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穿越之妖妃攻略(穿越重生)——雪山肥狐

时间:2019-09-23 10:31:01  作者:雪山肥狐

   《穿越之妖妃攻略》

  文案:
  如铁公子有个秘密,他其实是穿来的。
  别人家的穿越都是当皇帝当将军,他却一失足穿成了太子的男宠,别人忙着争宠,他却忙着逃跑,一不小心就掉到了真命天子的马上。
  “殿下,我喜欢你,要不咱俩搞个基?”
  殿下可是要当皇帝的人,那他就当让皇帝不早朝的妖妃好了!
  刀子嘴豆腐心钢铁直男皇子攻*主动热情爱撩爱吐槽受
  穿越男成为一代妖妃的搞笑奋斗史,轻松向甜爽文,1v1,不傻白但是甜甜甜,HE
  作者wb:雪山肥狐snow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穿越时空 甜文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颜如铁(受),穆承渊(攻) ┃ 配角:穆子赹,穆子越,穆承泽,云晞 ┃ 其它:
 
 
第1章 卖身
  公子他姓颜,名如铁。
  公子家里一共有兄弟四个,公子他爹给他大哥起名叫如金,二哥叫如银,三哥叫如铜,到他便顺理成章成了如铁。
  公子家很穷,经常上顿吃了没下顿,虽然儿子们名字里有金有银,实际上连颗米都没有。公子他爹为了给光棍许多年的如金如银娶媳妇,为了家里少一张嘴也少个人吃苦,不得不考虑把仍是少年的如铜如铁给卖出去。
  这年头,卖到青楼当小倌,得银十五两。
  卖到宫中当内侍,得银二十两。
  卖到太子府当男宠,得银二十五两。
  总之,要后面就没前面,要前面就没后面,名额有限,先到先得。
  如铜先选了小倌,还想着有招一日从良,如铁反应慢了半拍,只能去太子府,这才成了太子府的如铁公子。
  如铁公子有个秘密,他,其实是穿来的。
  如铁本来叫做卢轶,是个理工科大三的学生,今年才找到心仪的实习工作,好日子刚开了个头,就在地铁站下楼梯时,因为光顾埋头看手机不小心一脚踏空,丝毫没有痛苦地穿了。
  恢复知觉时,他正脸朝下趴在水缸里,有人一个箭步冲上来把他拖出水缸,疯狂拍打着他的脸。
  “小铁,快醒醒,你可千万别有事啊!”
  那人见他没反应,一口气连扇了十几个巴掌,他被扇得头晕眼花,悠悠醒转,一看四周仍有点晕。他这一跤跌得整个世界都变了样,有个浓眉大眼的汉子坐在身边,这汉子一身粗布衣服,有点像古装剧里的店小二,脑袋上还贴了个别致的馒头(发髻),他脑子昏昏沉沉,下意识就脱口而出,叫了一声“二哥”。
  汉子眼眶有些发热,抱住他摸了摸他的头道:“是二哥对不住你……”
  听着汉子的哭腔,他不知为何心里也酸酸的。这周围不是什么地铁站,而是一间破旧的老房子,他躺在一张破破烂烂的木床上,抱着他的汉子他实际并不认得,却不知怎么一开口就叫人二哥了。实际上他的父母在他小时候就双双过世,目前属于一人吃饱全家不愁,哪来的二哥?
  头很痛,嘴巴也干得厉害,他又一次迷迷糊糊脱口而出:“二哥,我渴。”
  汉子立马擦擦眼睛,取了只瓷碗过来,那碗沿豁了个口子,里头盛了小半碗水。他盯着古董一样的碗,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这年头,谁还用这种碗啊?
  尽管有些古怪,他直觉这个二哥不会害他,再加上口渴得厉害,顾不得多想直接就着那碗喝了。碗里的水清清凉凉,没有自来水一股子氯味儿,还有一点甜,他忍不住异想天开,也许碗是矬了一点,水却是农夫山泉呢?
