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不想和你在一起ABO(近代现代)——站着写文

时间:2019-09-12 08:27:58  作者:站着写文

 

 
 
 
《不想和你在一起ABO》作者:站着写文
 
文案
 
储英就是去厕所抽根烟的功夫,就被一个中了迷药的Alpha强行标记了。权衡利弊之下,跟着这个长着一副仙女禁欲脸的Alpha回了家。
 
白世繁被人算计标记了一个OMEGA,妆前妆后两张脸,喝酒抽烟样样行,为了负责,不甘不愿把人带回了家。
 
储英:我绝不承认我是看上了你的脸!
 
白世繁:滚……
 
储英:行,先把生活费给我!
 
妆前懒散糙汉妆后高冷美艳(伪)OMEGA明星受X人前冷漠人后温暖美人(真)霸总ALPHA攻
 
 
1 第一章 老子去趟厕所,你特么标记我!
 
储英最近很不爽,先是乐队的吉他手摔断了腿,演唱会无限期推迟了,再是自己的代言被人给抢了……偏偏这个抢了他代言的还是个妖艳**,两个人同期出道互相看对方不顺眼,但是有一点储英很得意,因为这个妖艳**没他红。可惜今年储英流年不利,这个妖艳**不知道什么时候把上了一个中年油腻大肚子的秃顶煤老板,死命的给他砸钱,一下子抢了他不少资源。
 
最可气的是,就在三个小时前他代言了四年的牌子,品牌商当着他和妖艳**的面,告诉储英,这个代言他接不了了,要换成齐修那个小贱人。储英面无表情的看着齐修挽着那个中年油腻暴发户的手,趾高气扬的从自己面前走过,还不忘充满同情的说了一句,“储英,趁着年轻,早点找个人罩着吧,假清高真不适合你!”
 
要不是经纪人祝宴拦着,储英已经冲上去和齐修撕逼了。被自家助理和经纪人架了出来,祝宴见他情绪不稳定,将他裹的严严实实的带他去一间相熟的酒吧散心。酒吧老板是祝宴的前妻,两个人婚内吵的天翻地覆,没想到离婚了却成了朋友。三个人进了早就安排好的包厢,储英拉开身上的厚外套,倒了满满的一杯酒,一口气闷了下去。
 
祝宴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我说你什么时候改改你的臭脾气,齐修就那个破嘴,你让他说两句怎么了?你刚才要是真的一拳呼上去了,天知道会被齐修怎么借题发挥。你和他不一样,他就孤家寡人一个,现在还傍了大款,你呢,你还要养一个乐队,身后还没有煤老板。所以你给我安分一点行不行。”
 
储英重重的将酒杯放在桌子上,“老子就是不服,这个代言没了就没了,我不爽的是落在齐修这个贱人身上,老子输给谁就是不能输给他!你没看到,他看我的那个表情,就差在我头上拉屎了,你让我忍,我特么怎么忍!”
 
一边的小助理战战兢兢的从随身小化妆包里拿出粉扑,“储英哥,你的妆有点花了,我给你补补。”
 
“补,补个屁,这里黑的鬼都要出来,谁还认得我这张脸!”
 
储英厌烦推开她的手,“走走走,一边去。”
 
祝宴皱着眉头,“斯文点,你说你这个样子什么时候能遇上一个合适你的人,说句实话就你这样上了妆闭了嘴还能看看,你这一开口鬼都要给你吓走,你是想做个万年老处男,八百年开不了荤,靠着抑制剂度过发情期,孤独到老?”
 
储英越听越不对,“以前我倒是想谈,你不给我谈,现在你嫌弃我老处男,我老处男谁害的,还不是你。我就不信了,我储英想找男朋友还怕找不到?”
 
祝宴:……
 
助理:……
 
祝宴抓起桌子上的酒杯,火红的指甲抓着水晶高脚杯显得特别的狰狞!?
 
“作为一个ALPHA,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就你这种类型除非这个ALPHA脑子被驴踢了,不然绝对不会看上你。你说你,要温柔没有,要气质更没有,要颜值,额……画了妆还行,要身材,身无二两肉,哎……你去哪?我还没说完,你走什么,把帽子戴上,别被人认出来!还有不准抽烟!”
 
