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御泽]真想让这对投捕消失在我的视线(钻石王牌同人)——渐进式沸腾

时间:2019-09-30 08:50:05  作者:渐进式沸腾

   《(钻石王牌同人)[御泽]真想让这对投捕消失在我的视线》作者:渐进式沸腾

 
 
第一卷 ·高中的故事 第一章 
  01 泽村荣纯是个不会说谎的人。(仓持洋一的场合)
  泽村荣纯是个不会说谎的人。
  比如,那天在御幸的生日会上也是,才被寿星随便来了一句“看你今天表情不太对,是不是有小测验没过啊”,整个人的脸就涨得红红的,生怕别人不知道他真的有小测验挂了似的。
  结果自然是一众二年级语重心长地把人撵回宿舍复习,泽村那个傻蛋像八爪鱼一样扒在店门口,嘴里嚷嚷着“混蛋四眼,我好心给你过生日,你竟然这样对我”,被仓持直捣死穴,整个人身子一软。接着仓持和御幸对视一眼,没等那傻蛋来得及从地上爬起来,大门一关,整个世界都清净了。
  “仓持前辈,这样对荣纯同学不太好吧。”一旁的春市轻轻道。
  仓持嗤笑了一声,切,别以为我没看到你也推了一把。
  监督可是说过有测验没过的人不能来庆祝的啊。我身为代理队长能坐视不管吗?!
  当然大家把那傻蛋推出去的时候,多少都有点幸灾乐祸的,毕竟这家伙太吵了,闹心。
  再比如,上周,仓持和御幸课间从贩售机回到教室,就在教室后门发现了扒在门后面,正撅着屁股,鬼鬼祟祟朝教室里张望的人。
  仓持默默走到他背后,抬脚踹了他一下,这触感……有点糟糕啊。
  泽村那傻蛋捂着屁股转过身,刚想破口大骂,那双眼睛一看到站在他面前的两个人便整个人吓得贴在门板上了。
  “干什么呢?”一边的御幸眯着眼睛问。
  他一个激灵,捂着胸口拼命摇头:“没、没、没什么!”
  御幸朝他手捂着的地方看了过去,镜片闪出一道精光:“里面什么东西?”
  “哈?啊!”那傻蛋赶紧放下手,大声道,“什么都没有!真的……”
  仓持实在看不下去,啧嘴道:“找我们干什么?”
  傻村眼睛转来转去,虚张声势地大声喊道:“谁、谁说我找你们!我找前园学长的!”
  御幸道:“前园在隔壁班。”
  傻村嘴巴张了张,一拍后脑勺夸张道:“啊呀哈哈哈!你看我这记性啊哈哈哈!”随即身体贴着墙壁,渐渐地移开了两个人的视线。
  仓持望着那个人猎奇的姿势以及被周围人施以的注目礼,忍不住道:“这个人到底有多蠢?”
  御幸接话道:“这是个超出人类极限的量。”
  虽然之后仓持各种威逼利诱,甚至代理队长的身份都拿出来了,依旧没能从泽村封牢的嘴巴里套出些什么。仓持猜测无非就是又出了什么幺蛾子想拜托他和御幸,但最后都没敢拉下这个脸(话说这家伙面对御幸时的自尊真是高得出奇),最终拜托了前园。
  仓持躺在床上思考着这件事,忽然感觉眼前灵光一闪,大脑一片清明。
  他瞥了眼对面墙壁上反出些许的光,泽村这家伙,最近似乎手机用得很频繁啊。
  而且这家伙还把手机蒙在被子里打字,不仔细听还不一定能听到他吧唧吧唧地按键声(说起来这家伙最近竟然把边打字边念出声的习惯给改了!),之前在宿舍也是,一开始打游戏让他过来当练手,不仅不乖乖过来,竟然转身就出了宿舍门,眼睛依旧离不开那个万恶的手机。
  听到门把吧嗒一声转上,那一刻,仓持洋一氏的内心是愤怒而寂寞的。
  难不成因为上次把他一个人撵回宿舍惹他生气了?不是吧,之前也欺负过他这么多次,也没见他记仇啊!
  说起来上次帮他声援的也只有一旁老妈子一样的阿园,而且之后阿园也一直对御幸冷冷淡淡,两个人莫不是要合起来做什么不成!
  仓持翻了个身,以这两个人的智商,真要做什么似乎又威胁不到他们。
  那如果是有关若菜的呢?不不不,阿园那家伙没见过若菜长什么样子吧,不会打她的主意吧……
  那如果是泽村看中了哪个女孩子!……不不,那家伙满脑子棒球吧,之前对若菜的反应也超级迟钝的。
  果然还是两个人在谋划什么吧……
  仓持洋一氏在上铺翻来覆去,搅得泽村忍不住掀开被头道:“仓持前辈,你怎么了?”
  仓持一个腾身坐起,朝下铺伸出半个身子,正在玩手机的泽村见到他吓得差点手机都掉到床下去了。
  仓持刚想去看看手机屏幕上的内容,结果泽村那家伙把盖子一翻,严严实实地藏进了自己的怀里。
  “怎么,我有这么吓人吗?”仓持道。
  泽村撇开眼睛道:“啊……因为反、反光……”
  “那我哪里让你不爽了吗?”仓持又道。
  泽村只感觉背上一激灵,不停地摇头:“没有!”
  “我告诉你啊,你小子不要骗我啊,我看得出来的。”仓持沉声道,“你最近老捧个手机干嘛呢?”
  傻村脸部僵硬了一会儿,偏过头去道:“我、我给家里发信息。”
  仓持朝他伸了伸拳头,傻村皱眉道:“是真的!不信我把手机短信给你看!”
  仓持见他真的要把手机递过来,瞥了他一眼委屈地表情,又想起之前把他撵回去的事情,心里竟然有点愧疚感,便叹了口气:“算了算了。”虽然平时也没少翻你手机。
  泽村用猫眼歪了他一眼,把手机塞回被窝里。怎么感觉好像更紧张了?
