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奉命穿书(穿越重生)——络海

时间:2019-09-22 10:45:27  作者:络海

 

 
 
 
 
《奉命穿书》作者:络海
 
文案
原名《国家教我玩攻略[穿书]》,因和谐改名
能够穿梭时空的于驿川一直很小心的隐藏着自己的超能力
除了做做代购小小发几次家致几次富外一直安分守己,从未试图扰乱过国家治安
于驿川认为自己就是传说中的人生赢家
而就在他跟女孩告白时,突然冒出的有关部门向女孩出示了相关证件——
“抱歉,于驿川是国家财产,他的婚姻属于国家所有。”
 
文案2:
直到国家找上门来,于驿川才知道自己这么多年来回穿梭的不是时空,而是一本科技高速发展中的辣鸡小说
小说里:
“于驿川”是商业巨头之子,虽然流落在外,却幸运的被认领回豪门,一跃成为于家的正统继承人
这种草根一朝化蛟龙的人设,怎么看都是捡了大便宜
但实际上“于驿川”却是个小说开篇就领便当的高身价龙套……
【令川头大!.jpg】
发现自己穿了这么多年的高端炮灰,母胎逍遥至今的于驿川方了
 
—楼经行[háng]
—主角兼职时空代购
—本文又名《发家致富在小说世界》
 
内容标签: 阴差阳错 穿越时空 甜文 都市异闻 
搜索关键字:主角:于驿川,楼经行 ┃ 配角:预收沙雕文:《重生非我本意》 ┃ 其它:
 
 
作品简评
能够穿梭时空的于驿川一直很小心的隐藏着自己的超能力,除了做做代购小小发几次家致几次富外一直安分守己,从未试图扰乱过国家治安。于驿川认为自己就是传说中的人生赢家,直到国家找上门来,于驿川才知道自己这么多年来回穿梭的是一本言情小说。在国家的帮助下,于驿川在穿书世界走上了人生巅峰……本文题材新颖,构思巧妙,主角于驿川穿书四年多,直到国家找上门才知道真相,而本想跟小说男主做朋友,却误打误撞开启了感情线。对于驿川来说,奉命穿书收获的不仅仅是感情,还有真挚的亲情,在两个世界都拥有了难以舍弃的“家”。两位主角相性沙雕,互动总能超出常人所想,让人惊叹之余,也成为了大家快乐的源泉。
 
 
 
 
 
