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督主有病(古代架空)——杨溯

时间:2019-10-10 09:02:56  作者:杨溯

   《督主有病》作者:杨溯

  文案
  世人没有想到,尸山里的阎王,浪子里的班头夏侯潋居然沦落成东厂最低级的小番子,每月薪俸二两银子,连房租都交不起。
  身为江湖乱党,东厂头号通缉要犯的夏侯潋更没有想到,小时候遇见的身娇体弱的小少爷居然成了炙手可热,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东厂督主。
  而那位督主,他的心里有一束白月光,垂涎已久,却求而不得。
  我为你化身成鬼,你为我立地成佛。
 
  1、傲娇督主攻X糙汉刺客受
  2、1V1 强强 剧情流
  3、不是宅斗。
  4、督主有叽叽,而且很大。
  5、不是互攻。
  6、HE!重要的事情说三遍,HE!HE!HE!
 
    古代 武侠 竹马竹马
 
 
第1章 新雨凉
  刚下了一场新雨,石板路上湿漉漉的,人伢子让孩子们蹲在屋檐下面,等府里的嬷嬷出来领人。夏侯潋埋在人堆里,有一下没一下地蹭着脚上的泥,脚踝边上硬邦邦的,那是一把匕首,他出门的时候段叔给他防身用的。
  他长得好看,尤其那双眼像极了他的母亲,像盛满了夜里的星光,熠熠生辉。一路上常有小丫头片子找他搭话,他却一概不理。
  在他眼里,他和这些丫头片子不同,她们头发长见识短,只知道被卖进谢府能吃饱能穿暖,有点儿心计的会想爬上主子的床。他夏侯潋可不一样,他是七叶伽蓝最年轻的刺客,他不是来当奴仆的,他是来杀人的。
  他若无其事地撑着脑袋,目光扫过四周。清晨人少,巷子里冷冷清清,巷口蹲了几个乞丐,头一点一点地打着瞌睡。
  夏侯潋心想,那乞丐里面肯定有伽蓝的人,等他成功混进了谢府,就会有人从墙外抛进纸条,告诉他行刺的目标。说不准还会有人半夜来到他的窗下,告诉他伽蓝的内应在哪。
  虽然他从来没有参与过伽蓝的刺杀,但是娘亲讲故事哄他睡觉的时候都是这么说的——伽蓝刺客神出鬼没,藏身于市井,杀人于无形。
  他在山上待了十二年,在教习手底下练刀,闲的时候打山鸡追野兔,好不容易有机会下山参与刺杀,段叔说如果这次成功,就在伽蓝里挂上刻了他名字的牌子,让他成为一个真正的刺客。他虽然没有和别人比试过,但他娘亲是伽蓝最强的刺客,他是他娘的儿子,也必将成为最强的刺客。
  人伢子走过来,清点孩子的数目,他低眉顺眼,屏息静气,乖巧地蹲着。
  刺客都是这样的,从来不起眼。
  两个嬷嬷并几个丫鬟开了门,从门槛里踏出来。人伢子换上一副笑脸,迎了上去:“人都在这了,都是齐齐整整、手脚伶俐的好孩子,一个孩子五吊铜板,这可是金陵城最便宜的价了。”
  领头的嬷嬷让孩子们站好,挨个检查,确认没有孩子缺鼻子少眼,缺胳膊少腿,也没有长得歪瓜裂枣之后,和人伢子讨价还价了一通,才把孩子领进了谢府。
  夏侯潋耳朵尖,听见人伢子掂了掂手里的银两,啐了口:“穷酸样!”
  几个嬷嬷和丫鬟都穿着半旧不新的袄子,只有领头的那个嬷嬷穿的好些,手腕上挂了根碧玉镯子,缀在最后头的女人袄子上还打了一个补丁。
  “喂,那边那个灰袄子的,你过来。”冷不丁地听见一声唤,夏侯潋抬起头,见领头那个嬷嬷指着他。
  夏侯潋走过去,嬷嬷把他推给那个袄子上打了补丁的女人,道:“这孩子看着挺机灵的,你们院领回去使唤吧,别说夫人亏待了三少爷。”