  果然再大条的人欺负多了心里也会有结缔啊,说起来最近泽村都不怎么和自己说话了,是不是该考虑对他好一点……
  仓持就这么盯着泽村,盯得那傻蛋猫目瞪得细长一条,脑门子上全是冷汗,身体就这么僵硬地斜撑在床板上,不敢躺下去也不敢坐起来。
  “说起来你前几天找前园干嘛?”仓持终于发话了。
  泽村愣了愣,先做出了一个“我的脑海现在一片空白”的表情,接着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脸一红。
  “啊啊啊……就是……请教前辈打击的事情。”
  “你练打击干嘛?光是投球你的脑子就不够用了吧?”
  “啊?!我的脑子可是全部守备位置、打击、怪癖球直球卡特球变速球对角直球干净直球怪癖变速球这些统统加起来都能轻松搞定的啊!!!啊对了还有牵制……”
  “吵死了!干嘛把你所有的球种都报一遍啊!还报重复!凑数吗!”
  仓持对着正牛鼻子喘气的泽村嗤之以鼻,末了教训道,这种事情想问就来问我们吗,你那身子板够得上阿园几分之一?问了有参考价值吗?这样说了以后,才气呼呼地缩回床上躺平。
  竟然真的是为了这种事情吗?我和御幸在他眼里究竟有多吓人多生疏……今夜,仓持洋一氏的心里依旧是愤怒而寂寞的。
  下铺又没声音了。仓持扶额,一不小心话又说重了,不用看都能想到现在泽村一定一脸受伤的表情对着枕头狂流冷汗。这家伙真是让人想对他好都不行……算了算了,明天,明天开始记得不能生他的气……
  然而第二天、第三天、甚至一周之后,泽村除了平时在队伍里面练习,竟然一次都没有来找过他!不是说好了有问题来问的吗!这样一来让仓持洋一代理队长如何拉得下脸作好前辈状上前关心他?
  对,没错,那个手机,那个万恶的手机,他还是盯着那个万恶的手机!从回寝室到洗澡前,从洗完澡到睡觉——一、刻、没、有、离、开、过。
  还好没让他看到泽村跟着前园练习挥棒,否则他绝对直接在室外给他上一堂擒拿课。
  仓持洋一从未如此惆怅地瘫坐在教室的椅子上,和御幸有一搭没一搭地抱怨着泽村,这家伙自从被监督架空了之后,人有时候会怪怪的,嘴也不像以前这么毒了(虽然对那几个投手还是老样子),也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仓持说几句他才回一个不轻不重的语气词。
  拜托诶,你的投手,你不关心吗?
  御幸耸肩道,我只关心他们投过来的球。
  说起来,泽村和我都比较熟的,也就只有春市了,说不定问问他就能知道泽村到底什么情况了吧。
  嗯。
  巧也是巧,就在仓持要发作的时候,不知谁的手机震了一下。
  两人对视了一眼,各自掏出手机查看。
  发信人:小凑弟弟
  仓持前辈,有点事想跟你商量,下午练习结束的时候一起谈谈吧。
  什么呀,没头没尾的。
  御幸问,什么事?
  “春市说有事情找我商量,你说会不会是有关泽村的事情?”
  御幸上上下下打量了他一番,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作为正式队长,我要严肃地告诉你,球队内部恋爱是不允许的……”
  “去你的。”
  御幸看了看手表,嘴里嘟囔着要迟到了,准备到小卖部买了一份食物带走,给仓持留下了一个潇洒的背影。
  说起来御幸这家伙,自从秋季大赛受伤之后就一直去克里斯前辈的医院复健。这家伙的运气有的时候真是个谜,前两天说好的预约,负责的医生临时家里有事,就调到了今天中午,这样一来还要问小礼要假条,下午又正好错过一场小测验。
  总感觉面对这个池面的时候,心里有微妙的平衡感。
  小春打完饭,坐到仓持旁边,见仓持四周地转着头,像是在找誰的样子。
  “仓持前辈在找荣纯君吗?我最近几乎每天就有一次饭点见不到他呢。”
  “那他能去哪儿?”仓持哼哼道,拿筷子把鱼骨一根一根地挑出来,今天的晚饭,好像没什么食欲。
  小春叹了口气,也没动筷。
  “你是不是也觉得最近那家伙很奇怪?”
  小春道:“我也在想……所以找仓持前辈商量,荣纯君自从上次被撵出御幸前辈的生日会之后,好像人都闷闷的……”
  仓持心里一个咯噔,不会吧,这么点小事真的这么放在心上?
  “我也觉得荣纯君不是这么小气的人,可能也有别的原因吧……是不是要找个机会和他道歉?”
  啊啊,这家伙虽然看起来大大咧咧,再伤心的事情跑跑步就没事了,但总也有些很敏感的地方吧,或许道个歉说说清楚就没事了?话说大家把他撵出去的时候,可都是嘴上说着“为他好”,脸上却挂着一副“总算有了正当理由”的表情啊。他回去之后宿舍里没有人,大家疯到一两点才回来,我也是累得不行直接躺床上了,后来也忘了去解释,他到底是个什么情况竟然也没想着观察一下啊……
  啧,怎么办。仓持洋一氏的内心是纠结而寂寞的。
  要不要跟御幸商量呢?不不不,还是别给这家伙添什么麻烦了吧,让他好好养伤,还是靠我……吧。(扑街)
  代理队长什么的,一旦体恤起民众来,要了仓持洋一氏的老命。
 
