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十七禁男孩(穿越重生)——埼玉桑

时间:2019-10-04 07:17:22  作者:埼玉桑

 《十七禁男孩》作者:埼玉桑

 
 
文案
 
生活本身就是一个悲剧。
 
每个人的心中都住着两个人,一个精神之人,一个欲念之人。
 
人一半是野兽,一半是天使,兽性发作是坏人,天使发作是好人。
 
我们活在世界上抱着一种荒谬的信念,以为我们自己就是生活的主人,人生在世就是为了享乐。这显然是荒谬的。
 
节选自 ——————列夫·托尔斯泰《复活》
 
【快穿文】 一万字左右一个故事 
 
暗黑+无厘头系列【腹黑狡诈顽皮受*不明属性攻】
 
父子文(无血缘关系)——第五禁与不禁之爱中体现
 
(文章内容纯属作者的脑洞,无关真实事件,请勿对号入座,轻喷)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快穿 爽文 异闻传说 
 
搜索关键字:主角:祁忌 ┃ 配角: ┃ 其它:
 
 
 
 
  ☆、第一禁(一)
 
  随便什么都比虚伪和欺骗好。——列夫·托尔斯泰
  上午七点五十分,写字楼的电梯旁,随着空电梯“叮”的一声降临,上班族们簇拥着挤了进去。
  警报声响起,超载灯闪烁,提示电梯人员超载。
  上班族们你看我,我看你,谁也不想错过这趟电梯,要知道这栋楼有四十层高,空梯自一楼升到顶层至少需要两分钟,更何况这么多人呢,等它降下来时妥妥的迟到。
  每到这时,守着电梯门最近的那个人肯定是率先被轰出去的,王永在这时十分自觉的离开了电梯,对上电梯内众人‘就应如此’的眼神,再看了眼手表默默的选择爬楼梯。
  写字楼第二十层的外贸公司,随着打卡机发出一声“谢谢”,八点十三分,王永再次迟到的进了公司。
  “小王,又没赶上电梯啊?”行政前台嘲笑了一句,“这都是这个月的第十次了,我说你就不能早点从家里出门。”一边说着,一边在考勤表上找到了王永的名字,在迟到早退下面打了个勾。
  王永抱歉的笑了笑:“醒不来,昨晚加班到晚上一点钟,到了家就两点,实在是醒不过来了。”
  “难道加班是理由吗,你看看你们部门的小刘,哪次不是跟你一块加班到深夜,还不是照样来的这么早。哎,李姐出去买早饭吗,帮我捎个煎饼。”
  王永慢悠悠的回到办公座位上,刘浩移动着转椅凑过来递过来一个文件夹:“张经理刚给我的,法国的单子,你联络一下。”
  王永接过来翻了一遍,眼睛一亮:“一千万?”
  “对啊,哥们够意思吧,这么大单给了你,等月底发提成的时候别忘了请哥们吃饭啊。”
  王永怔怔地看着这份文件,这还是第一次做这么大的单子,不由得心里有些激动。
  再看了一眼刘浩,他诚心的说了一句:“谢谢,一定。”
  早上九点钟,人事专员领着一人来到了市场部:“这是给你们部门招来的业务员祁忌,今天开始上岗,刚大学毕业,经验不多,你们多关照一下。”
  祁忌自我介绍:“大家好,我叫祁忌,今后在这里和大家一起工作,希望前辈们多多关照。”