  “刘嬷嬷,再给奴婢一个人吧,之前夫人一连调走了两个丫头,咱们院里只剩下奴婢和一个小丫鬟,已经不够使唤了。”那女人长了一副苦瓜相,嘴巴像一颗核桃,皱皱巴巴的,仿佛是被苦水泡皱了。
  嬷嬷冷哼了一声,道:“三少爷不过是个丁点大的孩子,需要几个人服侍?难不成把全府的人都叫过去服侍你们三少爷不成?谢府这么大,处处都要用人,现在不过买了这几个孩子,匀给你们一个补上缺就偷着乐吧,竟还敢得寸进尺?”
  “不敢不敢,刘嬷嬷息怒,一个就够了。”女人连忙躬身道歉,拉起夏侯潋的手走了。
  女人的手上有许多茧子,磨得夏侯潋的手有点疼,不过夏侯潋已经习惯了,他娘的手因为常年握刀,比这双手还要粗糙。
  “你以后叫我兰姑姑便是,你叫什么名字呀?”
  “夏侯潋。”他装出乖巧的样子,怯生生地答话。
  “哪个潋呀?”
  “‘势横绿野苍茫外,影落横波潋滟间’的潋。”
  兰姑姑惊讶地看了眼夏侯潋,道:“你还会背诗?”
  夏侯潋心里一惊,他忘记这些被人伢子卖出来的都是家境贫苦的孩子,别说背诗,就算是大字也认不到几个。他连忙撒谎道:“我都是听别人说的,只会这一句。”
  兰姑姑笑道:“会背诗好。我们惊澜少爷最喜欢读书了,你能背上几句,准能讨他欢心。你识字吗?读过书吗?《百家姓》、《千字文》,可曾读过?”
  如果春宫图和刀谱算书的话,“读过一点儿,会写自己的名字罢了。”
  兰姑姑拍了拍夏侯潋的手,温和地笑道:“已经很好了,姑姑我只能认得几个数儿呢。”
  一路上碰到不少丫鬟仆役,兰姑姑总远远地就停下行礼,要么就避开他们绕道走。丫鬟仆役都对兰姑姑视而不见,夏侯潋不禁心里犯了嘀咕。
  “听说老爷明儿就回府了,大夫人高兴坏了,咱们手脚麻利点,老爷的屋子今日都要收拾出来。”前面两个丫头说着话,兰姑姑行了一个礼,和她们擦肩而过。
  “高兴什么呀,我听说老爷是得罪了宫里的魏公公,被外放出来的,咱们小心着点,别触了霉头。”
  “老爷也真是,何必去得罪魏公公呢?平白遭罪。”
  声音渐远,夏侯潋低头走着,一个看着十三四岁的圆脸丫鬟迎面走过来,道:“姑姑!奴婢来接您,咦,怎么就领回来一个毛头小子?”
  “来,小潋,叫莲香姐姐。”兰姑姑道。
  “莲香姐姐。”夏侯潋乖乖打了招呼。
  莲香瞥了夏侯潋一眼,不满道:“一个毛头小子顶什么事儿?还得我们照应着。大夫人欺人太甚,每日洒扫、浣衣、除草都要人,咱们还会分身术不成?”
  兰姑姑拉住莲香,摇头道:“算了算了,别说了,咱们三人伺候少爷就够了。哎,你怎么出来了?你怎么能让少爷一个人在屋里呢?”
  “没事儿,少爷睡着午觉呢。”
  兰姑姑不放心,三人加快了脚步,往秋梧院赶。夏侯潋只觉他们横穿了整座府邸,周遭的景致越来越破败,走了一炷香的工夫才看到秋梧院的角门。还没进门,三人就听见里头噼里啪啦一阵锅碗瓢盆打翻的声音,还有一个少年的大吼。
  “把书还给我!还给我!”
  兰姑姑和莲香冲进门去,夏侯潋跟在后头,只见伶仃的院子里一片狼藉,一个半大少年被几个奴仆按在地上,满脸都是泥尘,一个肥头大耳的白脸胖子站在边上,鼻子耳朵都像圆乎乎的肉球,浑圆发亮。进府以来,夏侯潋看到的人都瘦巴巴的,敢情全府的油水都在这一个人的身上。
  金陵少年有涂脂抹粉的习惯,那胖子怕是对自己的外貌有很深的自知之明,也涂了胭脂水粉,只是劲道有些过头,夏侯潋和他隔了几步远,香粉的味道扑鼻而来,让夏侯潋脑袋发昏。