  喝完水,他开始思考这个二哥到底是谁,脑海里突然走马灯一样浮现出了关于二哥的记忆,这个二哥似乎与他很好,可他又十分确定自己并不认识这个人,这就奇怪了。他觉得自从一脚踩空之后哪里都不太对劲,脑袋被磕到的地方一跳一跳地疼,只得道:“二哥,我这是怎么了?”
  汉子温声道:“你方才被水缸撞到了头,是不是有些晕?别怕,有二哥在,不会让爹卖了你的。”
  啥??!!
  他瞪圆了眼睛,怎么莫名其妙多出一个二哥还多出了一个爹?而且这爹似乎还想卖了他?
  他爹,不是早死了么?
  仿佛有心电感应似的,他下一秒就有了关于爹的记忆,不过这个爹不是留在他家相册里的某个已逝的男人,而是另一个老实憨厚、眉眼和二哥有些相似的老大叔,这诡异的感觉实在太不对劲,他摸了摸额头上鼓起的包,明明是从楼梯上滚下去的,怎么会变成被水缸磕到了头?
  他再瞅了一眼二哥脑袋上的“馒头”,心里有了个大胆的猜测,试探地道:“二哥,这是哪里,我是谁?”
  汉子被他傻兮兮的眼神吓到了,心想这孩子该不会是撞糊涂了吧?赶紧提醒他道:“这还能是哪里?大楚皇城,天子脚下,你生活了十六年的家,你怎么连自己姓甚名谁都忘了,你是我弟弟,颜如铁啊。”
  “啊???”
  他张大了嘴巴。
  大楚皇城、天子脚下??额滴神啊,他该不会是穿了吧?还有,颜如铁是谁?
  一袋烟的功夫,他已确认自己穿了,穿的还是从来没听说过的楚朝。作为理科生,他的历史已差不多还给了高中老师,顶多记得西楚霸王项羽,而汉子,哦,也就是穿越之后的便宜二哥如银告诉他,大楚皇帝姓穆,不姓项,彻底让他醒悟过来,地铁站那一摔,直接让他穿到了一个根本不存在的朝代,变成了农家少年颜如铁。
  这也太匪夷所思了,一个玉树临风的大好成男,摇身一变愣是变成了十六岁弱鸡少年,寻死觅活也没用,这到底怎么穿的??
  而且穿就穿了,别人家穿越都穿成了皇帝将军,偏偏他穿到了穷到要卖儿子的颜家,还有一个吐血三升的名字叫做如铁,念快了简直与乳贴差不多,又好像在说他长了一张宛如机器人的脸,其实穿越后的小少年很耐看,清清爽爽的柳叶眉细长眼,只比穿越前的大帅哥逊色了一点点。
  就在他穿过来的这一天,颜老爹终于下了决心,要把如铜如铁卖出去,卖身契都签了,如铁才搞清楚男宠是何意,傻孩子直接冲出去要寻短见。只是他从来一副小鸡胆子,没敢跳井改跳缸,且跳都跳了,大半个身子还露在外头。颜老爹没怎么放在心上,想着不如让小儿子冷静冷静,转身去和如铜交代。谁知如铁脑袋不慎撞到了缸沿,晕过去闷在了水里。待如银从外头回来觉得不对劲再捞起来时,如铁已由内而外换人了。
  换芯后的如铁头脑聪明,谨慎小心,自从发现自己穿越之后,就借口撞到了头,在床上活活躺了两日,期间套了二哥如银无数的话,彻底摸清楚了状况。那些突然之间冒出来的记忆,其实都是如铁本人的,他想尽办法都没能穿回去,也没觉察到身体有何异样,有时瞧着铜镜里边如铁的样貌,越看越像自己的少年时代,只是个子有点矮。反正现代那一摔八成摔惨了,能在古代活下去也不错,他于是十分爽快地认了命,既来之则安之,他占了如铁的身体又有了如铁的记忆,干脆就做如铁好了。
  “小铁,可好些了?”
