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异物志(玄幻灵异)——遥远星系的红移

时间:2019-09-28 14:51:54  作者:遥远星系的红移

 

 
《异物志》作者:遥远星系的红移
 
文案:
     私家侦探楚辰总是接触到一些怪异的事件,不过,“方老师你会帮我的吧?”他笑嘻嘻地问旁边的人。
 
    
    ☆、莲生 
 
  故事发生在清末。
  徐石是个赌鬼。
  早年将妻儿卖了,因而孤身一人;因为出千被赌坊的人追砍,脸上留了长长一道疤;因为欠债被人打断了腿,走路总是一拐一拐。
  这样落魄的他,来到了芙蓉村。
  这个小山村坐落的位置很偏僻,却是山清水秀。
  徐石沿着蜿蜒的山路上去,找到了山里那小小的村子,幸而村人好客,几下询问后就把他带到了东边的一间小屋。
  “是谁啊?”徐广的妻子打开了门,看见了一张带疤的脸。 
  徐石往里探头,正好看见徐广从里屋走出来问:“是莲生回来了吗?”
  “大哥,好久不见了。”徐石立即露出了讨好的笑容。
  徐广有些诧异,徐石自出去闯荡后就两兄弟就很少见面了,早年他还回来过几次借过银子,不过徐广本来就不宽裕,帮不了徐石多少。
  还以为徐石已经过上了好日子,没想到再见面竟是这样的状况。
  “你的脸和腿都怎么了?”徐广问。
  “都是以前的事了,”徐石的表情很是苦涩,“世道艰难,还是这里安宁。”
  “能回来就好,”徐广忽而看见了谁,“莲生,快过来。”
  徐石回头,看见一个少年站在门口。
  看起来不过十五六岁,青丝飘漾,眉目清浅,如山水一般好看的脸。
  莲生听话地走到了徐广的旁边,徐广笑容爽朗地说:“这是你二叔。”
  徐石一惊,他根本未想到多年无所出的兄长会忽然多了一个儿子出来,而且徐广两夫妇这么平庸的长相是怎么能生出这样一个好看的儿子来?
  “大哥的儿子都这么大了啊。”徐石的笑容有些尴尬。
  “莲生是老天爷赐给我们一家的。”徐广笑着说。一直未能孕得子嗣的他们有一天在山中水塘里发现了一朵巨大的莲花,那个时候,仍是婴孩模样的莲生就躺在那朵莲花里面。
  听完徐广的话,徐石将信将疑地看着那个叫莲生的少年,而那个少年只是一直站在徐广身边,始终未发一言。
  “大哥,你的儿子还真是安静呢。”徐石呵笑着说。
  徐广的表情僵硬了一下,说:“他自小就有哑疾。”
  “哦,那真是可怜。”徐石恍然大悟。
  “无论怎样都不会说话吗?卖了你也不会叫吗?”徐石一脸贪婪地笑,扣住了莲生的双手拧住了他好看的脸,“不过现在就算怎么叫都没用了。”
  他在茶水里下了药,徐广和他老婆现在睡得死死的,就算天塌下来都不会醒。
  “大哥说你是从莲花里长出来的,这鬼话谁信?” 徐石咽了一下口水,忍不住低笑,“虽然是个哑巴,但这么好看的脸能卖好多钱吧……”
  本来只想到这里避避风头,却没想到能捡到宝,这年头的有钱人家怪癖不少,有些好看的男孩甚至能比女孩卖得更贵。
  借着月光,徐石看见莲生如水一般的眼睛,脸上却没有半点害怕的神色,这样的神情忽然让徐石有些恼火,他狠狠地扇了莲生一耳光:“你在笑什么?”
  莲生并没有笑,他的平静却让徐石觉得是蔑笑。
  “你这该死的哑巴!”徐石愤怒地低吼。
  莲生仍只是看着他,始终如不起波澜的水一样。
  不会叫,不会哭,也不会害怕,这该死的畜生!
  徐石扬起了手,月光之下,他却看见那墨色的凌乱的长发像是泛起了浅金,如水的瞳中似终于流漾起霞光。
  莲生的嘴巴张了张,似乎想要说什么。
  第二天,徐广发现自己和妻子在山上醒来,等他们回到村里时才发现整个村子都被洪水冲没了。
  他们再也没见过莲生。
  “听说芙蓉村很久以前是一片海,”赵德说,“海里的龙王长着金色的头发和血红的眼睛,墨绿的龙身有几百里长,脸却长得跟个十几岁的男孩似的,他一开口出声就会唤起洪水,覆天灭地都只是一眨眼的事情。”
  “你小说看多了吧?”楚辰翻了个白眼。
  他回村祭祖见到了小时候整天一起打闹的损友赵德,聊着聊着就听赵德讲起了村子里的传说,却怎么听怎么像地摊文学里糊弄人的故事。
  “子学,怎么不过来,是被赵德这贱人吓到了?”楚辰忽然看见一双眼睛躲在门外。
  “你他妈你才贱人!”赵德作势狠狠地挥起拳头。
  少年这才走了进来,他有着水一样的眼睛和好看的脸。
  楚辰忽然有了奇怪的想法,不过也只是一瞬间,他的弟弟虽然是收养的,但怎么可能……
  “哥哥,我可以坐在这里吗?”少年有点怯生生地问,声音不大,却切切实实是说话了。
  没有洪水,什么都没有。
  “当然可以。”楚辰忽然觉得自己刚才的念头很是可笑。
  ——他的弟弟怎么可能是龙?
    
