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仿佛终有声(GL百合)——灯草祭酒

时间:2019-09-23 10:02:28  作者:灯草祭酒

 仿佛终有声

作者:灯草祭酒
 
文案
+++我发现一个问题哈,就是被锁的章节如果从没被锁的最后一章向下翻就能看,直接点就不行.大家可以试试!
纪梵第一次见到林陌是在高一三班的教室里.她从一排排喧闹的座位旁走过,在许多张脸里她看进了一双寂寞空洞的眼睛.那人只是轻轻看了她一眼两人同时悄无声息的错开了视线.就像在整个高中生活里错开的爱情.
林陌再一次见到纪梵是在熙熙攘攘的影院里.她从一对对排队的情侣旁走过,在冷清的检票口见到养起长发的纪梵.那人只是静静看着自己,两人都没有离开视线.就像在今后一生里不曾离开的爱情.
林陌:我绝对不能让她知道我很在意她,要装的再高冷些.
纪梵:我绝对不能让她知道我在国外渣女的外号,要装的像以前一样纯洁无害些.
前期主要讲两位主角与其小伙伴的友谊与青春,后期讲两人在恋爱中的酸甜苦辣并修成正果的故事.
一座闷骚忠犬死火山X一座爱装傻其实什么事都门儿清冰山的故事慢热!请自行避雷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花季雨季情有独钟破镜重圆
搜索关键字:主角:纪梵林陌┃配角:林悦,柳筱岺,叶尔┃其它:
 
