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莫吉托与茶(近代现代)——子鹿

时间:2019-10-09 16:33:30  作者:子鹿

   《莫吉托与茶》作者:子鹿

  
  文案:【先婚后爱】【ABO】【有生子】
  暂时隔日更,有能力时日更。
  一个莫吉托味儿的O和一个红茶味儿的A被迫结婚了。
  结婚前的杞星:虽然结婚了,但我要追求我的自由!盛席年?他也配管我?
  结婚后的杞星:老公亲亲我老公抱抱我老公为什么不回我消息QAQ
  结婚前的盛席年:结婚对象喝酒打人又叛逆,烦。
  结婚后的盛席年:我对象真有个性,打人的样子也好靓仔,可爱:)
  本质就是一个真香的故事。
  内敛理性攻X外硬内软受。小学文笔,没逻辑,只想甜,请勿深究细节,感谢。
  作品标签:甜宠,先婚后爱。
 
   
 
第1章 晚餐
  云城的四月还没正式入夏,草木初生,气候宜人。杞星到家的时候是徬晚,出租车不能进别墅区。他吹着风晃晃悠悠的走到了门口,琴姨正在院子里浇花。
  院子是典型的欧式庄园,四周用高高的雕花栅栏围起,有爬墙的花枝不甘寂寞的从栏杆间隙中探出来。杞星站在外面看了好一会儿,才伸手敲了敲门。
  琴姨听到声音抬头,见到是他来了,立刻放下喷壶在围裙上擦了擦手,过来给他开门。
  “少爷终于回来了,就等你吃饭了。”
  杞星弯了弯眼,叫了一声:“琴姨。”
  琴姨应了一声,等看清了杞星今天的打扮又皱起眉头,有些哭笑不得的开口:“今天又该挨骂了。”
  杞星今天穿了一件黑色的连帽衫,左耳带了一黑一白两个耳钉,是小小的三角形。头发新染成了奶奶灰,很挑人的颜色,反而衬得他皮肤白得透明。他颈间带着黑色的信息素抑制器颈链,一指粗,是新出的choker的样式,把他的信息素的味道遮了个严严实实。
  听到对方的话,杞星没有丝毫担心的意思,反而笑眯眯地偏了偏头,露出了一点虎牙。
  “好不好看?”
  琴姨向来对他没脾气,连声道:“好看好看,跟电视上的小明星似的。”
  杞星心满意足的收回目光,院子里每到一个季节就换一茬花。现在四月,月季开得正好,杞星用手轻轻戳了戳花瓣。
  “克莱尔奥斯汀,这是第一季花吧。”
  琴姨笑着拍了拍他的手臂:“就你懂,快去洗手准备吃饭。”
  她在这个宅子里待了近三十年,曾经看着杞星出生长大,直到他自己搬出去住,所以与他说话也格外亲近一些。
  杞星收回手往屋内走,还不忘回头叮嘱道:“马上就是夏天了,小心防虫。”
  继上一次被杞荣彬吼“滚出去”之后,杞星已经快半年没回来,屋内重新换了装璜,明黄配米白,不像是杞荣彬那样的老古板喜欢的风格。客厅里没别人,只有杞恒穿着睡衣,正一个人百无聊赖的看着电视。见杞星进来了,他哼笑一声:“哟,主角回来了。”
  杞星装作没听见,给自己倒了一杯水。见杞星没搭理自己,杞恒面色微微一变,又自顾笑嘻嘻的接道:“马上就要结婚了,恭喜啊。”
  杞星终于偏头给了他一个眼神,他的眼睛黑白分明,一动不动盯着对方的时候有些骇人。等到杞恒忍不住偏头躲开了对视,杞星才懒洋洋开口:“怎么,你想结?我让给你啊。”
  杞恒把腿搭在茶几上抖动,桌子上的物件发出窸窸窣窣的响声。他却仿佛没听到,冷笑一声:“你是正牌的少爷,又是Omega,盛家还等着你去生孙子呢。我一个没什么用Beta,哪能入他们的眼呢?”
  话虽这么说,但他眼里的嫉恨几乎快溢出来了,又接道:“不过盛家可挑剔得很,你过去了可得乖一点,别惹出事,又得杞家帮你擦屁股。”
  “放心,擦屁股也轮不到你。”杞星怼人的时候语速飞快,“还有,你说错了,不是Beta没用,只是你没用而已。”
  杞恒瞬间涨红了脸,蹭的一下从沙发上站起来,杞星也不退让,抬眼看着对方。杞恒冷笑一声,还想再说些什么,一声女声突然从楼上传来。
  “杞恒!”
  因为过于急促,这一声喊过于尖锐,甚至有些破音。客厅里的两人抬头看去,一个披着头发的女人站在楼梯口。她穿着真丝睡衣,随意裹着一件外套,看样子刚起床不久,因为没化妆的缘故,容颜显得有些苍老,脸上带着细小的皱纹。
  见两人看过来了,她勉强笑了一下,一边慢慢下楼,一边放缓了声音道:“杞恒,怎么回事,不要和弟弟吵架。”
  杞恒不情不愿的皱着眉叫了一声“妈”,对方却没有理他,只转头对着杞星温声道:“小星回来啦,大家都等你吃饭呢。”
  杞星对她点了点头,礼貌性叫了一声“方阿姨。”
  “你爸爸还在书房打电话,马上就下来了,咱们先去餐厅。”方芸带着两人往餐厅去,又对着杞星露出一个笑。“别和你哥哥计较,这几天大家都为你高兴呢。”
