧却感觉到那漂浮在嘴角边上的眼球,正死死地盯着自己,破碎的双唇似有似无得发出一声嘲讽的呵呵声。
  对此,邵钧虽然刚开始心跳加速,消去未久的冷汗也再次冒出,但因为他早就见识过比这种玩意更异常更恐怖的东西,很快就恢复了冷静。比起眼前这个人偶的异象,他更苦恼于此刻自己的处境,他不明白在刚才那个瞬间究竟发生了什么?自己还在市立医院吗?
  对于前者似乎除了眼前的人偶与此前消失的脚步声外,并没有任何其他线索。
  而对于后者来说,邵钧也自认为难以判断。
  此刻他所处的地方,应是市立医院的三楼。
  面前的走廊如记忆中一般,有些刺目的荧光灯灯光下,左右两侧整齐排列着数个科室,一直延伸到走廊的尽头。尽头正对邵钧的方向,则是一扇闭合的玻璃窗。
  远远望过去,清晰地可以看到外面的蓝天白云,以及远方鳞次栉比的大楼。
  在走廊尽头右拐则是邵钧原本的目的地——病理科。因目力所限,邵钧并不能判断那里的情形。
  光看眼前的走廊似乎除了空无一人外,并没有其他异常之处。
  但空无一人本身也是最大的反常。
  一时之间,饶是饱读异常之理的邵钧都有些摸不清头脑,顿感无从下手。
  他站在原地等了数分钟,见周围没有变化,又抬起手表确认时间,
  表面环绕的12个数字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三枚指针狂乱得转动,在表面断断续续地写下了一行血红的小字——你是死人。
  作者有话说:
  医院历险估计还有两章就要结束了。大部分的提示已经在序里给出,希望能帮助大家阅读以后的正文。
  
 
第3章 第三章 序3
  邵钧有些恼火地放下手臂,虽然不知道是谁在搞鬼,但他对于这种过于明显的挑衅反倒并不恐惧,即刻就放弃确认时间,改为探查自己的所处之地。
  绕过已经化成一滩**的人偶,他一边打量着两侧门后科室中的情景,一边小心翼翼地靠近。
  因正是看诊的时间,各个科室内都大门敞开,内里的样子一览无余,虽乍看毫无异常,没有多少探索的价值,但反正毫无头绪,理应仔细探查一遍,好获得一些线索以此脱身。
  只是邵钧有些犹豫,他能感觉到心中有个男声隐隐约约得在恳求他不要浪费时间,快去病理科,不然就来不及了。
  那恳求的声音他极为熟悉,却怎么想都想不明白这声音到底属于谁。
  邵钧陷入了沉思。
  可没等邵钧弄明白,他突然发觉自己竟然不知不觉得在慢慢向走廊的尽头走去。
  皮鞋踩在坚硬的大理石的地面上发出哒哒的脚步声。
  平时并不会太过在意的脚步声,在这个寂静的走廊中再一次显得格外突兀。
  它们一声叠着一声,清楚地显示着所属主人的行路,无论是属于邵钧,还是其他东西。
  如果说此前邵钧只是不愿意招惹麻烦而避免去确认脚步声的所属者,那么此时他却是不敢去确认自己身后究竟跟着什么。
  医院里此时发生一切已经有些超过他的能力上限,他完全不知道之后将要发生什么,更是不敢猜测之后这些东西跟着自己是为了什么。
  一想到这里,他就告诉自己千万不能多想,在这个世界中知道得越多,死得也越快。
  不听,不看,不想,才是保命的上上策。
  可往往有这种情况,你越告诉自己不要在意那个声响,这再正常不过,反而会越在意它的出现,它的缘由。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