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两大豪门争着让我继承家业(近代现代)——公子寻欢

时间:2019-10-08 09:31:48  作者:公子寻欢

   《两大豪门争着让我继承家业》作者:公子寻欢

 
  文案:被渣前任绿了后许骁白一气之下419了;
  三个月后珠胎暗结,却又有两个消息把他给炸懵了;
  一个亿万豪门等着他来继承家业;
  另一个亿万豪门等着他肚子里十二周的崽子继承家业。
  许骁白:???不是,这孩子谁的?
  现在许骁白面前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
  好消息是,自己刚认识一个月的继父,其实是自己的亲爹,带球跑是家族优良传统。
  坏消息是,肚子里崽子的亲爹,是自己亲爹的死对头,亿万老男人一个。
  此时许骁白陷入了沉思,论带球跑成功的机率有多大。
 
  内容标签: 生子 都市情缘 豪门世家 娱乐圈
  搜索关键字:主角:许骁白 ┃ 配角:许俊麟,卫泽安,陆成俨 ┃ 其它:
 
  作品简评:单亲家庭长大的许骁白在一场失败的恋爱结束后,阴错阳差和霸道总裁陆成俨有了交集,意外怀上了他的孩子。与此同时,他的爸爸许俊麟重新邂逅了初恋男友卫泽安,两人再次坠入爱河并领证结婚。从而牵出一系列啼笑皆非的往事。继父变亲爹,亲爹的死对头是腹中胎儿的亲爹这种荒谬的事情,许骁白的身份变得尴尬。陆成俨是否能通过重重考验,从死对头岳父的手中抱得美人归?卫泽安又在酝酿着什么不为人知的大事?本文虽然是常规的一夜邂逅意外怀孕的狗血梗,但是作者从新的角度出发,讲述了一个有笑有泪妙趣横生的大团圆故事。文风轻松,读后让人会心一笑。书中人物形象饱满,跃然纸上。
 