  前章
 
  纪梵打开车窗,冷风将她及肩的长发吹散在空中.她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想去拿储藏箱里的烟,手还没碰到箱子就被坐在身旁的林悦打了一下.
  她瞪着一双杏眼有些生气.
  "不是答应我不抽烟了!你怎么又食言."
  "开车容易疲劳,我现在眼睛都快睁不开了!"
  "那我来开,到下一个休息站我们换."
  纪梵有些无奈.其实她就是烟瘾犯了想着借口抽根烟.可无奈林悦对于烟的怨念太深.她悻悻然将右手重新放回方向盘.对她说:
  "你驾照才考出没多久,上高速太危险."
  "胡说!我驾驶技术好着呢!”她面露得意的说"教练都夸我稳当."
  "教练那是收了你的红包巴结你呢."
  "教我的教练可是老实人,我给他红包他都不收.就收了一条中华."
  纪梵轻笑不想再同她辩解什么.过了一会儿她默默往后视镜里看了一眼.后座上的人还是蜷缩着,头靠在窗玻璃上,一张脸埋在毛毯里没露出真容,只有几缕发丝被风吹的带了起来,不知道有没有睡着.
  她默默把车窗关了大半只留了一条小缝用来透气.
  高速上的风景单调无趣.好不容易能看到点绿色,还没看个几分钟就被灰色的隔音板给挡住.
  林悦见看来看去只有一片灰忍不住问."什么时候能到青海啊?我身子都僵了."她升了个懒腰又瘫软在车座里.
  "快了.今晚就能到!"
  "现在才早上十点多!干嘛……"她顿了顿偷偷瞄了后面一眼.
  纪梵有些尴尬,无声的朝她笑了笑,示意她别多话.林悦撇撇嘴继续看窗外的隔音板,看了一会儿忍不住小声哼起歌来.
  纪梵将视线从林悦那儿收回继续目视前方.她听着林悦断断续续的歌声,心里面有些难以言说的情绪发泄不出来.
  她想到几天前已经许久未见的林陌突然敲开自己的房门.
  她们自从一年前分居后就没再见过面.她打开房门时还愣了几秒有点不敢相信.而对方仍旧是面无表情,一双眼不咸不淡的盯着自己.幸好林悦出来打断了她们的对视.
  林陌看了眼林悦,也不进门.用一贯清冷的声音说
  "跟我去西藏,就今晚."
  林悦狐疑的看向纪梵,纪梵也不回答,只是站在原地不知在想什么.她有些生气,有些郁闷.她们已经分手一年了,自己才是她的女朋友.而纪梵面对前任这么强硬的要求竟然只是低着头不说话也不反驳.
  她方想让纪梵说些什么,林陌就看向林悦对她道:"你也一起."
  林悦也像纪梵似得愣怔了几秒.
  气氛一下就有些尴尬.她实在搞不懂林陌的意图.一时也想不到怎么说拒绝的话.
  林陌见两人都不说话,将手里的画板提了提."今晚八点.我在楼下等你们."她没有再做什么多余的事,把话传到后就转身离开了.
  纪梵轻轻关上房门,林悦无声的走到客厅坐在沙发上.也不说话,盯着茶几上的苹果发呆.
  纪梵心里思绪万千,她不明白林陌有什么企图.她实在是被她的主动惊得有些无措.虽然以前她也会无端的提出许多难以理解的事,可那时她们是亲密的情侣.而现在她们已经分开一年多了,以她对林陌的了解,她绝对不会再同自己说一个字,事实证明这一年里她们真的是毫无联系.可是……
  纪梵皱着眉头走到林悦身边坐下.她没有去看林悦,也没说话.只是在脑中想着无数可能性.
  林悦见她完全不打算解释,又是一阵郁闷.她一把捧过她的脸用手指一直戳她的鼻子.纪梵被她戳的生疼忙用手护住.
  "你说!你们是不是还藕断丝连着呢!"
  "藕断丝连?有吗?"纪梵傻傻的说,眼神飘忽.
  "你问我啊?"林悦被她问的心里一紧"你说怎么办吧!你想去是吧?"
  "怎么是我呢,她也叫你了呀!"
  林悦睨她一眼,气道"你少来!那现在怎么办!"
  纪梵一时也没有主意,她偷偷瞄了林悦一眼问她:"你想去吗?西藏."
  林悦瞪了纪梵一眼."你还,还爱她吗?"
  纪梵没想到林悦会突然问这个问题.她先是下意识的想逃避,然后又开始心虚.虽然她脸上还是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可心里不知变了几百种情绪.
  林悦见纪梵不答,反而还思考起来了更是气不打一出来.她压住火气问"你想去吧?西藏."
  纪梵看着她有些颓败的脸,心里有些抽痛,可她还是坚定的说:"我要去."
  林悦一听鼻间就是一酸."为什么?"她不知道是在问她还是问自己."为什么?我奋力追着你一年了!我以为你已经放下了.可是只是一面,你就见了她一面!说了几句话这一年的努力就白费了?是不是你跟她去了西藏之后回来就想着要换床伴了?"
  她通红着眼,一张脸悲伤的看着纪梵.纪梵说不出什么安慰的话.因为这一年里她确实从没有忘掉过林陌,时不时的脑子里总是会突然跳出她清冷的眼睛,有时是梦里有时是看着林悦的时候.很多时候她会安慰自己是因为还没习惯,是因为她们根本没有正式的说过分手两字.
  "我也去!"
