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反派他在养徒弟(古代架空)——背着七彩壳的蜗牛

时间:2019-09-17 08:09:51  作者:背着七彩壳的蜗牛

 

 
《反派他在养徒弟》作者:背着七彩壳的蜗牛
 
文案:
     南门教主叶御天年少成名,江湖人心惶惶说其要一统江湖,整日提防。
 
后有消息传出,叶教主无心统一江湖。
 
嗯?
 
他忙着养徒弟呢,哪来空一统江湖?众人经观察所言极是,于是放下了心。
 
几年以后。
 
这些人看着新的武林盟主表面笑嘻嘻内心:他是不当,养个徒弟来当是吧……
 
沈不入年少遭遇不幸,短暂当了几年叶御天的徒弟。
 
江湖皆传叶御天残忍冷血,遇见唯恐避之不及,可他为什么觉得,这被称为‘血魔’的男人竟该死的十足可爱呢?
 
#年下#
 
    
    ☆、第 1 章 
 
作者有话要说:  欢迎看文,祝你愉快~
  暮色四合,云阳关外三百里。
  一座苍凉破败的府邸静静的伏在荒野上,似一个烂掉了血肉的人,唯有筋骨还撑着。
  荒野杂草疯长,府邸及其周围却奇异的寸草不生,连光线都像乱入者被禁锢埋在了那里,只剩暗沉又鲜红的黑——那是曾经的血流成河。
  远远的有白色的点在靠近,离得近了才看清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年郎。
  少年白衣胜雪,眉目冷清,停在府邸前,也无什么表情。隔远了看着,到又给这平添了几分诡异苍凉。
  光线一寸寸湮灭,掠过府前的一块石头,隐约可见剑痕划出的剑府两个字,再一寸寸往下全都归于黑暗,白色身影终于动了。
  便如来时一样,转身一步步的往外走。
  天就在身后彻底暗下来,迎面是城里的万千灯光。
  沈不入进了城,直直奔向一个地方,那里有他要买回去的东西。
  此时的云阳城很是热闹,不久后就是元宵节,人来人往的都在置办东西。
  眼前的热闹暖暖扑过来,融化身上带来的寒冷,沈不入呼了口气,心神还没放松又猛的提起。
  眼角扫过跟在自己身后的人,沈不入微顿了一秒,忽然捂住肚子急匆匆的换了个方向。
  两步三拐的,逐渐远离了热闹的人群,进入街边的巷子。
  等进了黑暗的巷子,在这清冷月光不能照到的地方,方才少年脸上的焦急化为淡漠,微弯着的身子也挺直如常。
  等了不过三秒,背后就传来掌风,沈不入微动,下一秒却猛的顿住——“啪!”熟悉又陌生的鞭子打在皮肤上的声音。
  沈不入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屏住了呼吸,也许是蓄积转过身的勇气。
  虽然已经有猜测,但成真的时候还是让沈不入有了瞬间的失神,清冷的面上终于露出了一点少年的样子,惊喜又愕然,“师父?”
  在月光洒下的房顶阴影里,坐着一个青年人,玄衣墨发似要融进夜色里,脸上红色的面具与白皙的皮肤却像吸足了月光,在黑夜里艳丽又危险的绽放。
  青年收回自己手里的鞭子,闻声从墙头跃下,颇为嫌弃:“怎的这般没用,如此不入眼的跟踪都甩不开?”
  “师父教训的是。”沈不入应道,没说他是故意的——甩开了,不就放过了么?
  叶御天不知徒弟的心思,还是有些嫌弃:“这三年卫七怎么教你的?”
  “是徒儿愚笨,不怪卫护法。”沈不入看着师父,神色比刚才平静了些却还是难掩惊喜:“师父何时回来的?”
  “不久。”他回去路上遇见左护法说人在这边就过来看看,结果竟看到了这么一幕。
  要是他今天不在这,不是被人暗算了都不知道?这一想叶御天又是气,抬手拍在徒弟头上:“废物!”
  沈不入在巴掌举起来的时候身体就微不可察的动了一下,却又被主人硬生生停住,挨了这一把掌,他并不觉得疼,还觉得有点亲切。
  叶御天没注意这细节,冲着尸体点点下巴,“清理掉。”
  沈不入闻言乖乖的蹲下身翻找这人的东西看有没有能识别身份的。
  短短的时间地上的人整个左肢已经露出白骨了,毒性还在蔓延,不过等沈不入看到后颈才发现致死的是颈后的一条血线,手臂只是为了惩罚罢了。