 
第1章 
  丽都大酒店内,许骁白在前台掏出自己的身份证,小心谨慎的交给了前台妹子。
  他的内心有些小雀跃,还有些小紧张。
  今天是他十八周岁的生日,也就是说,今晚他就可以合法和他谈了两年的男朋友负距离接触了。
  想到这里,许骁白就忍不住嘴角上扬。
  陈呈是H大表演系系草,公认的最前途无量准新星。这两年他对自己无微不至呵护有加,体贴而不失浪漫,强势又不失温柔。这样的男朋友,在少年许骁白眼里可谓是满分的。
  半个月前,陈呈就问他想要什么礼物,他嘴里说着随便,心里却早就有了计划。
  和陈呈谈了小两年,小情侣间所有该有的浪漫都有了。就只剩临门一脚,一杆儿进洞了。
  他的计划,就是在十八岁生日这天,把自己彻彻底底的交给他。这件事他规划了半个月,终于在今天付诸行动。
  前台小姐录入好信息后,将身份证还给了许骁白,他对妹子笑了笑,收回身份证。
  脸上一左一右两个浅浅的酒窝,以及柔软的亚麻色头发,在灯光下显得柔软且无害。漂亮的眉眼惹得前台小姐姐频频朝他注目,猜想这是哪家还未出道的小明星?
  把钥匙交给许骁白后,前台小姐十分礼貌的对他说道:“1503号房间,请您左转上15楼。”
  许骁白接过房卡,谢过前台小姐后便进了电梯间。他忍不住打了个响指,吹着口哨进了按下楼层。
  电梯在十五楼停下,许骁白下了电梯,却听到隔壁电梯也跟着到了十五楼。电梯上走下一对相拥的男男,显然也是来开房的,其中一方明显有些迫不及待,抱住身边高大的青年就是一通舌吻。
  许骁白忍不住想笑,现在的年轻人,真是……等等……
  在看清那高大青年的模样后,许骁白的眉心皱了起来。
  那人身上穿着他上个月刚给他买的浅棕色PU外套,半长的头发打理的时髦整齐,将近180的身高使得本就帅气的他又增添了几分硬朗。
  正是他心心念念的校草男友——陈呈。
  许骁白身体里的血液仿佛热油中滴进了一滴冰水,滋拉一声炸开。他的呼吸开始变得粗重,眼睁睁看着相拥的两个人拐入走廊,朝尽头的房间走去。
  这种情况不用猜也知道是什么意思了,但许骁白还是打电话确认了一番。
  经过一番激烈挣扎,许骁白掏出手机,播通了那个熟悉的手机号。
  他在角落里看着陈呈接起了电话,十分平静的问道:“呈哥,你在哪儿呢?”
  陈呈推开怀里的男孩,语调平静的说道:“小白啊!我……我在商场给你挑礼物呢!今天不是你生日吗?我想给你挑个合心意的礼物。既然你给我打电话,那你就说吧!想要我送个什么礼物给你?”
  许骁白笑了,他缓缓从角落里走出来,对陈呈说道:“哦,呈哥,那你回头看看我。”
  陈呈转过身,恰好看到许骁白正一脸平静的看着他。
  陈呈的脸色瞬间便有些不好看,他上前心虚的问道:“小白?你怎么会在这儿?”
  许骁白冷笑一声,说道:“我怎么会在这儿?该问这话的不应该是我吗?你是不是应该给我解释一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说到后面许骁白的声音忍不住拔高不少。
  没想到陈呈的第三者却轻蔑一笑,上前说道:“你就是许骁白?知道我是谁吗?我叫卫鸿,我叔叔是泽安集团的董事长卫泽安,没错,就是你们经常在新闻里听到的那个H市商界之光。哦,可能你们不懂金融圈,那麒麟娱乐总听说过吧?我能给陈呈解决毕业之后工作的问题,你能给他什么?不要以为你长得有点姿色就能套牢他了,钱有时候比什么都重要。”
  许骁白不可思议的看向陈呈,说道:“所以,你为了麒麟娱乐的实习名额,舍身陪总裁侄子上床了?”
  他之前就听陈呈提起过,麒麟传媒会在H大表演系招几名实习生,临近毕业的大四学长学姐们都削尖了脑袋的往里钻呢。
  陈呈皱眉,脸色变得极不自然,说道:“也别说得那么难听,我和卫鸿……已经确认恋爱关系了。本来打算这两天就告诉你的,没想到今天让你看到了。你看到了也好,对不起小白,我们分手吧!是我的错,没能履行自己的承诺。”
  “虽然许叔叔帮过我们,可是……他现在也失业了。你也知道,现在工作这么难找,到处都在裁员。放眼整个H市,各行各业都不景气。”
  “尤其像我们这种学表演的,更是不好找出路。演绎圈现在看着辉煌,实际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真正能出头的有几个?小白,我们也谈了这么长时间了,因为许叔叔的关系,我也一直都很尊重你。你说不喜欢亲亲抱抱,我也没有逾距过。说起来,我们俩这也不算真的在谈恋爱,不过是小孩子过家家罢了。你还小,以后有的是机会。”
  “哦对了,……其实之前有个导演向我打听过你,改天我把那导演的名片发给你,你和他谈谈。说不定,还有机会。现在许叔叔失业,你也成年了,确实该给他分担一点。”
  旁边的卫鸿却是一脸的不屑,说道:“行了陈呈,这样的小孩街上一抓一大把,你还和他解释什么?我今天买了新的情趣内衣,快来试试!跟这种人纠缠不休有什么意思?”
  听到陈呈这一派说辞后,许骁白真的被恶心到了。还有那个卫鸿,他怎么这么不要脸呢?
  从小到大许骁白都没受过这样的委屈,虽然他单亲家庭但也是爸爸捧在手心里长大的,怎么可能平白无故受被这对狗男男羞辱?
  他一脸轻蔑的笑了笑,上前说道:“陈呈,别把话说得那么冠冕堂皇。你不就是为了进圈子的机会当了有钱人的小狼狗吗?那你可真够能豁出去的,这么爱钱你怎么不去卖?给总裁侄子当免费鸭子爽吗?”
  “还有你,你也是够恬不知耻的!当了第三者还好意思说我拿姿色套牢他,好在你还不瞎,凭我的姿色什么样的男人不是勾勾手指就能到手!犯得着为这样的货色纠缠不休?”
  “但是你记住,今天他能为了钱向你出轨,明天也能为了利益向别人出轨。你瞧他那一脸肾虚样!跟我谈了两年都没能上得了我的床,到时候秒射别怪我没提醒你!狗男男!辣鸡!呸!”
  说完这话许骁白转身便下了楼,再也不想看到这对狗男男!
  但是出了酒店一上出租车,许骁白的眼泪就忍不住开始往外流。
  两年了,陈呈对他无微不至体贴周道。风雨无阻送他去学校,买好了早餐和零食。节假日帮他补课,带他看电影。除了没上床,基本上所有恋人该有的小浪漫都有过了。
  这一哭就崩不住,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许骁白难过的要死,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他掏出手机打电话给好友楚微,楚微一听,立即踢了约会对象跑了出来,约他在一个酒吧门前见面。
  就着震耳发聩的音响,和着衣着光鲜的男男女女,两人一边喝酒一边同仇敌忾。
  楚微安慰了他片刻便骂道:“陈呈这个逼怎么这样?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明明是那畜生先追的你,你当时才十六岁,他就给你写情书。一天一朵玫瑰花,早餐零食都送到教室里!许叔叔也知道,陈呈他妈也知道,在家长眼皮子底下谈了两年,他就这么拍拍屁股走人了?”
  “什么叫小孩子过家家?小孩子过家家有这么过的?玩弄感情没见过玩弄得这么冠冕堂皇的,敢情就这逼无辜,好一朵出淤泥而不染的大白莲!当了渣男还立牌坊,亏得当初许叔叔这么帮他!良心都让狗给吃了!”
  许骁白眼睛红红,说道:“还不是因为钱,我没想到他是这种为了钱而抛弃感情的人。”
  许骁白的家里的确没什么背景,单亲,他爸是个会计,有一套还在还贷的三居。
  说完他继续哭了起来。
  楚微恨铁不成钢的说道:“别让我瞧不起你啊!为这种人哭,值不值得?”
  许骁白不哭了,他呸了一声,说道:“我哪是为他哭?我是哭我这两年誓去的青春!付出的心血!要是你你不冤吗?陪吃陪玩儿陪聊天,陪到最后那混蛋拍拍屁股走人了,要你你不哭?”
  楚微代入自己想了想,咬牙说道:“要是我我不光会哭,还会杀了他。”
  许骁白忍不住恶寒阵阵,但一想到楚微最长的一段恋情没超过过三个月,随即便释怀了,应该闹不出人命。
  许骁白从自己的背包里掏出自己事先准备好的润滑用品和计生用品,一边叹气一边说道:“我本来计划着成年后就把自己送出去,你之前还羡慕我有男朋友来着。这下好了,这些东西都白买了。你知道刚刚陈呈说什么吗?他说有个导演看上我了,他那意思是让我靠卖屁股去换角色吗?我呸他个仙人板板!他以为人人都是他陈呈吗?”
  楚微看他这个样子随即放心了,看这样子伤得也不至于太深。毕竟他和陈呈在一块儿的时候才十六岁,小屁孩儿懂什么?
  就在楚微松一口气的时候,许骁白又捶着桌子说道:“我是招谁惹谁了啊!刚成年就让我遭受社会的毒打!”
  楚微生怕许骁白想不开,便开玩笑般的怂恿道:“怎么可能白买?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这里是云帆会所!楼下是酒吧,楼上是私人包厢。你想把自己送出去还不容易?这里可都是高级鸭,想玩儿还不简单?”说着他朝角落里指了指,说道:“看到没有?我刚进门的时候就注意到了,极品!”
  许骁白朝那人看了过去,果然在角落里看到一个成熟稳重,英俊异常的商务型帅哥。
  酒吧中不少人的目光都聚集在那帅哥的身上,只是对方仿佛有心事,周身气场疏离冷淡,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酒吧里的音乐震耳欲聋,却唯独那人独坐一隅,一派置身事外的超然使得他整个人都彰显着一股子高级范儿。
  他点了点头,说道:“嗯,看到了。那是男模吗?看着不像啊!”
  楚微说道:“这你就不懂了吧?现在的男模,都没有风尘气的,看上去优雅又有气质,不知道比陈呈帅多少倍。都像明星一样,还会做人设,这个说不定走的就是商界精英霸道总裁路线。走,我带你去喝酒跳舞。喝醉了就把那个男模睡了!管他什么失恋不失恋,酒醒以后就什么都忘了。”
 
