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夜尊X裴文德】焚心咒(巍澜衍生同人)——怀五夜云

时间:2019-09-24 20:39:54  作者:怀五夜云

   《逃走的大黑象》作者:贤三

 
  文案:方宇钦原本是一名毫不起眼的公司职员,由于上班途中的某个意外,他突然变了个人,乃至引起整个部门的窃窃私语,包括新来的上司诸今尽。新上司原本打算帮助这位不起眼的员工,然而他越是接近,越发现自己始终无法走进这个人心里,随之而来的是这个公司其他员工的站队和漫天谣言。眼看工作和爱情都要不保,诸今尽到底到底该如何取舍?在即将失控的命运漩涡前,方宇钦敞开心扉,给了他一个答案。
  形式be,内核he,不想用标签定义自己的故事,所以两个tag都打了。它是我心里的百分百都市童话。
  如果章节被锁了或者有车,微博@阿三333三3
  方x诸。
 
 
第1章 
  逃走的大黑象 • 賢三
  字数:3409
  更新时间:2019-07-19 16:52:26
  1
  方宇钦走在路上突然失忆了。
  他愣了足有好几十秒,随后睁大眼睛打量着周围环境,又看了看自己的双手,依旧什么都想不起来。我是谁?我在哪里?他张开嘴,喉咙里却挤不出一点声音,额上的汗珠此刻一滴滴滚落下来。现在是什么时候?他慌乱地扫过周围人的脸,这些人如等待收割的麦子一般平静,整齐肃穆地往前方走去,前方是一个昏暗的入口,不知从何而来的冷风胡乱地撞击着每个人,好似某种邪教仪式。方宇钦的脚步情不自禁跟着人群往前挪动,身体驱使他来到洞穴的入口之一,有两个人冷冰冰地拿着不知名的什么武器对着他。
  他颤抖着发问:“请问这是哪里?”
  然而没有人回应他,那两人只是机械地举起手中器物在他身边挥舞,此起彼伏的警报声在身边的几个入口队伍处响起。他简直想要捂住耳朵,又问了一遍:”谁能告诉我这是哪儿?”然而身后的人将他狠狠一推,他险些摔倒,几乎是踉跄地走入洞穴。天啊……方宇钦的双手剧烈地抖动着,胸膛被一团破抹布塞着,无论如何都没办法顺畅呼吸,他抬头望去,眼前是密密麻麻的人——他甚至分不清这些到底是人还是机器,他们有着完全一致的表情,摆出一模一样的动作,那便是直勾勾地盯着前方的暗无边际的隧道,像是通向死亡。
  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方宇钦使劲眨了眨眼睛,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他用嘴呼吸着浑浊的空气,假装自己是人群的一份子,排在队伍末端观察每个人。不知过了多久(字面意义上的,他实在是没有办法搞清楚这洞穴内的时间概念),前方隧道内无名地刮起一阵狂风,与此同时刺眼的警报灯开始闪烁,方宇钦眯起眼,老远就看见一个庞大的物体缓缓从死亡的另一头出现,漆黑一团,发出巨大的声响。
  人群开始骚动。
  怎么了?他忍不住想要开口问身边的人,然而没来得及发问,那庞然大物朝着人群张开无数张嘴巴,排成各列的人们如赴死一般面无表情地朝它嘴里走去。方宇钦脑子“嗡”地一下,下意识转身就要跑。然而身后的人和铜墙铁壁无异,不仅挡住他的退路,反而还将他往前推。“让开!让我离开!”他终于忍不住大喊起来,然而一切均是徒劳,人墙军队裹挟着所有活物向前,自投罗网。“放我离开!”他眼睁睁看着自己被推入巨兽的嘴里,几乎在进入的瞬间,皮肤就感受到刺骨的凉意。
  “不不不不……不!”滚烫的泪水夺目而出,他使劲浑身的力气往外爬,撕心裂肺地呼喊着,“这不正常!这不正常!”所有人齐刷刷地看向他。伴随着震耳欲聋的警报音,他猛地一哆嗦,通过镜面反射看到了自己:衬衫,公文包,皮鞋,一副上班族模样的打扮。再看一眼周围的人,均是收拾得漂漂亮亮,一手拿通勤包,一手握着手机,面上看不出悲喜。他的意识顿时恢复正常。
  这里是地铁,周围是一群群赶着去上班的人。
  方宇钦颤抖着抹掉眼泪,顿感尴尬,又后知后觉地害怕起来,自己是怎么了?为什么走在路上好好的会莫名其妙失忆?地铁开动,车厢内扫过一阵无名的风。眼前如此熟悉的景象给他一种安全感,可刚刚的恐惧仍然历历在目,他一时间不知道应该相信哪个判断。
  “不要想太多!抛下所有向前冲!”地铁里的巨幅广告霓虹闪烁了一下,随后的路段便全是一样的画面,透过漆黑的隧道,从窗户口钻进人的眼睛里,一遍遍重复着。方宇钦接连看了几下后宛如被洗脑了一般,竟也觉得自己太过敏感。想太多又有什么用呢?地铁到站,泄洪闸开启,汹涌的人流四处狂奔,瞬间消失在几个不同的出口处。
  方宇钦随着人流往前走,出站,穿过一个十字路口,向左,看到路口后直接往右走,直到一幢蓝色的写字楼出现在前方。感应门自动打开,拿出工牌,“滴”,进电梯,“叮”,出电梯,走到办公室门口,对着摄像头站定,“滴”,面部识别成功,走进办公室,打印机发出“吱吱嘎嘎”的奇异声音,电脑“滴滴滴”叫着,抑扬顿挫。一切井然有序,高效,且准确。他有一种终于回到生活了的欣慰。
