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凌远x李熏然】病入膏肓(楼诚衍生同人)——白掀火

时间:2019-09-27 16:24:58  作者:白掀火
  他那副样子凌远看在眼里,再大的火不禁也消了。李熏然这个人,开心起来的时候整个人都在闪闪发光,惹的旁人也禁不住觉得愉快。“你刚来不久,倒是对吃的先熟悉了?”
  李熏然嘿嘿一笑,“同事介绍的。凌院长能吃吧?”
  凌远漆黑的双眼望向李熏然满是期待的眼睛,拒绝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只看了一眼就转头看向窗外,淡淡嗯了一声,“那就去吧。”
  奇怪的感觉一闪即逝,李熏然没注意,满是期待的奔向了烤肉店。
  “一盘雪花牛排,两盘烤猪五花,一盘烤鱿鱼,一排牛小排,两盘牛上脑,一盘牛舌……”李熏然问凌远,凌远让他自己做主他就点了差不多两人份的量,还想再点被凌远阻止了。
  “够了,再点吃不掉。”凌远知道自己怕是吃不进去什么东西的。
  “可是才点了这么点……”李熏然觉得肯定不够吃啊,本来他自己吃的就多。再加一个大男人量肯定不够,凌远比他还高呢。
  “就这些吧。”凌远直接对录餐的服务员点了点头,服务员来回看了看,看点餐的帅哥没再说话于是脸红红的走了。
  “如果你吃了不够,可以再加。点多了吃不了浪费。”
  李熏然撇了撇嘴,“吃不完可以带走啊。”随后就开始期待起美食来。
  凌远不禁微笑。李熏然看到吃的比什么药都好使,这精神看起来足的很,哪像是病刚好的样子。没阻止他是正确的,他看着把肉烤熟一些,不该吃的不让吃也就罢了。
  长得好的人到哪都受欢迎这个论断不知道正确不正确,但是两个人点的东西的确上的很快,才洗好手就上齐了。
  李熏然二话不说开始烤起来,凌远要帮忙都被挡了回去。
  “我请客表示感谢啊,凌院长你自然是享受就好了。”嘴上说着还身体力行的用公筷给他夹了各种肉,堆在面前满满一碗。
  李熏然举起手中的果汁杯,“我敬凌院长一杯,谢谢陵院长最近对我的照顾。以果汁代酒,感谢的话就都在果汁里了。”本想喝酒的,被凌远训了两句只好作罢,不过他现在心情好,也就不计较了。
  凌远无奈的摇摇头,听听这说的都是什么。不过还是碰了杯,浅饮了一口就放下了。“不用叫我凌院长,这也不是在医院。”
  李熏然眨了眨眼睛,“那叫什么?”
  “直接叫凌远吧。”
  李熏然想了想,皱了皱鼻子,“不太好。凌院长比我大,不好直呼其名。”而真实原因,是直呼其名的感觉毕竟太过亲昵。
  凌远看着他亮闪闪的眼睛心里微动,“既然我比你大,那就叫哥吧。”不知道怎么就说出来了,自己都不禁皱了眉。
  “哦,那,凌哥。”喊完了李熏然就觉得……好像还不如直呼其名?怎么感觉他上当了……
  凌远听着倒觉得悦耳,也不再想自己怎么就说出这样的建议。既然结果是让人满意的,那过程也就不重要了。“恩,吃吧。”
  李熏然犹豫了一下,到底食物的诱惑力大,愉快的吃了起来。
  吃着吃着抬头发现凌远基本没怎么动筷,疑惑的问他,“凌院……”纠结的咬了咬筷子,咬牙说了出来,“凌哥,你,你不吃吗,不爱吃?你爱吃什么再点些吧。”叫几次就好了,再不适应都能习惯。
  李熏然给自己催眠,因为美食而放松的神经已经忘记自己对自己应该离凌远远些的告诫了。
  “不用。”凌远低着头,眉头短短的一皱就松开,不想惹人注意一样。手指执起筷子夹了一块肉放进嘴里细细的嚼着。
  “我去自助台再拿些生菜,免得油大。”见凌远点头,就从座位起身离开了。
  等他走了凌远才抽了一张纸按在嘴上把肉吐掉包起来,扔在了垃圾篮里,脸色灰暗。从兜里拿出止疼片就着果汁硬咽下一把,正喝着李熏然正巧回来,手里拎着两筐生菜。凌远下意识把药瓶扣在桌子上,再动就太过明显,凌远无法,只好随后拿纸巾不动声色的盖上了。
  李熏然倒是一切如常,“多吃点生菜,坐医生的应该都很养生吧。”
  凌远没说话。
  李熏然早就习惯他冷清的样子了,总是笑着才吓人,自己接着烤肉了。
  新一轮的肉烤出的香气散出来,凌远嘴唇都白了,喝了一口果汁对李熏然点了点头,“你吃着,我去洗手间。”说完起身就走了。
  李熏然就低头吃着,等终于看不到凌远的背影才放下了筷子。
  凌远大概忘了他是个警察,观察力训练是考试项目,那是千锤百炼磨出来的,已经成了本能。凌远的动作他看在眼里,可是探人隐私不管什么理由都不对。便不想乱动,只是左等右等不见人回来,过了有十分钟了,才终于决定掀开看了一眼。
  一个药瓶?李熏然皱起眉,神情严肃,拿在手里翻到了名字那边。这是……止疼片。
  凌远是身体不舒服?可是不舒服到什么程度要吃止疼片?他不是医生也知道止疼片不是能胡乱吃的。再加上凌远许久不回,李熏然有些担心起来。招呼服务员先结了账,让他们帮忙留一下菜,找去了洗手间。
  没有凌远的身影,李熏然刚要再出去找。就听见隔间里一声撕心裂肺的干呕。
  李熏然脸色骤变,过去敲门,“凌哥?”
