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这回我们能不能走到底(近代现代)——贺一天

时间:2019-10-04 07:18:51  作者:贺一天

   《这回我们能不能走到底》作者:贺一天

  文案:风流成性的凉薄渣男秦扬也曾认真当过一个人的忠犬,西装革履出手阔绰的姜伯约也曾败给金钱。
  没有人生来就是混蛋,我在最幼稚的年纪爱过最落魄的你,也像傻X一样相信过爱情。可惜在那个自尊心大过命的年纪我们像两只彼此拥抱的刺猬,给对方的除了温暖就是伤害。
  我秦扬是个混蛋,见一个爱一个,可只要你不离开我,我就不会遇见下一个。
  分手7年再相遇,这回我们能不能走到底?
  二货富三代傲娇攻×酒疯没脸看固执隐忍受
  内容标签: 强强 豪门世家 破镜重圆 业界精英
  搜索关键字:主角:秦扬、姜伯约 ┃ 配角:韩逸 ┃ 其它:破镜重圆
 
 
楔子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的,忽然发现周围的哥们儿几乎都结婚了。无论是家里安排的还是遇到了自己喜欢的。每次正喝到酒酣耳热便一个个扫兴的摇着头说要回家了。
  而我呢,依然是每天喝到最晚的那个,然后抱着不同人醒来在不同的床上。
  他们都说羡慕我,至今还这么随心所欲风流快活。
  我捧红了很多个小明星很多个小模特,她们都说爱我,但全在三个月内分手了。其中有一个问我说是不是在你身边的人保质期没有超过三个月的。我说是,人生那么短美人那么多,我得在死前收集全乎了。她说真羡慕你们这些没心的人。我哈哈笑了,觉得她可爱所以多送了条裙子给她。
  我没告诉她没有人是没心的,只是他用心的那个人不是你罢了。
  ——秦扬的秘密博客
 