  “小方你来啦?来,把表格填一填。”小组长朝他扬了扬下巴,丢给他一张纸,“全组就你一个人没有填。”
  “好的。”他接过一看,《员工宿舍入住意见书》。
  “你在最底下勾选同意,然后签个字就行了。”
  “好。”方宇钦迟疑地摸着笔,抓紧时间看这份材料,大致内容是公司为了照顾加班的员工,向包括本市的员工提供免费宿舍,算是一项公司福利,底下是密密麻麻的协议条款,他讲:“我午休的时候给你行吗?”
  “你签个字多麻烦的事儿?领导现在要收上去。”
  在小组长的逼迫下,方宇钦无奈放弃了阅读,稀里糊涂地画了勾,填上了自己的大名,对方抓过纸扬长而去。
  坐在他旁边的同事扫了一眼,讲:“昨天晚上我们组签的,你没有加班,所以不知道。”
  “全组都加班了吗?”
  “是啊。”
  “为什么?”
  “老板在下班前一秒给群里发了消息,就你没看到。”
  方宇钦立刻切换上工作号登录通讯软件,果然发现他们组的领导在5点59分50秒的时候发了个加班任务,只可惜自己快了一步,在那之前切回了私人号。工作号有四五条未读信息,以及一个未接视频通话,估计是问他人在哪里的。“我们组要加什么班?”
  同事耸耸肩,继续面无表情地敲电脑,边敲边讲:“你用两个手机吧,这样来回切账号很容易错过消息。”方宇钦忍不住嗤笑一声,似乎是自言自语:“我哪来的钱再买个手机。”说罢打开了他的电脑。
  沉闷的一天又开始了。
  屏幕上静静地显示着几十封未读邮件,看标题应该是昨晚他们工作内容的抄送。破天荒的,方宇钦今天没有任何打开它们的欲望,他难道对未读邮件没有一点好奇心吗?在这之前,每天他会患有焦虑症一般忐忑地看着这些邮件们,心跳隐隐加快,担心遇上什么麻烦事,同时又会好奇会不会有新的八卦。而今天,在经历了那几分钟的短暂失忆后,方宇钦蹙眉盯着那几个刺眼的红点,心里只剩下疑惑:自己坐在这里到底要干什么?
  赚钱。
  为了能在这座钢铁森林里日复一日地活下去,他出卖自己平庸的技能换些钱财来,再无其他。同事的工作进度跟自己有关系么?方宇钦翻开工作日志看了眼自己的进度,所有任务都及时完成,没有投诉,一切良好。他想了想,将那些未读邮件全部点击:删除。
  “你放心吧,领导也知道昨天情况特殊,这次加班的都给了加班费,也没有为难不加班的人。”
  “嗯。谢谢。”方宇钦捏了下鼻子,投入了今日的工作中。
  上午还其实算过得快,难熬的是下午两三点以后,他的工作都已做完,但是却得佯装忙碌,耗到六点才能走。这段时间内,全办公室的所有人都使出浑身解数,有的人选择每五分钟就去一次厕所,有的人徐徐打开网络小说,整理成资料文档格式观赏,有些同志开始逐个分发小零食,极个别等着退休的老油条直接点开了蜘蛛纸牌,方宇钦做什么呢?他有个特别的消磨时间技巧,只需要摆出严肃表情,宛若在签一个五千万的大单,然后点开桌面上的通讯软件,顿时,网络情缘,连接你我,哪怕你我正在工作。
  白金:在都匀市一街头,我和鹅正经斗殴,有人叫好。
  弱智:马丁斯科塞斯有《赌城风云》、《纽约黑帮》、《穷街陋巷》,我们有《黄金荣传》、《大淫魔杜月笙》、《黑帮教父袁文慧》。
  阿三:天真蓝。
  Life:naive blue.
  方宇钦看着群聊依旧热火朝天,五花八门,不知道谁在跟谁讲话,几乎就是自言自语,于是立刻加入。
  M:方宇钦上班公然开小差,当即抄送主任。
  方宇钦看到这个ID忍不住弯起嘴角,与她私聊起来:“M,今天早上我突然失忆了。”
  M:“失忆?什么情况?”
  方:“我也不知道,就是突然大脑一片空白,连地铁都认不出来,甚至不知道自己是谁。”
  M:“那是种什么感觉?”
  什么感觉?方宇钦仔细回忆一遍那种恐惧感,或者说绝望感,想了半天,慢慢打下一句:“我觉得我像是个局外人,却又被推着往前走,不知道走向何方。”
  M:“他知道吗?”
  方:“我还没来得及跟他讲。忙了一天。”
  M:“你们公司还好吧,白妹他们公司天天加班到晚上九点。”
  方宇钦没有响。
  M:“有时间到话去医院检查一下吧。”
  方:“嗯。可能就是最近压力比较大。”
  不知不觉,办公室陆陆续续有人起身,有的去厕所,有的整理桌子,方宇钦看看时间,不觉已经到了下班的点。他同网友道了别,匆匆忙忙关电脑,在下班铃打响的那一刻顺着人潮离开了办公室,走到门口,排队,对着摄像头,“滴”,走去电梯,收好工牌,自动感应门“唰”地打开,发出哐哐的诡异声响,走去十字路口,拐弯,前往地铁。他走到地铁口的时候瑟缩了一下,凝视着那个空洞的入口,两秒后硬着头皮走了进去。循环往复,永无止境,他的生活被送进这张嘴里咀嚼,在从另一边被吐了出来,成为干巴巴的渣滓。
  方宇钦好容易到了家,推开门朝里头喊:“小朱,我回来了。”
  没有回应。
  他脱下外套走进屋,发现男朋友正在洗澡。浴室半开着,床上一片狼藉。
 
