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青凰玉之镜花水月(玄幻灵异)——杨安星

时间:2019-10-04 07:15:43  作者:杨安星

 《青凰玉之镜花水月》作者:杨安星

 
文案
 
不爱权势,不爱争斗,却被当成祸害诟病一生。
终此一生,满是遗憾,满是亏欠,却把所有的温柔给予一人。
若这世都如镜花水月,一场空。
你后悔吗?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夏青凰,黄斯星, ┃ 配角:千柏,蒼凤,夏闻玉,黄理枝,张愿,郑还玉,张静好 ┃ 其它:雁城夏氏,即墨黄氏,江都郑氏,苍梧张氏,庐陵沈氏,西平,鹤山望海阁。
 
 
  ☆、诉缘(一)
 
  雁城中秋将至,小镇上人格外的多,酒馆里有个酒客说着最近雁城有一大事,雁城有名的大仙家夏氏家主和夫人被仇家所杀,可怜两个稚子,本是仙门大家,却落得失孤的下场。
  是啊,听说夏氏长子出生那日,好好的晴日,瞬间乌云密布,生生落了七日的雨,淹了好几个村庄,死了不少人呢。
  那可不是祸害吗,没想到夏氏这个仙门世家居然出了个祸害,不仅害死这么多无辜之人,还克死了自己父母。
  怪不得夏家新宗主不愿扶养这个孩子,要是我,扔了都不养这样的祸害。
  门后一个小孩手紧紧抓着衣角,眼泪不受控制掉了下来。
  “青凰”一个穿着紫衣的女子,在街头着急的寻着,“有没有看到一个穿着红色衣服的小孩,瘦瘦小小的”急得满头大汗的她终于看到了酒馆门边的他,“青凰,你怎么可以乱跑呢,我要是找不到你怎么办。”说着说着,看到了孩子脸上未干的泪痕,叹了口气,把孩子抱了起来,往来的路走着,孩子可能是累了,一路上,一声未吭。
  女子原是雁城夏氏前宗主的妹妹,因早以订下婚约,要嫁于姑苏郑氏长子,本是今年中秋就得出发去姑苏准备婚事的,没想到哥哥和嫂子出了这么大的事,夏氏新宗主家宴时说出弃子之言,一怒之下,便让哥哥长子随自己出嫁,自己来教化。若是夏家待他让他回归本家,再议回归本家之事。
  一个月后,三岁的青凰跟着姑姑一起踏上前往了姑苏的路,不料才走五日便遇到□□的行尸,慌乱中,青凰丢了。众人找了近半月,未找到一点踪迹,只好到姑苏再论找人之事。
  自此之后,尽是风平浪静。
  两年后
  又是一年中秋佳节,街头熙熙攘攘的人,谁都没有注意到,一个瘦瘦小小的孩子痴痴的看着街头摇曳的花灯,终是倒在了一个小巷口,一个家仆模样的人将他抱起,走到马车边。
  “这个孩子怎么了。”马车里的夫人问着“他父母在否?”
  “没有看见父母,这孩子可能饿坏了,都倒在路上了。”
  “先带回府中医治吧,把他放马车里来吧。”
  马车里很安静,安静的只剩两道呼吸声。
  这个夫人便是黄宗主的夫人。
  即墨黄氏是七大仙门世家之一,只因左岸靠海,便以海浪为纹,族人世代习琴,现宗主黄理枝在十年前取了一位非常美貌的夫人,可惜十年来并无所出,虽然族人时常相劝,但是这位宗主对其夫人从未有二心。
  黄夫人用毛巾擦拭这孩子面上的灰尘,医师正在诊脉。
  “这孩子左眼角有颗红色朱砂痣,怕是天生的吧。”
  医师禀告夫人:“夫人,这孩子虽然身体虚弱,但是却有难得的天资,若是好好修炼,必定是个能名扬天下的。”
  “我知道了,你退下吧。”黄夫人扬了扬手。
  “夫人,宗主回来了。”黄夫人的贴身婢女静秋。打开了门。
  “云熙,我听许叔说你今天救了一孩子”黄宗主风尘仆仆的走了进来。
    “不知道小声点,咱们去书房去说”黄夫人起了身。
  书房内。
  “这孩子是我在街角拾到的,刚刚派去找他父母的人也回来报了,不是本地的小孩,看这衣衫褴褛,怕是被人给弃了。”
  “那这孩子,等他醒来问问其家人吧,要是没有父母呢”
  “那我就养着。而且这孩子有难得的天资,细心养育,便会是个好孩子。”
  “云熙若愿意,吾便无异议了。”
  自此,他便叫黄弦月了。只因黄宗主说月能蔽日明夜,琴最重要就是弦罢了。黄夫人有了身孕,一年后生下一子,取名为黄斯星,字文渲。虽说已有亲生子,但是黄宗主夫妻二人对弦月都是万分的慈爱,甚至胜于亲子。
 
  ☆、诉缘(二)
 