  无人应答。
  “凌哥,你没事吧,我是李熏然。”里面突然就静了下来,随后是冲水的声音。
  门从里打开,凌远扶着门从里面出来。“我没事。”
  声音尽管有些嘶哑却还是一样的淡然,脸色已经一片蜡黄也还是原来的冷清。
  李熏然想起车上义正言辞训斥他不懂顾好身体的凌医生的样子,再看看现在他毫无精神还强撑的样子,竟一下子不知道哪来的火儿,一下就炸了。他揪着凌远的衣领低吼,“没事?!你这样叫没事?我李熏然何德何能让你凌远吃着止疼片躲在洗手间难受的直吐还要陪我吃烤肉?!你现在告诉我你没事!你这都不叫有事是不是死了才算有事啊!你要是死了我李熏然可受不起!!”
  凌远越疲惫胃就越能折腾,疼到现在没怎么进食,胃酸返流到恶心的吐出来,嗓子又被胃液灼烧,嘶哑的疼。胃部抽搐着浑身都是虚汗,连头疼都没那么明显了。药片的作用也还没达到峰值,现在疼的站不住只想蹲下去。
  他就全靠手上那点劲儿撑着门框。被李熏然这么愤怒的抓着喊,耳边嗡嗡作响。“熏然,你别慌,我……”看着李熏然喊着眼睛都红了,凌远下意识的松手想去拍拍他安抚一下,没想到自己已经脱了力,这一松手整个人栽了下去。要不是李熏然还拽着他人就要直接摔地上了。
  李熏然反应极快的伸手一抱连忙把人捞在怀里,凌远站不稳,靠在他身上,才几个动作就疼的他撑不住,闷哼了一声。李熏然看着他的脸庞,凌远那双漆黑睿智的眼眸此刻全都被关在痛苦欲裂的表情之下。李熏然瞪大的眼睛里惶惶然一片。
  “凌远!!”
  ------------------------TBC------------------------
 
 
第四章 胃痛(下)
  凌远看他这么慌张想去安慰他,可是现在已经是维持清醒都难,何况再去抽出别的力气。
  李熏然慌了神是因为他不知道凌远到底有什么病症,严重程度如何,该怎么处理,他想张口问,可是凌远这个状态他又无从下手。可喊完了发泄完了也就冷静下来了,不管怎么样,去医院都是没有错的。
  当机立断,李熏然半是架着半是拖着把凌远拖了出去。
  凌远一把抓住李熏然,嘴唇青白,声音有气无力,“不用去医院,我吃药就行。”
  “吃药?什么药?止疼片吗,然后再让你去撕心裂肺的吐一回?”李熏然冷笑,不再听凌远说什么,直接强行驾着把凌远塞进了车里。
  凌远一坐进副驾驶就忍不住弯了腰,颀长的身躯缩在副驾驶里。
  在这一刻,李熏然恍惚觉得凌远从高高在上的地方被硬拉了下来,不远不近的距离全都化为乌有。
  “别去我……”凌远眉头已经舒展不开,额头冒着冷汗,挣扎着才说了一半就卡了壳,咬着牙挺过又一次的疼痛。
  李熏然看他这样还何尝发的出火,俯身过去给他系好了安全带,英俊的面容已经毫无血色,就在李熏然近在咫尺的眼前。李熏然温声道,“我知道,不会去你的医院的。”
  凌远勾了勾嘴角,放心的闭上眼睛。
  李熏然带着凌远到了离餐厅最近的一家医院,凌远疼的一直辗转反侧,站立不安。等终于挂上了点滴,过了好一会药劲上来才算是消停下来。
  凌远安安静静的躺在病床上,这一段日子以来,难得见面时带给他的生疏与距离感全都悄无声息的消失,只剩下苍白与病房的床单一起,惨白到晃了眼。
  李熏然皱着眉坐在病床旁边,才发现凌远与他所想远远不同。他自己已经不矮,站在凌远一旁的时候明显凌远高的多,平时也都是简式西装外套的样子。看不出来身材如何,但是凌远的气质与精神总让他觉得凌远是个很强硬的人。
  从未想过外套脱下来后,竟与强壮搭不上边,颀长而消瘦。
  凌远安静的躺在床上,闭着眼睛,一动不动,李熏然竟然觉得有些恐惧。
  他不喜欢医院,这个地方在他看来是永远的冷酷无情。出任务的时候不得已常来医院这样的地方,受害者被救回来又如何,家人团聚又如何。肉体上的伤疤可以再愈,可是那些罪恶与肮脏在心里留下的血痕是永远都不会消失的。
  它只会用最缓慢的速度成了痂,然后永远烙印在那里,幸运的可以隐藏在心底一辈子。不幸的就不知道会在生命里的哪一刻被人无情的掀开,血肉模糊鲜血淋漓。所有的温情都以鲜血做了底,消毒水的味道与血腥的味道并行。更何况,还有数不尽的受害者是拼了命也救不回来的。