 
第一章 
  再遇到姜伯约的那天是个阴天,北京在下雨。
  自中午起床后我已经坐在金融街口的GUCCI店里喝了三杯咖啡,这会儿正肿着眼皮儿麻木的看着落地玻璃窗外四散着避雨的匆匆行人。拿着伞的,举着包的,花了妆的…总之一条街的漂亮妹子消失不见,各路妖魔鬼怪纷纷现形。
  “艹...”我抱着咖啡杯打了个寒颤。
  这时候Lili喊了我一声。
  “扬扬,”她手里举着两个包,问我“这个好看还是这个好看?”
  讲真,每当这种时候我都觉得自己像个巨没品的直男,因为我特么是真的看不出来这俩包除了多一条拉链之外还有什么区别。不过无所谓,女人这种时候也不一定是真的在问你哪个更好看,你只需要淡定的摆摆手对店员说:“都包起来。”
  “哎呀,你干嘛这么敷衍啦。”
  就像现在,虽然Lili娇嗔的跟我跺脚,但还是开开心心地把两个包都交给了售货员。
  “您男朋友真大方。”那个店员笑着跟她客套了一句,腰细腿长小麦肤色鹅蛋脸,也是我喜欢的菜。所以当Lili过来坐在我腿上的时候我正摸着下巴想要不要追这个店员。
  不过也就是这个时候,我无意间瞟了眼窗外,正好看见了那辆停在路边的黑色宾利,以及从宾利上下来的两个男人。
  其中一个个子稍高些,穿笔挺肃穆的黑西装,白到几乎没有血色的侧脸棱角分明,神情一如既往的冷淡傲然,逼格之高让人忍不住想给丫一拳。
  不过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这个装逼青年我认识,嗯,不止认识,应该说曾经一度很熟,非常非常熟。
  熟到什么地步呢?我敢说他身上有几颗痣我都一清二楚。
  不过说实话,看到他的那一瞬间我还是不由自主的愣了一下,因为我和这个人大概快有7年没见了。
  7年...
  真他妈挺快的。
  你问我如何做到一眼就认出七年没见的人?嗨,初恋嘛,在男人心里总是有点儿特别。
  当然,也就仅限于“有点儿”而已。
  所以当那个和他一同从车上下来的漂亮男孩儿跑过去亲昵的挽住他的手的时候我心里是真的一点儿波澜都没有,真的,毕竟7年过去了,我特么连当初分手的原因都快记不清了,还哪来什么狗屁感怀?
  就是觉得挺稀罕,这么多年过去了,丫还是喜欢白净水灵这一卦的。
  “你看什么呢!”Lili捧着我的脸强行扭转视线。
  “没看什么啊。”我转过头来,随手拍了拍她的屁股。
  她旁若无人的跨坐在我腿上,狐疑的撇了撇嘴,然后捧着我的脸自然的吻了下来。
  被她栗色卷发挡住视线的前一秒,我很确定,那个人也看到了我。
  四目相对只有短短不到一秒的时间,然后他带着小男孩儿进了商场,我搂着Lili的腰加深了这个吻。
  这才是旧人相见应有的姿态,说实话一开始我心里确实没什么感觉,他手里牵新人,我怀里有软玉,谁也不比谁混的差,就是见到了,想起来以前还有过这么一个人,而已。
  但有些重逢,你以为是插曲,可它偏偏是开局。
  吻够了,Lili乖乖从我腿上下来,放我去柜台结账。
  刷卡的时候手机响了,是我家老爷子。
  “喂,爸。”我歪着脖子夹着手机,腾出手来签字儿,结果被老爷子一嗓子吼的手机直接掉桌儿上了。
  “一屋子长辈等你一个人!老子给你脸了是不是?!”
  我捡起手机舔着脸笑,“嗨,瞧您这话说的…我昨儿应酬的晚了,刚睡醒…”
  “你有个狗屁应酬!我告儿你啊秦扬,10分钟之内回公司来,不然你当心你的腿。”
  “好好好…我马上回,您别发这么大火嘛...”我嘴上孙子似得应着,手上慢吞吞的签字。老爷子直接挂了电话。
  抬起头,柜台姑娘眼底鄙夷的神色还没来得及收干净,被我撞了个正着。
  我冲她笑,说:“正常,草包富二代嘛,身后都有个让人闻风丧胆的爹。”
  那一瞬间她的表情非常精彩,看我的眼神像是在看一个神经病。
  我在柜台的便签纸上写下自己的电话号码推到她面前,压低声音说:“周二有一个奢侈品鉴赏会,没事儿的话一起?”
  然后我看到她眼睛里露出不屑的光芒来,红唇微勾,骄傲的将便签在手里捏成了团。
  啧,还是个性子野的。不过我不喜欢,洁身自好坚贞不屈的这类早就不是我的菜了,太矫情,麻烦。
  于是我笑笑转身往门口走去,对眼睛又盯着另一个包包不放的Lili说:“Lili,我还有事儿,得回公司了,你自己打车走吧。”
  Lili回过神来气的跺脚,“说了人家叫Becky!”
  “在我这儿你就叫Lili。”我捏了捏她黝黑像巧克力一样的脸蛋儿。
  她笑着伸手砸了一下我的肩膀,软声说“讨厌”。
  我没再跟她闹,开车走人。
  这京城圈子里的人都说:“皇城根儿下的公子哥儿里,要说最放浪形骸的,还属老秦家的小儿子秦扬!据说和他交往过的女星,没有不大红大紫的!不过这小子除了制造点儿风流韵事娱乐娱乐大众,也没什么别的本事了,不过就是一纨绔子弟。”
  我知道外面儿看我不顺眼的人很多,也知道他们怎么说我,不过我无所谓,老子投胎投的好你能怪谁?风流薄性怎么了?一事无成又如何?还不是有人上赶着给老子擦屁股。
  路上有点儿堵,赶到公司的时候大家已经散会了,会议室长桌尽头端坐着的是一身戎装的秦老司令,左边坐着我二哥秦颢,右边站着周秘书。
  推开门后我一步上前,行了个军礼,相当铿锵有力的说:“首长好!”
  首长端着军用保温杯喝茶没理我。
  于是我拉开二哥旁边的椅子打算坐下。
  屁股刚沾到椅面儿,首长沉声说,“谁他妈让你坐了?!”
  于是我立马起来站着...
  然后周秘书往会议桌上放了几张报纸,其中一张头条是我,其他几张不是,但也隐约有我的影子。
  “念。”首长沉声道。