  “弦月啊,你今年也快七岁了,也要开始学习剑术了,父亲和张伯父这次去议事,得了两把灵剑,你要哪一个?”
  弦月看了看面前的两把剑,指了指左边那把,这把剑虽然并没另外一把华丽,一支银色凤翎扣住了原本黑色的剑鞘,剑身上刻着一句话:只忘来路,不见归途。“父亲这把剑有名字吗?”“没有呢?要不你起个吧,这把剑可是要跟你很久很久的”“那就叫寻归,好不好。”弦月用坚定的眼神看着。黄宗主拍了拍弦月的肩膀:“好,以后你的剑就叫寻归了。” 黄理枝转身走出门外,叹了叹气。如果斯星有弦月一般懂事,怕是自己和夫人就能一直浪迹天涯了。
  三年后
  “父亲和母亲出个远门,大概需要七日才能回来,弟弟要照顾好。”黄宗主在出门前特地叫了黄弦月到了庆园。
  “好,父亲和母亲在外照顾好自己哦。”黄弦月当然是爽快的应下了。
  “等下吾让你许叔把斯星带过来你房里,好看护。”
  “知道了父亲。”黄弦月拱手行了礼。
  四岁的黄斯星特别顽皮,只是年龄尚小,再顽皮也是在自家里玩闹,每天都追着叫他的月哥哥。
  许叔抱着黄斯星来到了黄弦月所住的应园中,黄弦月正在写着字,小小的斯星走到桌前,
  “月哥哥!”
  “嗯。”
  “月哥哥,星星想听月哥哥抚琴。”
  “好。”
  黄斯星乖乖的坐在垫子,等着哥哥取琴过来。黄弦月放好琴,便弹起来了前日所学的《静心诀》。
  弹琴之人虽然还是孩子般模样,却有着天生的淡雅的气质,尤其是那双湛蓝色眼睛和那笑起来像月牙的桃花眼还有那左眼角旁的朱砂痣,怕是会一顾误终生,世上人都说白衣似嫡仙,这孩子偏偏除了白色,其他色都穿戴,即墨是海边,便是经常会吃鱼,但是这孩子不吃鱼,一点不粘的那种。他因为从小伤了胃,以后怕是滴酒不能沾的。刚刚了解会感觉他是个脾气很怪的孩子,但这些却是这孩子难得的缺点,因为他除了这些,其他的方面都胜过太多的世家公子,在其他世家中也是有点名气。。
  听着听着,黄斯星都快睡着了,头一点,就清醒了,“月哥哥,你会不会弹上次那个长的可漂亮的姐姐说的曲子。”
  “什么曲子?”手一停,琴声也停,倒是显得屋里很安静。
  “好像叫《凤求凰》。”
  你是不知道这首曲子的意思么?罢了罢了,你这小子肯定不知道。突然黄弦月在心中闪过一丝不愿意。
  “那这次不能打断我了哦。”黄弦月用手指点了点黄斯星的鼻子。
  “好!”有点得逞了的欢喜。
  琴声响起,这曲是表达爱意之曲,便是曲调欢快而舒畅,而现在窗外正下着微微细雨,而屋内,就像一副画一样,直到曲终。
  “还想听什么?”黄弦月用温柔的眼神看着这个看呆了的弟弟,用手在他眼前摇了摇。
  “月哥哥,我好像饿了。”
  “月哥哥,你的字真好,可以教我写字吗。”
  “月哥哥,你画画可好了,可以画我么。”
  “月哥哥!”……
  黄弦月感觉头有点大,不过他一向对这个弟弟宠的不得了,所以只要不过分,提什么要求都是应下的。
  “月哥哥,我可不可以去镇上玩玩呀?”黄斯星期待的眼神望着他,黄弦月感觉自己身上起了一种叫鸡皮疙瘩的东西,七日,怕是一日都废劲。
  “父亲说了,他出门这段时间不可去镇上去,如果你无聊,看哥哥给你舞剑好不好?”黄弦月伸出一只手轻轻的捏了捏弟弟的小脸蛋。
  “好啊,好啊。”虽然不能去镇上玩,但是看哥哥舞剑也是个不赖的选择。所以黄斯星爽快的答应了。
  虽然黄弦月的剑才习了三年,却是比他人学上八年的剑术都不差,平时练剑术都是用寻归练的,这次是舞剑便只用了一把相似的木剑。
  “月哥哥,我什么时候可以也这么厉害啊。”黄斯星羡慕的说着。
  “等我们斯星长大了,一定会比哥哥还厉害的。”黄弦月和他一起坐在了门前台阶上。
  黄弦月知道弟弟喜欢被夸奖的感觉,便接着夸“等斯星长大了,不用哥哥和父亲母亲保护了,便能比现在的仙督还厉害呢,对吧。”
  “对!”笑的没心没肺的样子,还真是随了他的性格。
  晚上两个孩子缩在一个被窝里,黄弦月抱着已经睡着弟弟,看着因为今日玩乐还未看完的书,弟弟总是喜欢靠着他的胸口睡,早晨起来可以收获一大片口水。而自己总是觉得弟弟能依赖他就是最好的了。
  如果以后就这样无忧无虑的过下去该多好。
  