  “好帅的小男生啊。”市场部的几个女人犯了花痴,有几个与祁忌年纪相仿的女孩甚至羞红了脸。
  顺着人事专员的安排,祁忌的办公位置与王永相邻。
  祁忌对着王永伸出了手:“前辈好,请问您怎么称呼?”
  王永礼貌性的回握:“王永。”
  祁忌善意的笑了笑:“永哥,您叫我小祁就好。”
  王永点头表示知道了,随后便专心致志地研究起了他一千万的单子。
  上午的时间匆匆而过,市场部新来了一个长相俊俏帅气的男生的消息在公司逐渐传开,一上午的时间,祁忌便收到了来自公司同事们的亲切关怀,尤其是女同事。
  午饭时,市场部的几个女人邀请他一起去吃午饭。
  祁忌反而问向埋头工作的王永:“永哥,要一起吃午饭吗?”
  王永头也不抬摆摆手:“你们去吧,我不饿。”
  祁忌还想再问什么便被几个女人拉扯着往外走,拉扯间祁忌再问了一遍:“永哥,需不需要帮你买饭回来?”
  这次王永理都没理。
  出了电梯,女同事们带领着祁忌去了个小饭馆,点了几样菜。
  等待期间,祁忌随口问了一句:“永哥中午不吃饭,难道就不会饿吗?”
  浓妆艳抹的女人摆弄着她的指甲:“谁知道呢,我们与他很少接触,也就是有关工作上的事聊聊,其他的时间根本连话都不会说。”
  披散着长发淑女模样的女孩开口:“我比你早几个月来公司,一开始也像你一样好意的邀请他,也同你一样遭到了拒绝,以后我又邀请了他几次,回回拒绝。这日子长了我也就了解了,他这人啊,根本不合群。”
  “可不是,不只不合群而且还怪的很。”年纪较大的女人开口,“好几次我经过他身边都能听到他自言自语,而且不知你们看见过没有,他的抽屉里有个布娃娃,你说他三十多岁的年纪还玩布娃娃,古不古怪?”
  “可能是他给家里的孩子买的呢?”祁忌插了一嘴。
  “他哪有孩子啊,他婚都没结哪来的孩子。不过也是奇怪,他都三十好几了连个女朋友都没有,也不知是什么原因。”
  这顿午饭在这群女人叽叽喳喳的评头论足下吃完了,祁忌偶尔提两句疑问,但大多数是在一旁闭嘴静静的听着。
  回去的路上,祁忌还是买了几个包子带给王永,惹得几个女人叽叽喳喳的声音更频繁。
  “永哥,这是给你买的包子,你将就着吃吧。”祁忌将包子递给了王永。
  王永一个愣怔,随后接下了这袋包子说了句谢谢,便继续埋头工作。
  长发淑女凑过来,小声念叨:“我说什么来着,好心被埋没了吧?”
  祁忌淡淡一笑,不置可否。
  下班时,刘浩又凑了过来:“怎么样,这个单子有把握拿下来吗?”
  王永拧紧眉头点了点头:“已经与法国那边联络上了,今晚加班做个方案出来,若是那方同意了应该问题不大。”
  “行啊你,我就知道这单子交到你手上保准没问题。”刘浩拍了拍他的肩膀,“正好我手里有个单子需要晚上出货,我跟你一块加个班。”
  正在收拾东西准备下班的祁忌开口问道:“永哥,你晚上加班啊?”
  “对。”王永回答的十分言简意赅。
  “辛苦了。”祁忌冲他咧嘴笑了笑,将男士单肩背包挂在肩头,“那你先忙,我走了。”说完挥了挥手,向两人告了别。
  “这新人挺懂礼貌的。”刘浩夸赞了一句,王永并未搭话。
  