 
第2章 
  睡鸭。
  未免太刺激了点儿。
  这种事儿光想想就觉得疯狂,别说许骁白没睡过,就连向来标榜技术高于感情的楚微也没睡过。
  许骁白只当是好朋友为了安慰自己开得玩笑,他立即摇了摇手说道:“别别别,回去我爸还不得打死我啊!”
  本来楚微就是跟他开玩笑的,两人面对面傻笑了半天,便去喝酒跳舞了。
  不就是失恋吗?许骁白也想开了,能认清一个人的真面目,也算值了。好在他还年轻,如陈呈所说,那两年就当陪他玩儿过家家了。反正自己节操还在,也不损失什么。
  如果上了床,怀了孕,那才叫一个可怕。
  没错,许骁白跟他爸爸许俊麟一样,都是易孕体质。这件事儿他没和陈呈说过,百分之百听从他爸的吩咐,尽量为自己易孕体质的事而保密。因为不论是找工作还是出门住宿,易孕体质都是很尴尬的存在。
  平常他也很谨慎,从小许俊麟也教育他,青春期可以有性行为,但是一定要做好安全措施。
  而且易孕体质很特殊,必须要等到成年后才能做羞羞的事,否则会造成很严重的伤害。
  所以许骁白在和陈呈交往的时候一直很克制,他不怕陈呈对他做出禽兽的事,只怕自己会把持不住。毕竟陈呈作为H大表演系的校草,有模有样彬彬有礼,还是很符合他的审美的。
  想到这里,许骁白再次从心里唾弃了他一百遍啊一百遍。呸!知人知面不知心的人渣!
  楚微点了不少酒,还在楼上订了个包间,半搂着许骁白说道:“今天晚上我们不喝醉不罢休!但是酒醒以后,一定要彻底忘了那个混蛋。别让姐妹瞧不起你呀!”
  许骁白大手一挥,不就是喝酒吗?走起!
  于是一杯接一杯,两个酒量本来就不怎么样的小gay蜜醉得人事不醒。
  两人摇摇晃晃的去乘电梯,上顶楼的包厢休息。
  这时俩人只剩下了仅有的,残存着的回包厢的意识。许骁白喝懵了,在淡金色的灯光下,他紧抿着水润的薄唇,脸颊上两个浅浅的酒窝给了他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仿佛一只乖巧温顺的小猫咪,殊不知他有两只利爪,谁敢招他绝对扬起小爪子就是两个血道子。
  楚微掏出房卡,刷开以后便朝许骁白招了招手,说道:“我先睡了,我撑不住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