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雪豹喜欢咬尾巴(古代架空)——木三观

时间:2019-09-14 11:21:51  作者:木三观

   《雪豹喜欢咬尾巴》作者:木三观

  文案
  白切黑狼王攻X傻白甜雪豹受
  CP:白切黑雪狼王X傻白甜雪豹
  雪豹美人一紧张就是喜欢咬尾巴,当他被送到雪狼王的寝室时,他也是瑟瑟发抖地咬着尾巴的雪狼王:你怕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
  雪豹:我怕你XX我的OO。
  雪狼王:那真是失礼了,本王正是为此而来的。
  ——
  雪豹:听说只有雪狼才可以当王后……?
  雪狼王:有这个规定吗?我去问问生物学家
  ——
  三天之后,北国的生物学家表示:雪豹是雪狼的一种
  ———
  架空背景的跨物种妖怪的爱情故事。
 
 
第1章 
  柳椒是一只修炼成人的雪豹。
  人形的他长得相当俊美,但也保留了一些雪豹本体的特征——比如眼睛,在光照下是青玉色的,黑色瞳孔圆圆的,看起来神采不凡。行动也是如此,他身体很灵活,能够跳得很高,还有——很重要的一点,也是很困扰他的一点,没事喜欢叼着自己的尾巴。
  没错,人形的他还是带着尾巴的。
  这是很多雪豹妖怪的习惯,尽管化为人形了,尾巴还是得保留着,不然平常没事儿的时候咬啥呀?
  柳椒此刻就盯着自己的那条白雪雪的、毛茸茸的大尾巴看,尾巴摇摇晃晃的,像是荡来荡去的钟摆。
  他的心情也是摇摇荡荡的,像漂在河流上的小舟。
  咔哒——
  是门被打开的声音。
  柳椒的心一下子就像上了发条似的,紧了起来。
  他的听觉和嗅觉都相当灵敏,一下子就能感觉到来人的气息——那浓烈的充满雄性荷尔蒙的气息——绝对是狼群中ALPHA。
  没错,来者正正就是雪狼王。
  雪狼王走得很轻、很慢,优雅悠闲,像一支未写完的曲调。
  他来了。
  柳椒紧张地闭上双眼,嘴巴一合,咬住了自己毛茸茸的尾巴。
  他浑身紧绷,犹如拉紧的弦,仿佛下一刻就要断掉。
  雪狼王擅长捕猎,因此,对于猎物的反应非常敏感,他能察觉到柳椒的心跳急促、呼吸短促、浑身肌肉紧绷,是典型的猎物的状态。
  雪狼王似觉得奇怪,说:“我又不是要吃了你,你为什么这么害怕?”
  柳椒还是第一次听见雪狼王的声音,那么淳厚动听。这让他缓缓睁开了眼睛。
  他之前曾远远地看过雪狼王,但不曾这么近地见过他——远远地看着的时候,雪狼王给人一种孤傲冷清的感觉,现在近看——则是震惊在他的美貌之中了。
  雪狼王那一张脸仿佛雪吹成的,身上带着一股薄薄的冷香。
  柳椒仰躺在床上,咬着尾巴,愣愣地看着雪狼王,一句话都说不出。
  雪狼王站在床边,高高在上地俯视着他,如同仙人俯瞰。
  柳椒咽了咽唾沫。
  “告诉本王,”雪狼王仿佛好奇,“你在怕什么?”
  柳椒松开了尾巴,答:“我怕你干 我的屁 眼。”
  雪狼王闻言却歉然道:“那真是失礼了,本王正是为此而来的。”
 
