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全科医生(GL百合)——沉木舟

时间:2019-10-16 08:50:47  作者:沉木舟

   《全科医生》作者:沉木舟

 
  文案:多年之后,再遇女神,意外地发现她还是单身,于是你决定……
  全科x公卫
  “我虽然来得慢,但所幸还不算太晚。”
  ***
  午餐时刻,其他医生好奇地问起全科的对象。
  全科放下餐盒,淡淡回答:“没有。”
  其他医生七嘴八舌,表示这样的优质股单着实在浪费,唯有公卫发出了惊讶的抽气声。
  全科默默记在心里。
  于是有一天,更衣间只剩她们两个。
  全科悄然把大门锁上,逼近公卫。
  “我说,你是不是暗恋我?”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业界精英
  搜索关键字:主角:晏芷袖(全科),宋绯(公卫)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八月,骄阳似火,烈日下的柏油马路冒着几不可见的白烟,散发些许刺鼻的味道。
  宋绯和郑茜几乎是逃难般闯进满是冷气的甜品店。
  “喝什么?”郑茜熟门熟路地打开微信点单,“我要喝奶绿,你喝什么?”
  不用看菜单,宋绯就说:“乌龙玛奇朵,少冰三分甜加波霸。”
  两人再点了个小蛋糕,还有几个泡芙。
  店里人不多,说话声汇成低低的嗡嗡声。
  电影院就在旁边,有不少人赶在电影开场前进来买一杯再配些小吃,等着一会可以吃。
  两人找了张桌椅坐下,边玩手机说说话边等叫号。
  宋绯坐的地方侧身对着大门,郑茜在对面,心不在焉地和男朋友聊天,间或抬头看门外来来往往的行人和进来的客人。
  泡芙和蛋糕很快就上了,奶茶要再等一会。
  泡芙趁热吃味道更好,宋绯和郑茜没怎么犹豫,都先拿起泡芙就咬。
  酥脆蓬松的外皮下是软滑香甜的巧克力,宋绯幸福地眯起眼睛,等稍凉一些就想大口咽下。
  对面的郑茜也是如此。
  两人熟得很,根本不用客气。
  叮铃——
  门口的铃铛一声响,宋绯嘴里还嚼着泡芙,却忽然感觉到整个奶茶店都变得有些奇怪,嗡嗡声变小,邻桌的客人像是按了减速
  键一样,开始慢动作,不再狼吞虎咽。
  不仅如此,就连郑茜也是,突然就像是按了暂停键一样,卡壳两秒后,小口小口地咬着泡芙。
  大家都这么熟,装什么优雅淑女!
  宋绯瞪眼。
  整个奶茶店的人都在看向一个方向。
  宋绯跟着看过去。
  一个外形俊朗的男生问身旁的女友:“奶青和奶绿什么区别?”
  男生的女友一头俏丽的短发,两条长腿套在七分的浅蓝色老爹裤里,露出白到发光的脚踝,下面一双干净的小白鞋。
  只看了一眼,宋绯便一下子把塑料叉子咬断。
  ——怎么是她?!
  晏芷袖……过了这么多年,她还是能一眼就认出来。
  ========
  畅春苑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位于临州市府城区曙光街道建南路畅春苑1211号,管辖的范围包括畅春苑,雅沁花园等周边小区,
  目前覆盖户籍人口五千多人,非户籍人口数三千多人,日平均就诊量可达三百人次甚至更多。
  今天宋绯是踏着点上班的。
  她到更衣间的时候,护士们已经差不多换完衣服,正在做最后的仪容检查。
  “你怎么才来?”护士长蒋丹把后脑勺最后一缕头发塞进护士帽里,“今天主任可是要来的。”
  “起晚了。”
  宋绯有些脸热,她们中心人流量大,虽然说是早上八点半才开始上班,但管理中心的刘琳主任要求他们至少要早到十分钟,不
  要让患者久等。
  其实很多地方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都是八点上班的,但是临州市不少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晚上延长服务至九点,中午不休息,于
  是府城区特别统一调整到八点半上班。
  “昨晚又浪了吧?”护士张金丽半只脚都迈出门了,听见宋绯的话又往回收了一步。她已经穿戴整齐,准备到检验区抽血了。
  宋绯:“没有,我昨天刷完剧早早就睡了。”
  张金丽是中心年纪最小的,只比宋绯小一岁,两人有很多共同话题,宋绯放完包赶紧边穿大白褂边和张金丽走出去:“就是睡
  不着。”
  张金丽睨她一眼:“失眠啊?”
