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花君别乱来[重生]——梅绛紫

时间:2019-10-05 08:09:48  作者:梅绛紫

 《花君别乱来[重生]》作者:梅绛紫

 
 
文案
 
追妻火葬场花神攻X一穷二白小妖精受!
 
众仙震惊!花神妃竟然是个俊俏白净的美少年?深山老林,孤男寡男究竟在作何?
 
天降美男!!花君被天雷劈下九重天,俗称:天打雷劈!九道天雷,将他打落在一处深山老林,天降美男,差点砸死一只白白净净的小妖精,是你的劫,你就得接着,两人过了一段没羞没臊的日子!!!哦吼!
 
第一眼就喜欢的道长,原来是他上一世的夫君,造化弄人,他回想起一切,花君却变成魔君,好不温柔,好不温柔,神妃摇身一变成男宠!!
 
内容标签: 生子 仙侠修真 重生 相爱相杀 
 
搜索关键字:主角:花神 ┃ 配角:花神的穷苦美貌男妃 ┃ 其它:花君在线寻找真爱
 
 
 
  ☆、清冷道长
 
  俗话说,凡尘多苦,世人都想修道成仙,哪怕是拥有最低弱的修为,至少也可保证不受欺凌,无病无痛。
  凡人都如此想,更别说那些个花草兽精,但是有没有那个命修成仙身,也要看自己的造化和命数。
  所谓是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林音就不同了,他是这片山头唯一一个见过花君的人,可是他说了,旁的妖精也不信,很是无奈,那般仙姿令人如在梦中,一举一动所有花草黯然失色。时至今日他都在疑惑,为什么花君不待在花神殿,会跑来落涯岭这般的深山老林。
  来散步?
  花君在他的身旁轻抚过他的花枝,在夜色中,他竟然含苞待放了,受了花君的一滴泪水,他一下提升了几十年的修为,因此比别的妖精都要早一步修成人身。
  他不知道花君为什么会落泪,神仙也会伤心?
  从此以后,他再也没有见过花君,他能提早修成人身,已经是受了天大的好运气,又怎敢多过的奢求。
  他发誓,一定要勤加修炼,早点修成仙身,他一定要再次见到花君,亲自向花君道谢。
  山中有一位道长,每次都会路过他的身边,因为道长在他的旁边搭了一座简陋的小草屋,每日除了修炼,就是照顾四周的花花草草,和这山中的鱼兽作伴。
  他也不知道道长究竟在这里生活了多久,大概有很多年的样子,但肯定没他生活得久,毕竟,这片山头是他最了解的。
  夜晚,他敛去身形,将头支棱在道长的窗沿边上,看着他在房间修炼打坐,不由叹道,“这样的生活不无趣吗?每日除了打坐,练剑,就剩下吃饭睡觉了,为何不愿去外面的世界游历一番。”
  “不无趣。”道长回他。
  “咦!你竟然听得到我说话?”小妖精震惊。
  道长没有理会他,挥手熄了烛火,宽衣歇下。
  小妖精无趣的在院子里打转,以为道长可以看到他,就会和他多说两句,没想到是个冷冰冰的人。
  他闲来无事就会照拂照拂这院子里别的花草,毕竟不是所有妖精都有他这般幸运,得到眷顾早早就修成人身,他掐手算了一算,再过几个月,他白日也可以出来见人了,以后便可以随时维持人身。
  想来还真是喜事一桩,他都想学着文人雅士那样,喝两杯庆祝庆祝。
  第二日一早。
  道长悠闲地在给那些花草浇水,翩然长发如墨,随意的被风吹起,眉眼满是淡然的气息,没有表情的面容略显温和。
  小妖精化出一丝元神,看着眼前儒雅的道长,学着他练剑的动作,还有他如何走路,如何看书,学的有模有样。
  今日多雨,小妖精和道长一起在小草屋里躲雨,他爬在陈旧的书桌上百般无聊的玩着道长写符的笔。
  小妖精问他,“为何你一人在此生活了这么久,一点都没有离开的念想?”
  道长回他,“离开又能去何处,游历一番,也终归是要回归平淡生活。”
  小妖精点头,觉得他说的很是有道理,“可是道长你这儿多年了,修为一点都没有进步,为什么还要一直坚持?”
  道长说,“因为凡尘太苦,你在这里修炼了千百年难道就不觉得苦,不觉得寂寞吗?你我本是一样的。”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小妖精十分认真的听了道长一席话,感激的问道,“道长,可否告诉我你的名字?”
  “谢清涯。”
  “苦海无涯的涯?”
  道长浅浅的对他一笑,说,“是浪迹天涯的涯。”
  “这不都是一个字吗?”小妖精低头轻声说道,虽然他不懂什么是苦海无涯,也不知道何为浪迹天涯,只觉得道长说话确实很高深,让人十分钦佩。
  “你叫什么名字?”道长问他。
  “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叫什么,我们这些妖精都没有名字的,道长既然学识渊博,见识也比我广阔的多,不如给我起个名字可好?”
  道长陷入久久的思索,片刻说道,“就叫林音可好,林中知音。”
  “林音……我的名字!”小妖精开心冲他一笑,“多谢道长赐名,感激不尽!”
  谢清涯依旧是淡然一笑,白衣如雪,翩然随风。
  林音觉得这山中时日真的太过无趣,若他不去繁华闹市游荡一下,岂不是浪费自己百年来修成的人身。