  王氏端了一碗稀粥过来,那粥水里就没几粒米。如铁接过来几口吞完了,心想怪道这白斩鸡似的身体经常没力气,长得又矮,估计都是饿出来的。
  王氏望着他狼吞虎咽的样子有些心疼,揉了揉眼角道:“如银都告诉娘了,你爹也说,他再去求求陈国公府的管家,你不乐意就算了。”
  去太子府做男宠哪有那么容易,要靠中间人引荐,颜老爹找的中间人正是王氏提到的管家,只不过得知小儿子差点没了,颜老爹也断了把小儿子卖出去的心思,羞愧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强扭的瓜不甜,万一如铁入府以后闹出了人命怎么办,颜老爹卖儿子也是为了儿子以后能有口饭吃,并不想把儿子活活逼死。
  如铁这几日躺着早千思万虑过了,趁她开口赶紧道:“娘,我想明白了,反正我呆在家里也是无所事事,长久下去不是办法,好歹这一次能派上些用场,换点银子回来,大哥二哥的婚事就有着落了。”
  他脑子里关于这一世的所有记忆都在,说话时注意一些并不难。
  王氏纳闷了,这孩子前几日还寻死觅活的,怎么突然就深明大义了?难道这一撞,竟撞得懂事了不成?
  王氏拍了拍如铁的手,轻声道:“小铁,此话当真?”
  如铁点点头。他知道穷人家卖儿卖女大多也是没办法,原来的如铁就是丫鬟命小姐身,平时肩不能提手不能扛,稍微出点力就会生病,只能在家混口饭吃。颜家四个儿子,如金如银到现在还是光棍,如铜心高气傲不肯干活,如铁又不中用,颜老爹实在着急,机缘巧合之下听人说起皇城有名的清风苑欲买小倌、太子府急需男宠,还有皇宫也在招内侍,名额有限,要的正是如铜如铁这般年纪的男孩子,颜老爹心想这何尝不是一条出路,一咬牙就出此下策了。
  这个时代,这几样行当都是下九流,原来的如铁宁愿去死,可穿越过来的这一位却不是这般想的。他在颜家数日,一顿饱饭都没吃过,饿肚子的滋味不好受,他也不想拖累对他有善意的王氏与如银,除了当内侍要切了某处万万不可,别的倒还可以尝试一下。且他穿过来之前,如铁本就已经稀里糊涂点了头按了手印,算是卖了身了,这会儿再反悔,那边也不会放过他,国公府什么的一听就是贵族,在古代,贵族要整死庶民可不就和捏死几只蚂蚁似的,他在大楚人生地不熟,没钱没权身体又不行,不愿再惹祸上身,男宠就男宠吧。
  叫他说,做男宠总比做躺平让千人骑的小倌强,他在现代是个深柜,想开些权当自己找了个古代男朋友,机灵一点日子总能过得下去……
  唉,同样都是穿越,为何网文里的主角就能开金手指,建功立业佳丽三千,轮到他就只能做男宠?眼下金手指在哪里看不见,太子府男宠倒是有月银领、包三餐的,说不定每月还能攒下一点,若是太子府实在不好混,等积累到能开一间铺子的本钱,便想法子离开,到时候自力更生,就不必再寄人篱下了。
  总之,这一回他下定了决心。
 
 
第2章 入府1.0
  颜老爹听说儿子想开了大喜,王氏虽舍不得叫如铁受委屈,可她一个妇道人家,丈夫儿子都乐意,也没她置喙的余地,咬咬牙把压箱底的婚衣找了出来,那衣服她只穿过一次,拆开来再加上一点碎布头,连夜给如铜和如铁赶制了两件不算新的新衣。如铜如铁穿得红艳艳,脸上颜色也好了几分,这两个孩子眉眼多随了王氏,不像如金如银还有颜老爹,标准的庄稼汉,有心卖身估计也卖不出去。
  颜老爹先把如铜送去了清风苑,老鸨一见唇红齿白的如铜,满心欢喜,爽快地给了银子,另为如铜取了个花名叫做彤儿,盘算着怎么也得调|教一二,自去给彤儿安排师傅不提。
