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穿越后所有看不起我的人都来宠我(穿越重生)——梦.千航

时间:2019-10-08 09:27:30  作者:梦.千航

 

 
 
 
 
《穿越后所有看不起我的人都来宠我》作者:梦.千航
 
文案
在原著中,叶子秦无疑是个小可怜,他是所谓的豪门私生子,但实际上跟这个豪门一点关系都没有,只是母亲敛财的工具;
他有三个哥哥两个姐姐,没有一个看得起他,轻易都不正眼看他;
他有一个父亲,冷血无情残忍狠辣,养下他,不过别有居心;
他嚣张,他肆意,他纨绔,他卑劣,用尽一切去掩饰卑微,
然后他死了,死的极惨,是在极度痛苦中挣扎了三天才死去。
小妖精叶子秦发现自己穿成这么一个人物,一时间差点吓死,
紧急从豪门跑路,凭着一张脸,继续闯荡娱乐圈,在圈子里混的风云再起,
然后——
大哥:“为什么不回家?不喜欢这个房子,还有别的房子。”
几十把钥匙放在他面前。
二哥:“喜欢拍什么戏?我给你投资。”
几十张黑卡摆在那里,二哥兴致勃勃。
三哥:“我找人要了几个代言,看看你喜欢哪个。”
十几个顶级大牌代言放在那里,任他挑。
大姐:“我们叶家的人,还能演配角?这些导演的新戏,你自己随便挑!”
几个国际大导的剧本,摆在那里。
二姐:“我们叶家的人,出门怎么能不带保镖?”
几十个黑子保镖排排坐。
叶.妖精.子秦:这是什么节奏?【瑟瑟发抖.JPG】
 
内容标签: 娱乐圈 甜文 穿书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子秦 ┃ 配角: ┃ 其它:
 
作品简评:
小妖精叶子秦穿越到一个阴狠卑劣嚣张纨绔的炮灰小可怜身上,一心只想从豪门跑路,继续在娱乐圈打拼,却发现……大哥是凶兽,大姐五姐是瑞兽,二哥三哥是吉兽,妖精遍地跑,个个想要将他宠上天。
本文行文流畅,节奏明快,情节紧凑,条理清晰,虐渣与打脸齐飞,感情线和剧情线相辅相成,更有许多可爱的小妖精,萌点多多,值得一读。
 
 
 