    ☆、化猫 
 
  楚辰在路上遇到方羽的时候,方羽正要去家访。
  方羽是楚辰从高中开始就认识的老朋友了,毕业后因为两人都在同一个城市工作所以也经常联系,现在方羽正在市区北边的一间中学任教。
  “有个学生很久没来上学了,我要去了解一下情况。”方羽说。
  “做老师还真是辛苦,这么多学生还要个个都照顾到。”楚辰说。
  “你跟过来做什么?”方羽瞥了他一眼。
  “闲着没事四处逛逛,路这么宽,我可没跟着你。”楚辰满不在乎地说。
  方羽也只好随他了。
  “你要找哪位?”小区门口的保安是个年近五十的老伯。
  “我找C座的邓太太,我是她儿子的班主任,已经打过电话联系她了。”方羽说。
  “哦是他们家啊……”保安的表情看起来有些微妙。
  “他们家怎么了?”楚辰好奇地追问下去。
  “本来我也不想说别人是非的,”保安小声地说,“但是她家一到半夜就传出猫叫声,吵得大家都睡不着,已经有业主决定联合向业委会投诉了……”
  “方老师。”隔着不远,楚辰和方羽看见了一个中年妇女从小区里走过来,正是邓太太。
  方羽走了过去,楚辰也依然在旁边跟着。
  “这位是?”面容憔悴的邓太太望向了楚辰。
  “他是……”方羽一时有些不知道该怎么介绍。
  “我是帮方老师打杂的。”楚辰连忙笑嘻嘻地把话接了下去。
  邓太太又狐疑地看了楚辰一眼,但是因为太疲累也没有再探究下去,转身就向前面走去,说:“跟我来。”
  只有方羽小声地说了楚辰一句:“无赖又八卦。”
  楚辰的性格方羽怎么会不懂,楚辰这样一个怎么看怎么不务正业的私家侦探,平时最大的乐趣就是哪里有热闹看就往哪里去。
  “方老师,这边来。”邓太太走到走廊尽头,然后打开了门。
  房子在C座六楼,不知是采光还是别的原因,里面很是昏暗,还带着一些臭味。
  楚辰简单观察了一下,断定这是个单亲家庭。
  等方羽和楚辰进了门,邓太太就关上了门。
  “荣信他在哪里?身体现在怎样了?”方羽问。之前他的学生邓荣信一直请的都是病假,具体的健康情况学校也需要了解一下。
  邓太太话还没说,眼泪却先掉了下来。
  “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病……”
  哽咽的声音怎么听怎么伤心。
  “他长出了猫的耳朵和尾巴……不肯出来,夜里一直叫,撕破了嗓子一样……”邓太太带着方羽和楚辰来到她儿子的房前,然后打开了房门,却空无一人。
  “小信……小信!!”邓太太一怔,然后惊慌地在一眼就可以看全的房间里找了一通,当确信她的儿子不在房间里的那一刻,她浑身瘫软地往地上一坐,眼泪就夺眶而出了,“小信你在哪里……”
  楚辰走进去,一股臭味扑面而来,低头就看见地上摆着饭盘和食物残渣,桌边墙上满是抓痕和碎屑,以及很多琐碎的毛发。
  住在这个房间里的怎么看都不像是人,简直就像只野兽。
  “他平时喜欢去什么地方?有什么喜好?有哪些玩得好的同学?”楚辰来到了睡眠着的电脑前。
  “我、我不知道……”邓太太掩面哭了起来,头脑混乱的她无法回答。
  猜密码花了点时间,楚辰登入邓荣信的社交账号,就发现了邓荣信最近发过的一些内容——
  是血淋淋的,猫的照片。
  才出生不久的猫崽被淋上汽油烧死,虚弱的母猫则被挖去了眼睛,剖开了肚子,肠子流了一地。
  这样的照片,被配上快意的文字发到了社交网站上。
  “上几个星期发生在附近的虐猫事件,听说是几个中学生做的。”楚辰忽然说。
  “你是什么意思?”方羽问。 
  “没什么意思,”楚辰说,“等失踪够24小时就报警吧。”
  几天之后,警方在邓荣信居住的小区附近发现了几具尸体。
  是几只半人半猫的怪物,样貌恐怖,眼睛被挖了出来,肚子也被剖开,肠子也流了一地。
  楚辰录完口供出来,就看见方羽在外面等他。
  “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方羽走过来问他。
  “我只是把那天和你一起看到的告诉他们了。”楚辰说。
  天色已晚,他看见方羽的眼瞳也被夜色沾染。
  “要不要去吃顿饭?”楚辰突然鬼迷心窍地问。
  “不了。”方羽说。
  “好吧。”楚辰耸了耸肩,过去拿车。
  方羽上了楚辰的车,坐了一段路。
  “送到这里就可以了。”方羽说。
  “这不是还没到你家?”楚辰把车慢慢地停了下来。
  “我想起还要买点东西。”方羽说。
  “方老师,回家一路小心。”楚辰见方羽下了车,还开玩笑地给了他一个飞吻。
  方羽当然没接过那个可笑的飞吻。
  然后方羽向前走去,拐了个弯又穿过一条街道,最后在一家宠物店前停了下来。
  方羽叹了口气,他确实没有养宠物的打算,会捡到它们被缠上也是无奈,看看到底什么时候能送走吧。
  回到家,方羽有些疲惫地换了拖鞋走到沙发前坐下。
  过了一会儿才起身走过去,将猫粮倒在食盆里,又将幼猫奶糕倒在另一个食盆里,向墙角处招了招手,说:“开饭了,过来吧。”
  母猫这才显现出身形,还带着它一群小奶猫慢悠悠地走了过来。
  复仇之后不再充满仇恨的小猫们,看起来格外的温顺可爱。
    
