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除我以外全员非人[重生]——稚楚

时间:2019-10-06 08:43:17  作者:稚楚

   《除我以外全员非人[重生]》作者:稚楚

  文案:
  大妖怪九凤血统唯一继承人卫桓,一朝牺牲于反突袭战,却奇迹重生到敌方阵营,变成了一个弱小可怜又无助的人类。
  为了查明死亡真相,卫桓被迫重返母校——妖域第一学府山海大学,成为有史以来第一个人类学生,解锁“除我以外,全员非人”的刺激校园副本。
  别的不说,卫桓最怕的就是自己前世克星,毕竟当年身负九重分身技能的他,每一次都能被这只金乌识破真身。
  卫桓:为什么你能一眼就认出我?
  云永昼:因为我是你老公。
  [上辈子就裹不紧的马甲,这辈子换个小号就能躲过一劫吗?]
  【武力值爆表·清冷傲娇美人攻VS前世武力值爆表今生有待觉醒·flag王者嘴炮受。】
  本书又名《重生之霸道教官强制爱》、《论九凤的金丝雀养成法》、《重生后我成了克星的老婆》以及《花式单口相声表演手册》。
  排雷:
  1、妖怪题材剧情流(未来架空),热血少年向。
  2、有糖,有刀,有回忆杀。
  3、暗恋向,不是直球不是直球。
  4、受话特别多,特!别!多!(会恢复原身)
  5、【空口鉴抄爱好者求别看,有盘上盘,拒绝无凭无据就说“像xxx”。】
  6、默念第5条
  内容标签: 强强 幻想空间 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卫桓(huan二声),云永昼 ┃ 配角:一大堆帅哥美女 ┃ 其它:现代妖怪,热血向
 
