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渣受想吃回头草(近代现代)——猫珏

时间:2019-10-09 16:32:45  作者:猫珏

   《渣受想吃回头草》作者:猫珏

 
  文案:富二代渣受在高二看上了高穷帅学霸,千方百计接近学霸,最后成功在大学和学霸在一起。
  大学毕业后,渣受为爱离家出走,最终抵不过舒适自由的生活,为了回家不惜背叛了学霸。
  多年后,渣受家破产了,学霸成了那个高高在上难以接触的霸总。渣受看到一脸冷漠视他为陌生人的学霸,难受了,才发现原来和学霸在一起才是生活,以前不过是鬼混罢了。于是他眼巴巴做了学霸下属,为他卖命,只求最后一次机会。
  “我没有机会了吗?”渣受躺在病床上,右手缠满了绑带。那右手,是他昨天为了救学霸,而被高空抛物狠狠砸裂的。
  学霸看着渣受,心里一热,不感动是假的,可是……在渣受看不见的地方,他的手紧握着,最后松开,下定决心看着他说:“方理,我要结婚了。”
  人物:高宋×方理
    作品标签:现代都市,虐恋,破镜重圆,覆水难收,HE。
 
 
第1章 楔子差点领便当
  方理从没有想过,有一天,他会 以助理的身份帮前任筹办婚礼。准备婚礼的事太繁杂了,他生出许多不由己的烦躁情绪。他告诉自己,他是一个得力的助理,他需要克服这些妨碍他工作的情绪,那些情绪作为一个合格的下属是不该有的。慢慢接受吧。从高宋吩咐他筹备婚礼开始,他之前打的算盘就落空了。他不得不承认自己真的已经失去了高宋。
  他看着叠放在桌子上的,一张张血红的喜帖,觉得刺眼极了。
  闹够了吧,你还想做什么,你还能做什么。没有机会了,走吧,为什么还要离他最近的位置,眼睁睁看着他迎娶他人?
  高宋的妈妈叫了他一声,方理猛得从思绪中抽过来。他把自己的情绪收敛起来,才应了一声,继续整理好喜帖。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还要在这里,这实在不像他。可也正像前几个月他无端端又重新想追回自己甩掉的前任一样,他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他想做。所以他就去了。他现在不想失去好不容易争取到的离高宋很近的位置,他必须勉强自己继续做下去。即使他像一个笑话。
  高宋此时从楼上下来了,方理看到跟着站起来。他过来是接人出去办事的,沈女士当时正坐在沙发上核对喜帖,看到他,顺便叫他过来帮帮忙。两人和沈女士打了招呼后,方理跟着高宋一起出来。
  两人都许久没有说话。气氛有些压抑,方理都习惯了。
  而心事重重的方理低着头也没法观察气氛,而高宋察觉到了,突然问他:“婚礼的事你还可以吗?”
  “婚礼”两字对现在的方理来讲,血红的,刺眼的存在,快要在他的心里扎出血。
  他抬头问高宋:“你真的要结婚吗?”
  “嗯。”高宋回道。
  “不会后悔?”
  “有什么好后悔的?”高宋反问他一句。
  他停顿了一下,眼神犹豫,最后叹了口气,说道:“如果婚礼你应付不来,可以让小张分担。”
  方理猛得抬头看着他,他想大喊一句,不要结婚!我不想你结婚!可是他又有什么资格阻止,他的抗议是无理取闹。他的阻止只会把他推开,他会失去最后留在他身边的位置。
  方理眼一红,酸胀得让人要落泪,他仰头想缓解一下情绪时,看到高宋上方有一个大保温杯急速下降。不知是谁的保温杯从高楼上掉下来了。
  方理他的眼睛猛地睁大,脑里的警报瞬间拉响,下一秒,飞身扑向懵然地看着他的高宋。
  随后方理大叫了一声,保温杯砸到了他的手,发出令人肉疼的声音。
  高宋这时才知道自己刚刚与死神擦肩而过。
  他反应过来,此时方理脸上已毫无血色,他立马小心翼翼地扶起方理,拉起他另外一只没有受伤的手转身蹲下来,让方理趴在他身上,接着双手托着他不让他下滑,就飞快跑到车库。他上了车踩着油门直往医院飚。
  手术后,做手术的医生说,如果要是不幸点,保温瓶偏移一手掌的距离,方理怕是要当场死亡。
  高宋听得心惊肉跳的,如果方理没有冒险推倒他,那他现在还能不能再次站起来就很难说了。
  他看着脸色煞白的方理,感受到他的视线而向他挤出一点笑容的方理,痛得不断倒气嘀咕着好疼啊的方理。
  那个曾经触动他的方理又回来了。
 