    ☆、替身 
 
  梁之皓住在六楼的高级病房里。
  “今天又有记者扮成医务人员要偷溜上去,被他的保镖给撵出来了……”从旁边走过的两个护士聊着八卦。
  楚辰在电梯前停下脚步,按了上行按钮。
  等到了六楼,楚辰走出去,看见六楼的走廊延伸到很远。
  人明显比三楼少很多,脚步声在空旷的走廊里回响着。
  特别到了南边的高级病房就更是安静,消毒水的味道很淡,从走廊的窗户望出去可以看见一片绿色。
  这样的地方用来怡养身体还算是不错的。
  楚辰继续往前走,其中一间病房门口站着两个保镖,那就是梁之皓住的房间。
  楚辰走过去跟门口的保镖打了招呼,又敲了敲门,说:“梁先生,我进来了。”
  那明亮的房间里,梁之皓正坐在病床上望着窗外,光线勾勒出完美的侧脸,因为在演出中受伤而入住这间医院,即使身穿着病号服就那么坐着,却半点不减巨星风采。
  “梁先生今天的气色好像不错。”楚辰微笑着走进去。
  梁之皓的视线转了过来,没有说话,直到楚辰身后的门被关上。
  “我想找一个人。”
  如果纯粹是找人的话,楚辰当然不意外,毕竟当私家侦探不是帮别人找东西就是找人的,但现在梁之皓要找的不是一个普通人,而是一个死人。
  “我又看见了他,”梁之皓低下了头,双手在被子上握成了拳,“深夜的时候,我躺在床上动不了,喉咙也像被堵住了一样一句话也说不了,他就站在我的床前……我看不清他的脸,他的脸像被雾气遮住了,但我知道他一定是……一定是肖立。”
  “梁先生,大脑中的积血有时会压迫神经,从而造成幻觉。”楚辰说。
  “你不相信我?”梁之皓猛地抬头望向楚辰。
  “肖立在五年前就已经死了,他到底是怎么死的,你比谁都更清楚。”楚辰拿出一支烟随手点燃,根本不在意医院禁烟的规条。
  “他没有死,他想杀了我,他怎么会这么容易就死了?”梁之皓偏执般自顾自地说。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