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又是崩花瓶人设的一天(穿越重生)——哩厘理利

时间:2019-10-08 09:33:20  作者:哩厘理利

   《又是崩花瓶人设的一天》作者:哩厘理利

 
  文案
  某日陆戚在学校下班晚了,看到天台上有人要跳楼,赶去救人,他却失足坠下了楼。
  醒来发现他重生成了那个跳楼未遂的人——当红小鲜肉路祈。
  可莫名其妙成为明星的陆戚很头疼:他一不会演戏跳舞,二早就过了二十出头的年纪,让他怎么才能立住人设?
  很快他发现,路祈是个全身上下只有脸能打的花瓶。
  陆戚懂了:哦,就是当个混吃等死的花瓶嘛,这还不简单?
  而惯常在热搜蹲点等着吃瓜的黑粉们却猝不及防的迎来了一波又一波的打脸。
  ——
  路祈接了某广告代言,并弹了段钢琴。
  黑粉:摆拍得还挺专业,不错不错。
  某卫视跨年晚会上,路祈一曲李斯特的《钟》,震惊四座。
  黑粉:???这根本是哪位钢琴家披了张花瓶的皮吧?!
  ——
  某上学真人秀上,花瓶路祈表达了要当老师的愿望。
  黑粉:笑死个人,他本科野鸡大学还没读完,别误人子弟了好吗?
  学渣故意找茬:“路同学,这道题我们都不会哎,听说你学习特别厉害,教教我们咯~”
  陆·高考理状·本科T大·某常春藤全奖直博·戚扫了一眼题目后发现他在IMO 比赛上做过:“简单,若|S|=1,设S={( x?,y? )},由Bezout 定理,存在整数ab ,使得(此处省略5分钟)……懂了吗?”
  学渣:??什么s什么b ?
  临走时,省重点高中校长握着路祈的手也苦苦恳求他留校任教。
  黑粉:不几把说了,脸好疼:)
  说好的坚持花瓶人设一百年不动摇呢?说崩就崩真的好吗!
  ——
  文案二:
  众所周知,顶级流量封千行的对家不是其他的影帝视帝,而是一个花瓶小鲜肉路祈。
  被迫捆绑,被迫营销,被迫做配。
  某日,行路CP 又被炒上了热搜,封千行的粉丝正准备撩袖子和营销号大撕一场,却发现是爱豆自己发了一条微博:
  【封千行:石锤一下,这是我的官方cp@路祈,我们是行路cp,欢迎大家来磕[心]】
  一分钟后,路祈转发,只有一个意味深长的“:)”。
  突然成为相亲相爱一家人的双方粉丝:?逗我???
  【急!自家爱豆成了对家的舔狗该怎么办!】【大家快品品这磕自己和对家cp磕到飞起的影帝】
  脑补帝攻(封千行)X十项全能老干部受(路祈)
 
  PS:
  1.攻很自恋!内心戏巨多!雷者慎入!
  2.作者逻辑死,生活白痴,文笔小白,不必太过较真~弃文也不必告知~
 
  内容标签: 欢喜冤家 娱乐圈 重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路祈,封千行 ┃ 配角:接档文《又是赚钱养崽的一天》求个预收 ┃ 其它:
 
  作品简评
  高中老师陆戚去救因爱而不得所以跳楼轻生的路祈,却失足坠下了楼,醒后重生到了花瓶明星路祈的身上,不得不从头开始学习如何当好一个明星,却在一次又一次的综艺、拍戏中崩尽花瓶人设,打脸全网黑粉,收获真爱粉,并靠自己的人格魅力吸引了封千行的注意,最终路祈发现自己的心意,二人相互扶持走向未来。<作者叙事幽默,文风温柔治愈,令人捧腹之余也在不经意间戳中泪点,老干部受和沙雕攻的设定令人眼前一亮,故事节奏紧凑,高潮迭起,不失为一篇娱乐圈文佳作,值得一读。
 