 
  ☆、第一禁(二)
 
  ·
  一周后。
  市场部张经理拿着一份合同在部门内宣告:“一个星期前,我给了刘浩一个法国的单子,本来法国对咱们公司持着怀疑的态度甚至一度要放弃,但经过刘浩辛苦的熬夜加班与法国沟通,终于在今天拿到了合同。这一千万的单子挽救了咱们公司目前的财务危机状况,公司决定给予刘浩七天带薪休假,并且本单提成翻倍,大家要多向刘浩学习,给公司带来效益自己的腰包才能鼓起来。鼓掌!”
  张经理率先带头拍起了巴掌,随后掌声渐渐响起,市场部震耳欲聋的掌声也引得其他部门为之鼓掌。
  称赞声,道贺声,欢笑声,七嘴八舌的声音扰的整层楼都不得安生。
  王永呆呆地看着张经理手里的那份合同,猛地一个起身夺了过去,翻开合同的最后一页,甲方代表人那里赫然签着刘浩的名字。
  这,这是怎么回事,这明明是我一直在跟的单子,明明是我辛苦熬夜加班与法国联系的,只是最后,最后单子拿下来要呈报经理时自己恰好拉肚子,而刘浩只是好心的帮我把文件递过去,好心的,好心……
  王永恍然,原来自始至终自己只是一块脚踏板。
  “这个单子明明是永哥独自完成的,凭什么功劳全被刘浩抢了。”祁忌在王永的旁边小声嘟囔了一句。
  王永看了他一眼,捏着合同的手逐渐收紧。
  “明明每天为这个单子拼命加班的是永哥,刘浩只不过是恰巧有其他的工作,竟然被误以为是为了这个单子而加班,真是可笑。”
  王永的指甲掐进了掌心的肉里。
  “也难怪永哥实在,对人对事真诚真心,竟被这种小人算计了,提成奖金没了倒是小事,被别人欺骗才是大事,简直是欺人太甚。”
  “别说了。”王永从牙缝里蹦出几个字。
  “唉,看到这种小人得志的嘴脸,我真是打心眼里想要臭扁他一顿,好好出出气。”
  “我叫你别说了!”王永大声吼了出来。
  办公室里顿时安静了,众人一脸不满的看着他。
  张经理把合同拿了回去,看着皱皱巴巴的合同,皱着眉质问:“王永,你这是什么意思?”
  周围的同事们小声的嘟囔着,看向王永的目光像是看一只臭虫。
  刘浩走过来打个圆场:“张经理,王永可能是最近加班太累了导致情绪浮躁,咱们这样吵吵闹闹惹的他心烦,您看要不让他回家休息几天调整一下状态,等心情平稳了再来上班,好不好?”
  王永猛地抬头,不敢置信的看着他。
  张经理点头:“难得刘浩一直把你当兄弟,事事为你考虑,那就这样办吧,休息三天再来上班,本月奖金扣除。”
  刘浩冲王永抬了抬下巴,笑着拍了拍他的后背:“回去好好休息,别想些有的没的。”
  王永拳头握的死死的,目眦尽裂的看着刘浩,牙齿也被咬的咯吱作响,眼睛扫视了一圈巴不得他赶紧离开别破坏氛围的同事们,压抑着心中的怒火简单收拾了几样桌上的私人物品夺门而出。
  他这一出公司门口,办公室内立即哄然响起了大笑声。
  几个女人放肆的笑道:“这是赤|裸裸的嫉妒,他呀是见不得刘浩比他好。”
  “就是,也不看看自己的业务水平,哪比得上年年得市场精英的刘浩。”
  “本来就看他不顺眼,现在越发觉得恶心,这种人还留在公司做什么。”
  “幸好有刘浩在咱们市场部顶着,还拿下了这么大的单子,真不愧是咱们公司的顶梁柱。”
  “……”
  祁忌静静的看着办公室门口,耳边是同事们对王永的贬低以及对刘浩的赞誉,本是上翘的嘴角越发向上挑去,带着一丝可怖的邪气。
  “混蛋,混蛋,混蛋!”
  出租房内,王永破口大骂着,胡乱的摔着一切触手可及的东西,本是杂乱的小房间越发无处下脚。
  “这是我的,这本该是我的……”王永嘶吼着,像极了被困在笼子内的野兽。
  想到了什么,王永跌跌撞撞的扑上了散发着霉味的木床,掀开枕头,枕下有一个巴掌大小的日记本。
  直接翻开日记本的最后一页,王永看了两眼便闭上了眼,双膝跪在地上,双手将日记本合在掌心,抬头面向上空,像个虔诚的信奉者一般满面尽是谦卑。
  半个小时后,之前还是癫狂状态下的他再次平静,看了眼一片狼藉的房间,与先前的老实人毫无差别的默默收拾起了房间。
  日记本被再次扔回了床上,阳光照射在最后一页的文字上:阻碍我的魔鬼啊,都下地狱吧,神会制裁你的,而我便是这个神!
 
  ☆、第一禁(三)
 
  ·
  三日后,市场部办公室。
  祁忌递给了王永一杯咖啡:“永哥,这几天没休息好吧,喝杯咖啡提提神。”
  王永脸色尽显暗沉,眼睛顶着两只黑眼圈接过祁忌的咖啡杯,顺口说了句:“谢谢。”
  “跟我客气什么。”祁忌因王永的这句谢谢感到心情愉悦,再递了几块棉花糖过去,顺便自己也吃了两块。
  “呦,回来啦,休息好了吗?”张经理走过来在他桌上拍了几份厚厚的文件夹。
  王永无声的点了点头。
  “那正好,这些都是今天要下单的,你做一下。”
  王永翻看了两眼,疑惑的问道:“这不都是内勤该做的事情吗?”
  “内勤小郑这几天休息,其他的几个内勤都在忙着法国的单子,正好你手里没活,不给你给谁啊,难道你还想闲着吃干饭不成?”
  “不是。”王永只说了这两个字就熟练的在电脑里找到软件,不快不慢的下起单来。
  祁忌趴在办公桌隔断板上,不满的说道:“张经理太欺负人了,刚才我还看到有两个内勤在嗑瓜子,这哪里是忙,分明是闲啊。”
  “没事,我反正是目前没事可干,闲着也是闲着,倒不如有点事儿做。”王永敲键盘的手不停。
  “要我说啊,永哥你就是太老实,要是我啊,不止不干这活,还要把之前被刘浩冒名顶替的那个法国单子给夺回来。凭什么好事都被他占尽,而你就要受这委屈。”
  王永敲键盘的手一顿,眼睛盯着电脑屏幕不动了。
  “难道你就不生气吗,我在一旁看着都被气的肝疼,你说他怎么那么厚脸皮,竟一声不吭地独占了你的功劳。”祁忌瘪了瘪嘴,“其实我也生永哥的气,你竟不当场揭穿他,难道是在顾念着什么哥们交情吗?拜托,他都这样骗你了,哪还有一点哥们道义,简直就是个卑鄙小人。”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