  宋绯哎了一声。
  “我怎么看都像是思春。”张金丽说完,就快步躲进检验区了。
  宋绯看到检验区前面一排长龙,不可能找人算账,恨恨地瞪她一眼。
  那妮子居然还在玻璃窗内朝她挑衅地挑眉毛。
  不用扯口罩宋绯都知道,下面肯定是笑得合不拢嘴。
  交友不慎,交友不慎啊。
  瞥一眼墙上的时钟,指针已经堪堪指到六了,宋绯不再计较这些,走向预防接种区。
  作为一名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公卫医生,她要负责的除了为社区居民提供计划免疫服务,还有中心的一些管理。公卫医生,说
  是医生,其实还负责一些杂事。
  她是八个月前来到畅春苑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刘琳刘主任对宋绯很是信任,再加上最近她又接到社区卫生服务管理中心的安
  排,即将接手海悦湾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接下来恐怕会忙到不见人影,在她有事不在期间,畅春苑会由宋绯和护士长蒋丹一起管理
  。
  中心的大管家,主任的私人秘书,这就是公卫医生在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定位。
  周一上午疾控中心会来送疫苗。
  宋绯带人到冷库房,和工作人员一一点完,才让人送入库,之后还要做电脑录入。这些在今天都是由她一个人完成。
  中心每个周一、周三、周五抽血然后送到他们的上级医院——府城区人民医院,护士们在今天都要忙着抽血填单,还有患者的
  术后护理与包扎,因此整个计免区只有宋绯一个人。
  “医生,”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家和年轻女人拿了绿色的预防接种证过来,老人家说,“您给看下,我孙子要接种哪个。”
  “我给您查下。”宋绯放下手头的事,接过疫苗本,登入系统查看。
  “六个月,要打乙肝疫苗了,还可以自己选择打不打手足口,十三价肺炎。”
  “乙肝疫苗有进口的吗?”女人问。
  “我们这边没有进口的可以打。”
  女人皱眉:“那哪里有进口的可以打?”
  因为国产疫苗事故,导致现在公众对国产疫苗都抱有不信任状态,他们更愿意选择进口的贵价疫苗。
  “我帮您问下。”宋绯接连打了几个电话问其他中心,将还有进口乙肝的中心名字告诉女人。
  女人又问:“我们之前打的是国产的还是进口的?”
  “国产的。”
  女人一听就变了脸,朝身边的老人家大声道:“妈,都跟您说了,要选进口的!进口的!怎么还给宝宝打国产的?你是要害死
  他吗?”
  计免区没人的时候就显得有些空旷,女人刺耳的声音不断回荡,隐隐还有回声。
  宋绯瞥一眼缩着脖子不说话的老人家,暗暗叹气,说:“现在国产疫苗也不是很差,进口的纯度确实更高些,如果以后有需要
  ,可以再来接种。”
  女人:“那能保证安全吗?”
  这个宋绯自己都没办法肯定地回答,她只能说:“我们都是一道道查过的,出事的疫苗批号并没有流入我市。而且,你们之前
  接种到现在都没有问题,不是吗?”
  她只是负责接种登记,上面送来的苗说没有问题,她也只能相信他们说的,而且,在疫苗出事以后,他们都是加紧做了排查。
  然而,每天加班加点,还是得不到公众的信任。
  她只是个医生,又不是负责生产的厂家,难道还能自己一针一针地试?
  宝宝现在还很健康,女人又把枪口对准老人:“妈,以后疫苗就打进口的,不要再打国产的了!”
  “那……那不是医生说不要钱么……”老人家小声道。
  “这是钱的问题吗?”女人气得跺脚。
  这种家务事,还是不掺和的好,宋绯闭紧嘴巴,打开没录完的单子继续录入。
  两人吵了一会,女人扯着老人家气呼呼地走了。
  “扣扣扣——”
  服务台被敲响,宋绯抬头,护士长蒋丹站在她面前。
  “血抽完了?”宋绯这才注意到,不知不觉已经到十点了。
  十点以后他们中心就不再抽血,要把血样送往府城区人民医院化验了。
  忙到现在,蒋丹才有时间歇会儿,问起刚才的争吵:“是和患者起冲突了吗?大老远我就听到在吵。”
  宋绯把事情简略一说。
  “以后让她们快点走,不要在这边吵,影响太不好了。”蒋丹说。
  这件事宋绯没做错的地方,但她们还是要避免不必要的麻烦。
  “好,以后我注意一下,”宋绯说,“今天不打疫苗,我也不好马上赶人,回头人家又要投诉我不够热情了。”
  “算了,不管她们。”蒋丹扬了扬手里的本月排班表,“你把这个改下,之前做的还有存档吗?”
