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废铁abo(玄幻灵异)——笼羽

时间:2019-09-29 08:59:20  作者:笼羽

   《废铁abo》作者:笼羽

 
  文案:硝烟味Alpha 多情美人教授 X 伏特加味Omega 闷骚痴情学生
  双失忆梗,两位假装弱鸡的演员互相试探的故事。
  ·
  世界上最后一名Omega楚悕身亡,Omega自此被人造人取代。
  “从今往后,诗人不再浪漫,孩子失去纯真。”
  多年后,性情大变的梁教授不做学问,一心写诗。
  昔日的“Omega平权第一人”,如今成为声名狼藉的渣A,业余爱好是玩弄硬塞来的人造人。
  某天他拆开包装箱,从里抱出一位模样姣好的Omega,沉寂已久的酒瘾突然犯了……。
  ·
  梁诗人收养人造人E026后的日常:
  第一天:弄哭就退货。
  第二天:他泪腺坏掉了?
  第三天:人造人质量真好。
  ……
  第N天:不扔了!
 
 
第1章 
  一道光束自门缝挤入,渗人光线延展至Omega跌坐方位,隐约映照出那双正欲/念攀附的眼眸。
  低喘声在空气间暧昧交缠,Omega倚靠冷轧钢板材质的实验台,黑发凌乱,削瘦脊背硌得隐隐作痛。
  后颈腺体正像摔破在环氧树脂平涂型地坪上的美酒,迸发出惹人迷醉的伏特加味。
  E026做过太多回这个梦,清晰意识到自己发情了。
  素来空寂的走廊此刻格外扰攘,比蓝锥石还稀有的Omega信息素萦绕过整个校园,引来无数饥/渴难耐的Alpha。
  他们捎着欲/念呼啸而过,暴力摧毁一道道紧锁的实验室大门,渐渐逼近倒数第二间生物实验室。
  伴随隔壁异响,Omega毫不犹豫摔坏玻璃器皿,将碎片拢进手心,繁复掌纹被划破,细白皮肤顷刻间渗出血色,失血感令濒临极限的Omega战栗不止。
  无数曾被列为违禁品的细胞组织正静默躺在透明培养箱,森冷注视着孤立无援的Omega,嘲讽他的负隅顽抗。
  意识几近溃散时,Omega勉强将碎片伸向腕部动脉,凄惨笑笑。
  假如他当下并非这般狼狈,或许会孤注一掷,选择在敌人前来捕捉蚕食他的第一秒抬起左臂,用碎玻璃片刺穿Alpha要害……
  可他偏偏进入了该死的发情期!
  跌坐区域已然湿透,甜美得惹人犯罪的伏特加信息素绕经切割成块的Omega细胞组织,自门缝探出手指,勾住Alpha衣摆,剥开他们最后一块遮羞布。
  Omega眼神涣散,在心中默念一个姓名,咬牙欲图施力——
  吱扭。
  伴随一道轻响,角落实验室突然走出一个人。
  那人的短靴踩在地面极度沉稳,低哑嗓音裹着一股轻佻,温和钻进Omega鼓膜,宛如天神降世。
  “这里没有你们想要找的东西。”对方笃定道,“你们只是太饿了。”
  温柔的硝烟味驱散开其他Alpha带来的恶心,Omega失神扔掉玻璃碎片,狼狈蜷缩成一团。
  他此前有多殷切期盼对方出现,此刻就多矛盾地希望对方永远不要发现自己。
  “……只瞧一眼。”一位副教授按捺焦躁道,“您这样这不合规矩!”
  所有响动都蒙了层雾,在Omega不清明的大脑里变得混沌,他无暇关心外面人聊了什么,因为发情期在心仪信息素的勾引下,终于攀至巅峰。
  Omega失魂落魄抓起一支新拆封的试管,用汗湿手指褪下自己最后一层保护色。
  气若游丝的理智正在叫嚣“冷静”,所坐之处却与此相反地一片粘稠,不光如此,他躯体还叛逆潮涌着,欲图吞噬进试管底部。
  一阵窸窣响动后,门外争吵渐渐消融,Omega闭眸呜咽,只听那道嗓音正薄凉说:“别打这管伏特加的主意——”
  “他属于我。”
  轰隆!
  尊严和坚持顷刻间消磨殆尽,Omega再稳不住。
  “噗嗤”一声,圆润的玻璃底猛地挤入等候多时的湖泊,泛起阵阵涟漪。
  ……
  *
  E026睁开眼睛。
  他漠然注视白净无暇的天花板,饱满阳光将卧室挤得通明。左胸口的鼓动在墙壁来回反弹,肩背肌肉不知何时爬满了汗珠,细白肌肤投影出不真实的脆弱美。
  甜腻的Omega信息素将逼仄房间塞得暧昧不堪,E026坐身掀开薄被,沉沉凝视鼓囊的睡裤。
  梦境的前半段他再熟悉不过,可之后急转而下的剧情却是他始料未及的。
  E026大约耗费接近十分钟的数据处理时间,才勉强接受自己因为一个荒诞春梦,居然治好了多年隐疾的事实。
  良久,他细眉轻挑,默然伸过手去,施力将并没自行消肿趋势的那处拧软了。
  简单洗完澡,E026将无法自行摘取的皮质黑颈环擦干,又摸了把血滴状的吊饰,温和质感令他心安不少。
  他收敛复杂心绪,抓起额发向后一梳,再不顾发梢垂挂的水珠施施然走下旋梯,凭借记忆寻到吧台式酒柜。
  即便来到的时日不长,可托房屋主人私生活混乱的福,E026总能挑到独处机会,来对宽敞到奢华的房屋进行地毯式搜索。
  虽说暂且没能寻觅到重要信息,至少对房屋构造有了初步了解。
  黑白两色的简欧装潢既温馨又有格调,酒柜里陈列的洋酒乍看琳琅满目,其实大部分都是同一种酒。
  酒柜主人似乎对伏特加情有独钟。
  奇怪的是,所有伏特加都被放置在最上几隔,没有丝毫挪动的痕迹,E026撞见过几回房屋主人饮酒,都是品的其它叫不上名字的红酒。
  那人就像一位吝啬的收藏家,保护着一堆他自己也不许玷污的珍品。
  E026不久前才在湿雾朦胧的浴室待过,水珠渐渐从发尾坠至领口,晕染出一份难散潮意。起床后空腹洗澡难免低血糖,导致他思维挺钝。
  所以当意识到Alpha信息素临近时,E026已经来不及闪躲了。
  “瞧我发现了什么?一个偷酒的小犯人。”梁亦辞呼吸洒向他被颈环覆盖的后颈,缱绻调侃。修长胳膊同时擦过脸侧,将那瓶伏特加推得更靠里些。
