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祖师爷赏饭吃(穿越重生)——闻一二

时间:2019-10-09 16:30:52  作者:闻一二

   书名:祖师爷赏饭吃

  作者:闻一二
  毕业季,周已然一觉睡醒,得天梦授无师自通了一身方术,一脚踏入新世界,就业规划全部作废。
  周已然:不用找工作了,真开心。
  学习技能靠做梦,记多记少都是缘,天选之子周已然,在线暴力驱鬼。
  某日,一套板砖+擀面杖的组合拳把鬼怪揍的奄奄一息后,
  甲道长:周小友道法高深,果真英雄出少年!
  周已然:不敢当不敢当,都是老师教的好!
  乙道长:敢问周小友师承何处?
  周已然:……老…老天爷?
  玄学界众人:???
  专业不对口不要紧,周已然有祖师爷赏的铁饭碗,后来发现……铁饭碗才是买一送一送的那个。
  某金饭碗:恰饭吗?
  周已然:……恰!
  轻松向灵异小甜饼 全程无虐
  私设如山
  1V1 he
  洒脱打直球受×撩人不自知攻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天作之合 现代架空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周已然陶姜 ┃ 配角:李吴白晓虹糊糊穷奇等等 ┃ 其它:
  ==================
 
 
第1章 得天梦授
  还有两个月就是毕业季,周已然拎着行李回到宿舍时,咸鱼室友的游戏音效和键盘敲击声交相辉映十分刺激。
  “孜然回来了啊,来来来,一起开黑!”
  “不了,”周已然直奔床铺,声音虚弱,“几个小时的火车硬座,顶不住了。”
  见他实在疲惫,两个室友连忙手忙脚乱地插上耳机,寝室安静下来,“行嘞,那你睡一觉吧,晚饭喊你。”
  “嗯...”周已然的意识很快就迷糊过去。
  如此疲惫倒不全是因为乘坐火车,而是他已经有一个月没有休息好了。
  这一个月里周已然只要一睡着就会做梦,脑子里浮现各种不符合社会主义思想和科学发展观的画面和文字。
  在梦里他不受控制地疯狂记忆这些信息,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头昏脑涨到要爆炸。
  他发誓,他梦里的那个劲头当年高考都比不上。
  刚开始还以为是毕业季就业压力太大,造成睡眠质量差,也没太当回事儿只是在白天把觉补回来。
  可渐渐的梦里的东西越来越清晰,精确到每条符咒术法后,周已然发现事情大条了。
  他们家可能要出第二个神棍了。
  周已然家的第一个神棍是他的外公。
  周老爷子年轻时也是一位热血有志青年,奔走在科学建设新农村的第一线,宣传科学理论,破除封建迷信。
  因为扎实肯干能力出色,还是戴过大红花上过当地广播点名表扬的优秀进步青年。
  像那些个混迹在农村乡镇骗人钱财的神婆神棍的手段,在他这里都只能是给农村的老太太老大爷做宣传时的谈资。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一颗红心向着党和科学的有为青年,在某天一觉睡醒后,他的科学梦,碎了。
  得天梦授,一觉醒来,就此无师自通了一身方术。
  周已然从小便是听着各种鬼神志怪的小故事长大的,小时候见识过他外公的神奇手段后,也曾兴奋的宣布要继承外公的事业,然后就被无情告知他外公的本事是无法传承的。
  这是天赋,祖师爷赏饭吃。
  当周已然把那些梦捋清后立刻买了回老家的车票,向已经有几十年神棍经验的外公寻求帮助。
  看有没有法子让老天爷行行好,他再失眠下去生物钟都要颠倒了!再不济隔天梦授也可以啊,给他点消化知识的时间!
  填鸭式教育要不得!
  周已然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室友陈桉给他带了饭。
  “给你带的炒饭冷了,你拿老幺的小锅热一哈再吃。”
  陈桉老家在蜀地,普通话带着股塑料味,为人十分热情,在宿舍排行老大。
  “谢了老大。”周已然接过老幺递过来的平时藏得严严实实的违禁品,开始热饭。
  升腾的热气裹着炒饭的香味很快在小小的宿舍中弥漫开来。
  睡了许久饿的不行,周已然直接端着锅开吃:“这个点老二怎么不在?”
  “这几天你不在,错过了他做出重大决定的现场。”老大解释道,“他咸鱼这么久最后决定考研。”
  “这么突然?不过有目标也是好事。”
  “是啊,他也晓得现在才决定考研晚了点,好在他家里也不急着让他工作,他现在天天在图书馆学到晚上关门才回来,刻苦得很。”
  一直坐在电脑前敲敲打打的老幺突然搭腔:“从图书馆回来要路过第四教学楼吧?咱们还是给老二打个电话叫他绕路走吧。”
  “怎么啦?”老大凑过去看他的电脑,“你又在学校论坛上看到啥了?”
  周已然也有了兴趣,他们宿舍的老幺宋谷无比痴迷逛各种论坛,常常自夸:足不出户而知天下事。虽然夸张了些,但学校上至领导教授下至学生职工,各种鲜为人知有趣可乐的事,他的确有门路搞到第一手消息。
  “你们还记得上个月自杀的那个学生吗?”宋谷压低声音,有些神秘,“她就是在第四教学楼坠楼的。”
  周已然有些疑惑:“坠楼?”
  “不是自杀吗?”老大对这件余波未过的事也知道一点。
