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穿进恋爱手游了,玩家不是我?(穿越重生)——威威王

时间:2019-10-07 09:28:37  作者:威威王

 《穿进恋爱手游了,玩家不是我?》作者:威威王

 
文案
 
车祸后令玉衍总觉得哪里不对。
本来以为是他穿进了恐怖游戏世界,当一个无聊的外挂玩家,后来才发现,这是个恋爱与恐怖并行不悖的氪金手游,他的角色是“性格奇怪但很漂亮的高中生”NPC?
既然是恋爱游戏,为他氪金七位数的奇葩玩家又是谁呢?
 
氪金玩家攻xSJB受,年上差八岁,HE
 
怀疑在某一个国度里的某一年
还未带我到世上那天
存在过一位等我爱的某人
夜夜为我失眠
从来未相识已不在
这个人极其实在
却像个虚构角色
莫非今生原定陪我来
却去了错误时代?
——《1874》
 
内容标签: 幻想空间 豪门世家 穿越时空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玩恐怖游戏的受 ┃ 配角:玩恋爱游戏的攻 ┃ 其它:
 
 
 
  ☆、蓝晋江游戏
 
  “所以你如今是单身了?”
  实际上,二十多年来一直是单身。
  夏炎双手交叠,在助理挤眉弄眼的提醒中淡然道:“是的。”
  主持人战术性后仰:“那么,夏炎,你的理想型是什么?”
  “嗯……皮肤不是特别白?”
  “哇,你喜欢黑皮?还有吗,身高、年龄……”
  “个子不需要太高,年龄和我一样或者比我大一些。我不喜欢年纪小的。”
  “性格呢?”
  “谈恋爱当然要找个脾气好,合得来的。”
  “什么职业比较好,圈内人……歌手或者演员?”
  “最好是同行吧,有共同语言。”
  “长相呢?”
  “不能太漂亮,”他忽然笑了,“不然我会没有安全感的。”
  “这个理想型很详细呢,”主持人疯狂暗示,“夏炎难道是有意中人啦?”
  夏炎在助理抽搐的眼神中一句话结束话题:“不存在的。”
  “你为什么说得这么详细啊!”助理接完经纪人的痛骂电话,已经几欲先死,“炎哥,你是我亲哥,你又上热搜了,大家开始猜你喜欢哪个黑皮又不太漂亮的女歌手了!”
  夏炎打开微博——热搜榜第二:[夏炎理想型],第三:[夏炎恋爱]。
  “这不是很好吗?”
  “好在哪?”
  “我编了个详细版的,但实际上没这个人,他们找不到的。”
  “卧槽……我还以为……你真的有喜欢的女歌手了。”
  “没有。”
  “好嘛,你下次能不能别这样了,这种问题敷衍过去就行了,你又逗她玩啊?这个主持人也真是……明明台本里没有这个问题,气死我了。”
  “不要气。”夏炎拍了拍助理的肩膀:“下班了,放两天假好好休息。”
  “啊,那你呢?”
  “放假。”
  “在家待着么?”
  “对,”夏炎说,“最近没什么灵感……”
  “你不要那么拼命啦!写歌这种事当然慢慢来嘛。”助理像七秒记忆的鱼,很快把刚才的事撇在一边反过来安慰他了。
  为防止夏炎被记者逮住又乱说一通让所有人玩你猜你猜你猜猜猜,助理火速开车把他塞回了位于市中心的新家,下车时还再三嘱咐不要接陌生电话,不要闲得发慌去套路八卦娱记等等。
  夏炎一一答应了:“但是我没有灵感。”
  助理在他家门口陷入沉思:“你每逢写歌这段时间就怪里怪气。没有灵感……要不你谈个恋爱去?”
  夏炎温馨提醒:“被陈姐听到这个建议你会被骂死的。”
  “啊啊啊,你当我没说过!都怪最近李影帝和十八线小花公开恋情晒恩爱太洗脑了!”助理呜呼哉夺路而逃。
  夏炎关上门。
  录完影已经是傍晚了,屋里没有开灯,窗帘又防偷拍遮得严严实实,他好像站在一间暗室里。经纪人陈姐给他发了消息,问他接下来的安排。
  “吃饭睡觉写歌。”
  “不打游戏啊?”陈姐笑他。
  夏炎不打游戏很久了,被她这么一说又有了兴趣。