  透过橱窗,E026瞧见那道熟悉的挺拔身影,原本飞速伸向裤兜的左手顿了顿,终究没将防身小刀掏出来,胳膊垂落回身侧。
  他蹙蹙眉,下意识闪躲毫厘,结果被对方发现了。
  “这样不行,羲羲。”梁亦辞噙笑道,“你不该躲我,应该束手就擒。”
  话音刚落,E026就被强行扳转过身,两只手腕被一齐举抓过头顶,压向关闭的玻璃门。这个大动作促使他上衣蹭起一截,白皙腰肢骤然接触冷空气,小腹不由得缩了几缩。
  E026压抑反抗欲,恰到好处咬紧下唇,装出一副羞愤难当的模样。
  没多久,铁钳般的桎梏力道果真松懈开来,Alpha绅士后退两步,好像刚才捏红Omega手腕的人不是他一样。
  E026平缓呼吸。
  晦涩灯光下,宽肩窄腰的Alpha投射出挺拔阴影,将不自在的Omega笼罩其间。
  对方随性解开两颗衣扣,浅咖色长风衣的摆部垂至笔直小腿,银灰色短发松松扎在脑后,彰显一份惹人恍神的慵懒。
  极具侵略性的硝烟味信息素正从那精致锁骨氤氲而出,钻进E026鼻息。
  E026恍神两秒,无视喉咙莫名的瘙痒,抬首凝视那张美得不可方物混血脸庞。
  与强势的Alpha信息素不同,对方神情极度温和,由于背光,被上帝精雕细琢过的五官甚至有种朦胧美,引人不由自主放松警惕。
  E026与那双偏西式的海蓝眼睛对视少时,揉着手腕,垂眸反驳:“我只想取下来看一眼。”
  对方低沉笑笑,很礼貌地没戳穿这位人造人Omega的拙劣谎言。
  E026耳朵莫名发麻,不由自主想起一些事。
  *
  四年前,由于不知名原因,人类Omega完全灭绝。
  承载着生育职责的Omega全部死亡,政府紧急制定一项计划,代号“伏羲”,以造物者名义再造“人”。
  终于,在人类社会完全坍塌前,希望曙光重新普照大地。当第一位人造人Omega从“保育基地”走出来、进入发布会的瞬间,所有Alpha相拥而泣,举行了一场跨越新时代的狂欢。
  渐渐地,人类习惯了将Omega与生育机器完全划等号,人造人Omega也遵从基因引导接受了自己的责任。
  几千年过去,人类总算不需要用爱情这个虚伪定义来粉饰欲望的丑陋。
  当人造人生产链和供应链达到一定规模后,Omega不再仅是上流社会流通的奢侈品,价值甚至比不上日益攀升的房价。
  诚如保育基地印在高速路广告牌上两行狂妄的宣传语——
  每个人都该拥有繁衍后代的机会。
  上帝没收了人类的权力,我们替您夺回来。
  当然,政府并不会如此慷慨,主动给作为商品的人造人Omega如此多的知情权。
  最初,为了保证人造人Omega融入人类社会,政府慷慨交出“Omega末日”时期、从“志愿者”身上紧急取出又长期冷冻过的记忆脑和皮肤组织,再通过尖端技术移植进人造人数据库。
  人造人并非新生命的诞生,而是Omega的重生与转世。
  为提升公信力,政府依言重建当年亲自推翻的Omega保护组织。
  紧接着,政府又给予少部分不讨权贵喜欢、容易滞销的“次等品”人造人低等公民的权利与自由,以表诚意。
  从此,“次等品”可以在不侵犯Alpha权益的前提下走出保育基地,安稳求生。
  刚苏醒的人造人往往懵懂,最初三十天学习期宛如三岁孩童,会去寻觅“襁褓时期”被植入记忆的“家”。
  可惜,根据统计局调查显示,仅有不足千万分之一的人造人会拥有相对美好的结局——
  剩下的绝大多数都只接收到来自人类的惊慌和怒火。
  过渡期内,太多人不愿承认这些假冒伪劣的破铜烂铁,被政府划分为激进派。
  为避免社会再次陷入紊乱,政府紧急下达文件,撤销保密令,开放公民将前情告知人造人Omega的权利与义务。
  从那以后,人造人Omega不再崇尚自由,他们宁可安分躺进保育基地的拥挤纸箱,等待有钱人给自己一个新家。
  经过四年努力,一切渐渐进入正轨,大部分激进派都转变观念,成为温和派。
  人类接受了过去无法挽回的事实,愉悦加入需求催动生产的行列。
  E026由于模样不够柔弱,性格沉默寡言,后颈还天生长有极度丑陋的疤痕,自然称不上合格的生育机器,被判定为B类次等品。
  生产他的工厂早已被日新月异的时代淘汰,当年的技术和机械型号远达不到现如今的质检标准,暴露了不少后遗症。
  比如,作为生育机器的他居然是个性冷淡。
  又比如,他在输送带上出过故障,记忆被重置归零了,对于继承的Omega数据仅知晓冷冰冰的姓名,楚悕。
  *
  楚悕嗅着满室硝烟味,莫名有些醺醉,怀疑酒柜里是不是有瓶忘记塞木塞的洋酒打翻了。
  他下意识摩挲颈环吊坠,忆起此行的目的。
  ……
  楚悕之所以会设计进入运输箱,以商品身份来到梁亦辞住所,是因为不久前曾叫一名黑客解密过这个,从有意识开始就穿上颈环的吊坠。
  吊坠加密系统十分严谨,饶是黑客技术卓群,也耗费了接近五天五夜的时日,才灵光一闪攻破难关。
  终于,一道白光漫过,无数代码消融,屏幕中央仅存一行英文数字。
  LYC0014。
  显然,前三位字母是某个人的姓名,后四位是ID卡号。
  黑客花了不到五分钟时间就搜寻到对应的人,原因无他,对方实在太过出名,光国内搜索引擎就弹出了三千八百万余条相关结果。
  那天,透过森冷屏幕,楚悕撑着电脑桌前倾身体,第一次凝视那张北欧混血的精致脸庞。
  那是曾经赫赫有名的生物学教授,Omega平权第一人,也是如今声名狼藉的渣A,新时代著名的激进派,梁亦辞。
  黑客好不容易搜集到的最高级加密信息过分简陋,乍看之下其实根本没有保密价值。
  也正是由于这个原因,寥寥两行字就显得格外暗藏玄机。
  ——梁亦辞,曾任知名学府教授。
  ——*疑似有一名关系甚好的Omega学生在“Omega末日”中不幸丧生,从此心灰意冷,背弃学术圈。
 