 
  ☆、诉缘(三)
 
  就这样过了许久,斯星也快七岁了。
  这日,黄弦月刚从北御学堂回到家中,就看到家中一顿忙乱,直接抓住一个家仆便问。
  “二公子不见了,本该两个时辰前就从学堂回来的,现在还没看到人影呢,”
  黄弦月手中的书落在地上,往外跑着,找了两个时辰都不见人,怕是已经去镇上了,在镇子上找了许久,依然无果,黄弦月便用黄氏法术《北斗》指路,这法术用寻找之人常佩戴之物和用血写就的符纸用灵力合在一起便可以指路寻人。黄斯星上次从衣服上扯下的布条发出绿色的光,飞快的飞向城外,一个竹林里的破旧木房,着急的黄弦月直接一脚踢开门,屋内并无人,布条落在了地上,当他拾起来时,却发现有一块木板此其他木板都高,撬开木板,发现一个密室,黄斯星果然在这,他马上给弟弟松了绑,刚刚走到密室出口便触动了机关,一只脚被墙里飞出来的黑绳缠住,出门忘了佩剑,便是挣脱也挣脱不了。
  只好对着弟弟说“斯星,你先走,回到家后找人来救我,听到没?”
  黄斯星吓坏了,满脸是泪,只知道点头。
  “快走。”便把弟弟推了出去。
  就这样过了半个时辰,他正想着弟弟因该到家了。靠在墙眯了一会。
  “哟,这不是有名的黄大公子嘛,你这么聪明也会被我这种下三滥的机关捉住啊。”被黑纱罩着的人正站在黄弦月的面前二丈之处。
  “你是谁?”
  “你没有必要知道我是谁?”此人看着手,吹了吹手中的灰。
  “你为什么要抓我弟弟。”黄弦月很是疑惑此人的身份。
  “这个你不用知道,你不也是黄家的大公子,你们两个不是一样的吗。”
  黑衣人拉着黄弦月领子,让他站了起来。
  “你有没有闻到一种味道。”
  黄弦月才发现从他进来开始这密室一直有种酸涩的味道。
  “这种香会让你全身失力,慢慢的不能呼吸,直到死。”黑衣人放开衣领。“黄理枝这个老东西,杀了我师弟,我便让他儿子受尽折磨而死。”
  “哈哈哈……真是个傻子,我又不是他的亲儿子,你折磨死我又有何用。”黄弦月笑出了眼泪。
  突然,一只手掐住了他的脖子。直到黄弦月脸变了色才放了手。
  “无妨,只要让他痛苦,我管你是亲生还不是亲生。”
  黄弦月失力倒在了地上。黑衣人用脚踩着他的手掌,“这手倒是长的不错啊。”说罢,便将黄弦月的十根手指,一根一根的从第一根骨头折断。看到黄弦月昏了过去,便将一桶水浇到黄弦月的身上,没有反应。
  “这么容易就昏死过去啊,真是弱不禁风啊。”说着便用手抬起黄弦月的脸,“不过这黄大公子长的还是俊,要是卖去青楼,怕是能得不少权贵的欢心。”
  密室上方发出了不小的声响,怕是黄家的人来救人了,黑衣人便从密道逃走了。
  黄斯星进到密室便看到倒在一摊水中的哥哥,急得马上抱住了哥哥,“许叔,月哥哥在这里,月哥哥他昏过去了。”“许叔,你快救救月哥哥。”黄斯星急得眼泪都出来了,甚是可怜。
  许叔一看不好,马上带着这两个孩子御剑回了鹤山。把黄弦月放到床上便叫了医师。
  本在苍梧张氏参加周岁宴的黄宗主和夫人也赶回了鹤山。
  “医师,吾儿伤怎样。”黄宗主也是急得满头大汗,黄斯星从回来就在哥哥的房外跪着。
  “大公子不太好,本身就有体弱的里子,又被下毒,十根手指又被生生折断,还受了风寒,怕是烧上几日,只是这手也怕是以后很难再抚琴了。”医师摇了摇头。
  “只要你救吾儿的命,其他的可以慢慢来。”黄宗主忍着怒火让医师进行医治。
  医师给黄弦月下了麻醉类的药,便用刀划开了手指将骨头复位,再缝上,再用纱布和竹片固定,这样重复了十次,便开了十几副消炎止痛和清热退烧的方子,黄宗主便让许叔去按着方子买,自己便拉着门口的黄斯星去了黄氏家族祠堂。此时已是第二日上午。
  
 
  ☆、诉缘(四)
 
  “跪下。”
  “父亲,月哥哥怎样了。”
  “你还有胆问,说让你不要下山,你偏偏要去,现在不仅自己遇险,还害的你哥哥的手以后都无法抚琴,你以后要怎么面对他。”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