  她听林悦说道."都已经追了一年了,只要你们还没在一起,我就继续!一年不行两年,两年不行三年,总有一天我会追上你的!"
  "如果还是不行呢?"纪梵笑道.
  "你就别再气我了!"她终于哭了出来,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怎么擦都擦不掉.一张脸憋得通红."说到底也就我在四处跟人说我们在交往,你从来都没承认过!呜呜呜呜……"
  纪梵抽了张纸替她擦眼泪,她却还是不停说."我就是犯贱,还拼命要住进你的房子,还逼着你跟我睡同一张床.这么久了你都没碰过我!"她越说越可怜,越说哭的越凶.纪梵最后都被她逗笑了."我怎么这么死不要脸啊!!"
  "我,我也有错,没挨过你的嘴炮.我也贱行了吧!别哭了!"
  林悦一把倒入她的怀里,鼻涕眼泪蹭了她一身.纪梵有些哭笑不得,只能拍着她的背安慰."只是一次旅行.正好国庆,你昨晚还不拉着我说要去旅游嘛!我们一起去!"
  "我说的是我们两个人!"她水汪汪的抬头看着纪梵.
  纪梵放开环着她的手臂,从茶几上拿了个苹果吃起来."别想着勾引我,你就一次都没成功过."
  林悦愤恨的抽了好几张抽纸用力擤了擤鼻子.从纪梵手里夺过苹果就着咬了好几口.一脸励志道:"哼!你等着吧!总有成功的一天."
  纪梵斜眼看她"那你再接再厉."说完站起身往卧室走去.林悦看着她的背影慢慢放下拿着苹果的手,已经止住的泪水又流了下来,不过这次是无声无息的,没有发出任何声响.
  纪梵同林悦从休息站里走到车边,便见林陌已坐在驾驶位上.林悦看了纪梵一眼.纪梵引着她往后面走.两人无声的坐到后座,刚关上车门吉普车就启动驶出了休息站.
  林陌一路上几乎没有说过什么话.不是在开车就是窝在后座上睡觉或是画画.她是个小有所成的插画师.画起画来总是很专注,没有什么情绪的眼睛在这时才会露出些不同的光彩.
  纪梵很喜欢看她画画的样子.那种专注,那种为了线条或是构图而苦恼的神情.她有时甚至幼稚的嫉妒她手下的画.
  她望向自己的眼睛总是毫无波澜,带着一点亲昵和若有若无的勾引.
  纪梵在后视镜里看她,想着她们的过往.就在这时,一直目视前方的林陌忽然微微侧头,抬起眼皮,一双眼睛在后视镜里被放大了许多.纪梵被她冷清的眼神看的有些慌神.她逃似的转过头不敢再往前看.
  这时林悦突然奇怪道:"这不是高速啊!"她去看林陌,见她正拿打火机低头点着烟.她抽了一口."前面有个湖,湖旁边有个旅馆,我们去那住一晚."
  "……哦!"林悦讷讷答道不明所以的看向纪梵,却见纪梵只是看着窗外,精致的脸上有些失神.
  两个小时的路程,三人都没有再说过一句话.连林悦这样的话痨都没出声,其余两个就更别提了.
  她们在日落前到达了林陌说的旅馆.旅馆不大,远看就是一栋别墅的大小,但是一进去里头,极简的风格和装饰却显得很有品味.白色的石墙连一点污迹都看不到.
  大厅里有个简易的休息区和自住咖啡厅.透明的落地玻璃旁摆着几张黑色沙发和铁质的椅子,天花板上还吊着许多绿植.林悦有些惊喜的往透明玻璃跑去.
  从这看出去就正对着一片碧绿的湖泊.在这看去,水面上波光粼粼显得有些梦幻.
  林陌走到前台,前台的阿姨冲她一笑."请问有预约吗?"
  林陌拿出身份证递给她"两间房,三天前预定的.林陌."
  前台阿姨查看了下本子,抬头继续道:"是的.请问是三人入住吗?"林陌点头."那三位哪位是一人间的?"
  "我."林陌答道."那请另外两位至少拿一张身份证给我登记一下."纪梵从包里拿出身份证给她.
  前台在电脑上登记了会儿拿了两张房卡递给林陌.林陌抽出其中一张房卡递给纪梵.纪梵无声的接过.对方也没有多做停顿,背起包就往楼上走去.
  纪梵看她背影消失在楼梯拐角处不觉叹了口气.什么时候跟她对视都觉得累了?她在原地调整了会儿转头对还在玻璃门前的林悦喊道:
  "林悦,先去房里放行李."
  林悦还有些意犹未尽,但还是乖乖跟着纪梵上了楼.
  两人将行李放在地上.林悦一下跳到柔软的床上在上面滚了几圈一脸享受."啊!我爱死你了宝贝!"
  纪梵也在床上坐下,将头绳解下柔软的黑发一把倾斜到了脸前.她头发不是很长,到勉强能扎起的程度,平时只是懒散的绑着.额前,耳边总是垂着几缕,再配上她精致又带点英气的脸站在人群里简直扎眼的厉害.
  就如此刻,林悦就被她迷得连床都不躺了,幽幽的盯着她看.纪梵被盯得有些无语."你不是爱我,而是爱我的脸吧!"
  林悦毫不否认:"所有地久天长的爱情都始于美好的□□和颜值."
  纪梵起身去拿行李箱里的衣服.一边整理一边回道:"歪理."
  "我们待会去湖边看落日吧!一定超级浪漫!"林悦满心期待,闪着一双大眼等着她回答.
  纪梵拿起衣服往浴室走去没回她.林悦也不恼偷偷摸摸垫着脚也往卫生间挪过去.纪梵在她要溜进去的时候一把把门关上上锁.不久,里头传来闷闷的声音"你要是想去就给我老实点!"
 