 
第2章 
  逃走的大黑象 • 賢三
  字数:3668
  更新时间:2019-07-20 09:26:03
  2
  方宇钦不知道自己的精神原来强大到这种地步,在短短的一天可以承受住两次冲击。爱人出轨带来的背叛感是毁灭性的,你以为你了解一个人,但其实你不是,你熟悉的世界开始剥落,于是你的第一个反应不是愤怒,而是慌张,你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或者做些什么,只是反复想着到底哪里出了问题。方宇钦面对这一床狼藉,并没有怒不可遏地去敲浴室门,相反地,他也不知是鬼迷了心窍还是怎么的,看到之后立刻把床单扯下,扔进垃圾桶,然后换上干净的一套重新铺整齐,收拾得干干净净,假装这一切没有发生过一样。
  等他收拾完后,男朋友也洗完了澡,带着热气打开了浴室门。
  “你今天回来得这么早?”小朱明显有些意外,他用余光瞥到了被打扫过的卧室,顿时僵在那里。
  “今天走得比平时快,搭上了早一班的地铁。”方宇钦捏了捏眉心,似乎再也没有力气多说一句话,讲完后就去了厨房。
  小朱问:“今天晚上吃什么?”
  “你想吃什么?”
  “外面买点吧。”
  “你就这么喜欢吃外食吗?”
  小朱顿时不响,面孔通红。方宇钦握着刀站在开放式厨房,盯着同居多年的爱人,心里有千万种滚烫的情绪翻涌着,就在他要口不择言的那一刻,爱人却抢先一步开了口:
  “上个礼拜我喝了三瓶酒,你都没有发现,只问我为什么账户里少了两百多块。”
  “我知道,只是没讲。”
  “那你讲啊。”
  “你一直跟我说你情绪不好。”
  “你就不问问我为什么不好吗?”小朱瞪大眼睛,一步步走近他,“你每天下班回来就是做饭,吃完后赶去健身房,再回家就是十点多,不跟我讲话就去睡觉,不然就是盯着手机看看看,看到死!你到底有把我当男朋友吗?!”
  “我累了。”
  “又来了……又是这句话。”小朱垂下脑袋,酝酿着爆发,“我难道不累吗?我难道没有需求吗?”
  “这就是你可以跟其他男人上床的理由么?”方宇钦也罕见地吼了一声,将刀甩在料理台上,顿时可怕的金属声在小屋里回荡。对面人没见过他这种表情,眼睛也红了,双唇抖了半天,讲:“是。”
  “你还爱我吗?”
  过了半晌,他讲:“如果不爱你,我就直接分手了。”
  他们两如同被困在网里的鱼,拼命扭动,却被平静的大海掩盖在水面下,赖以生存的海水同时也紧紧攥着他们,直到他们精疲力竭,放弃挣扎。方宇钦的那股劲终于还是卸了下去,换成一声漫长的叹息。他洗了洗手,讲:“你叫外卖吧,我去健身房。”说罢没有多看他一眼,拿了健身包直接走出大门。
  这座城市在夜晚才有点活着的迹象。
  方宇钦独自背着包慢慢走在街头,沿街有小贩摆摊卖红薯,时不时添火,火苗在黑夜里“腾”地绽放出一秒热情。路边的几个馆子挤满了人,看模样是下了班直接去应付晚饭的,三三两两坐在一起,讲话声音要响,不然就听不见,走近一些能听见后厨炸菜的声音,“轰”的那么一声,随后滚烫的浓烟升高,夹杂了点香味欺负起食客的嗅觉。
  “哎,小方下班啦?”烟纸店的老板认出了他。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