 
第2章 老子看上的人非要辅导我学习
  等方理做完手术,高宋的妈妈来了,高宋才匆忙离开。他去处理工作。
  高宋的妈妈看到方理脸色煞白,又是感动又是心疼。还说方理是他高家的福星,救过她一命,现在又救了高宋一命。
  这话不假,尽管救高宋妈妈那次是个意外,是他别有所图。
  方理第一次注意到高宋是在一个阳光炙热的午后,室外的热浪驱赶着地上的人,跟在某个地图跑毒似的往教室赶。
  离上课还有十分钟,教室闹哄哄的:有的学生拿着薄的练习册往自己脸上狂扇着风,同时还抓紧时间聊会天;有的学生不耐烦的摁着空调遥控器,往下调更低的温度;有的学生面对着墙悄悄拉起自己的上衣……
  方理刚转校不久,还没有稳定的圈子。他开好静音小风扇后,抬头不经意间在热闹的人影中看到了高宋,就一眼再也没移开了眼。
  高宋长得很出色,穿着洗得发白的校服也没有减少他的光彩。在一片吵闹声中,挺直着腰,安静地看着书。
  方理他看了一眼后,就被定住了,感觉身边的空气流动速度都慢了下来,仿佛连空气都跟着高宋一起安静下来。
  上课铃声响起,惊醒了方理。
  他嘴角一勾,眼神发亮,有了兴趣。
  方理视线往右移动了一下,他感觉在高宋旁边会很清凉,于是他理所当然地看上了高宋隔壁的位置。
  他电话一打,美其名曰学习。他利用他爸的关系让老师安排了他和高宋坐一块儿。
  于是方理懒散地往桌上一靠,光明正大看起来。高宋就有一次不经意往走廊那边看,就这么碰上了直勾勾的眼神,愣住了,随后一想,下课耳边确实安静了,原来换同桌了,还挺好看的。他对他露出了一个礼貌的微笑。
  方理趴下来了。 *!注意下影响啊高同学,光天化日勾引我!
  自从他注意到高宋这个人后,关于高宋的信息像风一样从四面八方往他那里吹。
  比如高宋是这家重点高中有名的校草学霸,让无数青春少女春心萌动,爱的单箭头直往他身上怼。可惜高宋像座不懂情爱的森山巍然不动。
  比如高宋家条件不怎么样,很多女生了解了后开始悄悄往他抽屉送温暖,或者当面送零食,但是高宋要么当场拒绝,要么捧着一堆零食送到广播站,说这是别人丢失的东西,麻烦广播站的同学广播一下寻找失主。 然后广播站一板一眼念完了零食后,广播也差不多到时间结束了。那次后,全校的女生都知道学霸不吃软的。
  比如高宋被大多数男生排斥。他的不解风情,引起众多同性的嫉妒,约战的战书一张张来,和情书形成正比。不过,高宋从来没有被打过,因为他跑得快。
  方理想了想学霸那清瘦的背影,看着就不经打,幸好还有双大长腿。虽然没有多大关系,但不阻止方理顺便夸夸大长腿。
  再比如,高宋因为成绩太好,经常沐浴在各科老师和蔼可亲的目光下,还有一个神经兮兮的老师经常下课来瞅瞅班,末了用目光抚摸一下高宋的后背才走。基本在班上没人为难高宋。他背后有一群扶着眼镜闪着精光的老师们。有同学还恶意猜测那个老师曾经因为太优秀又太傲气而遭受过校园暴力。
  最后,高宋不住宿。听说有人看不惯他,趁机想在校外教学霸重新做人。但是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下课铃声一响,学霸留下的只剩风经过的痕迹。于是,每到校运会,学霸都得被联名举荐一次。最后学霸不负众望,获得了短跑100米第一,长跑3000米第一,每年刷新自己的记录。
  “你看他!”提供情报的同学讲到兴致上了突然展开无实物表演。
  方理配合地往他那手指的方向一看,只见那同学突然用饱含深情的口气说:“无敌是多么的寂寞!”
  方理眼皮一抽,掏出现金往他一怼,挥挥手让他走。
  那同学把钱往口袋一揣,笑嘻嘻得又凑过来说:“谢谢方哥!您打听这个是不是……”
  方理歪头看过来。这位同学难道察觉到他的芳心暗许了某草。
  “为了争夺校草!”
  方理眼皮再次**。是他对沙雕期待太高了。
  那同学瞅了瞅方理清秀的脸庞,一脸写着大大的我支持你,道:“方哥,我看好你!你真的很不错!”
  ……
  方理再次掏出一百说:“闭嘴。”
  同学眼前一亮,忙点头接下了,做了一个嘴上拉链的保密经典动作,坚定道:“我一定会保密的!”
  沙雕同学立正敬礼,揣着钱乐呵呵的,走了。
  方理转念一想,沙雕同学不可靠,还是找专业的。于是方理还用零用钱雇人查高宋。知道他家真的非常穷,父亲病死,给这个本不富裕的家留了一屁股债。
  而且方理还打听到,其实高宋被社会人士围过,让人震惊的是,高宋很能打。那群社会人士出于某种打不过高中生,脸上无光的自尊,来找过麻烦的权当是没追上这个人。成全学霸像风一样来去无踪的传说。