 
第1章 死得冤啊
  “小陆啊,你今晚没有晚自习吧?已经七点了,还不回家吗?”
  石城一中高三年级组办公室内空空荡荡,准备下班回家的年级主任问一名伏案疾书的青年。
  青年闻声抬起头,冲他笑了一下:“嗯,改完这篇作文就走,反正学校离我家也不远。”
  “哦对了,不要走正门,今天不是来了个大明星在咱们学校拍片儿吗?那专门给他封了,你走老校区的那个小门,”年级主任说完,又想起来什么,老脸有点发红,道,“小陆,你之前买的菊花茶还有吗?还挺败火的,我喝了几回,喉咙也不痛了。”
  青年微笑:“有的,明天给您带点儿来。”
  年级主任道着谢离开了,时钟走到七点一刻,青年终于批改完了作文,伸了个懒腰,拿外套起身,准备下班回家。
  青年名叫陆戚,已过而立之年,是刚留学归来的博士,学历拿出来可以刺瞎人眼的那种。按理来说这样金光闪闪的学历拿到任何一家世界百强企业的offer都是小菜一碟,可让人大跌眼镜的是,他偏偏选择回到老家石城,做了一名普普通通的中学语文老师。
  手机忽然响了,来电人是妈妈。
  “乐乐啊,你今天下班记得买菜。”戚馥芳叮嘱道。
  “好的。妈你别忘了提醒我明天去医院拿一下检查报告。”
  “行。”戚馥芳的情绪低落下来,自言自语的喃喃道,“已经半截身子埋进黄土了,再检不检查又有什么用?”
  陆戚没说话,一直到戚馥芳挂断了电话许久后,他才回神似的缓缓吐出一口气。
  他的母亲戚馥芳曾经是石城一中的语文老师,她在怀着陆戚的时候丈夫忽然出车祸去世了,她一个人含辛茹苦把陆戚拉扯大,陆戚也确实争气:理科状元,本科T大,某常春藤名校全奖直博,让戚馥芳在那些等着看热闹的人面前狠狠的扬眉吐气了一把。
  陆戚是戚馥芳的骄傲,但也是她的心病。
  陆戚去美国留学固然是好事,可这也导致了母子分隔多年,最后戚馥芳积劳成疾晕倒在讲台上时,陆戚是最后一个赶到的,戚馥芳差点就挺不过去撒手人寰了。
  拿到病危通知书后,戚馥芳对陆戚的第一句话就是:“乐乐,妈妈要是挺不过去,能不能拜托你照顾一下我班上那五十多个孩子们?快高考了,我不能离开他们。”
  戚馥芳现在带的是一届高三生,离高考只有一百天了。学校固然可以安排别的老师带他们,可是那些老师自己班上都自顾不暇,又哪有精力去带两个班?
  陆戚当即应允。旁边的校长却犹豫了——陆戚是理科生,甚至连教师资格证都没有,可是那闪闪发光的名校学历又足够出彩,最终踌躇许久后也同意了,说先试试再说吧。
  陆戚把那一届考生送上考场后放榜,他班上居然出了个省文科状元,语文更是达到了149的高分,校长高兴坏了,握着他的手恳求他留下来,戚馥芳的病离不开人照顾,陆戚干脆辞了在美国的工作,在这座北方城市的中学里做起了语文老师。
  这一做就是三年。
  陆戚走在两旁亮起路灯的小路上,眉头紧缩,心情并不轻松。
  从三年前的病危,到三年后的今天,戚馥芳已经撑得够久了,连医生都直说不可思议,可母子俩心头的阴云一直驱散不去,戚馥芳随时可能撒手人寰。
  陆戚每每想起,就是对自己当年做出留学决定的悔恨,要是他留在母亲身边,说不定也不至于发展到如今这个地步,说不定……
  嗯?
  忽然有什么东西吸引了他的目光,陆戚眯了眯眼,推推眼镜向前方德馨楼的楼顶看去。
  楼顶天台上的那道黑影,似乎是个人?
  陆戚大声呼喊了几句,那道影子似乎听到了他的喊叫,转过了身体——果然是个人!
  跳楼?轻生?
  陆戚后背的冷汗唰的下来了,他不敢耽搁,拔腿就往德馨楼跑去。
  德馨楼在石城一中的老校区,新校区建成后就废弃不用了,平时也鲜少有学生经过——在通往新旧校区的门一向有门卫看管,抓到违反校规的学生直接记大过回家反省。除了想不开跳楼,没有人会去那里!
  陆戚跑了过去,门卫室亮着灯却没有人,估计是去食堂吃饭了,这才让那个学生钻了空子。他一口气噔噔噔跑上了四楼顶楼,推开锈蚀得不成样子的天台大门。
  天台上的人听到动静后立马激动的转过了头,在看到来人是陆戚后,肉眼可见的低落下去,他没好气的冲陆戚道:“你谁啊你,赶紧滚开!”
  这是个容颜十分俊美,甚至美得有些摄魂夺魄的少年,即便是在渐重的夜幕下,他的美貌也仿佛能照亮黑暗似的,让人一看就移不开眼,心智都被勾了去。
  陆戚很快清醒过来了,眼下实在不是顾及这些外在的时候,他小心翼翼的往少年那走了两步后,被扔过来的一个空啤酒罐砸到了腿,他只好停下,道:“你在这里做什么?”
  少年喊道:“你是不是聋了?我让你滚啊!滚!”
  陆戚:“你喝醉了?”