储英很烦躁的关上厚重的包厢大门,拉了拉帽子,带上口罩低着头去了洗手间。这家会所的洗手间在走廊的尽头,人少还隐蔽,储英靠在洗手间对面的墙上,从口袋里掏出香烟,抽出一根点了起来。狠狠的吸了一口,还不小心呛了一下,低头骂了一句脏话,顺着墙蹲了下来。
 
祝宴说的没错,储英没男人,他这二十四年连炮友都没一个,发情期靠着抑制剂度过的孤独单身狗。储英不是没找过,只是每次到关键一步,对方看见他卸了妆的脸,就没有然后了。储英狠狠的吸了一口烟,老实讲他卸了妆的脸也没那么恐怖吧,粉丝不是说自己的素颜是清新自然吗?对的,肯定是他们不懂得欣赏。这么想着储英的心里舒服了一点。按了烟头,刚起身,就看见前头有个摇摇晃晃的男人从拐角拐进来,个子很高,脸看不清楚,身上的味道很好闻,是个ALPHA,只是这身上的气息……
 
储英觉得对方的气息很不稳定,下意识的觉得自己得躲着。吸了吸鼻子,侧着身子从这个男人身边走过,储英一边走还一边想,这是什么味道,真好闻。只是还没走出几步,突然就被一个巨大的力道拖着进了不远处的洗手间,储英一句握草还没叫出口,人已经被狠狠地摔在厕所的地上。
 
储英挣扎的爬起来,刚想破口大骂,一抬头对上对方的脸,储英愣住了,他承认长这么大,他从来没见过长的这么好看的男人,只是现在这个男人双目血红,正狠狠地盯着自己,就像盯着一个猎物。储英觉得不好,这个男人被下药了。
 
来不及思考,男人已经扑上来,将他狠狠的压在身下,他身上那股香味越来越浓,储英被压制的完全不能动弹,后知后觉的才发现这股好闻的味道是男人身上信息素的味道。
 
身上的男人狠狠的瞪着他,“OMEGA?”储英心里直骂娘,奈何全身发软,完全没有力气,男人使劲的晃了晃脑袋,又重新盯着储英,突然将他狠狠的翻过来,一个用力扒了他的裤子。储英惊慌的大叫,“我去,你给我清醒一点,你谁啊你,你要是真敢插进来,老子打爆你的狗头!”
 
身后传来解皮带的声音,储英慌的全身发抖,这特么我今天难道要折在厕所?趁着身后男人呼吸越重,感觉自己有了点力气,慌忙的从地上爬起来,也来不及穿上裤子,就往门边跑,手还来不及抓到门把,就被男人死死的拖了回来,面对着墙死死的压住,按下他的腰,还没等储英反应过来,身后传来的剧痛让他大叫,“我去,你他妈这是qj.老子不搞死你!啊!”
 
祝宴见储英久久没有回来,有些担心,拉着助理周慧出去找人,刚出门就听见门口有骚动,隐隐听着像是说厕所。感觉有些不对,两人急着跑向厕所,刚一靠近,那浓郁的玫瑰香夹杂着一股异香,让祝宴犹如当头棒喝,掏出手机给前妻打了电话,让她赶紧派保安过来,将厕所隔离。一边的周慧已经快要哭了,“宴姐,你别吓我,怎么了?你脸色不对,我是beta,我闻不到味道,到底怎么了。”
 
祝宴来不及回答她的话,厕所门被锁住了,祝宴抬起腿狠狠地一脚,门直接飞了,祝宴还没进去,那冲天的信息素**的味道让她瞬间头晕,再一看里面的情形,祝宴头快炸了。
 
储英被压在地上动躺不得,压在他身上的男人显然还没完事,地上有着点点血迹,祝宴一怒之下脱下自己的高跟鞋就要砸上去。周慧捂着鼻子,满眼泪水,拉住祝宴的手:“不能砸,要出人命的。”
 
祝宴还有一丝理智,扔了高跟鞋拿过一边的拖把对着男人的脑袋狠狠地甩过去,男人闷哼了一声,倒下去。祝宴连忙上去将男人掀开,拉起地上的储英。“快,说句话,你还好吗?储英!储英!!”
 
储英苍白着脸捂着自己的脖子,对着地上昏过去的男人,恶狠狠地说道,“我要报警!我要告他强奸!!!”
 
祝宴的前妻带着保安来了,一看见里头的情景忙将保安拦在外头,“怎么回事这是?”祝宴黑着脸,看到储英脖子上的咬痕,脸色大变,“储英,你被标记了?”储英沉着脸,“你快报警,废什么话。我要告死他!”祝宴让周慧过来抱着储英,她过去撩开倒在地上的男人额前的头发,刚一动男人就张开了眼睛,眼里虽有迷茫却已经恢复了清醒。祝宴看着那张脸惊讶的大张着嘴,脑壳气的快要炸了。
 
这下好了,这摊子谁都收拾不了。
 
偏偏那头还有一个搞不清楚状况的,“祝宴,你愣着干嘛,快报警啊!”
 
坐起身的男人,听着声音看了过去,对面一个浑身赤裸的男人正恶狠狠的盯着他,他迷茫低下头看着自己一片狼藉的**,记忆一点点的回到脑子里,眉头一点点的皱起来。
 
祝宴的前妻上前想劝一劝,一看见男人的脸呆住了,“白世繁?”
 
