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金乌每天都在忙(古代架空)——老大白猫

时间:2019-10-11 10:17:06  作者:老大白猫

   《金乌每天都在忙》作者:老大白猫

  两只鸡版文案:
  云白:有一天,我捡了一只鸡。这鸡,有点傻……算了,反正捡来的,随便养养吧~
  云清:有一天,我被一只鸡捡到了,这鸡特别懒!算了,我勤快一点养着他吧!
  蠢作者版文案:
  思归山云白云清与世隔绝过着幸福的小日子。云清觉得自己挺忙,养虫子种灵米还要照顾云白,每天忙碌又充实。天不遂妖愿,妖在家中躺祸从天上来,云白被人类修士捉去当灵宠了!!
  云清……更忙了!要走过多少路才能把他们家懒凤凰找回家哟!
  寻亲一路走,修行复仇两不误!
  云清觉得自己每天都很忙碌~~~
  此文原名《寻妖》又名《我家凤凰被捉走了》、《我家黑鸡整天都在忙》、《快看那个二傻子!》
  作者文笔小白,逻辑见光死,诸位大神请下手轻拍!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仙侠修真 打脸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云清云白 ┃ 配角:谢灵玉温衡林修等 ┃ 其它:
  ======================================================================
  【不归寻妖】
 
 
第1章 云清
  不归林中居住着无数的妖物,在这片被人类誉为禁地的森林中,大大小小的妖怪们各自盘踞。
  遮天蔽日的巨木遮挡了大部分阳光,哪怕是在正午阳光最盛的时候,森林的底部依然阴暗潮湿。潮湿的环境滋生出无数魍魉,只要置身于这片树林,妖怪们便会觉得自己被无数的视线锁定,那些阴险的卑鄙的充斥着欲望的目光如跗骨之蛆,让每一个踏足不归林的妖怪都不寒而栗。
  巨大的蜈蚣在枯枝烂叶中蜿蜒爬过,红色的腹足在烂叶中发出细微的沙沙声。当这蜈蚣爬过一棵在灰色的灌木时,灌木下飞速伸出一只尖锐的利爪一把抓住了蜈蚣。蜈蚣剧烈的挣扎并没有起什么作用,它被拖到灌木下,灌木下有一团黑色与灌木的阴影融为一团。若不是那黑色上有两个红色的眼珠,根本不会有人意识到这里有个活物。
  细微的咀嚼声响起,蜈蚣的表皮被嚼碎,它一点点被活物吞入腹中。灌木下的活物打了个嗝,蜈蚣的味道不好,确是最容易得到的食物了,多吃几条,多少安抚了腹中的狂躁。
  犹如影子一般静静隐藏在灌木丛间,希望还能有不长眼的虫蛇从他眼前爬过。等腹中再饱一些,他要上路了。
  幼时的事情他已经记不清了,只依稀记得他随着很多妖怪坐着一艘特别大的船在水上漂啊漂,漂了好久。他想他那个时候大概只是个蛋,他能听到很多妖怪嘈杂的话却不能回应他们,他唯一能做的就是被船上一个女妖揣在怀里暖手。他大概是那艘船上最没用的妖怪了吧,他看不到也动不了,只能听到外界模糊的话语。
  “真晦气,居然偷了个杂种回来。”“丢了它吧,留着也没用。”
  后来船上仿佛发生了骚乱,一直揣着他的女妖受了重伤然后掉到了水中,他什么都做不了,他只是一只圆溜溜的蛋。入水的时候,他觉得整个都冻僵硬了,周围爆裂的声响透过蛋壳模糊的传到他耳中,那一定是一场非常大的骚乱吧……他失去了意识,直到后来一阵阵温暖唤醒了他。
  他啄破了蛋壳,看到了两只黑色的大鸟。大鸟的叫声特别刺耳,他虽然不能理解大鸟说什么,可是大鸟坚硬的喙啄在身上可真疼啊。他破壳而出却遇到了这世上最原始的恶意,大鸟们啄得他一身伤后又叼起了他一只稚嫩的翅膀腾空而起,他哀哀的叫着却不能激起大鸟们一丝怜惜。在大鸟们飞到足够高的时候,他们丢下了他,他无力的扑腾着翅膀,却不能阻止身体快速落下。
  就在这个时候,他遇到了云白。
  云白一身白衣立在半空中,两只大鸟一见到他立刻嘎嘎叫着飞远,而他则被云白手一挥收到了手心中。云白手心微凉,他却抖的不成样子。“真狼狈啊。”他听到云白这么对他说,“唔……真丑。”
  云白的家在不归林中央的思归山上,山上有棵巨大的树。云白的房子就在那巨树下,他被云白带到房子里时,他的血已经将云白的手染红了。云白洗净手后便捏着一团棉花帮他清理伤口,他只会呆呆的看着云白垂着的专注的眼眸,直到身上上满了药时,他还在看着云白。云白伸出食指轻轻戳了下他的脑袋:“莫不是个傻的?”