  如铜走了,如铁也不是特别伤心,他与如铜年纪相差不大,情分却一般。如铜一直很有主意,颜老爹一说要卖了他们,如铜首先就想了想当男宠与当小倌各自的好处,虽然大抵都吃喝不愁,但当男宠惹恼了太子说不定就直接赐死了,当小倌辛苦了一些往后还能从良,清风苑离家不远,爹娘还能时常探望,如铜便抢着选了小倌,也不管弟弟要怎么办,他对自己极有信心,巴不得如铁这个小没用的别跟着他,拖他的后腿。
  如铜的心机,如铁懒得计较,他与王氏依依惜别,二哥如银在一旁难过得说不出话,如铁回过头抱了抱他,对王氏乖巧地道:“娘,一定要给哥哥娶个好嫂嫂啊。”
  如银堂堂三尺男儿汉,愣是没忍住泪流满面。
  大哥如金远远站着看了一会儿,他一向老实木讷,有心安慰弟弟两句,可如铜如铁也是为了他的婚事,这年头还有比子嗣传承更重要的吗?如金怎么都长不开嘴。
  颜老爹跟着淌了会儿眼泪,哭够了,先领着如铁去了趟陈国公府。贵人家的男宠叫做公子,不是想当就能当的,得要有这个门道。因太子妃出身陈国公府,陈国公府作为太子岳家,经常为太子分忧,颜老爹平时租了陈国公府管家的地在种,从管家口中得知,太子近年来喜好男色,陈国公想为太子殿下寻一位贴心人,正愁府里没预备合适的,颜老爹便想到了自家儿子,向管家求了很久,说了不少好话。管家已找过几户人家,都不太满意,好容易碰上个送上门的,暗中瞧了一回,觉得颜老爹虽糙了些,两个儿子还是能看的,这才点头应允,最后定下了如铁,仍是要让陈国公先过目的。
  管家在前头带路,如铁也不东张西望,低眉顺眼地跟在后头,见了陈国公先磕了个头,陈国公叫他抬头他才抬,一副老实懂事的样子,陈国公见了倒有几分满意。再看样貌,如铁长得清秀机灵,倒也不像外头那些浓妆艳抹的狐媚妖精,管家早已查过他的底,确定之前一直养在家里,是个清白妥当的,且颜家老小都拿捏在手里,往后也不怕翻出什么浪来。
  陈国公心情不错,满意地摸了摸下巴处的短须:“待会儿去了太子府,要听太子殿下、太子妃娘娘的话,尽力服侍好殿下,明白吗?”
  如铁不敢怠慢,连连点头道:“明白了。”
  管家在旁道:“你如今算是国公府献给太子殿下的人,凡事须谨言慎行,不可丢国公府的脸,否则不必太子殿下出手,国公爷、太子妃娘娘都饶不了你!”
  如铁心里有数,陈国公与管家句句不离太子妃,看来做了公子,往后也得向着太子妃才行。只是这位太子妃挺迷的,丈夫沉迷男色居然还要“贤惠地搭把手”,大约古时的女性大多以丈夫为天,不敢违逆吧。
  管家训完,不一会儿太子府的张公公便来领人了,见了如铁不住地嫌弃:“这等姿色,也敢往殿下跟前凑?”
  管家刚还沉着脸,转眼便笑着掏了几张银票出来,直接塞入张公公袖中。
  “这孩子虽非花容月貌,胜在听话乖巧,知根知底……这也是太子妃娘娘还有国公爷一番心意,还请公公往后照拂一二。”
  张公公藏在袖中的手用力拈了拈银票,这才换了张笑脸道:“既是太子妃娘娘与国公爷的意思,我必会一字不漏转答给殿下听,请他们放心。”
  再回头细细打量如铁,挑剔地道:“既要我照应,我也不卖什么关子了,这孩子长得倒还周正,只这一身行头不大妥当。太子府能着正红的唯有太子妃娘娘一人,别说一个没品没阶的公子,便是入了玉牒的侧妃娘娘们,也不可穿这红色。”
  如铁在现代有些宅,看过网文也追过许多古装剧,自是知道些妻妾间的讲究,没想到公子们也得遵守,闻言只能把才上身没多久的新衣脱下,叠好放入随身的包裹之中,垂眸道:“多谢公公提醒。这衣服原是我娘所制,我收好了,往后绝不再穿。”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