  他在梨子商店APP游戏一列里翻了翻,这年头连手游都开始搞全息类别了,据说火得一塌糊涂。夏炎前半年忙于开巡回演唱会,也没好好赶上潮流。
  他一眼就看中了“恋爱百分百”游戏,毕竟非常符合今日热点话题。
  随意点了下载,反正不好玩就删了。
  [此程序不需要任何权限]
  [请注册账号]
  [请充值]
  “什么剧情都没开始就要充钱了?这该不会是骗钱的吧。”陈姐看了眼他的截图,“这游戏我从来没听说过。”
  “好像是新游戏,发行公司是……蓝晋江?”夏炎倒是无所谓,“先玩一把康康。”
  [已充值成功]
  [本游戏是恋爱游戏]
  [请购买恋人]
  [1随机]
  [2理想型]
  陈姐一言难尽:“……我现在看到这三个字就心梗。”
  夏炎:“我选了2。”
  [已为您分配绝佳理想恋人]
  [(当前余额:0)]
  [是否继续充值?否则无法进入剧情]
  陈姐:“……这就是骗氪游戏!!”
  夏炎嗯了一声:“我还没看到恋人呢。”
  陈姐:“你刚刚冲了多少钱啊?”
  夏炎:“五十。”
  陈姐:“那还好……”
  他不打算告诉陈姐单位是万元,这点钱对他来说不算什么,但她肯定又要说夏炎乱花钱了,败家子啊啊啊之类的。
  [已充值成功]
  [即将进入游戏]
  [请领取恋人相关资料]
  领取。
  然后手机屏幕弹出了一张……证件照。
  是的,货真价实的证件照,不是那种眼睛占了脸孔一半大小的美少女或者美少年二次元立绘……而是一张蓝底证件照。
  画面略显得灰暗,并非被PS打滤镜得妈妈都不认识的最美证件照,尽管如此,少年的面孔干净细腻,黑发白肤,眉眼浓黑上扬,有猫一般的美貌。一双眼直勾勾地盯住镜头指向屏幕外的他,是一种很阴郁的眼神。
  穿着蓝白的运动款校服,校徽的图案很明显,估计是在学校统一拍摄的照片。
  “有意思。”
  这跟夏炎口中的理想型是完全不沾边,却十分契合他的审美,也不知道这个游戏从什么途径判别他的喜好。
  夏炎对“理想型”没有什么概念,非要说的话,他更喜欢同性。
  他出道前后都没有谈过恋爱,一点兴趣也无,也没有人知道他的性取向。
  这个游戏却变出来一个让他兴味十足的少年恋人面孔……
  氪金买恋人?举报了。
  “怎么是个男的?!”陈姐在微信里大叫,“我就说这是个骗氪游戏,你删了吧,十有八九就是在网上随机找出来的照片,也不知道是谁的。”
  “没事。”
  “啧,算啦,随便你。不过他长得确实好看……不会是哪个小明星的照片吧?”
  夏炎在信件图标上一点,系统已经发出来一个资料夹了。
  [
  姓名:令玉衍
  性别:男
  年龄:十八岁
  属性:?
  爱好:猎奇
  健康:-30
  其他:待解锁
  ]
  [恭喜你捕获恋人x1]
  [即将进入剧情……]
  四周一切渐渐隐去,再睁眼时,夏炎身处完全陌生的环境之中。
  他的视线恰好停在床榻上,一位沉睡的少年似乎因他的降临而渐渐苏醒——面色苍白如纸,发梢柔软地搭在额角,少年脆弱的眼皮颤抖了几下,才慢慢掀开了。
  这是夏炎与令玉衍第一次见面。
  令玉衍是困惑的,他沉默、警惕,不知来者何人。
  “怎么了?”夏炎比他和善多了,走过去坐在他床边,“身体不舒服吗?我叫医生过来。”
  令玉衍眼中蒙上雾气,却一声不吭。
  夏炎起身按铃,又安抚他:“我叫医生过来,别担心。”
  雪白的床榻和墙壁、到处萦绕刺鼻的消毒水气味、屋外吵嚷的动静……无疑这是医院病房。病房窄而小,放了两张床就已经挤得满满当当。隔壁床是个五旬中年人,端着保温杯斜眼打量他。中年人是刚刚睡醒,奇怪地问他:“你是他的家属?怎么之前没有见过。”
  夏炎没有回答。
  令玉衍半阖了眼睛,在床上轻轻喘息着。他手上裹了绷带和夹板,不知道身上还有哪儿也伤了,呼吸时气若游丝……病弱又漂亮,好像一只白瓷人偶,碰一下就碎了。