第1章 
  《青云路》剧组里,最近一片愁云惨淡,
  原因无他,男二叶子秦进组了。
  叶子秦,叶家幼子,一个垃圾富二代,也不知道怎么想不开,竟然开始混娱乐圈,每天惹是生非,那个嚣张恣意人人喊打啊,偏偏还吸引了一帮脑残粉,每天喊着“二世威武霸气”“二世我支持你”等等智障言论,只叫人翻白眼,
  对于《青云路》剧组的人来说,这叶子秦简直是先天自带灾星DEBUFF加持,他一进剧组就没好事,这不戏还没拍上呢,跟男一荆子凡沟通剧本的时候被头上的吊灯给砸了,叶子秦倒是只受了点轻伤,荆子凡可是还在医院里躺着呢。
  这荆子凡在《青云路》剧组里口碑很是不错,虽然年纪不大,但是演技不错,而且长得好,性子温和懂礼,工作人员给他送条毛巾都能得到他的感谢,并且他还有个不错的团队,很是体贴人,现在天冷,隔三差五就会让助理买些热饮送给剧组的工作人员,吃人嘴短拿人手短,能不说人家好吗?
  跟荆子凡一比,叶子秦这个辣鸡二世祖的名声简直是圈内外人人皆知,听说一言不合就暴起打人,正常人都不想跟他共事,
  荆子凡和叶子秦双双送医院之后,荆子凡伤得不轻,叶子秦伤得不重,私底下好多人都在说老天没眼,荆子凡和叶子秦的伤势为什么不换换?
  《青云路》本来就拍了大半,叶子秦这个男二任性一直没进组,一进组男一就进医院了,等荆子凡吧,耽误进度;不等荆子凡重新挑选男一吧,这都拍了大半了,不仅耽误进度还浪费钱呢,能不让人心烦吗?
  这还没心烦几天,叶子秦伤好回剧组了,紧接着导演孟彦淮家里就出事了,听说导演的儿子出了什么问题,现在家里正一团乱麻呢,
  《青云路》的工作人员私底下都说叶子秦是个灾星,他一来把霉运都带来了,要不然怎么他们剧组好好拍了几个月什么事都没有,他一来就出事?
  因着这件事,谁也不想多靠近叶子秦,唯恐叶子秦把霉运传到他们身上。
  “叶哥,”一个看起来年纪不大的工作人员站在离叶子秦两步远的地方,十分客气地说道,“孟导和田姐在休息室呢,他说请您过去,给您讲讲戏。”
  “好的,”叶子秦点了点头,应了一声,正想要问休息室在哪里,就看见那个工作人员以小跑般的速度飞速撤离,不由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穿越到这个世界,已经三天了,叶子秦想想这个人物之后的命运,就忍不住瑟瑟发抖,幸好原主这个时候还在混娱乐圈,他立刻就跑回剧组,打算重操旧业,当个演员混口饭吃,
  但是——
  ——原主的名声,实在是太差了。
  就仿佛他是什么病毒传染源一样,根本连靠近他都不敢,有的甚至连与他对视都不敢,恨不得直接离他八丈远。
  叶子秦还是第一次尝试到这么被人厌恶的滋味,一时间叹息不已,也不知道原主为什么喜欢这种所有人都畏惧他、都不敢靠近他的滋味,就是他们都讨厌他也无所谓,反正他们还得畏惧他。
  叶子秦轻轻摇头,从地上捡了根树枝,用手指轻柔地抚摸它的纹路,在心里叹了口气,既然没有引路人,那还得麻烦你给我引条路了。
  那条树枝在叶子秦手里轻轻跳了一下,但是没有人看见,紧接着,地面上就出现了人类肉眼无法看见的绿色条纹,它们就像活动的路标一样,将叶子秦引入休息室,
  作为一个木系小妖精,这世上所有的花草树木都是他最忠实的伙伴,哪怕是根已经失去生命活力的枯木,在叶子秦手里也能发挥出特定的功效。
  叶子秦看着“休息室”这三个大字,心里默默谢了谢帮忙的小伙伴,然后敲了敲门,听到一个略带疲惫男声响起,“进来,门没锁。”
  叶子秦打开门,扑面而来的就是一团团黑气,这黑气人类看不见,但是叶子秦却看得清清楚楚,它们正围绕在房间里那个男人的身边,仿佛要将他吞噬一般,
  即使是男人旁边的那个小姑娘,都被沾染上了一点。
  叶子秦微微皱了皱眉,他小步小步走了过去,那些黑气仿佛感受到了什么威胁一般,正在急剧后退,等到叶子秦坐在那的时候,那些黑气已经缩在一个角落里,虽然还虎视眈眈地对着那一男一女,但是却不敢上前半分;
  不知道是不是孟彦淮的错觉,他只感觉叶子秦进来之后,屋子里竟然就不那么冷了,他骨头里也没有刚刚那种被冻僵的感觉,面上不由好看了几分,他将剧本摆放在那个小桌上,对着唯一的姑娘、也就是《青云路》的女一田诗澜介绍道:“这是男二,叶子秦。”
  田诗澜倒也知道叶子秦这么一个人,闻言只点了点头,笑得落落大方,道:“你好,我是田诗澜,接下来也跟你搭戏的那个人,请多多关照哟。”
  “你好,我叫叶子秦,”叶子秦对着田诗澜笑笑,“谢谢田姐照顾我。”
  田诗澜忍不住笑了,他们的对手戏还没开始拍,哪里来的她照顾叶子秦?这叶子秦这是在为以后铺路呢,倒是聪明,没有外界传的那么蠢。
  田诗澜也没有搭这个腔,她不熟悉叶子秦,才不会贸贸然引火上身,只是有些好奇地笑道:“你这是带了一根树枝过来?”
  田诗澜转移话题的技巧也是极为高明的,话题中心就放在叶子秦身上,也不怕惹人不快。
  叶子秦眨了眨眼睛,乖乖地点了点头,软软道:“它很好看啊。”
  田诗澜忍不住笑,这一根树枝有什么好看的?倒是叶子秦,看起来清清爽爽乖乖巧巧的模样,唇红齿白的小模样,再加上那软软的发丝,就像一个乖乖仔一样,真看不出来竟然是网上那个嚣张霸道的二世祖。
  ……难道是他故意伪装成这副乖乖仔的模样?
  不能吧,以叶子秦的身份家室,除非真干出什么杀人放火的勾当,要不然谁能奈何的了他?讨厌他的人连起来能绕首都三圈,他不也什么事都没有吗?让一个怼天怼地的嚣张二世祖伪装成乖乖仔的模样,除非那二世祖疯了。
  难道……这副乖乖仔的模样才是叶子秦的本性?