  2 第二章 没了他,你发情期怎么办?
 
警察局调解室……
 
年轻的警员看了看储英的身份证,又抬头看了看正在龇牙咧嘴的储英本人。
 
“姓名?”
 
储英坐在椅子上,屁股刚好碰到伤口痛的不得了。
 
“身份证不是在你手里吗?你还问我叫什么?”
 
祝宴一听,脸一黑,“不好意思啊,警察同志,今天打击太大,脑壳有点不清楚。”
 
警员抽了抽嘴角,“性别?”
 
储英忍不住了,到这种时候了,怎么还在问废话呢,“您自己不会看啊,我是男的还是女的!”
 
祝宴一把捂住他的嘴,“警察同志,小孩子不懂事,你多包涵包涵!”说完狠狠地甩了储英一眼,低声恶狠狠地说,“你要是再这种态度,就给我回老家种地。”
 
储英怂了,不甘不愿的闭了嘴。警员再三对比了身份证不紧不慢的说,“人和证件对不上,请把妆卸了。”
 
储英刚想从椅子上跳起来,被祝宴一把压了回去,“好好好,周慧,带卸妆油了吧?”
 
一边的周慧忙手忙脚乱的拿出一个随身的化妆包,“带了带了。”跑到储英面前给他卸妆,储英本来不愿意,周慧一边拿着化妆棉擦拭一边小声说,“好汉不吃眼前亏,忍忍啊。”
 
储英闭上眼,这他妈都是什么破事,眼睛不自主的朝坐在他旁边一直没有说话的男人身上看过去。
 
自从进了警察局,白世繁就一直没有说过话,坐的端端正正,简直就是仪表端庄,除了身上的衣服有些褶皱以外,整个人活脱脱就是优雅贵公子的代名词,就算坐在警察局里也能坐出一副高级感。
 
储英心里头的火又上来了,凭什么他屁股流血,哪哪都不好他还这么和没事人一样的。
 
周慧给储英卸完妆,警员脸上闪过一丝诧异,储英差点又暴起,这种眼神他不知道见过多少回了,从妆后的惊艳到卸妆后不可思议。
 
警员哼了一声,小声的说道“原来真是储英啊。”
 
声音虽小还是被一边的祝宴听到了,祝宴满脸堆着笑,“警察同志,我们储英的身份,还请您妥善处理下这件事情。”
 
警员看了看坐在对面的两人,储英黑着脸龇牙咧嘴想要把旁边那个漂亮男人给撕了,至于那个从进警局就一句话都没有说过的漂亮男人板着脸一眼都没有看过储英。
 
警员又对着白世繁问了一句,“姓名?”白世繁纹丝不动,警员皱着眉头又问了一句,“姓名。”
 
白世繁还是无动于衷,警员有点不满,刚想说话,白世繁开口了,“一切等我的律师来。”
 
低沉的声音宛如低音炮,平地炸了一声雷。周慧忍不住身体一抖,真苏啊。储英冷哼了一声,“装样子!什么等律师,我看就是想逃避责任!”
 
祝宴狠狠地一掌拍在他脑袋上,“你给我住嘴!”
 
储英委屈的看着她,干嘛又打他,现在被强奸屁股开花的是他好不好。
 
正说着,调解室的门打开,进来两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其中一个戴着眼镜的男人提着公文包,走到白世繁身边,“你好,我是白总的代表律师周径。”
 
警员看了看手里的资料抬头说道,“现在储先生告白先生对他进行了强迫性性行为,虽然情节恶劣,但是介于白先生已经对储先生进行了标记,我建议你们双方还是调解一下比较好,毕竟标记后对双方都有影响。
 
站在周径身边的另一个男人吃惊的看着白世繁,“白总,你把谁给标记啦?”白世繁听到标记两个字,眉头忍不住抽了抽,修长指节分明的手不着痕迹的挪动了两下。
 
这边白世繁的助理还没有得到回答,那头的储英已经跳起来了,
 
“这有什么好调解的,这他妈就是强奸,老子现在屁股还在流血,这就是最好的证据,我他妈……”
 
祝宴一个用力将他的嘴巴捂住,死死的按在自己腋下,
 
“哈哈,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小孩子不懂事,调解,我们接受调解。”
 
警员额头闪过三道黑线,觉得今天值班真是值了,见到大明星储英不说,还得了一个超级爆炸大八卦。
 
秦酚大张着双眼,看着前头恨不得将自家老板撕了的男人,这样子怎么看着这么熟悉,总感觉在哪里见过,突然脑子里灵光一闪,这不是储英吗,现在人的审美还真是奇怪,整容怎么整他的素颜?哎,不对,刚才警员说的啥,储先生?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