  “这事儿没那么简单,”宋谷从电脑里翻出张表格,“她可是前途一片光明。”
  周已然也凑过去看。
  表格上是林氏集团的实习名单。
  老大看了一眼就感叹:“牛逼呀,去了这家公司实习,就算没有留在哪儿,下家也不会差。”
  “可不是,这名单刚出没多久,她就坠楼身亡,现在学校论坛里的阴谋论一个比一个精彩。”
  老大惊讶:“为了一个实习名额,不至于吧...”
  “那绕着第四教学楼走是为什么?”周已然还是比较好奇宋谷之前说的,他们宿舍除了他本人因为“家学渊源”对这类事件有所敬畏,其他三人向来对于鬼神之说嗤之以鼻,难得见宋谷这样小心,“难道后面还发生了什么?”
  “还能发生什么,”宋谷面色慎重,小声道,“自然是闹那什么...”
  见周已然和陈桉都挺感兴趣,宋谷直接在收藏夹翻出篇帖子给他俩看。
  也难怪宋谷这么上心,坠楼事件到现在才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在第四教学楼摔断腿的学生就有5个,还有学生半夜晕倒在教学楼被保安发现,结果等人醒过来一问,她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到第四教学楼去的。
  “是很诡异啊,”老大搓了搓被帖子玄之又玄的叙述激起的鸡皮疙瘩,“我还是给老二打个...”
  他话音还未落下寝室门就‘砰’的一声打开,徐新汶满头大汗气喘吁吁地走进来,把老大吓了一跳:“怎么了怎么了?”
  徐新汶抖着手灌了半杯水下去,仍然心惊胆跳:“见...见鬼了...第四教学楼真的有鬼!”
  此话一出,宿舍内一片寂静。
  “真的假的?”宋谷干笑两声,“确定不是你学习学到恍惚看错了?”
  徐新汶着急道:“看得清清楚楚!堵上我5.1视力的尊严!”
  眼白带血丝,眼下略带青黑,头发没有打理把额头遮盖得严严实实,唇色发白,气息也有些不调...在不干净的地方这种体质状态确实容易见到不该看的东西。
  看了眼徐新汶此时的面相,周已然不自觉得出这个结论后,有些惊讶,也不知道准不准确。
  “你们不知道,现在天黑了以后第四教学楼那边根本没人了,我就是图是条近路,结果刚刚走近,抬头一看...”徐新汶声音颤抖,“就看见她...她跳下来了。”
  “谁?”
  “鬼啊!”徐新汶心有余悸,“卧槽我给你们说,当时真的魂都给我吓飞了,我还以为又有人跳楼,结果地上啥也没有,抬头一看她还站楼上冲我笑!我撒丫子就跑,差点没把我的心肝儿aj跑丢!”
  宋谷说出大家心声:“重点是最后一句???兄弟你没事儿吧?!”
  “没事儿没事儿,还好短跑是我强项,关键时刻一技之长救我狗命!”
  老大:“这时候你就别贫了。”
  徐新汶委屈:“我一害怕就这样,停不下来。”
  老大和宋谷的科学观摇摇欲坠正在艰难重建,不理他了,心灵受创急需发泄的徐新汶在周已然这儿来寻求安慰:“孜然孜然,我觉得我今儿晚上的遭遇能吹二十年!这叫什么,绝地求生啊!”
  周已然认真建议道:“想求生你还是赶紧把头发剪剪吧。”
  徐新汶摸摸头发,自我感觉良好。
  “额头是人的至阳之处,人的阳气在这里汇集,额上有个区域叫司空,面相学上讲:司空不宜留荫。司空就相当于一盏明灯,额前留荫遮住司空,明灯就熄了,灯一灭就容易霉气、衰气缠身,遇到不干净的东西,”周已然看了眼他厚重的刘海,“你这个是遮光帘的程度。”
  徐新汶震惊,感觉自己重新认识这个世界:“孜然你还懂这个?!”
  周已然谦虚道:“略懂,略懂。”刚懂一个月。
  “剪,我明儿就去全剃了!”徐新汶发狠道,“你说剃光了,那个…灯是不是会更亮?”
  “可以,但没必要。”周已然被他的决心震惊,劝解道:“现在的大学生有这么浓密的头发不容易,说不定这就是你人生发量的巅峰。也不是不能有刘海,不要这么厚重就好。”
  “而且万一你就是单纯倒霉遇上了呢。”
  徐新汶一脸你逗我玩呢的表情:“单纯倒霉?孜然你别唬我,我现在心理防线很脆弱你说啥我都信的。”
  “没逗你,可能因为你最近过于沉迷学习,作息不规律,导致人有些憔悴,虽然有点衰,但是也不至于见鬼。我观你面相,近来是破点小财但无灾无难的走势,”周已然下结论,“应该就是碰巧了。”
  虽然对周已然居然会相面这事持保留态度,徐新汶心里到底还是小小松了口气,瘫倒在椅子上:“对了,我在第四教学楼看到白晓虹了,提着个大口袋不晓得去那儿做什么。”
  “看清楚了,真的是白晓虹?”沉默围观了半天迷信活动的宋谷看起来有些惊讶。
  “校花我还能看错?”徐新汶道,“当时我正逃命呢,就见她从教学楼里跑出来,也像是被吓得不轻,唉!大家都是有一样遭遇的可怜校友,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怕是被吓坏了。”
  见徐新汶感怀的模样,老大打趣道:“如此大好时机你没好好安慰安慰校花,献献殷勤送她回女生公寓?校花可是单身哦。”
  徐新汶沉默了两秒:“实不相瞒,一跑出第四教学楼的范围我腿就软了,而且...”
  徐新汶神情屈辱地道:“我还没有校花跑得快,当时我们之间拉开的距离起码有十个隔壁墩哥...”
  老大体贴闭嘴,拍了拍他的肩,无声的安慰。
  “我就说这事儿没有那么简单,”宋谷听了徐新汶的话后,查到了些东西,“白晓虹是坠楼那个女生的室友。”
  “而且,女生去林氏集团实习的名额刚好是她们两个竞争。”
 