  田诗澜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还是叶子秦因为什么愿意故意伪装成这个样子更靠谱一些。
  虽然心里天马行空地想着,但是面上却没有半分漏洞,这戏她都不知道听孟导讲了多少回了,多一遍少一遍也无所谓,反倒是这个叶子秦,倒是听的认认真真,时不时乖乖点了点头,他本来年纪就小,这般模样只让人感觉乖巧无害,竟然让人忍不住想要摸摸他柔软的发丝,
  田诗澜想到这,忍不住楞了一下,她这是被什么迷了眼不成?眼前这叶子秦可是为嚣张霸道的二世祖,一言不合只把人打进医院的那种,无害乖巧?
  如果叶子秦都能算无害的话,那她都可以说得上是举世无双大好人了。
  田诗澜在心里暗笑不已,但是心里却忍不住泛起一点点涟漪,
  ……这叶子秦,长的可真好啊。
  叶子秦唇红齿白,五官精致,年纪又小,皮肤又白又嫩,发丝软软地贴在头皮上,就跟那些二次元里走出来的美少年一样,
  让人完全不忍心苛责,
  不仅是田诗澜,就是孟彦淮这年过四十、在娱乐圈起起伏伏二十年的人,都觉得叶子秦实在是长得好,
  就是性子太糟。
  见时间差不多了,该回家看看老婆儿子了,也怕讲太多一会这叶子秦的少爷脾气上来,孟彦淮将剧本扣上,有些疲惫道:“今天就到这里吧,子凡的戏暂时先停停,先把你们的对手戏拍完,明天早上九点半,都别迟到啊。”
  为了顾忌叶子秦,孟彦淮还特意将时间往后推了一个小时,田诗澜笑着应好,叶子秦乖乖点头,孟彦淮将他们走出去一段路,田诗澜去了她的私人休息室,与他们分道扬镳。
  叶子秦往后一扫,那些黑气早就放弃了田诗澜,正专心致志地跟着孟彦淮,便知道这孟彦淮才是被这团黑气缠上的人,而孟彦淮是他穿过来之后第一个对他有所善意的人,他向来以善报善,自然也乐意拉孟彦淮一把。
  叶子秦从口袋中掏出一张被叠的乱七八糟的纸来,放到孟彦淮手里,脆生生道:“谢谢孟导给我讲戏,前些日子我遇到一个高人,他给了我一张护身符纸,现在我送给你好了。”
  说着,叶子秦也不等孟彦淮反应过来,直接扭头去了相反方向,对着孟彦淮挥了挥手,道:“孟导再见。”
  孟彦淮看着手里被叠成这么神奇模样的纸,不由心里发笑,这符纸哪里可能是这模样?起码得弄张黄色的纸吧?弄张A4纸冒充,八成是看上了这位叶小少爷人傻钱多,诓了小少爷一笔钱吧。
  孟彦淮一边摇头一边将那张纸放在自己口袋里,罢了罢了,也是这位叶小少爷的一片心意,这叶小少爷也没有外界传的那般不堪入目吧。
  孟彦淮这还是第一次和叶子秦打交道,前几天叶子秦刚进组就被砸进医院了,他都没来得及和叶子秦说上两句话,这几天他家里出事,更没有精力管什么叶子秦,今天也是听老朋友给找了一个很厉害的玄学师,他这才能把几分心思放在剧组。
  也不知道家里怎么样了……
  孟彦淮想到家里,眼眸不由暗了下来,他多么希望他回到家的时候,老婆正在做饭,儿子帮着打下手,一片其乐融融,正如同以往那般,
  想到儿子现在这一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孟彦淮就悲从心来,他这一辈子也没做过什么丧天良的事情,怎么儿子就变成这副模样了呢?
  流口水,长尖牙,眼眸上好像长了一层灰黑色的东西,不会行走,只能蹦蹦跳跳,双臂水平摆放,就跟那传说中的僵尸一样!
  想到这,孟彦淮就更难受了。
  不过,今天天气倒是好了,竟然没有以前那么冷了。
  孟彦淮叹了口气,希望这好天气能够给他带来好消息吧。
  但是他不知道的是,在他身后,无数黑色的气体向他冲去,然后就消散于他的身边,等他驱车回到家里,那跟随他的黑气早已烟消云散,一点都没有留下。
  当初买这个小别墅的时候,就是为了隐私,每户人家都相隔很远,再加上这茂盛的树木,平日里十分漂亮,现下竟然有几分阴森森的,
  孟彦淮心里不由自主地沉了几分,然后快步向大门走去,他刚打开大门,就听见一声几乎是凄厉的尖叫声,
  ——“啊啊啊啊!”
  ——“躲开!!”
  孟彦淮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只见一个血盆大口向他袭来,他完全是下意识地将手从口袋里拿出来想要抵挡,却将口袋里的那张纸也拿了出来,就这么贴在那张血盆大口之上,
  一切仿佛都摁了暂停键。
  孟彦淮征楞地看着这一切。
  只见他那暴涨了无数倍、完全看不出像个人类的儿子迅速缩水,然后喷出两口血来,直接躺在地上,双眼紧闭,那血液全是黑褐色的,看起来极为恐怖,
  而那张A4纸,已经从蜷缩变成了抽长版,上面画着让人完全看不懂的东西,此时正在迎风招展,
  “大……大师……?”
  孟彦淮听到他的老婆颤颤巍巍地说道。
  然后一个年纪不轻的男人走上前来,看着贴在年轻人嘴上的白纸,不由微微楞了一下,
  他想起曾经出师的时候,他年迈的师父叹息着摇头,跟他说道:“小六,你记住,符纸只是个形式,不要让它拘泥住。”
  “真正强悍的玄学师,可以用任何一张纸做出强大的符。”
  “师父期待你成为这样强悍的玄学师。”
  但是直到他一只脚都迈进棺材,他也没有成为师父期待的那种玄学师,也坚信,师父所说的这种玄学师已经不存在了,
  本来以为今天都要交代在这里了,却见到了师父所说的这种强大的符,
  他闭上了眼睛,轻声道:“这张符是谁给你的?”
  孟彦淮愣住了。
  那位玄学师轻叹一声,道:“老夫无能,令子的事情老夫实在爱莫能助。”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