  方理思索了会儿,让人在学霸家附近住下来了,方便观察他家的情况。
  他不相信自己找不到插入他生活的位置。
  上午的课结束后,方理试探性地邀请了学霸吃饭。说自己不熟,问他能不能带他。虽然方理非常嫌弃饭堂。
  对于来自男性同桌一个午饭邀请,高宋轻易答应了。看来,学霸自尊心很强,因为自己家里条件差无心和另外一个人有深入的来往,比如恋爱。他实在没有心思也没有时间和精力。所以她只是警惕女性的示好,对于男性是没有防备的。
  和学霸吃完饭后,方理他更坚定这一点。
  方理看他饭盘上,可怜的一青菜一饭,和一勺肉汁。他就点了很多肉,笑着说没来过,看什么都想试试就要了一大堆,你可要帮我啊!
  于是,拿着筷子夹了近乎一半的肉丢高宋盘里,才开始吃饭。学霸没阻止成功就只能笑纳了。尽管如此,方理还是吃不了多少。
  他挑食,他就意思意思吃了几口。学霸吃得很快,方理最后剩下一大半都倒了。
  再一次后,学霸看他吃了几口又停下筷子,平静地说:“其实你吃不了那么多可以少点一些菜。”
  方理笑嘻嘻地说:“下次听你的,那这一盘你看看你还要不要吃。”
  ……
  高宋这个人相处下来挺好说话的,只要别人正常点,少了阴阳怪气,少了明显得别有所图,高宋很乐意接受他的靠近。也可能是高宋没有什么男性朋友,对于他的小心意,他有点不好意思拒绝。
  方理确实不想勉强自己吃饭堂了,他家有专人给他做饭并送饭盒过来。于是他吩咐了家里的厨子,让人多做点肉。
  于是方理拿着几个大饭盒和高宋一起吃。他说:“你可是我在这里唯一熟的人啊,我妈听说,让人多做了点,特意叮嘱我给你带的!”
  只要,方理说着我俩好,我给你带东西,我妈给你带的,高宋又不好意思拒绝了。
  再比如借着节日生日,送各种不贵重的但高宋又可能需要的鞋子,手表,衣服啥啥的。这是他又“贿赂”了某同学,参考着一般人买的鞋子。朋友间带点东西送点东西,很正常,要是太客气了,过于纠结就生分了。
  而且方理没有藏着掖着他家很有钱的事实,毕竟中午专门送精心制作的便当,放学回去都是豪车接送。最重要的是方理一看就是养尊处优的大少爷。
  高宋备受感动,他觉得那是朋友的心意,方理能感觉到方理极力地在想办法照顾他作为一个穷人的自尊。虽然高宋从来没有因为自己的家境自卑过。
  他只是不太喜欢被同情。也觉得自己不需要那么多同情。
  对女性的警惕,只是因为他妈妈从小教育他,女孩子在这个世界很不容易,如果没有做好对人家负责,还是不要轻易靠近人家。
  在一次月考,高宋看到了方理的不太理想的成绩时,他突然觉得自己其实可以帮一下自己的朋友。
  可是方理他真的不想学习,但高宋一脸认真,一直跟着他后面叨叨,他觉得很受用,声音又好听。值了。就当听人讲故事,听着听着,还有点想睡,就是最后被高宋拍醒就是了。害,所谓的痛并快乐吧。
  虽然很不情愿。方理觉得这是一个机会,为了能和高宋更进一步,方理顺水推舟,跟着高宋一起学习,一天到晚,两人几乎都黏在一起。
  不管有心没心学习,因为总是在学习的路上,耳熟目染的,到了高二期末,方理一下子从几百名挤进了百名榜,喜滋滋被爸妈夸了,账户上又多了好多钱后。方理突然清醒了。
  我他妈做那么多是为了学习进步吗!
  高宋把方理当做最好的兄弟,方理只想要上高宋的床。没想到自己差点被绕过去了。可怕的学霸磁场力。
  但是学霸明显的直男,不然也不会对他这么轻易打开心扉。在学霸眼中,他俩好只有一条选项,那就是好朋友。
  在高三的时候,方理还是没忍住想再进一步,他赌两人的感情不会轻易因为他的过激举动破碎。他借着自己的生日,把高宋拉到自己家,借着酒意,抱住高宋,还亲了他一下。
  高宋先是愣住了,他不明白,这事是怎么会往这个方向发展的,他的好兄弟怎么做了女孩子会做的事。
  他曾经被一个女孩子按在墙里亲过。
  他的手机还是按键式的,也没那么多钱买流量,他其实一直以为这种亲吻是只对女孩子的。高宋感觉莫名其妙的。把他推开,给他找了一个说得过去的借口,他说道:“你喝多了。”
  方理酒壮人胆,不愿顺着坡下,大声喊道:“屁!老子看上你!”
  高宋再次吓到了。他把人往床一扔,就跑了。
  方理第二天头痛欲裂爬起来,看着自己的房间,高宋人影都没了。他咬着牙想着:还不够。
  再次见面,方理看着高宋眼神有些闪烁,方理打着哈哈说昨晚喝多了,逗你玩的,你怎么跑了啊?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