  “云白云白,我给你送果子酱来了。”敲门声响起时,他吓得下意识想躲,却慌不择路从云白的桌子上摔下。云白压根儿没看他,而是走过去打开了门。门口的妖怪只到云白的肩膀,长着一张圆圆脸,两只眼睛眯起来看起来一团和气。他穿着灰色的衣服,屁股后面拖着一条毛茸茸的竹节花斑的大尾巴。一见到这妖怪,他脑中便本能的反应出来这是一只狐妖。狐妖两只前爪间举着一个陶罐,云白伸手接过:“花尾,谢谢你。”
  “云白,你又捡到妖怪了?这次是个什么?”名为花尾的狐妖是他见到的第二个妖怪。
  “是个鸟妖,看着毛还没长齐。”云白将陶罐放到桌上。“哦,他有名字么?”花尾突然凑过来,放大的脸在他的面前放大,他全身的毛都炸了,如果他有毛的话。“你有名么?”云白打开了陶罐用手指沾了罐中的果子酱,然后放到口中,“唔……甜。”花尾尾巴摇得生风:“这次的果子酱可是用老熊家的蜂蜜腌制的,肯定好吃。”“花尾做果子酱真是一绝。”
  他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两个妖怪将话题转移到果子酱上聊开了,过了一会儿花尾才回过神来:“云白,你捡的这个小妖怪未免太安静了些,是不是个傻的?”“…………”云白的视线和他对上了,“看起来确实智商不高的样子,嘛……傻妖有傻福么。”“他有名字么?”花尾兴奋起来了,“要是没有的话就让我取名呗!”
  “阿呆?”花尾偏着脑袋问道。他缩着脑袋不回应。
  “黑蛋?”“……”
  “傻宝?”“……”
  “黑鸡?”“……”
  花尾连说了十几个名字,都非常接地气。云白在旁边都快笑岔气了,花尾泄气一般:“你倒是给个话啊,这些名字你到底是喜欢还是不喜欢啊。”“……”他已经连白眼都不想翻了,谁他妈的想叫屎蛋!