  “没有!没有!我清醒得很!”少年翻来覆去的吼,像是体力不支,声音渐渐低下去,哽咽起来,“我没有错,我喜欢你怎么能叫错呢?我喜欢你就是错了吗?呜……”
  天台年久失修,栏杆也锈得不成样子了,仿佛轻轻一碰就能碎成渣渣,少年顺着着栏杆滑坐在地上,一边哭一边摔打身边或空或满的啤酒罐,叮叮当当声中酒液流了一地。
  哦,原来是受了情伤啊。
  陆戚又试探着向他走了两步,看他没反应,便大胆走了过去,问道:“如果你不介意,不妨跟我说说?或许你心里会好受点。”
  少年埋头呜呜的哭,摸着眼泪说:“王八蛋,老子全是为了你才进的这个圈子,结果你连看都不看老子一眼,老子明明都这么努力了,呜……”
  圈子?
  陆戚看着少年昳丽的面容,猜测:
  难不成是娱乐圈?他喜欢上了娱乐圈里的一个明星?
  少年的情绪忽然激动起来,开始哐哐拍栏杆,嚎道:“王八蛋,跟你发了那么多条消息都不回,老子一个人追着你到这里,你还装不知道!!”
  陆戚看得胆战心惊,立马拽住了他的手,温声劝道:“这里太冷了,我们先下去吧,别的事情待会再说好不好?”
  “你把他叫过来!就在这!不是他死就是我亡!”
  “好好好,那你给他打个电话把他叫过来行不行?”
  “打电话?”少年一哽,嘴巴一瘪,顿时又涌出两行眼泪,“他妈的他把我拉黑了……”
  “你还记得他手机号吗?我打给他。”
  少年眼睛一亮,直起身子,磕巴都不带打的就说了出来,显然是烂熟于心了。
  电话拨了出去,一直响了十来声,少年眼中的光渐渐暗了下去,他正想说什么,手机倏地一震,接通了。
  “喂?”电话那端是个低沉悦耳的男声,“请问有什么事?”
  嗯?慢着,男声?
  陆戚惊讶的看向了少年——他喜欢的居然是男人?
  少年声音颤抖道:“……喂,封千行,是我。”
  “……”沉默了一下,封千行道,“没什么事我就挂了。”
  “别!我、我有急事,很急很急的事情!”少年匆匆道,“你有没有看我发给你的消息?”
  封千行没说话,似乎是默认了。
  “那你知道我来石城一中找你了吧?你为什么不回我?连见都不愿意见我一面?”少年委屈极了,“你就,这么讨厌我吗?”
  封千行以公式化的口吻道:“没有,我一直把你当弟弟看。”
  “弟弟?”少年笑了一下,满是悲凉,“我问你最后一遍,你到底喜不喜欢我?是男女之间的那种喜欢。”
  “我已经说过我对你没有别的感觉了,”封千行的声音疲惫不堪:“其他事明天再说吧,我今天真的很累了。”
  “这就是你的答案吗?”少年“蹭”的站起,咬牙切齿道,泪水纵横的脸庞因为这个动作竟显得狰狞了起来,“好,封千行我告诉你,我现在就在天台,四楼。我跳下去,要是死了,我化成鬼也要缠着你一辈子!要是不死摔成残疾,我爸不会放过你的,你就等着被告个倾家荡产吧!我变成这样都是你害的!!”
  封千行的语气严肃了起来:“路祈,不要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现在,立刻从楼顶下去!”
  陆戚听到自己的名字愣了下神,同音的少年路祈则放声大笑起来:“你以为你是谁啊,你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
  “路祈,路……”
  封千行没能说下去,因为路祈把手机狠狠扔了出去,摔了个四分五裂。
  陆戚看着自己彻底摔成稀巴烂的手机:“……”
  这厢陆戚还来不及为自己的手机哀悼,那厢路祈已经开始爬栏杆企图翻过去了,陆戚急忙冲上去抱住他,道:“你冷静一下!别冲动!这世界上不是只有他一个,还有其他很多很好的……男人啊!”
  路祈激烈挣扎:“你不懂!我喜欢他已经喜欢了五年了啊!你放开我,给我滚,滚!”
  一个一心求死,一个死命拦着,陆戚一个三十三的男人居然还奈何不了这个顶多二十出头的年轻人,也不知是他不行了还是路祈太行了。
  就在这时,栏杆摇摇晃晃的发出了危险的嘎吱声,显然是支撑不了多久了,陆戚在被路祈又蹬又踹了三四脚后终于把路祈从栏杆那拽了开来。
  陆戚被折腾得扶着腰直喘气,他盯着踉跄两步后跪倒在地的路祈,少有的动了怒:“你,一辈子才过了五分之一就这么草率的决定去死,你知道有多少人为了一丝活下去的渺茫希望而拼尽全力与死神搏斗吗?!要是你连自己的生命都不爱惜,那难怪你不会去爱别人,也得不到别人的爱!”
  路祈垂着头,终于安静下来,整个人像被抽干了力气,没有一点反应。
  就是欠教训。陆戚心道,从小顺风顺水的长大,遇到一点挫折就寻死觅活。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