  杞星没说话,跟着往餐厅走。
  方芸是杞荣彬的原配,两人一同出生在沿海的一个小村,青梅竹马。杞荣彬念大学时家里困难,有时窘迫得连他的生活费都拿不出来,还是方芸攒钱每月给他寄钱,两人水到渠成自由恋爱,在毕业之后火速结了婚,生下了一个儿子。
  但爱情的轰轰烈烈总捱不过柴米油盐的消磨。加上杞荣彬心高气傲,一心觉得自己并非池中物,特别是离开渔村来临城工作后,遇上当时还是不谙世事的千金小姐祝漫,火速和方芸提了离婚,追求新人生。
  祝漫就是杞星的母亲。
  祝氏从刚开始在地产上发家,到一步一步在江城闯下一份基业,如今已经成了江城人人皆知的商业巨头。江城知名的商场、住宅、酒店、餐厅,几乎三分之二都打着祝氏的商标。
  祝漫是祝氏的独生女,人如其名天真烂漫,居然真的接受了杞荣彬的追求,也不介意对方曾经有过一段婚姻——据说是因为当时杞荣彬给她的解释是为了“报恩”。祝漫便真的信了,幸福雀跃的和杞荣彬结了婚。
  杞星一直不懂她被杞荣彬的哪一点迷昏了头。当初祝家一家试图反对她嫁给杞荣彬,祝漫不听劝告心甘情愿的下嫁就算了,还拿祝家的人脉给杞荣彬开公司,拿嫁妆支持他创业,安心的给他生儿育女。
  以至于杞星懂事之后很长一段时间认为杞荣彬给祝漫下了蛊,并且对比深信不疑。
  当然,如今杞星也不可能去追问原因了——祝漫在他十四岁的时候病死了,血癌。如今杞星二十四岁,对自己母亲的记忆仅限于她临终前瘦骨嶙峋的双手,慢慢抚摸过杞星的头顶。
  再往前一点,就是杞星更小的时候。夏天的傍晚,杞星坐在院子里的秋千上,看祝漫穿着连衣裙在不远处哼着歌浇花。她在家的时候不喜欢带抑制器,信息素是栀子花的味道,每次她浇完花来抱杞星时,杞星总能闻到那股其他花香掩盖不掉的,淡淡的栀子花香。
  而杞荣彬大概已经记不得了,祝漫死的时候他抱着杞星,当着祝家二老——也就是杞星外公外婆的面一遍遍哭着说“爸爸会照顾好你”。祝漫刚去世一年,他已经把方芸和杞恒接到了这所房子里。
  后来杞星才知道,这么多年方芸居然一直没有再婚。
  杞星戳着碗里刚夹的一块排骨,漫不经心的想:糟糠之妻暂时下堂,到最后还能接回来,杞荣彬在某个层面来说也算忠贞不渝。
  这么一想反而把他给逗笑了,主位上的杞荣彬瞪了他一眼。
  “吃饭就好好吃饭,笑什么?”
  一旁的方芸赶紧打圆场:“小星马上就要结婚了,当然高兴了。”
  不知道为什么,方芸重新嫁给杞荣彬,成了阔太太之后,一直以来反而对杞星万分客气,言行举止都谨慎无比,甚至都有些软弱了。杞荣彬被方芸一劝,不再教训人,转而说起结婚的事来。
  “盛家虽然是刚准备入驻江城,但也是几百年的家族企业,涉及的行业数不胜数。他家的独生子盛席年是个Alpha,在英国读的博,比你大两岁,刚过26。一表人才,又稳重可靠,你好好考虑。”
  ——原来和自己结婚的人叫盛席年。
  不怪杞星不上心,杞荣彬就用一个短信通知他准备相亲结婚,之前连相亲对象是男是女都不知道,更别说名字了。
  但他一样听说过盛家。
  不同于祝家借助时运的发家,盛家的产业几乎延续了上百年,手伸到了各个领域,涵盖了众多国家与地区,这次瞄准了江城,据说便派了家里的独生子打头阵。
  只是没想到打头阵的第一件事就是联姻。
  杞荣彬见杞星半晌没有回话,忍不住皱起眉呵斥:“和你说话你听见没有?”
  “听见了。”杞星低头发了一条消息,收起手机回答道。“我说你怎么那么高兴,屈尊降贵的给我发了消息通知我准备结婚呢,盛家确实比当初的祝家好多了。”
  说完还没等杞荣彬发作,杞星又接着往下说。“不过好歹见一面吧,脸都没见过,我怕我洞房的时候认错人。”
  他这话说得实在不着调,杞荣彬压着怒气开口:“我会和那边商量,尽快找时间让你们见一面。”
  杞星点点头,又问:“我外公外婆知道了吗?”
  “知道。”杞荣彬皱了皱眉,“你关心那么多干什么,先来公司找点事做比什么都强,整天在外面无所事事,能有什么出息。”
  “怎么叫无所事事呢,小星不是开了自己的店吗。”方芸对着杞荣彬慢声细语。“挺好的,有自己的志向。”
  杞荣彬听完怒气更盛,重重放下碗:“他的志向就是养花弄草,整天和一群狐朋狗友闲逛?马上就要结婚了,到时候盛家怎么看他,他在盛家能抬起头吗?”
  方芸不敢再吭声,杞星吃完最后一口,擦了擦手站起身道:“你放心,丢不丢脸的也没你什么事儿啊。姓盛的找我结婚,不是因为我是杞荣彬的儿子,是因为我是祝锋任的孙子。”
  说完,他仿佛没看到杞荣彬铁青的脸色,对着三人点了点头。“我还有事,你们一家三口慢用。”
  作者有话说:
  回来了,大家七夕快乐!
  2 
 