  宋绯:“有,是要重新排班吗?如果是你们自己要换班,自己在纸上登记就好了。”
  “不是这个,”蒋丹说,“不要给主任排诊疗班了,新的全科医生今天来了,明天正式上班。”
  畅春苑社区卫生中心现在包含主任刘琳在内有六个全科医生,五个护士,一个药师,分别组成三个家庭医生团队,负责社区的
  居民诊疗健康服务。
  刘琳现在已经很难兼顾诊疗,只是偶尔坐诊,宋绯其实多给她排的都是行政班,诊疗班寥寥无几。
  现在来了新的全科医生,刘琳就可以彻底解放,完全只负责管理。
  这个问题他们上星期开会就已经说过了,不过宋绯想着新的全科医生还没来,就没有修改排班表。
  她打开文档,问道:“新的全科医生叫什么?”
  “晏芷秀,”蒋丹觉得有点拗口,念得慢些,“晏殊的晏,白芷的芷,秀丽的秀,好像是这几个字。”
  “晏芷袖?”宋绯心神俱震,手指在键盘敲出正确的名字。
  “袖子的袖?”蒋丹有些疑惑,“那可能是我记错了,主任应该有和你说过,她是急诊科转来的,医院大楼翻修,她会在我们
  这里工作一段时间。”
  真的是她吗?
  宋绯手指有些发抖,这个名字的重名率太低了,她只遇到过一个叫晏芷袖的女人。
  ========
  晏芷袖和刘琳从办公室走出,巡过畅春苑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每一个区域。
  “我们这边地方是不大,但是门诊量在区里可是第一第二的,”刘琳五十多岁了,一笑眼角的皱纹扭成一条鱼尾,“但是忙的
  时候,和你们急诊相比也不差。”
  晏芷袖抬眼,看着路过的每一个人。
  空调冷气呼呼地吹着,雾化区有一家齐上阵哄着小孩的家长们,也有孤身一人含着雾化器,划着手机看新闻的中年人;不断有
  人在伤口治疗室里扶着拐杖,吊着胳膊,或是小心地压着额角的胶布出来;三个医生诊室和药房排着长龙;小孩的呜哇声,大人的
  呵斥声,药师大声的嘱咐声,手机铃声……全部汇到一起化作一片嘈杂。
  “挺热闹的。”晏芷袖笑笑。
  两人在计免区和诊疗区的玻璃门前站定。
  “喝点水。”刘琳给晏芷袖和自己一人接了一杯水,“你过来以后,工资还是挂在本部那边,但是我们的奖金还有绩效,都会
  分你一份。”
  晏芷袖把目光从畅春苑的医务人员表上移到旁边:“早就听说,畅春苑是少有的绩效好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了,看来我能分到
  不少。”
  刘琳笑笑,跟着她望向晶亮的“巾帼文明岗”和“三八红旗集体”牌子上,转而说起别的话题。
  国内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主要是依靠某一医院成立分管中心,组织分派医务人员,政府与医院共同拨款的,为社区居民提供
  基础医疗保障服务。
  虽说现在已经在加快建设全科医生队伍,但是社区医生和医院同等水平医生的工资、奖金相比,是低一些的。
  “中心是没有夜班的,我们九点下班,不过每个人都要排晚班,”看晏芷袖水喝得差不多,刘琳带着她推门进入计免区,“我
  们这边排班是公卫的宋绯宋医生,你刚来有什么问题可以问她。”
  “宋绯——”刘琳叫人,“来,这是医院急诊科转来的晏医生。”
  宋绯僵着脖子,抬起头来。
  “宋医生你好,我是晏芷袖。”眼前明媚的女人扬起一个微笑,没有开太多灯的计免区好似光亮了不少。
  “晏殊的晏,白芷的芷,衣袖的袖。”
  “劈啪啪——”
  宋绯手边的保温杯滚落在地。
  似乎每一次遇到晏芷袖,她都要搞出一些声音来。
  上一次在甜品店也是,就她一个人咬断塑料叉的声音最响。
 
 
第2章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