  这世上恐怕再不会人用鞭子比师父好了,沈不入想。
  “没什么发现。”什么东西都没找到。
  叶御天目光暗了暗,眼神从沈不入身上扫过,掏出化尸水洒向尸体。
  “走,回去了。”
  说完想伸手抓徒弟的后颈离开才发现不太合适——这三年沈不入长高了不少,不是当初那个可以随手提着的小屁孩了。
  叶御天默默转而抓住徒弟的胳膊,不过身形刚动就被沈不入打断了。
  “师父等等,我还未给无忧带炸豆腐。”
  “我已让人带回了。”叶御天说这句话时人已掠出很远,“对了,今晚别让那丫头知道我回来。”
  沈不入一愣:“师父还未回去过?”
  他微微仰首看着身侧的人,束带随手绑的头发有些散乱的飞舞着,脸也只能看见削白的下巴跟半截挺直的鼻梁。
  跟记忆中的一样又好像不太一样,毕竟快三年未见了,沈不入唯一能确定的是师父的面具更红了,浓稠得好像要滴下来。
  “嗯,路上遇教中弟子说卫护法在这边,便过来看看你。”叶御天道。
  听着师父淡淡的语气,沈不入心里有些触动,不太明显,但足以让他多问一句:“师父这次回来还走么?”
  冷意隐隐从眼里泄出,叶御天沉声道:“不走。”
  沈不入没察觉这冷意,嘴角不自觉的上扬,从城外一直堆积的些许压抑倒是轻飘飘的散了。
  叶御天的轻功是极好的,不过几句话的时间已经到了地方。
  南门教依山而建,教外人难寻其位置,更难进入其内。
  沈不入睁大眼睛看叶御天的步伐,出山的路他到现在还不能自己走,可能一不小心就会迷失丧命。
  早几年江湖呈现南门教与云剑宗两足顶立之势——前者以贩卖消息为营,富可敌国;后者门下弟子剑术出神入化,威震塞外。
  可造化弄人,南门教主惨死,云剑宗主灭门,而这一切,都与一人有关——现今南门教主,叶御天!
  当年能抵御住云剑宗以及所谓讨公道的名门正派的进攻,除了叶御天手段过人,用承诺引来大批能人异士,这护教阵法也是不可或缺的。
  如今南门教愈加壮大,叶御天在江湖上也成了一个让人胆寒的存在,反观云剑宗在杜唐崖手里到是有些不景气,所谓复仇,渐渐的成了一个笑柄。
  不过江湖上寻找叶御天的人依旧不少,只是至今还无人知其真颜,小道消息传红具软鞭,容颜绝世。
  于是慕名求见、想其功法、夺其性命的人里面不知何时还多了好色之徒,想与其行鱼水之欢。
  不过不管目的是什么,都无所得,时不时有消息传来,也终归是虚有一场。
  毕竟目前最大最准确的消息来源还是南门教,用这个渠道找教主显然不太现实。
  沈不入被师父带着一路避开教中的人往上,进了寝宫庭院步伐停下来。
  “怎么还没休息?”
  叶御天有点意外,对着听闻动静转过身来的人道。
  “南师伯。”沈不入也上前冲坐着轮椅的人行了个礼。
  虽然叫的是师伯人却年轻的紧,毕竟他师父也还未及冠。
  子书双腿残疾却气度不凡,俊朗的面容总是挂着温和的笑容,先对沈不入点头示意后才看向叶御天。
  “听卫七说你今天回来,便过来等着。”说到这轻笑了一下:“不然等你主动怕是没可能的。”
  卫七说的?叶御天心里微动,不接后面的话,推着轮椅,身上凛然的气息散去,微弯腰语气轻柔,“去休息?”
  走了两步才想起似的,回头对还站在那的徒弟道:“回去吧,明早过来给你点东西。”叶御天顿了顿,有些认命似的,“叫上无忧那丫头。”
  “是,徒儿告退。”沈不入端端正正的行了个礼。
  叶御天摆摆手懒得再说,这些虚礼他向来不在意,只是他这徒弟到是做得让那些教里的老家伙都挑不出毛病。
  看着人走远,子书转了转手上的扳指,“你对这徒弟到挺上心的,不怕吗?”
  “有何怕的?”叶御天不怎么在意,“总归是我欠了的。”
  子书眼里露出心疼,叹了声:“你这性格可真是……这次出去可有收获?”
  “解药没什么进展,不过……”
  后面的话沈不入已经听不清了,他收了气息功法,朝着自己的院落走去,心神却没能平静下来。
  他本没有想偷听,之所以返回来也只是想确定下明天的时间而已。
  为何要怕他?找什么解药,谁需要?师父这几年在外面是在做什么?
  头又传来熟悉的阵痛,阻止他再去深想那些关于过去的画面,沈不入伸手按上自己的太阳穴,月光洒在少年的脸上,人前温润内敛的神色竟然有些阴深。