第1章 攻略一:【重写】
  跟很多好莱坞个人英雄情怀的电影一样,主角的特殊能力并非与生俱来,总有那么个契机让主角“觉醒”。
  对于驿川来说,他觉醒的契机很操蛋,操蛋到会让人听完不由自主产生【“……”】这样的心理活动。
  ——高考。
  准确说来是高考后的叛逆。
  于驿川坚信这么一句心灵鸡汤:叛逆或许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
  不算零头,活了十八年的于驿川一直是个别人家的乖宝宝。
  但高考就像是一个人成熟的标志,于驿川觉得自己长大了,再不叛逆就来不及了。
  于是,他将那句心灵鸡汤贴在自己房门正中央,又花半分钟收拾好行李,打算来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紧接着,他的超能力觉醒了。
  初次穿梭时空的于驿川缩在异时空商场的厕所隔间,抱着一位见色起意想泡他的好心小姐姐送的咖啡,冷静总结了这项超能力的利弊。
  优点:省了一笔旅行的机票钱、帮他进行了旅程的一条龙服务、他是踏及这块“旅地”的第一人
  缺点:手机无信号、钱币不流通、没有落脚点、人生地不熟……
  两相比较,于驿川发现这超能力太鸡肋,别说走上人生巅峰,这都无法让自己存活下去,何苦找罪受?
  正在他悔不当初的时候,他又穿回去了,得亏这是趟有回程票的穿越,却也终结了他不到八个小时的短暂叛逆生涯。
  自超能力觉醒的这天起,于驿川依旧是他姐的乖宝。
  但硬要加上前缀的话,那就是:拥有穿梭时空的超能力却不求上进只为发家致富成为人生赢家的——乖宝。
  【以上就是于驿川拥有超能力的全部心路历程。
  是个爱护国家社会治安的三好青年了。】
  于驿川在笔记本上写下这个结论,满意的点点头。
  他最近突发奇想给自己脱俗的人生做个自传,想着万一以后有人跟他一样穿梭时空,那这本笔记可就是指引后辈前行的明灯。
  电影里都这么演的,主角找到神秘人留下的笔记,随后根据指引拯救世界。
  就算不是主角,也是个至关重要的人物。
  于驿川自己给自己加戏。
  “人生赢家!你该去异时空打工赚钱了!迟到扣工资就没有钱去做代购!赶紧动起来!”闹钟响了。
  于驿川按掉自己录的闹铃,拿上钥匙就出发了。
  推开门,门外是他在异时空的住所每天见惯的景色。
  粗粝的水泥壁被用粉墨涂画上数不尽的业务号码,不走心的广告单贴的到处都是。
  阳光顾及不到的角落,颇有年代的四脚小木桌上铺着张棋盘,一位老人闲适的研究着棋局。
  “张爷爷,您最近身体怎么样了?”
  “诶,是小川啊,我身体好着呢,今早上散步还多转了两圈,你要去工作啦?”
  “是啊。”于驿川瞥见陪张爷爷下棋的人,大概三十多岁,衣着朴素,看着挺面生。
  “这我儿子。”张爷爷的笑容更多了。
  于驿川打了个招呼,也没时间多嗑叨。
  男人望着于驿川匆匆的背影,有些诧异:“爸,那孩子也住这儿?”
  不怪乎他会这么问,这块是老楼区,环境算不上好,在这儿都是住惯了的老人,很少见着年轻人,有点条件的都搬出去了。
  况且看刚刚那孩子也不像是穷苦人家出身。
  老人落下一子,回忆了下:“小川搬过来快四年了,这孩子也不容易,每天晚上出去工作,到很晚才回来,我就没见过有亲戚朋友来看过他。”
  男人皱眉。
  老人一瞅就知道他在想什么,咋舌道:“小川是好孩子,有礼貌,还经常给我们送水果,住这也不吵闹,白天基本见不着人,你别想东想西的,下棋下棋!”
  —
  天未暗,街区的霓虹灯已迫不及待的被点亮,进入夜晚狂欢的倒计时。
  前方,一个西装革履的身影飘然而过。
  于驿川追过去,垫着脚轻跃上车,戴着耳机的人毫无所觉。
  敛住呼吸瞅一眼,顿感无趣,这人又在用手机和妹子撩骚。
  项旭最新款的智能平衡车性能超绝,挤两个男人行进速度也不带慢的。
  于驿川觉得应该归功于这辆平衡车主人一米七的身高减了不少负。
  霓虹灯招牌上,音符和“Loris Bar”的字母缠绕,简约又浪漫。
  装载无人驾驶系统的平衡车拐到自行车坡道,爬坡速度减慢了。
  周建江总算察觉到不对,耳机突然被摘下,喷在耳廓上的气息灼热:“江哥,晚上好!”
  “哇啊!”周建江吓得直接跳车,于驿川顺势被平衡车滋溜一下加速载到坡顶。
  “你什么时候上来的!”
  于驿川故意笑的油腻,撅嘴做了个亲嘴的动作:“在你给小姐姐发这个表情的时候。”
  “……果然我当初就不该招你进来!”恼羞成怒了。
  “江哥你不就看中了我超凡脱俗的颜值?”
  周建江无言以对,他的确被于驿川这张脸迷惑,招了毫无夜场工作经验的人进吧。如他所料,于驿川光靠脸就成为了店里的招牌,但时不时搞搞事的性子让他这个奔三的人脑壳痛。
  “江哥,川哥,晚上好!”
  蒋杰掩唇小声道:“川哥,那位正等着你呢。”
  周建江不怀好意的拍拍他:“赵小姐对你一往情深啊,长得漂亮出手又大方,走过路过可别错过。”
