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重生后开始减肥(GL百合)——别清宴

时间:2019-10-12 08:14:48  作者:别清宴

   《重生后开始减肥》作者:别清宴

  文案:本文又名《重生后获得一个饲养员》
  宠冠后宫的胖美人不幸成为亡国的祸水,京城叛乱,诸侯群臣想要个交代,皇帝得给他们个交代。
  皇帝赐她匕首、鸩毒与白绫。
  锋利的匕首被贺兰锦瑟脖子上的肉夹住了。
  毒酒刚入口便被挑剔的贺兰锦瑟吐出来了。
  剩下一根单薄的白绫,也被贺兰锦瑟压断了。
  不过,将近二百斤的贺兰锦瑟足够敦实,砸在地上把自己摔死了。
  好消息是她重生了。
  坏消息是三个月以后又要选秀。
  这一世,为了不做祸国殃民的胖美人,贺兰锦瑟决心减肥。
  谁说瘦子不好看,瘦下来不倾国不倾城只倾她一人。
  PS:逻辑废,勿深究。废就废在以胖为美这个设定,只能说女主会瘦的!
  好叭,这是虚假的肉文,这是或许是饲养员与小胖砸的日常。
  1v1高甜He,放心食用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重生 美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贺兰锦瑟,杨玦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她重生了
  西楚曾经最奢华的宫殿此刻除了贺兰锦瑟之外,空无一人。
  皇城被各路诸侯的兵马围得严严实实,宫女太监们张皇失措,哪里顾得上漪澜殿里拿着白绫无计可施的贺兰锦瑟。
  架子上的古玩字画被人趁乱拿走了,箱奁里的玉石珠宝被人搜干净了,就连柜子上的金纹也被人刮了下来。漪澜殿不再奢华,只有无尽的荒凉。
  皇城的护卫保护着皇帝伫立在城墙之上,诸侯们叫嚣着让皇帝给他们一个交代,一群逼宫的人打着正义的旗号斥责“妖妃”迷惑圣听,逼得皇帝只能让太监把匕首、毒酒、白绫送到漪澜殿,让贺兰锦瑟自己做个选择。
  东西送到了,小太监便离开了,他也忙着逃命。
  贺兰锦瑟肉乎乎的手拿起匕首,想刺进自己的颈部,可脖子上的肉将匕首夹住了。
  贺兰锦瑟拿起毒酒,刚想一饮而尽,可向来对食物挑剔的她如何能忍受苦涩的毒酒。
  最终,她选择了白绫。
  房梁有些高,贺兰锦瑟试了几次,想把这轻飘飘的白绫抛上去有些困难。
  她环顾四周,突然在床下看到了一个玉如意,原来这东西还在。她把皇上送她的玉如意绑在白绫的一端,那是漪澜殿中仅剩下的值钱物件。
  贺兰锦瑟深吸一口气,用力一掷,这才让白绫穿过房梁。
  她费力地爬上桌子,踩着板凳,喘了两口粗气。等她缓过劲儿来,才缓缓地把脖子套进了白绫。
  板凳一踢,她以为她会就此离去。可窒息的感觉还没有袭来,就听见白绫撕裂的声音,
  贺兰锦瑟把白绫压断了。
  还没落地时,她本想过换个死法,可她落地之时,感觉自己重重地砸在了地上。或许是头先着地,又或者是她太重,将近二百斤的她结结实实地摔在地上,巨大的力道把人生生震死了。
  灵魂飘浮在半空中久久没有离去。贺兰锦瑟不知在皇宫中游荡了多久,她清楚地看到史册上记载——苍天有眼,西楚王朝专宠八年的“妖妃”活活摔死了。
  贺兰锦瑟死了,叛乱依旧未能平定。
  贺兰锦瑟觉得自己死得有些惨,还未消散的灵魂眼睁睁地看着王朝覆灭,直到改朝换代,贺兰锦瑟的意识才逐渐消散。
  可她不甘心,专宠非她所愿,她从未想过倾覆一个王朝,她也从未想过自己会在史书上留下骂名。是不是当初她没有在一群秀女中脱颖而出,王朝就不会覆灭,她也不会留下骂名。
  等到贺兰锦瑟再次醒来,只觉得身子灵巧了许多。她动了动胳膊,而后坐了起来。
  身上锦缎的触感有些不真实,贺兰锦瑟看了看自己的胳膊,似乎细了许多。
  她低头打量着自己的身段,虽说依旧丰腴,却不如宠冠后宫时一般,估摸着也就一百五六十斤。
  “锦瑟,你可算醒了!”