  “什么叫还给你?这书本来就是我的,就算我用不着了,丢在了外边儿,那也是我的,谁准许你这个狗杂种捡来看?”胖子把书撕得稀巴烂,恶狠狠地说道,“就你这怂样,还读书?怎么,你想考科举?想当官儿?做梦吧你,贱婢的儿子,一辈子只能给本大爷当贱婢!”
  “我宰了你!我宰了你!不许骂我娘!不许骂我娘!”少年竭力挣扎,脸气得通红,眼里都是血丝。
  莲香和兰姑姑跪在地上不住叩头,哭道:“大少爷,放过三少爷吧,放过三少爷吧!”
  “滚一边儿去!来人,快给我搜搜,看他还有没有私藏我的书?都搜出来撕干净!”
  家丁里里外外翻了个遍,几乎把整座院子掀了过来,连茅房里的草纸都撕光了,把一堆碎纸统统堆在空地上。书着实不算多,加上草纸,也不过堪堪垒成一个小堆。
  三少爷怔怔地看着一地碎纸,缓缓抬头,目光阴冷地注视那胖子,道:“若我有一日扶摇直上,必要你死无……”
  话还没说完,一个家丁一脚把他踢翻在地,大笑道:“还扶摇直上呢?在泥巴里打滚的贱命,谁也改不了!”
  夏侯潋蹲在墙边上,看得心头窝火,手不自觉摸上靴里的匕首,又转念一想,不行,刺客不能暴露自己。他强迫自己把手移开,安静地缩成一只鹌鹑。
  胖子蹲在三少爷跟前,从地上抓起一把纸屑,左手捏住他的脸,把纸屑塞进他的嘴里。三少爷不住挣扎,家丁死按着他,看他咳嗽不停的模样都笑起来。兰姑姑和莲香想冲上去,被其他家丁拦住,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三少爷红着眼趴在地上。
  “谢惊澜,你听着,你那个贱婢娘亲当初趁我爹喝醉酒爬上我爹的床才有了你,你就是个狗杂种,还妄想读书做官?死了这条心吧,我娘给你脸,才让你还有个少爷的名头,你要是不安分,本大爷让你和你那老不死的奴婢滚去刷恭桶。”
  胖子在他头顶上撒了把纸屑,纸屑雪花一般落了他满头满脸,一群人大笑不止,扬长而去。
  兰姑姑和莲香扶起谢惊澜,两人拍着他身上的灰,眼里都是泪水。
  “大少爷怎么能这么欺负三少爷?这些书都是他不要的,咱们三少爷从仓库里捡回来还不成,竟把这些书都撕成这样了。”莲香忿忿不平,看见谢惊澜抿唇不语,软了神色,道,“少爷……要不咱们还是不读了,唉,没纸没墨的,现在书也没了,还是算了吧。”
  谢惊澜没理她,兰姑姑拿来扫帚,要把地上的碎纸扫干净。谢惊澜站起来拦住她,道:“别扫,把它们收进屋里,我还能粘起来。”
  “可是都碎成这样了,还是好几本书在一块儿的书末子,能粘回来吗?”
  “能,放着我来。”
  “对了,今儿奴婢带回来的小潋识字,能帮上少爷。小潋,你在哪,快过来,给少爷请安。”
  夏侯潋闻言,连忙跑过来,歪歪扭扭地给谢惊澜做了一个揖。走到近前,夏侯潋才看清这位小少爷的长相。虽然满脸泥尘,却挡不住眉间秀色,眼梢似是墨笔扫过一般,微微上挑,勾勒出风流一片,只是脸色苍白,病恹恹的,一副没吃饱饭的模样。
  原来是个娘娘腔,怪不得毫无反手之力。伽蓝里的男人每个都身强体壮,脱了衣服就是一块块的肌肉。夏侯潋常年在山上,见到的都是千锤百炼,在死地里摸爬滚打回来的男人,从没见过这样身娇体弱的小少爷,当下心里有点瞧不上他。
  谢惊澜掀起眼皮打量了夏侯潋一眼,见他鬓发散乱,脸上不知蹭上了什么脏东西,灰一块黑一块的,活生生一个泥猴样,忍不住皱眉道:“这什么玩意儿?我不要,退回去。”
  夏侯潋:“……”
 