  沈不入回了自己的房间,沉思了一下,于抽屉里取一根香点燃了。
  风从敞着的窗户吹进来,烟袅袅上升,沈不入静静站着,他在等一个人,姚叔。
  姚叔本是云剑宗副宗主,也是沈不入小时候唯一的朋友姚天的爹爹,后来为了妻儿,离开江湖隐形埋名的过着世外桃源般的生活。
  而两年前姚叔突然出现,沈不入没想到他能找到自己——毕竟在外界中他已经是个死人了。
  而且这几年他也见证了什么叫树倒猢狲散,当初围绕在爹爹身边的人不少,最后伸出手的到还是最开始的人。
  姚叔本来想带沈不入离开,但后来沈不入不同意就改为每晚来教他剑法,想着明早要去师父那里,今天便不练了。
  可过了约莫一个钟头,也没什么人出现。
  沈不入有些意外,这是他第一次点燃这根香而姚叔没有在三刻钟出现。
  莫不是出了什么意外?沈不入想了一会,灭了香而去沐浴。
  等他收拾好,再次点了香,这次等来了人,
  “小主。”
  “姚叔,你不必这样,叫我沈阙就好。”
  沈阙,这是沈不入原来的名字。
  姚叔裹在一身黑袍里不说话,沈不入略微模糊的记忆里跳出姚叔刻板老实的模样,连爹爹都没能让其改口,他也不用做这个无用功了。
  于是开口说目的:“师父回来了,今晚先不练。”顿了两秒,“我打算带你去见师父。”
  姚叔的声音是暗哑的,像割锯般,似乎受过很重的伤,“我理应同小主讲过,这是我们之间的秘密。”
  姚叔的气息隐匿得很好,隐隐的似要消失在空气里。
  “是,可我思虑良久,不能瞒着师父。”
  其实不说也没什么,毕竟也不是对叶御天有害的事情,可沈不入心里总有自己做了亏心事的感觉。
  “少主,只有我们才是真正向着宗主的,这两年经历太多,除了你我谁也不信。我现在就想着给大哥报仇,肝脑涂地也在所不惜。”
  这般激烈的话,姚叔的声音却很轻,只是在那有些刺耳的声线里含着沉甸甸的决心与说不出的哀伤。
  沈不入无言,他还是个少年,这沉重的胆子虽本就打算一人担起,可如今有人站出来替他扶上一把,这意义倒也不仅仅是扶上一把那么简单了。
  “这事以后再说吧,劳烦姚叔过来一趟。”
  “少主,无事我就退了。”姚叔说道,强大魁梧的身躯染了些落寞。
  “姚叔慢走。”沈不入微微弯腰,“一路小心。”
  姚叔转身欲走,却又停住,略带犹豫:“江湖传言虽大都不真,但也不是空穴来风,小主也可做些考量。对身边人的感情,不必放得太多。”
  沈不入心里一凛,他看向姚叔的背影,低声道:“我明白。”
  姚叔没再说话,出门两三步便消失在视野里。
  沈不入看着姚叔离去的方向,目光微闪。
  江湖传言?沈不入虽然大部分时间待在教中,到也听说了些。
  可江湖传言太多,传言沈阙死了,传言叶御天十恶不赦灭了剑宗宗主满门,传言当朝太子喜欢男人。
  沈不入多少也有点明白姚叔的意思,他总感觉姚叔对师父有成见。
  但在这真真假假的传言里,沈不入觉得自己能确定一点。
  那个带他回南门教,那个叫他名字,那个为他摘下面具的男人,不应该,也不会是他的仇人。
  只是这感情,沈不入敛了眉,他没再想,灭了蜡烛,上床睡觉。
  
    
    ☆、第 2 章 
 
  沈不入躺上床却不敢闭眼,他知道只要睡觉就会经历那地狱般的噩梦。
  平日他都是打坐过去的算不得真正休息,此时尽管心里抗拒,却终究敌不过身体的疲惫睡了过去。
  风雨欲来,黑夜更显得可怖。身穿月牙袍的男孩从远处跑来,脸上带着不自觉的笑意,小心翼翼的护着盛在掌心的一条小鱼。
  有些跌跌撞撞的撞开自家门,笑容却凝固在脸上——入目满院尸体。
  手里的鱼吧嗒掉在地上,从台阶滑下去立马染成了红色,奋力的挣扎间甩动的都是血水。
  沈不入的目光从厨娘到她怀里的孩子,到年迈管家,最后停住了——心中英俊强大的爹爹躺在石阶上,浑身浴血,双眼无神,大睁着面向门口。
  轰!
  天上的惊雷好像炸在沈不入脑海里,闪电亮起,照亮院落中唯一立着的人。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