 
第2章 
  柳椒是家族送来的“礼物”。
  雪狼王新登大宝,北国各部族纷纷献上各种厚礼,上贡表忠心。
  雪豹一族人丁单薄,财富也不多,也发愁不知该送什么,好不容易凑齐了一份还过得去的礼单。雪豹族长柳明便带着一行人到了首都雪城献礼。
  柳明等人到了狼宫门外,只抬了一箱礼物,回头一看,别家都是一卡车、一卡车的送,堆山填海的。他们雪豹也太寒碜了,简直不好意思送出手。内政官是个爱笑的红狐狸,他看着柳明的礼物,也没露出嫌弃的样子,仍笑着说:“你们的心意,王会知道的。”
  柳明便对红狐狸说:“我们这个是不是……太小意思了?”
  “都是心意,都是心意,不拘大小的。”红狐狸客气地回答。
  柳明扭头看着富饶部族送上的贡品,就心中不安。
  柳椒倒是无忧无虑,只晓得送完礼物就可以去玩了。
  雪豹一族都住在山村,柳椒长这么大了,还是头一次去雪城这样的大都市。柳椒所住的山村里都是以精怪为主,到了雪城才发现普通的人类居民是那么多的。他晃着大尾巴在人群里走的时候,大家都扭过头来看他。
  柳椒倒是不怕旁人的目光,但他发现雪城到哪儿都人山人海的,商场也很拥挤,他那条大尾巴就显得很累赘了。
  他在商场里走动的时候,尾巴不小心扫到了一个女孩子,女孩子惊叫一声。他连忙跟她道歉:“对不起!”
  说着,柳椒抱紧了自己的尾巴,唯恐再碰到别人,女孩见他这样,又叫了一声。
  “怎么了吗?”柳椒问。
  女孩子捂着嘴:“抱着自己的尾巴什么的,也太可爱了……”
  过了一会儿,女孩子又问:“你是猫妖吗?”女孩子将他打量一番,又摇头说:“不对啊,猫的尾巴可没这么粗的。”
  柳椒不好意思地笑笑,说:“我是雪豹,尾巴是比较粗大的。”
  女孩子小心翼翼地问道:“我能摸一下嘛?”
  柳椒点点头:“可以。”
  女孩子摸了一把柳椒的大尾巴,表情太过陶醉,以至于柳椒觉得自己在做什么不道德的事情。之后,女孩子又提出和柳椒合照。
  柳椒心想:原来雪城的人类居民是这么热情好客的吗?
  柳椒不太习惯和陌生人合照,笑得不自然,便索性不做表情了,咬着自己的尾巴,比了个耶。女孩子便拍了照片,发到了社交网络。漂亮的雪豹妖精咬尾巴的照片很快就便点赞、转发无数。
  沉迷网络的网瘾少女狼宫公主也看到了,还拿给狼王看:“哥,你看,这个雪豹少年是不是很可爱?”
  雪狼王瞄了一眼,点头:“是很可爱。”
  “是很可爱”,不过是简单的四个字,却因为是雪狼王的评价,立即像插了翅膀似的飞满了狼宫。狼宫里传了一遍,又在宫外传了一遍,从一句“是很可爱”,传成了“可以爱”,又再传成了“可以坐爱”——第三个进阶版本就传到柳明耳朵里了。柳明思来想去,便试探着在朝圣日带了柳椒进狼宫。
  朝圣日那天,各部族的族长都来了,济济一堂,来观圣颜。雪狼王一袭白袍,如雪同色,立在长长的石阶之上。柳椒好奇地踮脚昂头看,也看不清晰,只觉得雪狼王犹如高山尖尖的那一堆雪,远观着就已觉得清丽高贵,不可接近。
  柳椒看不清雪狼王,也如同雪狼王看不清底下众人。
  在他看来,都是黑压压的一片,却叫他看清,总有一个少年踮着脚伸着脖子看自己,那眼神明澈得很。
  雪狼王不觉多瞧了两眼。红狐狸便说:“这就是那个‘是很可爱’的雪豹少年。”
  “是他?”雪狼王顿了顿,又眯起眼来,使了妖力远眺细望,终于将柳椒的脸容看真切了,便断言道,“是真的可爱。”
  雪狼王是新上任的,但红狐狸是宫里老人了,伺候过两代妖王。这老狐狸也急着想在新王面前树立“忠犬”形象,正愁没处献媚呢,便认为这雪狼王夸了两回这个少年“可爱”,那肯定就是“可以X爱”的意思。
  散会后,红狐狸忙向柳明暗示了一番,柳明本来担心自己献礼不够,现在一想,如果柳椒能够合雪狼王的心意,那就不愁了,忙一口答应下来。
  于是,事情办妥了,红狐狸便对雪狼王说:“雪豹族族长有特别的礼物要奉与吾王。”
  雪狼王正侧卧在榻上看书,闻言,头也不抬,便说:“那就谢谢他了,先收起来吧。”
  红狐狸却趋近雪狼王,低声说:“他送来了雪豹美人,此刻正在偏殿寝室。”
  雪狼王闻言,脸上顿生异色:“什么?为什么?”
  红狐狸见雪狼王这么讶异,他自己也讶异起来了。狐狸习惯性地将责任甩给别人,忙说:“是柳明族长,他……他觉得自己上贡的礼物不足以表达自己对大王的忠诚,所以打算送一个美人……”
  雪狼王将书放在塌侧,却道:“那我要是不收这个美人,柳明岂不是会很不安?”
  “正是如此啊。”红狐狸说,“大王可能要好好安抚他,才能消弭他内心的不安。”
  旁边的蓝猫侍者又说:“是啊,大王……大王一定要加油!”
  “既然如此,”雪狼王叹气说,“本王就为国捐躯一次吧。”
  说着,雪狼王整了整衣襟,走向了雪豹美人所在的偏殿。
  而柳椒则在偏殿寝室里瑟瑟发抖……
  作为山里野大的柳椒,他在雪狼王面前还是相当诚实地坦言:“我怕你干 我的屁 眼。”
  雪狼王歉然道:“那真是失礼了,本王正是为此而来的。”
  柳椒闻言,便更是抖得跟筛米似的了。
  雪狼王在床边坐下,想伸手扶一把柳椒,柳椒却下意识地缩开了。雪狼王便收回手,仍玉山一样地站立着。
  柳椒却说:“我……我这样很无礼吗?”
  “还好。”雪狼王答道,“比起你见到本王不行礼而言……”
  柳椒脸腾地红了,忙从床上跳下来行礼:“吾王万岁。”
  雪狼王说:“不必多礼。”
  柳椒这才直起身体,又觑了雪狼王一眼,不觉又惊于他的美色:雪狼王这么美貌,还需要求什么美人啊?
  雪狼王又道:“你叫什么名字?”
  柳椒答:“我叫柳椒。杨柳的柳,辣椒的椒。”
  “噢,相熟的人都是怎么称呼你的?”雪狼王问。
  柳椒答:“二傻子。”
  雪狼王怔了怔,说:“那……谁是大傻子?”
  柳椒也一怔,解释说:“这……这不是一个排名。”
  “噢,是这样?”雪狼王在床边坐下,说,“那是怎么回事?”
  柳椒勉力解释:“就像您是‘大王’,但也没有‘二王’呀。”
  “是这样……这很有趣。”雪狼王淡淡说,“那么,你是怎么会来到我的寝室的?”
  柳椒脸上一红,说:“这个……说来话长。”
  雪狼王道:“我有时间,你可以慢慢说。”说着,雪狼王又道:“坐下说吧。”
  柳椒眼睛在室内乱瞟,看雪狼王已坐在床上了,便问说:“我坐哪儿?坐椅子吗?”
  “不,坐这儿。”雪狼王拍了拍自己的大腿。
  柳椒的脸更红了:“这、这不合适吧?”
  “确实。”雪狼王沉吟一下,说,“你先把衣服脱掉吧,如果方便的话。”
 