 
第2章 探书楼
  谢惊澜这厮,虽然是个有名无实的少爷,却养了一副心高气傲的脾气。在他眼里,正院的那位大少爷迟早要被他踩在脚下,只是时间问题。等他金榜题名,打马游街,谢府这干人就会涕泪横流地跪倒在他马下,求他的原谅。
  每当遭受欺侮之时,他都会想想将来风光得意的时候,打碎的牙齿混着血往肚子里吞,气没能消,牙和血在他心里碰出了一个又一个坑坑洼洼的心眼子。他没记住孟子说的“以德服人”,只记住司马迁说的“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要想出人头地,唯一的路子就是科举。谢家是书香世家,世代为官,可惜传到谢府大爷谢秉风这代,人丁渐衰,谢秉风汲汲营营一辈子,到现在还是都察院六品的经历。不过他师传大儒戴圣言,为官又廉洁清正,倒是博了个学富五车,清廉为官的好名声。
  圣朝品评人物成风,名声确确实实能当饭吃,谢秉风干实事的能耐没有,却能引领天下学子,文人儒士都以踵谢氏大门为荣。既以诗书传家,自当守住祖宗传下来的老本行,谢家十分重视子孙的学业,延聘族中大儒坐镇族学。
  大夫人有个烂泥扶不上墙的儿子,生怕谢惊澜越过他去,不许谢惊澜前往族学读书,更没给他笔墨纸砚的份例。谢惊澜没有法子,只好从仓库捡来大少爷谢惊涛用旧的书籍,躲在墙角偷听族学先生讲课,用树枝在地上写字。这么磕磕绊绊地学着,四书五经竟被他生吞硬嚼下大半,学堂里正经的学生都比不上他。
  谢惊澜不理睬夏侯潋,自己坐在桌前把草纸屑从纸堆里拣出来,然后把碎纸一点一点地粘起来。
  这些书不是什么圣贤学问,而是他的进身之阶,他只有踩着这一本本狗屁不通的大道理,才能成为人上之人。
  夏侯潋一看到这些纸末子就头大,随便挑了几张纸,发现他虽然认得这上面的字,这上面的字却不认得他。兰姑姑要他帮忙,他只能站在旁边干看着。
  日落西山,夜色渐深。屋子里没有油灯,只能用蜡烛,谢惊澜怕蜡烛烧着纸末,不肯把蜡烛放上桌,就这昏黄的一点儿光吃力地粘着。破败的屋子里两人的影子在墙壁上拉得老长,像两个飘虚的鬼影。
  夏侯潋在桌上打了个盹起来,见谢惊澜还在粘。
  他身子瘦弱,明明跟夏侯潋一样的十二岁年纪,夏侯潋身强体壮,他却一阵风就能吹跑似的。粘太久了,眼睛早花了,谢惊澜不住地揉眼,看得夏侯潋木头疙瘩做成的心竟也生出几分怜悯来。
  夏侯潋是个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的混不吝,就算练刀也从来没有超过两个时辰,更别说坐在这粘破书了。他在山上的时候,十天有七天在追山鸡、逮兔子,剩下三天才背背刀谱练练刀法。
  他从地上捡起谢惊澜扔掉的草纸,发现上面也有字,字写得不好,墨水忽浓忽淡的,还有很多旁生枝节的道道,看来这用来写字的毛笔很差劲,毛不顺,很毛糙。他四下张望,果然在地上看到一根秃毛的毛笔,稀稀拉拉的毛上面还蘸着墨水儿。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