  关切的声音让贺兰锦瑟抬起头,她看到兄长熟悉的面容,这才意识到,自己重生了。
  原来自己还在贺兰府,兄长也这般年轻,难怪自己似乎瘦了不少。
  “哥哥,我这是怎么了?”贺兰锦瑟看向她的兄长贺兰明玉。
  虽说这两人是同父同母的亲兄妹,可在旁人看来,他们一点儿都不像。贺兰明玉身材颀长,面容消瘦,而贺兰锦瑟则满足了这个时代的主流审美——胖。
  贺兰明玉看着自己的妹妹因为身体不适瘦了许多,眼里满是责备,“你这丫头,再好吃的东西也不能不克制地吃,你吃坏了肠胃,这几日一直发热,大夫都怕你烧坏脑子!”
  “我……”贺兰锦瑟想起来了,自己还真因为吃多病倒过。“是我不好,让哥哥担心了。”
  贺兰锦瑟记得,在她十八岁生日那天,贺兰府特意从江南请来了个厨子。那厨子做出来的饭菜精致可口,贺兰锦瑟一时没忍住,就多吃了两口,然后把自己撑坏了。
  这两口到底是多少,贺兰锦瑟也不确定。她只知道那次之后,她瘦了好多,整个人都变得不好看了。略微有些消瘦的面容让她难过了许久,养了三个月才养回来。
  而三个月后,皇帝选秀,贺兰锦瑟凭借着丰腴的体态、绝色的容颜,在一群秀女中脱颖而出。
  再后来,贺兰锦瑟宠冠后宫,贺兰家成了皇商。
  以至于后来,各诸侯逼宫,首当其冲的便是贺兰明玉。那些乱臣打着为了江山社稷的旗号把贺兰家的商铺洗劫一空,造反也算是有钱继续招兵买马了。
  在这个以胖为美的时代,不是没有人比贺兰锦瑟胖,可贺兰锦瑟不会因为胖让五官被肥肉挤得变形。她眉毛细长,衬得双目更加有神,皇上与她对视一眼便丢了魂儿。
  贺兰锦瑟没那么想入宫为妃,可她父母早亡,与哥哥守着祖上留下的家业相依为命。她的兄长为了让她吃饱喝足,简直操碎了心。
  虽说贺兰府根基尚在,可正因为如此,贺兰锦瑟对食物格外挑剔,她不但吃得好,还得吃得饱。
  贺兰府里还有下人要养,还要不断请厨子,买食材。贺兰锦瑟的父亲在世时,贺兰家的业在京城里勉强排第一位。可换上贺兰明玉当家,他为了不饿着贺兰锦瑟,一狠心舍弃了许多。江南搬过来的杨家后来居上,从此贺兰家的产业只能屈居第二。一来二去,贺兰明玉觉得自己连娶媳妇下聘礼的钱都拿不出来了,毕竟大户人家娶妻也并非儿戏。
  那时的贺兰锦瑟认为,她若不入宫,只怕贺兰明玉要打一辈子光棍儿了,而事实也确实如此。
  贺兰锦瑟也没那么爱皇上,侍寝如例行公事一般,每次皇上走后,她都偷偷喝下避子汤。西楚王朝的规矩,皇后无子,她不可以诞下长子。
  长此以往,整个人被避子汤折腾得有些病怏怏。
  可她越冷淡,皇上就越喜欢。以至于她独居漪澜殿,专宠八年,直到西楚亡了,那皇帝还记挂着她。
  逼宫那日,那些乱臣诸侯的话不堪入耳,贺兰锦瑟有些麻木,或许真的是她错了吧。
  不过,既然她得以重生,那么这一世,她不会再入宫,不会再做那个祸国殃民的“妖妃”。
  可她重生的时间好像不太对,如果她没记错的话,早在前几日,她的名字就写在了选秀的花册上。
  贺兰锦瑟深吸一口气,努力安慰自己,别慌,皇上喜欢胖美人,只要自己能在选秀前瘦下来,应该就能躲过去了吧。