  他看着凌远没有刻意想什么,眼前却止不住的掠过无数画面。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的手指已经探到凌远的鼻下。
  手指被温热的呼吸轻轻抚过,才猛地收回来。
  忍不住在没有旁人的病房里低声笑了,“我这是在做什么……”
  凌远这时候睡梦里皱了皱眉,往旁边侧了侧头。李熏然抬头看着吊瓶里药液低落的速度,想起来护士对他说如果病人看起来不舒服,可以调慢一点速度。药瓶里的几种药液可能会刺激到胃病患者。
  李熏然站起来把速度调的再慢了一些,才终于觉得满意了。不再动弹安静的坐在病床旁边,看着凌远的脸,神情担忧。
  不知道过了多久,凌远睁开眼睛,看着再熟悉不过的场景有些怔仲。
  “哟,醒啦。”左侧传来的声音,凌远看了过去。
  凌远觉得嗓子里堵得难受,没说话,点了点头。
  “凌院长你可以啊,胃疼到进医院挂静点。”李熏然脸上挂着那么丁点笑,出口全是嘲讽,半点关怀备至的意思都没有。
  凌远这才开了口,声音嘶哑,“你们人民警察都是这么对待病人的吗?”
  李熏然圆润的鹿眼瞬间就瞪了过去,“你们白衣天使都是这么作践自己的?”
  凌远不说话了。
  “你说你们医院的人要是知道是不是得夸你这个院长做的太敬业了,忙到没时间用餐,把止疼片当胃药吃。哦不,你是把止疼片当饭吃。”李熏然冷笑着,瞳孔里乌黑乌黑的,没什么情绪。
  凌远皱紧眉头,嗓子疼的厉害,“不和你吵。”
  李熏然把手里还温着的水杯塞进凌远没有针孔的手里,“怎么?嗓子难受?喝,喝完了我看你能说出什么花来。”
  凌远右手握住硬塞进来的杯子,嘴角忍不住轻轻笑了。
  这孩子,是怎么把嘴硬心软贯彻到这么彻底的。
  “我没事了。”连水杯的盖子都被细心扭开拿走了,他只要喝进去就够了。
  “谁管你有没有事啊?”李熏然横眉立目的对他,就是没有好脸色。
  凌远刚才窥探到他一点内在,觉得现在的李熏然就像一只刺猬一样,明明里面软的不得了,对外还要竖着身上的尖刺。
  倒是挺可爱的。
  “我真的没事了。”凌远微笑,看着李熏然的眼睛。
  李熏然不动声色的扭转了头,向了点滴,皱眉,“这点滴怎么还没点完,都这么久了。”
  凌远顺着他转移话题,看向吊瓶,顿时哭笑不得。“这是护士给我扎的?”
  李熏然一脸你不是问废话吗,“当然了,你要是想让我扎我也可以试试。”非把你扎一手血窟窿。
  “速度也是护士调的?”
  李熏然沉默了一会,“我调的,怎么了?”
  “太慢了……这个速度再打两小时也打不完不说,太慢也不好的。适度调速度就好了。”凌远就说自己怎么整条左手臂都是冰凉一片,已经麻木到动不了了。
  李熏然嫌弃的撇了撇嘴,小声嘟囔到,“真麻烦。”
  凌远摇了摇头正要自己去调,李熏然已经把输液管轻轻拿在手里了,“我调,你说停我就停。”说完了就用缓慢的幅度把输液速度往高了调。
  凌远看着,等回复到正常偏快一点点才说了停。这样太慢了,只能躺着,浪费时间。
  李熏然皱着眉看着药液一点点匀速低落,他怎么觉得这速度比护士当时扎的时候还要快了点。看过去凌远却是一脸十分自然的表情。
  李熏然决定相信自己的观察力与记忆力,把速度又变回和当时的护士差不多的速度。才算罢手。
  本来身为医生,凌远怎会不知道李熏然对输液速度的在意是顾忌他身体。既是一片好心,凌远也就任由他去了。
  病房里陷入一片沉默。
  凌远平时话就不多,非必要的时候也不会刻意去没话找话说。
  两个人里比较开朗的那个本来是李熏然。但是李熏然现在光是想着这两天的事就觉得头疼,凌远最初倒下的时候他的慌张是本能的,凌远昏睡时后的担忧也是正常的反应,凌远醒过来后的短暂爆发更是人之常情。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