  [剧情时间]
  [即将离开病房]
  眼前跳出这样的提示之后,夏炎来不及多看他几眼,就又回到了自己在帝都的房间里了。
  好在手机屏幕正以上帝视角继续刚才的剧情。
  原来是医生护士们也进了病房,俯下身检查令玉衍的病状。身后还跟着一个四十来岁的陌生男人,在一旁对令玉衍嘘寒问暖。
  [继父]
  ——游戏系统适时地对他解释了对方的身份。
  “妈妈没有过来吗?”
  说话时,令玉衍正坐在床边,弯腰穿拖鞋,他动作很慢,细长的手指勾住人字拖的细带,又很随意地套上脚尖。继父就站在他面前,一直盯着他的脚,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叔叔?”
  “哦……你问妈妈?她啊,最近出差了,可能晚一点过来。”
  “我打算今天就出院。”
  “医生说最好再住两天,如果……”
  “我没事。”
  “好吧。”
  两人无言地安静了一会儿。
  令玉衍动了一下,似乎是翻身躺下,拖鞋掉了一边。
  继父忽然叹气:“你怎么一直学不会照顾自己?”
  这话不曾得到回答,令玉衍又坐了起来,重复夏炎刚刚瞧见的穿鞋三部曲,他身上也许是有伤,动作慢吞吞的,伸出去的手还没够到拖鞋就又被按了回去。继父制止了他,又俯下身握住他白皙瘦削的脚踝,状似不经意地摩挲了几下,才仔细地为他穿上。
  “我去办出院手续。”继父站起来说。
  “知道了。”
  令玉衍垂眸。
  在继父离开病房之后,昏暗的天花板、黯淡凌乱的储物柜、桌面,地板,被他一一扫视。他的姿态是懒散的,半坐在病床上,仍是外人看到的病歪歪、阴郁的少年,只是很难得地噙了一个微笑,只有夏炎透过屏幕听得见他的呓语:“刚刚那个人,不见了。”
  倒不是很害怕的语气,反倒很……怨念?
  [你的恋人很不高兴]
  [是否使用一张礼物卡?(晋江币10w)]
  为什么不高兴,因为生病了吗?
  夏炎也不太明白恋爱中的少年心事。
  如果能让令玉衍开心一点就好了……
  “是。”
  [即将为你的恋人发送惊喜]
  [请稍等]
  “在这里等我就好,我把车开过来。”继父在医院门口嘱咐他。
  令玉衍瘦了不少,衬衣套在身上空荡荡的。车祸之后,他在医院一直睡不好觉,迷迷糊糊总是听见奇怪的声响——哒,哒,哒,好像在倒计时。
  直到……那个男人出现,时钟秒表的声音彻底止歇了。
  “上车吧,”回过神时,继父已经将车子停在台阶下,男人殷切、贪婪地看着他,“要不要我抱你?”
  “不用麻烦叔叔了。”他摇头走下台阶。
  “好吧,”男人轻快一笑,“我已经跟你妈妈说了出院的事。”
  在上车之前,他偶然听见了远处几声小小的惊呼,女孩子们叽叽喳喳举了手机往上拍。令玉衍漫不经意地一抬眼,原是天边不知何时挂上了一轮彩虹,蓝天仿佛比平时污染的时候更蓝了,像是刚从油漆桶里倒出来,彩虹也比平常更加艳丽,饱和度高得出奇……好似动画片里才有的炫目场面,给这个平淡无奇的下午突然添上精彩一笔。
  就连令玉衍也认为十分罕见。
  来不及心旷神怡,一行金字突然闪烁在他眼前。
  【礼物:彩虹x1。】
  【收到请按1,谢谢合作。】
  令玉衍讶异道:“这是什么……”
  
 
  ☆、低频死亡阶段
 
  令玉衍回家了。
  游戏的上帝视角宛如智能监控摄像头,全方位为玩家传输恋人的讯息。令玉衍与继父说了几句话,无关紧要的“饿不饿”、“不饿”之类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躺在床上时他略微驼了背,浅浅地舒了口气,似乎又是哪里痛了,他的脸色实在不太好看,过了很久才入睡。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