  前章2
 
  两人各自洗了个澡,简单的休息会儿.便轻装背着小包决定去周边逛逛,顺便按林悦所说去湖边看落日.纪梵想了下还是说要去叫林陌.林悦嘟嘴抱怨几句跟着她去林陌的房间.
  房间没锁上,两人一进房间便被一阵风吹的有些懵.纪梵进去一看,窗户正大开着,白色的窗帘被风吹的都呼哧呼哧作响.
  而林陌正穿着浴袍湿着头发就躺在床上睡觉,手边还摆着一张旅馆外观的速写.
  纪梵一看她这样就有些来气.多少年了,每次头发不吹就直接睡,还喜欢开着窗户吹风.现在又不是夏天,再好的身体这样吹法不生病才怪.
  她愤愤的跑去浴室拿了条干毛巾走到她身边蹲下,把毛巾盖在她头上就用力擦起来也不管会不会吵醒她.
  林陌感觉头上有一下没一下的被人揉搓着.她迷迷糊糊地抓住一直动个不停的手,下意识的将它压在脸上蹭了蹭,意识不清的嘟囔"别吵了纪梵,好累……"
  这一句说的极其亲昵,像极了爱人间的低语或是撒娇.纪梵直接僵在原地,被她脸压着的手忍不住跟着心跳的频率发起颤来.
  她甚至惯性的想用另一只手如许久之前一样抚上她光滑的脸颊,如果她还不醒就乘着她还算乖巧亲上她的额头,直到她觉得难受自己起来.
  正这么想着.林陌却猛地睁开双眼,她忽然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一把拍开纪梵的手坐了起来.惊愕和羞耻只在她脸上停顿了几秒.很快她便恢复了以往的淡漠,冷着眼问:
  "你们来干嘛?"
  林悦看到刚才的一幕被打击的不轻,黑着脸慢慢走出房间.
  纪梵仍旧盯着林陌,她的手被打的有些发麻,可是这已不能引起她丝毫在意.因为她忽然意识到自己对刚才想到的以往有多怀念.她甚至想现在就把她拉过来抱在怀里.可理智却告诉她这已经不可能,自己没有道理这么做.
  "她跑了!"林陌提醒她.
  她走下床来到窗边,窗外天空已经被染成红紫色,湖水水面上不停变换着颜色.她瞄向湖边一个孤单的人影.眸光暗了暗.转身对纪梵道:
  "乌云死了."
  纪梵转过脸看她"什么时候的事?"
  "一个月前."她拿起桌上的烟打火抽上,"太老了.安乐死的."
  林陌抬起眼同她对视,罕见的笑了下."再不去,天都要黑了.你要让她一个人待到什么时候!"
  "你就没有什么对我说的吗?"她突然忍不住问道.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