 
第3章 
  柳椒大惊。
  “脱掉衣服?”柳椒不觉地退后两步,“在大王面前吗?”
  雪狼王沉默一下,考虑到柳椒紧张的心情,才说:“你也可以到更衣间里脱。”
  柳椒还是很服从命令的,答应着就到了更衣间,咔咔两下就脱掉衣服了。
  雪狼王一个人坐在床上等也无聊,又朝更衣间说:“出来直接坐我大腿上就好了。”
  “遵命,大王。”
  过了一会儿,更衣室里走出了没有穿衣服的一条雪豹。
  是真的雪豹。
  雪豹本体。
  雪豹原形。
  毛茸茸的大雪豹咬着尾巴,慢悠悠地走了出来,径自一屁股坐在了人形雪狼王的大腿上。
  雪狼王觉得这一屁股还挺沉,但他处变不惊,脸上没有表现什么,尽显王者风范。
  雪狼王问:“怎么变回原形了?”
  柳椒回答:“一般我在别人面前脱掉衣服,都会变回原形的。”
  “为什么?”雪狼王问道,“为什么不可以用人形裸体呢?”
  柳椒答:“这不是违反了治安条例,有伤风化吗?”
  雪狼王沉默半晌,说:“治安条例规定是在公共场合裸露身体才算入罪,我们这儿不算公共场合。”
  柳椒却道:“但这仍然是有伤风化吧?”
  雪狼王说:“你我之间不必说什么‘风化’。”
  柳椒愣了愣,说:“我们好像不是很熟吧?”
  “……”雪狼王沉吟半晌,说道,“你还没告诉我,你是怎么到这儿来的?”
  柳椒忽然别扭起来,只说:“这不好说。”
  “你慢慢说。”雪狼王谆谆善诱,“是谁让你来的?”
  “是族长。”柳椒说,“你认识我们族长吧?”
  “当然,雪豹族长叫做柳明。本王是知道的。”雪狼王答。
  柳椒点头,又说:“他说要把我献给大王。”
  雪狼王点头,说:“你是心甘情愿来的吗?”
  “是的。”柳椒回答。
  雪狼王伸手撸了一把雪豹的毛脑袋,说:“那你知道来了,要做什么吗?”
  柳椒庆幸自己现在是雪豹的样子,否则一定脸红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