 
第2章 天台
  正午,雨后天晴,周已然趁着阳气正盛来到第四教学楼。
  现在这里即便是大白天也看不到多少学生,偶尔见到也是来去匆匆,生怕在里面待久了。
  新城大学是近些年才声名鹊起的重点综合类大学,因为校史不长,所以校内多为简洁干练的现代主义风格建筑,日常维护很到位,边边角角都十分干净整洁,怎么看也不像是会闹鬼的地方。
  周已然站在教学楼顶楼的楼梯间门口,有些疑惑。
  按说如果有鬼闹事这里多少应该会有怨气,可他没有发现任何不对劲的地方,连阴气都很淡薄。
  可惜通往天台的门被条锁链锁住,门原本自带的锁有很明显被破坏的痕迹。周已然想去楼顶看看的想法只能先打消。
  “这儿不能进,赶紧下来!”保安大叔突然出现,站在楼梯下方招呼周已然下去。
  周已然瞬间挂起乖巧笑容:“叔叔,这天台怎么封了?”
  周已然天生长了张不会被讨厌的脸,肤白俊秀,脸也小小巧巧,眼尾略下垂,眼仁大而黑亮清透,一笑起来还有梨涡,眉眼弯弯看过来的样子梨涡里都仿佛盛着蜜,看着就是好学生的模样,
  保安一看他这笑容语气都温和了些:“这里封了有几天了,天台多危险没事别往上面跑。”
  周已然半真半假的抱怨:“太阳好的时候在天台上晒一晒,补钙又养生,封了太可惜了。”
  保安边上前查看锁链,边教育周已然:“你们这些年轻人就爱约着放学天台见,学校那么大,哪儿不能去?非要来这么危险的地方。”
  emmm,这理解可能有点偏差。周已然面上还是一脸乖巧状。
  检查完锁链保安松了口气,他现在就怕又有学生跑到天台上去,再有个三长两短:“以后别再上来了啊,你们这些学生仔能考上这么好的学校不容易,好好学习才是正事,成天往天台跑多危险,一个月前才有个女娃掉下去,这儿多不吉利。”
  “叔,往这儿跑的学生多吗?我感觉这栋楼都没什么人。”
  保安叹口气:“之前好多学生来凑热闹,还有晚上摸黑来的,多危险啊,把门锁了都不管用,隔天就给我撬了,结果好几个小年轻在这儿把腿摔了,搞得我现在一天不来检查几回锁都不放心,腿摔了就老实了,这几天要好多了。”
  “还撬锁?”周已然做出一副不解的模样,“他们这是图什么啊?”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