  如此想着,他便下了山,独自前往城中。
  一来二去,他也摸索清楚了凡人的生活,甚至还有点喜欢,如此一来,更是下山下的勤奋起来。
  不过他每次回来都会给道长带一些稀奇古怪的玩意,还有一些吃的。
  “道长!道长!”他对着窗户大声喊道。
  “何事?”
  “今日我给你带了糕点!”
  林音飞入房间,踱步在他身前捧着一份甜腻的糕点,还带着淡淡的芬香,“道长,你不尝一尝吗?”
  “你哪来的钱?”谢清涯问道。
  “我……”林音一副做贼心虚的模样,结结巴巴说道,“我把你画的字符,还有一些书画拿去卖了。”
  谢清涯面无表情,看不出任何悲喜。
  “你别生气,我会赔给你的!”林音连忙解释道,“我只是看那些旧物一直陈放着,想来也是占地方,所以才……拿去卖了。”
  谢清涯问他,“你打算用什么赔我?”
  林音想了半天,他还真没什么能拿得出手的东西,这下可如何是好,岂不是要在道长跟前食言。
  思索了半天,他将手指紧握成拳头,毅然决然道,“不如我用自己一年的修为赔你?”
  谢清涯不语。
  “三年?”
  谢清涯依旧没回应。
  “……十年!”林音眼中都快掉下泪花,委屈巴巴的说道,“真的不能再多了,道长,你就原谅我吧。”
  “我没有怪你,也没有生气。”谢清涯回道,抬手拿起他手中捧着的一块糕点轻尝一口,果然是甜腻的味道,不过也谈不上讨厌。
  林音看到他吃了自己手中的糕点,果然没有生气,道长还真是心胸宽广,不予计较,让他更加钦佩了。
  ·
  夜晚的风吹着过,带着雨后的潮湿。
  谢清涯独坐在石台上修炼,凝神聚气,迎着河边层层水波涟漪,眉心略过一道隐约可见的黑气,转瞬消失。
  林音……林音……
  一个沉闷的声音在空中飘散,在他耳边不停地缠绕,他的修为一直止步不前,如今更是压制不住体内的魔性。
  这个名字本该是被他遗忘的,可他始终无法忘却,不染尘心,修身除魔,如何才可以彻底摆脱。
  这么多年,他的修为早已被魔性消磨的所剩无几,怕是要被反噬。
  “谢清涯,你还在苦苦支撑什么?不如快些入魔,享受世间极乐!”
  是心魔的声音!谢涯大惊,连忙凝聚丹田真气,锁住心神,灵识与心魔在体内互相抵抗,不死不休。
  心魔如附骨之毒,阴暗低沉的声音在他脑海盘旋,不断浮现他亲手杀了挚爱之人的画面,一手的血,鲜红,刺目,他低头看向自己的双手,全部沾满了温热的血。
  “入魔吧,只有这样,你才可以解脱,才可以不再痛苦。”
  谢清涯极力忍耐道,“我不会入魔,你死了这条心吧。”
  心魔道,“可你忘得了他吗?”
  “忘不了,那便不再去忘。”谢清涯稳住自己的内丹,念起清心诀来避散心魔,他与心魔争斗了十几年,绝不可功亏一篑。
  “道长,我做了鱼汤!”林音不知何时来到他的身后,对着他挥手。
  魔气渐退,眉心再次恢复一片温和,眼眸也不再狠厉,恢复如往日的平和淡然,他从石台上起身,林音已经到他身前,就差一头栽在自己怀中。
  “回去吧。”
  “道长,今日是我亲自下厨!也是我第一次下厨,就算不好吃,你也不能嫌弃我。”
  “不会。”谢清涯淡然回他。
  林音傻傻一笑,拉着道长的衣袖,问他,“道长,你觉得我像不像那画本子中所描述的那般,贤良淑德啊。”
  谢清涯没有回,抬脚走入小草屋,闻到了一阵阵鲜香。
  二人相对而坐,林音给他盛了一碗汤,然后自己抱着盆,说道,“我这……没找多余的碗筷,道长你别介意,我一点也不能吃,很好养的!”
  “不介意。”
  “道长你真是太好了!”
  林音确实一点也不能吃,也就比道长吃的多一点,他一脸满足的撑着头,仔细打量眼前之人,心中赞叹不已,道长还真是一个难得一见的美男。
  他决定了,在他心中,除了花君,道长就是最好看,对他最好的人!
  “你这么一直看着我作何?”谢清涯问道。
  “道长,你可否有过心上人?你知道什么是情爱吗?”林音一脸花痴的问道。
  “你为何要问这些?是否又去城中看了什么不该看的,以后少看那些个画本子,修道之人,最要注重明心净神。”
  林音道,“那神仙道侣还有双修的呢,难道他们都不明心净神吗?”
  谢清涯回他,“所谓双修,也定是要心意相通,两情相悦。修炼之法数不胜数,双修也只是其中一种罢了。”
  “哦……看来双修也不能成了,我要在哪才能找到心意相通,两情相悦之人啊。”他转头看了一眼道长,讪讪道,“要不……道长你和我试一试?”
  谢清涯亦回看他道,“你就踏踏实实的修炼,勿要在胡思乱想,你的天劫马上就要到了,你可想好如何应对三道天雷?”
  “这个……我也不知道。”
  “那便更要脚踏实地,毕竟天劫可不是轻易就能应对的,劫过飞升,劫……未过,那便灰飞烟灭。”
  林音竟然被吓出了一身冷汗,抓着道长的袖子不安道,“这么严重!道长你不会是在吓我的吧?”
  “你可以看看你胸口是否要三道血纹,修半仙之体,三道天雷,你已经接近仙骨。”
  “可是我还是有点怕,道长你真的不考虑和我双修吗?听闻双修可快速提高修为,乃是传承上古阴阳相合之术。”
  谢清涯不说话,就是默认回绝。
  林音再次恳求,“道长,感情可以慢慢培养的嘛!”
  