  “是!”我清了清嗓子,随手挑了一张开始念:“扬州两小伙自制“催/情/药”以身试药后药性发作...”
  “念有你名字的!”
  “是!影后徐xx深夜密会神秘男子,该男子身份疑是帝星娱乐副总裁秦某...”我念的非常流利,回答我的是老爷子一杯热茶尽数泼在了我的脸上。
  茶挺烫的,但我一下都没动,淡定的从裤兜里摸出手巾擦脸。
  可能是我淡定的样子太没皮没脸?反正老爷子被我气得一身军章都在颤抖,要不是周秘书按着估计当场就要掏枪顶我脑门儿。
  当然,最终他只是咬着牙伸手狠狠指着我说了句:“你要不是我老秦家的种,老子早他妈崩了你了!”
  这话我从小到大听过不下八百遍,早就不疼不痒了,嬉皮笑脸的跟老爷子插科打诨说:“我也宁愿我不是老秦家的种儿,可这不是我能决定的么...”
  这回连周秘书也按不住老爷子了,秦老司令身手不减当年,一个保温杯砸我脸上鲜血哗哗就下来了。秦颢都懵了,忙起来拦着我爸,不可置信的冲我吼:“秦扬你丫今儿疯了吧?!”
  啊,疯了,估计是疯了,反正肯定是不正常,正常的话我一般不会说这种自寻死路的话。
  那个保温杯砸在我眉骨下边儿,血流到眼睛里又从眼睛里顺着脸流下来,看着像是直接从眼睛里流出来的似的,怪渗人的。我爸估计也是心软了,所以秦颢叫助理来把我送医院的时候他黑着脸一句话都没说。
  伤口在医院急诊处理了两下很快就止血了,缝了几针,贴了块纱布。
  我照了照镜子问小助理这样子蠢么?
  他特诚实的点了点头。
  我说:“放屁,帅的人就是贴纱布也是帅的!”
  他“嗯”了一声点了点头。
  我挺好奇这呆逼是怎么当上秦老二的助理的。
  从医院出来后我自觉的回了公司上班,不过一走进办公室才知道秦老二今天给我放了一天假,是我的秘书Lili告诉我的。
  此Lili不是彼Lili,早上那个Lili是我最近新泡的小模特,而这个Lili是我的秘书,跟了我三年了。其实她们都有自己的名字,可是我记不住,于是在我这儿她们都叫Lili。
  Lili见我眉毛上贴着张纱布,睁大了眼睛,踩着高跟鞋小跑着过来问我这是怎么了,涂着水晶指甲的细长手指在我眼角周围轻轻碰了碰,语气中带着心疼。
  我闻到她身上有淡淡的爱马仕男香味儿,比早上那个小模特身上甜腻的花调女香好闻很多。
  “香水很好闻。”我从抽屉里摸出烟叼在嘴里,她默契的擦亮火机替我点上了火,轻笑说,“是你送的那瓶。”
  我深深吸了一口,向后靠进真皮座椅里感慨说:“啧,我的眼光真不错...”
  我闭眼放松的靠在椅背上,Lili无声的站到我身后替我轻柔的按着太阳穴。
  她是唯一一个在我身边跟了三年的女人,很了解我的喜好和习惯,甚至能摸透我的情绪,知道什么时候该如何陪着我。按理说她才是我最完美的情人,但我却从来没碰过她。
  “晚上有约么?”我问她。
  她说:“有,不过可以推了。”
  我说:“那推了吧,晚上陪我吃顿饭。”
  她淡淡“嗯”了一声,继续给我按摩。
  我没有在公司呆很久,反正秦颢给我放了假,下午四点多的时候我就带着Lili走了。
  我俩边说话边走出公司大门,然后是长长的一段台阶,往下走了几步,我停住了,Lili疑惑的看向我,而我淡定的伸手扣住了她的腰。我什么都没说,甚至没回头给她使眼色,但她很聪明,短暂的诧异后立马自然温顺的贴在我身上,甚至伸手替我整了下领带。我笑了,这就是我最喜欢她的地方,懂事儿,随时随地自带戏份出场!
  我搂着Lili自上而下的看着自台阶下走上来的那个人。
  一秒、两秒、我心里不自觉的默数了一下。
  第七秒的时候面前终于响起了那个对我来说已经算不上熟悉的冷清声音。
  还特么是旧人重逢万恶的俗气开头。
  他说:“秦总,好久不见。”
  呵呵哒。
  我不知道那一瞬间自己是什么表情,大概和他一样,什么表情都没有。
  怪道都说缘这东西妙不可言,哈哈,可真特么一点儿没错。就像有些人,你想见他的时候整整七年都遇不到一面,你把他忘了的时候却一天之内碰到两回。贱不贱?
  我还没开口说话,倒是挽着姜伯约胳膊的那个漂亮男孩儿在看到我的瞬间慌乱的放开了手,傻兮兮的红着脸拘谨的站到一边儿,像是怕我误会什么似的。
  不过也多亏他这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动作让我多打量了他两眼,确实长得不错,个子也不矮,放在公司当红的那批新人里都算亮眼的。唯一的缺点就是他这唇红齿白的小模样儿让我瞬间想起了另一个不那么招我待见的人...
  可能是男人的自尊心作祟吧,鬼知道我他妈当时为什么忽然起了坏心思。总之我搂紧了Lili的腰,故意笑的不紧不慢:“嗨,什么秦总不秦总的,咱俩谁跟谁不是?叫我秦扬就成啊。”
  姜伯约那张万年端着的冰山脸明显有一瞬间的波动,然后我扯了扯嘴角,看着他低声说:“或者像以前一样,叫我扬扬也行啊。”
  那一刻姜伯约的脸色变得非常难看,活像吞了只苍蝇,可我就是觉得特别、特别、特、别他妈的痛快!
  还秦总?还好久不见?
  你丫不是要演吗?老子陪你演啊。
 
 
第二章 
  可我忘了,一直以来姜伯约都比我更能演。
  他难看的表情只出现了短短几秒钟,然后特自然的牵起了小男孩儿的手,笑说:“秦总就别开我玩笑了,今儿不凑巧,我还有点儿事要办,就不陪你叙旧了,改天有机会,我请你吃饭,咱们慢慢聊。 ”
  我一句去你妈的卡在喉间没来得及说出口,人家已经施施然牵着小情儿走远了。
  “我艹他个妈的...”我扯下领带骂了句脏话。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