 
第二章 
  02  要不补办个生日会?(小凑春市的场合)
  要不,补办个生日会?
  仓持扒了口饭,最近有谁生日吗?
  “最近进入休赛期了,周一是麻生前辈的生日,周日是休整日,提前过一下和监督商量一下应该没问题的吧。”小春斜眼看着仓持若有所思的表情。
  啊,是不是该去剪个刘海了,看得好不清楚……
  仓持喝完最后一口汤,一抹嘴巴:“行,我去找监督商量。”
  仓持前辈,认真的时候还是很帅气的呢。
  一直以来,如果建立一个“欺负荣纯君”大军的话,仓持前辈一定是这支队伍的领头人,似乎只要身边路过了荣纯君,总会忍不住逮住人,使劲揉他的头。之前御幸前辈开会的时候,两只手闲着没事干,也会捏捏荣纯君的耳朵、脸颊,已经成了一个习惯了呢。
  荣纯君虽然也一直抱怨着,但是能感受到仓持前辈嫌弃中带着的喜爱吧。
  话说每次御幸前辈开会的时候看向这一块的眼神都很凌厉呢……虽然知道是在训投手,但是总觉得好像把自己和仓持前辈也算在了攻击范围内。
  如果要说队伍里现在最不敢惹谁生气的话,一定是御幸前辈吧。
  最近因为不能参加统一的训练,独自一个人跑圈的时候被荣纯君嘲笑过,听降谷君说荣纯君被御幸前辈回眸一笑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现在又有仓持前辈和前园前辈代理队长的事务,御幸前辈开会的时候总是一个人远远地坐在角落里,那个姿态好像有点像落合教练,虽然像在监督大家开会,但时不时吃瘪的表情让人觉得有点可怜……果然是在自我怀疑吧……这点也和落合教练很像。
  不过要说最不平常的,绝对是荣纯君了。虽然大家卯足了劲为了让御幸前辈更好地归队,看起来都成熟了不少,但是荣纯君最近似乎话少了许多,遇到御幸前辈和仓持前辈的嘲笑,也是憋着一股气不发声,一个人生着闷气就走了,有时看到自己说话也感觉小心了许多。
  说实话,虽然自己会对荣纯君无理的取绰号有些生气,但是这么长时间没听到他叫自己“春男”了还是第一次。
  这么一想,还是要和荣纯君讲讲清楚,那时候他真的没想把他推出去的,是降谷君在后面不小心撞了他一下……
  唉,那不是降谷君和御幸前辈?
  小春和仓持在食堂口道别了之后,便径直朝宿舍走去,恰巧在一个拐口看到正坐在那两台贩卖机对面长椅上的降谷和御幸。
  御幸压着降谷的肩膀,把他的手臂往后摆了摆:“疼吗?”
  降谷摇了摇头。
  “这样呢?”
  “有一点点不舒服。”
  “什么样的不舒服?”
  “……就是有点别扭。”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