  于驿川凉凉瞥他一眼,“蒋杰,给江哥拿张纸擦擦脸,上面写满了‘肤浅’两个字。”
  “嘿我这小暴脾气!”周建江卷起袖子,凶巴巴:“我是店长,你对我客气点儿,喂于驿川!别跑!臭小子快把车还我!”
  于驿川恍若未闻的踩着平衡车先一步偷溜。
  周建江插着腰,好气又好笑,这混小子真的要上天。
  “江哥。”
  “什么?”
  蒋杰小心翼翼:“纸巾还要吗?”
  “……”
  于驿川踩着车去更衣室换衣服,然后来到吧台。
  驻唱歌手弹着吉他唱着轻缓的小调,暖色灯映下静谧的氛围,客人们享受这一刻的宁静,唯独坐在高台上的女人没有沉浸其中。
  不,应该说她也投入了,只是投入的对象不同。
  感受到灼热的视线,于驿川心下不喜。
  又来了,这种透过他看着什么人的目光。
  女人名叫赵卉桐,是这一个月的常客,跟吧里很多女客一样是冲着于驿川来的,因为于驿川长得像她认识的人,巧的是那人还跟他同名。
  如果不知道自己是穿梭到这个时空的,于驿川真以为他是赵卉桐口中的高中同学。
  “老样子?”
  这么问着,于驿川已经开始调配酒液,反正她只会点一种酒。
  果不其然,赵卉桐嗯了一声。
  于驿川的动作并不花式,他认真的调着酒,赵卉桐也认真的看着他。
  一身白衬衫黑西装裤勾勒出优美的线条,三七分的刘海下眸子微垂,他的鼻梁高挺,好看的微笑唇哪怕面无表情也不显得那么难以接近。
  跟她记忆中的一样,干净又帅气,是只存在于小说漫画中的长相。
  用薄荷的嫩尖做最后的点缀,于驿川将酒杯轻放在吧台上:“您的Mojito。”
  手指传来温热的触感,他不着痕迹的抽回手,赵卉桐立刻道歉。
  若那位跟于驿川同名同姓的人真的存在,那一定是赵卉桐的初恋,就如Mojito的口感一样。
  “今天,比平时来的晚一点呢。”
  一直默默喝酒的人,倒是很少见的搭话了。
  于驿川露出营业式的笑容,“稍微有点事。”
  “那明天你有……”
  “川哥,这是你之前托我买的东西,我跑了好几家店,总算买到了。”蒋杰将包装精美的绒盒递过来。
  赵卉桐认识那Logo,是女性偏爱的一个首饰品牌,她故作自然的问:“是送给女朋友的吗?”
  “不是。”于驿川顿了顿,补充道:“应该也快了。”
  蒋杰吹捧道:“什么应该啊,就川哥你这脸,有人拒绝的了你?”
  于驿川眯眼,蒋杰有眼力劲儿的给嘴巴上条拉链。
  之后的时间里,赵卉桐都很安静的喝酒,甚至又点了两杯Mojito。
  于驿川松了口气,赵卉桐能分清他不是那个人最好,他不想被当做谁的替身被缠上。
  “卉桐?你怎么在这儿?”
  刚进门的青年快步走过来,大晚上还戴墨镜,于驿川不由多看了几眼,有点眼熟。
  等他摘下墨镜,于驿川终于知道为什么会觉得熟悉,这张脸在媒体网络上出现的频率可不低。
  于定锡,萧山集团董事长于振海的儿子。
  由于进军娱乐圈频频出现在镜头前,在这个时空停留时间有限的于驿川都认识他。
  于定锡的出现让酒吧陷入短暂的混乱,他坐在赵卉桐身边,而他的朋友们识趣的包了个卡座。
  “你不去你朋友那边?”
  于定锡勾唇,讥讽道:“没有我,他们玩的更开心。”
  “给我来一杯……”于定锡的话在看到于驿川时止住了。
  赵卉桐问:“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觉得这位调酒师在酒吧工作有点浪费了,要来我的娱乐公司吗?”
  “谢谢,但我喜欢调酒这个工作。”
  “可惜了,调酒师,来杯Martini。”
  说话间,于定锡一直盯着于驿川,目光如刺。
  调完这杯Martini,于驿川去了趟洗手间,出来时遇到了于定锡。
  他双腿交叠靠在墙上抽烟,于驿川正想打个招呼离开,却听他道:“好久不见啊,于驿川。”
  于定锡今天来Loris不是巧合,有人透露赵卉桐最近常常光顾一间酒吧,他就起了疑心。
  赵卉桐这样单纯的女孩很少去那种场所,所以才来探探究竟,没想到真被他摸出一条大鱼。
  “于先生,您认错人了。”于驿川耐心道。
  于定锡似笑非笑,“这就翻脸不认人了?那二百五十万你拿的不是挺干脆?”
  ……好像曾有过一出富家子弟砸钱驱人的大戏?
  于驿川恍然,这人也把他当做赵卉桐认识的于驿川了,他们真有那么像?
  一而再被错认成另一个人,还替人背锅,于·时空穿梭·驿川也是很糟心。
  正想解释,领口一紧,整个人被推到冰冷的墙壁上。
  于定锡将烟按灭在他脑袋旁的墙上,烟味儿近在咫尺,甚至能感受到烟头火星的热度。
  “我说过,离卉桐远点,才几年就忘了你的话,是不是又缺钱花了?说吧,要多少?”
  被人用侮辱性的动作和言语对待,于驿川磨光了耐性,他冷下了脸:“这个角度,真难为你了。”
  于定锡拧眉,于驿川目光在他头顶瞟瞟,两人身高差一点,又贴的极近,现在于定锡是仰视着于驿川。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