第2章 酒吧
  “杞荣彬的儿子?我只知道一个叫杞恒的,还是个只会养野模网红的草包Beta。”
  许逸边向不远处的服务员招了招手,再转头时脸上三分惊讶,七分幸灾乐祸。“你要和他结婚?”
  “不是他,是杞荣彬的小儿子。”
  Age是云城知名的夜店,刚过十一点酒吧里已经人满为患。光影流转之间,音乐声震耳欲聋,盛席年觉得有些热,伸手解开了一个衬衫扣子,微微露出了抑制器的颈链。
  他刚下班不久,西装还没来得及换,外套搭在了沙发另一边,黑色的西裤衬得他双腿修长。这样的打扮在喧闹的酒吧里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但不得不承认,盛席年是个长相出众的Alpha。容颜俊朗,五官分明且出挑,这让他不但没有被人当成异类,反而在落座的这段时间里就收获了不少Beta与Omega的目光。
  但盛席年视而不见,他一边抬手解开衬衫的袖扣,一边回答许逸的问题。
  “好像叫做杞星,我没有见过。”
  许逸皱着眉想了一会儿:“哦,祝家那个啊。听说过,但是没怎么一起玩过。”
  许逸也不是本地人,直到盛席年回国,俩人才一起来的云城。但圈里来来往往就那么几家,他玩得起吃得开,也认识不少朋友。
  许逸喝了一口酒,又笑起来:“也是,杞荣彬的那点家业还不够入你家老爷子眼的,祝家的还差不多。”
  这话说得不客气,盛席年却只是轻微皱了皱眉,并没反驳。说话间一身黑色制度的服务生已经到了桌前,俯身询问道:“两位点些什么?”
  服务生是一个男Beta,长得眉清目秀,眼睛是淡淡的琥珀色。许逸立刻收了原来吊儿郎当的样子,要了一杯曼哈顿。又抬眼看着服务员,挑眉赞许道:“你的眼睛真好看。”
  许逸正经起来时还是很能唬人的,服务生肉眼可见的红了脸,说了声“谢谢”,又转头去看盛席年。盛席年对服务生微微颔首道:“莫吉托。”
  “……”等人走了,许逸无语道:“现在Omega都不在夜店点莫吉托了,这是饮料吧。”
  “百分之十的酒精也是酒,而且明天要上班。”盛席年说话一板一眼。“你那个国外的Omega女朋友呢?”
  许逸耸了耸肩:“分手啦,所以我现在急需另一个人来治疗我的情伤。”
  盛席年哼笑一声:“你还好意思说别人只知道养网红。”
  许逸连忙叫屈:“我和他们怎么一样,我每次谈恋爱都一心一意,绝不出轨,他叹了口气,一脸受伤的样子,“只不过每次时间都太短了——”
  还没说完,服务生已经端着酒过来了,许逸立刻止住话头,对人笑得花枝招展。
  莫吉托,以朗姆酒为基底,苏打水为辅的鸡尾酒。混合着薄荷的清爽与青柠的涩意,又带着些许朗姆酒的烈性,配上大量的冰块,混合成奇妙的、爽口的味道。
  盛席年端起酒杯喝了一口,清凉的味道带着气泡顺喉管而下,刺激着他的味蕾。对面的许逸看着他,一时兴起,颇有些好奇道:“不知道莫吉托味的Omega是什么样的?”
  见盛席年瞥了他一眼,许逸笑道:“毕竟莫吉托一直被称作初恋的味道,这个信息素的Omega估计也差不到哪去。”
  “是吗?”盛席年语气淡然。“我怎么听说莫吉托是海盗酒。是由英国海盗佛朗西斯发明的。”
  许逸被他噎住,不服输的继续道:“据说那个小少爷不想进他爸和他外公的公司,自个开了个花店——喜欢花的Omega,估计又是个惹人疼的小可爱。”
  盛席年刚回国不久,只知道杞星的名字,确实是第一次知道他的职业,含糊的说了一句“或许吧”。许逸见他兴致缺缺,识相的将话题扯到了别的地方。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