 
第1章 重获新生
  我可是打不死的九凤。
  卫桓总爱这样说,笑着说,扬着下巴说,浑身上下透着股天不怕地不怕的少年意气。无论是第一次站上校内决斗场,还是当初被困不死城绝地反击之时,他从来如此。
  临死前也是一样。尽管那时的他千疮百孔,翅膀被人类的轰炸机炸得粉碎。坠落在地爬都爬不起来的他,还狼狈地咬牙说我决不会死。
  但终究是死了。
  妖不像人,没有来世。妖魂本来就来源于天地万物的灵气,妖心毁灭,妖魂也就消散,回归天地之中,这是他们无可逆转的归宿。卫桓比任何人都清楚。
  所以当他再一次睁开这双理应长眠的双眼时,以为自己在做梦。
  脑子乱得一塌糊涂。逐渐聚焦的视线隔着玻璃罩对上摇摇欲坠的天花板,仰躺在碎裂玻璃罩里的卫桓抬起手,想摘去罩在脸上的呼吸机,可手臂被什么东西束缚着,侧头一看,一大堆奇怪的导管贴片连在他身上。
  这如果是梦,也太真实了。
  转头看向周围。这是一个不大的房间,他似乎躺在一张病床上,周围全是屏幕爆裂的仪器。正在此时,天花板的一角轰然倒塌,卫桓立刻推开玻璃罩下床。眼睛瞥向房间里同样碎裂的玻璃隔板,它将整个房间一分为二,隔板外是一整排操作台。
  卫桓搞不懂自己怎么会在这里,他明明已经死了,更不明白为什么这个人味儿冲天的破实验室会有这么重的妖气,还是他自己的妖气。照理说妖怪死了之后妖气和妖魂都应该散得一干二净了才对。
  既然妖气都还在……卫桓深深地吸了口气,企图运灵唤出双翼,可身体却没有半点反应。
  怎么会这样?卫桓皱眉。
  他将手掌贴上自己的左心房,闭上眼睛。那颗曾经可以随时被感应到的九凤之心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心跳。
  开什么玩笑?他的妖心呢。
  房间又猛地晃动了一下,坍塌的房间一角出现了一个空洞,成为这个封闭房间唯一一个出口,卫桓扶着墙壁踉踉跄跄地从洞口走出去,外面同样是一阵黑暗。他从没想过自己竟然会怕黑。甬道幽深,他的心跳很不正常,甚至在绞痛。
  醒来之后的世界没有一处是合理的。
  走了没多久,死寂一般的甬道上端忽然传出刺耳的警报声,“所有部门注意,236实验室疑似发生事故,7494号试验品逃出实验室!立刻封锁所有出口,武装部门出动回收试验品!”
  回收……试验品?
  卫桓右肩一阵刺痛,侧头一看,实验服的白色布料下隐隐透着红色的光。抬手将衣服扯开来,右肩肩头竟然印着一个黑色编号。
  “7494……”
  顾不上仔细查看,警报声再次响起,右肩皮肉传来的痛感愈发明显。卫桓拉上衣服加快脚步来到甬道的尽头,太过晦暗的视野让他无法准确分辨,只能靠双手摸索。
  这么大的震动下,大门倒是纹丝未动,卫桓伸手向门边摸去,指尖触到一个冰凉的手掌大小的屏幕,屏幕一瞬间亮起,出现输入密码的提示,他试着按下几个数字,不知从哪儿传出了略带金属质感的反馈人声,“密码错误!”
  操,居然有声音?!
  卫桓立刻收手,可已经来不及了。
  “有人在门里面!快解锁!”
  “报告,因为爆炸的破坏力损坏了程序,现在正等待响应中!”
  卫桓心下一惊,这么快就赶来抓他了?
  沉沉的黑暗中闪现一丝微光,站在门边的卫桓一侧头,循光看过去,原来墙边有一个洞口,那些警卫的手电光从洞口里透了进来!
  他飞快地胡乱按上屏幕上的数字,那个金属提示音像是卡顿了一样,不间断地报错,“密码错误!密码错误!密码错误!密码错误……”
  “里面的人还在破解密码!”
  “快!去找技术人员!”
  能拖延一时也是好的,他必须在这个时间内找到出路。
  卫桓努力稳住已经失控的心跳。一复活就被追杀,实在是太刺激了。他来到透光的出口,这洞口并不大,需要再搬开一些石块,可他担心惊动警卫,只能稍微搬动一些,洞口渐渐大了起来。
  到了这个地步,卫桓仍旧不死心,如果妖力可以恢复,无论外面有多少人,根本都不是他的对手。试着再一次运灵,这副身体仍旧死气沉沉,毫无反应。
  他甚至感应不到自己的妖气了,离开刚才的实验室后就一干二净。
  “来了?快来解锁!”
  卫桓紧贴洞口,等待最佳时期,黑暗可以带来太多的视角盲区,只要他掌握好时间,一定能够从他们的盲区里逃走。
  “打开了!”
  就是现在。他极力搬开最后一块大石,在警卫人员破门的瞬间从这个残破的洞口逃了出去,成为漏网之鱼。
  右肩被洞口石板的利角刮伤,猩红的血逐渐浸湿他的袖子,卫桓捂住右肩加快脚步从警卫的眼皮子底下逃走,转角处又传来了新的声音,他的心脏猛烈地跳动两下,瞥到墙角的一个因爆炸而破损的通风口。
  “定位显示就在附近!”一个年轻警卫激动地跑到转角,“就在这里……人呢?”
  “是不是定位出现问题了!”另一个赶来。
  “不可能啊……”他看着手中的监视仪,“得快点找到,否则博士会弄死我们。”
  卫桓背贴着通风口隔板蜷着,胸膛一起一伏,背后冷汗涔涔。被划伤的肩膀开始疼起来,他不由得瞥向伤口。
  等等,定位?
  卫桓盯着右肩,那个编号仍闪动红光。卫桓忍着疼用手指摁了好几下印有编号的位置。果然,皮肤的下面隐约可以感受到一块坚硬的拇指大小的凸起,边缘清晰,像是芯片。
  就是这个。卫桓拿出刚才顺手从实验室拿走放在口袋里的手术刀,深吸一口气,左手握紧刀柄,咬牙刺进自己的右肩。剧烈的疼痛让他的额角渗出汗珠,喉结上下滚动,锋利的刀尖剜开皮肉,触到那个坚硬的芯片。
  血顺着刀尖往下淌,卫桓眉头紧皱将刀柄用牙咬住,右臂尽可能地侧到自己面前,微颤的左手伸过去,心一横,手指探进被刀子割开的伤口中,将那块芯片生生拔了出来。
  紧绷的一根弦终于松开,卫桓靠在隔板大口喘气,盯着手里带血的芯片。
  没想到他也会沦落到被人类用这种东西摆布的一天。
  将芯片毁掉丢弃,又努力撕下衣服的下摆紧紧将伤口缠住包扎好,卫桓从通风口连接的通道一路向外爬,这时候他才发现,原来自己身处的竟然是地下,通风口连接的管道全是封闭的地下结构,卫桓凭着直觉一路逃离,拉开一处阀门,爬上梯子。
  一路向上,向上。
  终于,掀翻井盖的卫桓从地下研究所逃了出来。刚爬出窨井就差点被一辆迎面过来的自行车给撞倒,天生超脱常人的反应力让他飞速闪开,等到那个骑车的人类一边破口大骂一边离开,卫桓才又走回去,用脚把窨井盖掀起来盖好。
  “没摔进去算你小子命大……”他嘁了一声,自言自语。
  抬起头,卫桓总算是看清自己现在逃到了哪儿。视线所及都是肮脏混乱的街区,拥挤楼房挤压着本就狭小的空间,各色霓虹灯牌混杂闪烁,一切都光怪陆离。
  道路两旁的刺青店和叉烧铺对着播放各自的歌,一个是刺激鼓膜的电音,另一个则是老掉牙的舞曲。墙壁上贴满了各种印有怪异脸孔的通缉令,一张盖过一张,如同祛除不掉的廯症。红色油漆喷出的字样夸张而斑驳,写着“反对妖怪暴政,加入抵抗行动”的口号。
  居然会有这样的标语?
  对啊。卫桓忽然醒悟,敢这么光明正大把这种反叛的标语写在墙上的,也只有一个地方了。
  这里藏匿着许多被人类族群抛弃的“边缘人类”,被妖怪称之为“高危人群”的聚集地——暗区。
  天黑得彻底,街上的人不多,迎面走过来一个手拿香烟的粉色头发女孩,鼻钉耳钉唇钉样样都有,渔网袜配长皮靴,靠近时张开红唇朝着发愣的卫桓吐了个烟圈,藏匿其中的舌钉闪闪发亮。
  这地方全是人,可比妖还像妖。
  还没等卫桓好好享受逃脱过后的贤者时间,一阵机车发动机的声音窜过去,本来跟他没关系,可不知道怎么回事,他的实验服被勾住了!
  摩托车开得飞快,卫桓被拽着直接在地上摩擦,肩膀都快磨烂,疼得要命。风呼呼地刮着耳鼓膜,夹杂着摩托车主的声音。
  “我去,你谁啊!”
  “我还想问你呢!”卫桓忍着痛抓住了那人的腿,凭借自己过硬的实战能力,蹬地借力抓着车主翻身,跨坐在摩托车后座大喘气,“你挺会开的啊挂的我半条命都没了,你开得不是摩托是拖拉机吧!”
  前头那小子木了吧唧道,“……我开的是拖拉机,把你拖上来了,那你是什么?”
  卫桓:“……哇你的逻辑真的好棒棒哦。”
  伤口实在太疼,疼得他直龇牙都没功夫继续跟这人斗嘴了。按理说不应该啊,他以前愈合力很强的。
  车主见他不说话,啪的一下把头盔的眼罩往上一推,回头瞧他,“哎兄弟,你刚刚的身手太牛逼了吧!”
  不是,这是夸人的时候吗?
  “停车停车!”
  “你都上来了还停什么车啊,去哪儿?我送你不就完了。”
  “把你给嘚瑟的,谁让你送……”
  剩下半句还没说完,卫桓忽然顿住了,身后再一次传来之前的警报声。
  “已成功追踪到7494号试验品!所有分队,全力追捕!”
  作者有话要说:  卫桓:我选择再死一次。
  作者:两个月不见好想你们呀~带着三儿子跟大家打滚卖萌求收藏~~~
  卫桓:卖萌我擅长啊!你们想看什么样儿的(兴致勃勃摆出各种表情)大声告诉我桓桓是不是超可爱!可爱你就收藏一下我!
  作者:不好意思云永昼这边拒绝营业了……
  注:卫桓本体是九凤,不是凤凰啊。出自《山海经·大荒北经》:"大荒之中,有山名曰北极柜。海水北注焉。有神九首,人面鸟身,句曰九凤"
 