  贺兰锦瑟正在思考如何让自己瘦下来,贺兰明玉便开了口,“还有三个月便是选秀,你千万要注意身子,这几日你都瘦了,若是再这样下去,只怕皇上会觉得京城第一美人不过是徒有虚名……”
  贺兰明玉其实也没那么盼望着妹妹进宫,只是他担心如果有人比自家妹妹好看,贺兰锦瑟会接受不了。
  “哥哥放心,这些我都明白。”贺兰锦瑟不希望上一世的悲剧重演,可她也不知道该如何想贺兰明玉解释。
  贺兰明玉让人请大夫过来给贺兰锦瑟把脉,确认她没事儿了以后便让婢女把饭菜送了上来。
  贺兰锦瑟刚想说自己不饿,可她的肚子却出卖了她。贺兰锦瑟有些苦恼,自己的哥哥也太过分了,送来的都是自己最喜欢吃的东西。
  黄灿灿的鸡汤漂浮着油花,拨开鸡汤上的香葱,只见汤水里浮着几粒雪白的馄饨。
  汤盘里四个鮰鱼狮子头晶莹剔透,光是看着,都没入口便觉得它们肉质细腻,汤水里浮着几滴猪油,最赏心悦目的是雪白的狮子头旁边还坠着几根青菜,一看便让人觉得食欲大增。
  碗里肥美的鲫鱼炖出来的汤汁比美人的皮肤还要白,远远便能闻见香气。
  还有两屉三鲜包子规规矩矩地摆在那里,若是从前,贺兰锦瑟能吃下二十个。其实,她现在也吃得下。
  贺兰明玉见贺兰锦瑟被吃的吸引,不似方才那般沉闷,这才欣慰地笑了,“大夫说,你刚醒来不宜吃太多,先吃些清淡的东西垫垫肚子,等身体养好了再让厨房多给你做些爱吃的。”
  贺兰锦瑟不知道该说什么,前世她在皇宫里见过太多的女人,她们不论胖瘦,似乎都不如自己能吃。别说与自己正常时候相比,就是现在她大病初愈要吃的食物,寻常姑娘也是吃不下的。
  不行,她不能再这样了。
  可是贺兰锦瑟肚子里的馋虫被勾了出来,她希望自己能长点出息,上一辈子什么山珍海味没吃过,这一辈子一定要克制。
  不过,贺兰锦瑟觉得自己现在也算是大病初愈。当务之急还是应该养好身子,身体养好了再慢慢减少饭量吧,不然突然不吃东西,只怕身体会受不了。
  贺兰锦瑟成功说服了自己,她不但把鱼汤喝了个精光,就连给馄饨提味的鸡汤都没放过。两屉包子更是一个不剩,片刻便只剩下空荡荡的蒸笼。
  看着四个拳头大的狮子头被洗劫一空,碗里只剩下几片点缀的菜叶,贺兰明玉觉得贺兰锦瑟是在吃他的银子。可谁让他只有这一个妹妹,该吃饭的时候还是不能让她饿着,况且今天贺兰锦瑟吃得已经够少了。
  贺兰锦瑟拿起帕子,优雅地擦了擦嘴角。她没好意思对贺兰明玉说,其实她还能吃。
  贺兰明玉见贺兰锦瑟痛快地放下筷子,暗暗松了口气。
  其实一开始,他也担心贺兰锦瑟会吃不饱,门外的下人一直在外头候着,只要贺兰锦瑟一说饿,他们便会立刻再送来吃的。
  “哥哥,我还想再吃些桂花糕。”贺兰锦瑟思考了一下,认为自己还需要些饭后甜点。
  贺兰明玉有些为难,“玫瑰酥行不行?你之前就是桂花糕吃多了,才伤到胃了。”
  贺兰锦瑟倒也好说话,没过多久,下人们便把一碟精致的玫瑰酥端了过来。
  吃了个半饱,贺兰锦瑟觉得自己有必要一个人静静。
 
 
第2章 她又胖了
  虽说重生的事情贺兰锦瑟一时间还有些接受不了,但是她明白,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要让自己瘦下来。她打了个哈欠,明明自己还没吃饱,怎么又困了。