  “云清,他叫云清。”云白坐在桌子旁的椅子上,一只手拖着腮帮子。云清觉得一定是那天他饿的太久了,才会觉得云白气势逼人。
  “介绍下,我是云白,从今天开始你就是云清。”
  思归山上的云白捡到了一个鸟妖,名字叫云清。这个消息很快就传遍了思归山,大大小小的妖怪们开始用各种方法在云白的窝附近徘徊偷窥,然而他们除了看到一个被压榨的黑鸡外,什么都看不到。
  之前说过云白家在思归山上,更确切的说,他的家在思归山南山的半山腰上。山顶上白雪皑皑,据说上面有一湖温泉,里面居住着一只万年老龟,据说能通晓古今是个厉害的大妖怪。云白居住的山腰上倒没什么大妖怪,都是些和云白差不多的妖怪们,最起码云清是这么认为的。
  云白家木制房子外有一棵巨大的梧桐树,云清到思归山时是秋天,梧桐木金灿灿一片,看起来特别壮观。妖怪们也挺喜欢这梧桐木的,闲暇时候他们总喜欢三五成群过来坐坐。【其实是为了围观黑鸡来着。】
  云白懒得出奇,一天中的大部分时候,他都窝在门口的梧桐树枝丫上晒太阳。大树从地下向上数第二根枝丫特别长,站在上面能看到很好的风景。云白拜托山上巧手的狐妖帮忙安了一张躺椅,天天躺在那边嗑梧桐子儿!然后一边磕梧桐子一边指挥云清做事。
  “云清,倒杯茶来。”
  “云清,炒点梧桐子来。”
  “云清,桌子擦完了把被子拖出来晒晒。”
  “云清,我想吃炸竹虫。”
  围观的妖怪们看着忙的都快出残影的黑鸡感叹道:“可怜的哟,这黑鸡这辈子是没法翻身了。”“哎,也亏云白心善收留他,不然他一个残疾的妖怪在不归林早就死掉了。”正说着,那边黑鸡“啪……”一声从梧桐树上摔下来了。云白的声音懒懒的从上面传来:“哎……笨死了,这都多久了还摔跟头。”
  云清觉得自己大概真是云白口中说的朽木,就飞到云白身边给他送梧桐子这么简单的事情,他每天都要摔几次!云白特别挑剔,冷掉的梧桐子他嫌弃味道不好,一定要现炒的热乎乎的他才肯入口。云清每次给他送十五粒,注,是刚刚炒好的,滚烫烫的十五粒。万幸云清皮厚不怕烫,不然光用三个爪子各抓着五粒梧桐子都能烫熟他!
  云清话不多却特别勤劳,云白交代的事情他一开始不顺手,过了几天顺手之后做的特别溜。地板被他擦的干干净净,桌椅上面沾着的果子酱痕迹也被清理的看不出来。云白在房子里面散乱堆着的小东西都被他归类放好,阳光透过窗户照到云白的床上,整个屋子看起来特别温馨。
  “呵呵,你是个懒的,却得了个宝贝。”泡在巨湖中的老龟探出巨大的头颅看着云白。云白一手捏着温热的梧桐子,一手端着茶盏:“若不是宝贝,我何苦多事。”“你啊你……”老龟摇摇头,水中荡起巨大的波纹,“你准备怎么办?”“还能怎么办,养着他呗,都跟我姓了,万不可能交给他们。”云白眯着眼放了一粒梧桐子到嘴里,然后娴熟的上下牙一磨,舌尖一卷勾走里面的仁儿后吐出了近乎完整的外壳。
  “你这身体扛得住?”老龟今天话特多。“所以你看我这不是好好养着么,对了,给我条鱼。”
  云白提着一尾大鱼晃悠悠从山上下来时,看到云清在灌木丛里面躲着。“云清,今晚喝鱼汤。”云白手一挥,大鱼向云清砸去。“叽!!!!”云清被鱼砸倒爬不起来,他口里还叼着云白想吃的花毛虫。云白完全没有帮他一把的意思,只是眨眨眼睛笑意吟吟:“哎呀,今晚有炸花毛虫啊,谢谢啦云清。”然后飘然而去。
  “叽!!!!”
  作者有话要说:
  蠢作者想了很久,西国之后想要写个什么样的小说。奈何自己文笔奇差,逻辑也见光死,想了很久便定了一个这样的故事。希望大家能给作者撒个花花留个言,大家的肯定便是我最大的动力!