 
第2章 命不久矣
  “欸?这不是那杀千刀研究所的人吗?这大晚上的怎么跑出来了。”坐前头的小男生一边提速,一边闲聊似的发问,和目前生死时速的紧张气氛莫名违和,“你知道他们追谁吗?”
  卫桓尴尬而不失礼貌地微笑了一下,“我。”
  “哦。”那哥们儿回头,过了两秒。
  “卧槽???”
  “别废话了哥哥,快跑吧,这是上天给你的试炼。”卫桓一边瞎扯淡一边转头查看,后头车队的距离不断拉近。远处巨大的广告牌此刻更新了广告,屏幕上是某种新型低耗能人造食品。
  妖族的日益强大不断挤压着人类的食物链和资源,以至于他们只能通过科技生产谋求生路。
  广告的背景音乐是电子乐版本的赛马,节奏飞快,卫桓听着头疼不已。他的脑海闪过许多画面,黑色的房间、阵法、磁场、流了满地快要干涸的血液。
  “我天,我这可是头一天出任务,怎么这么倒霉啊。”
  心态一向好到出奇的卫桓习惯性发问,“什么任务?”
  “哦我的妈。”男生突然抬起右手拍了一下嘴巴,“我刚刚说任务了吗?我不能说的。”
  卫桓嘴角抽搐:“……你开心就好。”
  一群光着脚脏兮兮的小孩儿飞快跑过去,手里不知从哪儿捡的机械元件,差点儿撞上。广告牌又一次换了,屏幕上是一行大字——濒危人种保护日。
  躲开孩子们,骑车的男生又道,“保护什么保护,人类自己都保护不了自己,还好意思弄出什么保护日。”
  卫桓没有作声,他和这个人类少年站在完全不同的立场。在大部分的妖怪看来,人类只是他们食物链的一个环节,当初妖族掌权者多为和平派,种族壮大时期都愿意将人类视为平等的一个族群,承认他们身为人的权利,可后来随着妖族内部矛盾的加深、人类不满足于区服妖族的统治,两个种群的纷争日益加重,摩擦四起,战争频发。
  在他还活着的时候,人类的保守党手握政权,和妖界联盟国签署了合约,达成暂时的和平发展,可这和平的表象下仍旧是暗潮涌动。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