 
  ☆、心中魔物
 
  都说修行之人最为清心寡欲,一个是出家的和尚,一个是带发修行的道士,和谢涯相处的这些时日,林音总算是解了一二。
  可世人都说,他们妖精天生就会魅惑人,一个比一个长相出众,为何他就不会?究竟怎么样才可以让道长和自己双修呢?
  他蹲在河边,透着清澈的河水打量自己的面容,也不算丑,但也算不上旁人口中所说的那般妖艳。
  为何他长得一点也不像妖精呢?哪有妖精长得他这般的寡淡。
  难怪道长拒绝和他双修,他根本就不会魅惑人,长得也不够让人神魂颠倒,为什么会这样,难道是自己当初选错了性别?应该修为女身?
  “喂,你在这河边发什么呆呢?”一女人在他身后说道。
  “你是……”林音看着他,觉得她身上的气息十分熟悉。
  “你不认识我了吗?我已经修成人身了!”
  “是你!”林音激动的说道,原来是他身旁的那一株曼陀罗花,难怪这气息如此的浓郁和熟悉。
  “真的太不容易了,整整三百年啊,我终于修得人身,而且,我给自己起了一个名字,叫做颜曼,不错吧。”
  “好名字。”林音赞道。
  颜曼问他,“你呢,有没有名字?”
  “林音。”
  “你还没回我呢,你孤身一人在这河边做什么?”
  “我……”林音看着眼前的颜曼,心道她一定比自己懂得多,干脆直接问她,“道长说我的天劫快要来临,十分凶险,我想和道长双修,提升法力,以便应对天劫。”
  颜曼道,“这是好事啊。”
  “可是道长他拒绝了我。”
  “那你可以再找别人啊,要不,看在咱们相伴这么多年的份上,我舍身帮帮你?”
  “我和你?!”林音连忙拒绝道,“不不不,我还是再想其他办法吧。”
  颜曼仔细的打量了一眼他,说道,“你这样肯定不行啊,哪有妖精打扮的你这般素净,难怪连一个凡尘之人都搞定不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