 
 
第2章 云白
  云白大概是这思归山上最邋遢的妖怪,没有之一。云清叠好的散发着太阳味道的杯子被云白滚过一圈后就立刻邹巴巴不成样;云清擦干净的桌椅云白吃过一次饭后就沾上了汤汤水水;云清将家里的东西分类放好后云白总会去翻的乱七八糟。综上,云白是一只除了把自己收拾的能看的妖怪,他的窝里简直不能见妖。
  过了几个月云清总算能开口说话了,他说的第一句话就是:“云白 ,你不要乱翻了。”弯腰翻安魂草的云白愣了一下扭头看着云清:“你会说话?哦,倒也不傻。”云清:“……”傻妖能做这么多事?!云清认为云白才是傻的。
  云白性子懒散,能坐着绝不站着,能躺着绝不坐着。云清看着在躺椅中没骨头一样的云白叹了一口气,云白之前怎么过的哟,他懒成这样。冬天到了,云白便不上树躺着了,云清拜托狐妖白尾又打了一张躺椅,放在房子的廊檐上,遮风又向阳。云白摊在躺椅中,裹着毯子打盹。
  云清已然驯熟,他蹦着三只脚上了云白的床,将被云白揉成一团的被子拖到廊檐上晾晒。然后叼着抹布把家里桌椅地板擦了一遍,家里整理好后,他扑腾起两只小翅膀飞到了装梧桐子的大口袋里,抓了十五粒子送到了火炉上的铁锅里。梧桐子受热,很快就发出劈啪声。云清快速从锅里取出滚烫的梧桐子,飞到了门口的云白面前,将梧桐子放在了云白手边。
  “云白,我找虫蛹去了。”云白喜欢吃花毛虫,那种长的越粗壮越狰狞的毛虫,火燎一遍后用油一炸一个个笔挺挺,云白一口咬一半嚼的酥脆。云清也喜欢吃这样的花毛虫,不管是成虫还是虫蛹,他和云白两个吃起来那叫一个欢快。云清一直在想云白是个什么样的妖怪,山上有猫妖狐妖虎妖,云白是哪种妖怪呢。云白长得特别好看,应该是狐妖一族吧?可是他又那么懒,妖狐们都很勤快啊。
  云清脖子上吊着一个大布袋,这是他从云白杂物里面翻出来的,他一只鸟想多抓点虫可真不容易。云白不帮忙抓吃的还多,花毛虫入冬后都钻到土里变成蛹,特别难找。这个时候云清就特别高兴自己有三只爪了,中间那只脚负责站立,两边的脚负责刨土。只要找到花毛虫喜欢吃的那种圆叶片灌木,只要在灌木下刨一圈最少都能翻出两三只大蛹来。
  原本思归山上有很多花毛虫,自从云清来了后,花毛虫数量渐渐少了。云清翻了一圈,找到几十只蛹后站在石头上看着山下的不归林。不归林无边无际,高大的思归山在这片密林中是那么小。云清不敢下山到不归林里面去,云白对他说过,不归林里残暴的妖物多。加上他破壳而出那两只大鸟给他造成的阴影,哪怕他知道不归林里面的花毛虫多到能让他和云白吃一辈子,他都不敢往林中多走一步。
  和云白相处下来,他算是知道云白有多懒,他破壳那天是多幸运才会遇到云白。要知道云白几十年才会出思归山到不归林的尽头去办事,其他时候他只喜欢窝着晒太阳吃梧桐子儿。正是由于云白的不管事,云清自觉的担负起照顾云白的任务来,他一直觉得云白在没遇到他之前一定混的非常惨。
  “云清清啊~~这么认真的在找花虫虫呢~~你家云白白呢~~”云清正在灌木丛中埋头刨土,小道上走过来一个娉婷佳人,如果无视佳人身后那条大尾巴和压都压不住的狐狸味道的话。她是青狐一族的青芳妖狐,明明是朴实的青狐每次见到云清云白就变得像媚狐一样,声音嗲的云清每次都炸毛。“在走廊上晒太阳。”云清抖了抖毛,抖落落在黑羽上的泥土。“哎呀~~云清清你就不能多说几句呀~~~叫声姐姐呢~~”青芳扭着屁股向云白的小屋走去——她每周都会给云白带来安魂草。
  云白身体不好,一到冬天就开始咳嗽,好几次云清看到云白咳的喘不过气来,只有安魂草熬成的汤水能镇下云白的咳嗽。一般云白都是拜托青芳直接将安魂草熬成膏给他带来,有时候青芳忙的来不及送来,云白就叼着安魂草当零嘴嚼嚼。云清偷偷尝过一根,安魂草尝起来有淡淡的甜还挺好吃。不过云清并没有因为嘴馋就去偷云白的草药吃,那是云白的药。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