  不行,她不能吃饱了就睡。
  贺兰锦瑟穿好衣服,打算去院子里走走。不能一下子不吃饭,但是适当活动应该能让自己稍微瘦一点儿吧。
  贺兰锦瑟围着院子走了两圈,便觉得有些累,甚至还有些饿。
  从出生到现在,不管是这辈子还是上辈子,贺兰锦瑟都没挨过饿。
  今天算是头一回,贺兰锦瑟突然觉得自己有些委屈。
  院子里的桂花落了下来,贺兰锦瑟盯着地上的花瓣。淡黄色的花瓣铺了一地,甜腻的香气萦绕在贺兰锦瑟的鼻尖。
  贺兰锦瑟有些郁闷,为什么没人提前将桂花摘了去,这么多桂花,可以做成桂花糕,酿成桂花酒,还可以做出酒酿圆子……
  守在院子外的下人见贺兰锦瑟神色忧郁,一直在院子里徘徊,便赶紧报给了贺兰明玉。
  说是一直徘徊,不过是因为贺兰锦瑟走得太慢了,别人围着这小院子走两圈,不过片刻。可贺兰锦瑟走走停停,下人们看她累成那个样子,生怕大病初愈的她再累出个好歹。
  贺兰明玉得知自己妹妹这样,第一反应是,她又饿了。一定是她又饿了,又怕伤身体不敢吃太多,这才愁得她在院子里来回踱步。
  “锦瑟,可是饿了?”
  贺兰锦瑟一回头,只见贺兰明玉快步走了过来。若只是贺兰明玉一人还好,可他身后跟着的八个下人,每个人的手里都端着吃的。
  “我……我不饿!”贺兰锦瑟刚想拒绝,却听见的肚子叫了起来。
  贺兰明玉有些心疼,“是哥哥不好,不该让你少吃。你大病初愈,更应该好好补补。”
  贺兰锦瑟有口难言,她自己也想少吃点啊。
  算了,既然自家哥哥都亲自把吃的送过来了,那今天就先稍微吃点儿吧。
  下人们把饭菜摆好,贺兰锦瑟拿起筷子犹豫了一下,“咳,松鼠鱼和梅菜扣肉先撤下去吧,我今天不是很想吃。”
  贺兰明玉一听,立刻责备了准备食物的人,“不是说了大小姐不能吃油腻的,你们还做这些。焦溜丸子和烧鹅也撤下去吧。”
  “别!”贺兰锦瑟赶紧出言阻止,她一早就闻见烧鹅的香气了。刚出炉的烧鹅,鹅皮干爽油亮,多余的油脂都被去除,肉汁被高温牢牢锁住,仔细闻,还能闻见淡淡的酒香。
  这可是贺兰锦瑟最爱吃的,虽说吃多了也有些油腻,可她怎么忍心到了面前的食物再被送走。若非她顾及身份,真恨不能直接上手抓着鹅腿啃。
  还有那炸得外焦里嫩的小丸子,上头还挂着浓浓的芡汁儿,香气扑鼻,贺兰锦瑟简直百吃不厌。
  贺兰明玉点了点头,让下人把方才贺兰锦瑟说不想吃的菜撤了下去,还不忘吩咐他们再送来一份水晶蒸饺和蒸鲥鱼。
  贺兰锦瑟本想拒绝,可转念一想,就当这是她最后一次痛快地吃,便没有开口阻止。
  贺兰锦瑟用小胖手艰难地夹着圆滚滚的小丸子,生怕丸子掉到桌子上。贺兰明玉摇了摇头,让下人们都退了下去。
  贺兰锦瑟会心一笑,这里没了外人,她也不必装大家闺秀,她一筷子戳住圆滚滚的丸子,把七八个丸子串成一个串儿,然后心满意足地吃了起来。
  贺兰锦瑟才把焦溜丸子吃完,下人便把蒸鲥鱼送了上来。三斤多的鲥鱼开片用花雕鸡油蒸出,味浓而甜美,黄灿灿的鸡汤衬得鱼肉细致诱人。贺兰锦瑟对自己说:这是最后一次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