 
第2章 
  见楚悕闷声不语,梁亦辞打开柜门,从里拿出一瓶酒,“嘭”地开启木塞。
  “如果你实在想喝,这里有瓶威士忌。”他提议,“进屋前浅酌一口,说不定会有别样的体验。”
  楚悕嗅着酒香避让开来,婉言谢绝。
  梁亦辞不过随口一说,也不强求,自顾自行至吧台将酒满上了。
  在昏暗光线下,Alpha敛去玩味,剔透如玉的指尖捏起杯柄,注视杯壁晃荡的酒液,瞳孔逐渐转为祖母绿,深邃眉目也变得清冷。
  “行了宝贝,快去吧。”他托起下颌,意兴阑珊驱逐道,“今天的任务还没完成。”
  楚悕一如既往演了阵面色苍白,可惜观众不捧场,连眼皮都吝啬撩起,以至于演员倍感无趣。
  表演完踌躇,楚悕“被迫”顺旋梯绕行而上,到达次卧隔壁的小房间,扬起下颌让门禁扫描毛边的颈环。
  “滴”一声响,清亮的机械音奏起:“人造人E026,门禁有效使用次数10次,已使用9次。请及时充值。”
  楚悕缓慢眨眼,突然升腾起即将会被Alpha赶出去的忧虑——蛛丝马迹都没寻到,这样回去未免太丢人了。
  他故意踌躇了会儿,没多时,浅淡酒味就从旋梯升上来,楚悕想也不想,“咔”一声合拢门,报废最后一次使用机会。
  待梁亦辞立于身后,他抚摸兜里的糖果,佯装无辜道:“怎么办?刚才手滑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