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承君情(古代架空)——晏双笙

时间:2019-10-16 08:55:51  作者:晏双笙

   《承君情》作者:晏双笙

 
  文案:想当年顾知安也是个混世魔王,后来有一日旧友问他怎么突然从了良
  “当年本王也曾令四方绝色折腰,流连花丛,看遍长安——”
  林昭挑了眉梢:“很值得骄傲?”
  “非也非也,那等庸脂俗粉,不及你一根手指头。”
  几位姑凉有话说:
  裴姑娘道:从前只道他尚未有心上人,原来只是钟情于别人
  顾郡主言:倒霉弟弟招了个比他还死心眼的倒霉人,两个人在一处倒是不那么倒霉了
  忘忧姑娘:林昭曾言他只身一人早回不了头,如今才知道前面有个人等着他,何必回头
  食用指南:双视角,顾知安X林昭,霸道腹黑明骚攻X外热内冷受,1V1,he,狗血老套路
 
  内容标签: 强强 情有独钟 青梅竹马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知安、林昭 ┃ 配角: ┃ 其它
 
 
第一章 
  北邙山下的洛阳街头,热闹得不行,来来往往的人,叫卖的小贩,倚在栏杆上的貌美花魁目光在街头搜寻着年轻公子。
  正逢盛夏的天气,日头正高,晒得人仿佛是要化了一般。
  “小王爷回来了!小王爷回来了!”
  不知是谁在城门口喊了一声,街道两边的人纷纷让开,再不敢在路中间站着,连推着车的大汉也连忙把板车推到旁边,往城门处看——混世魔王回来了!乖乖的,这下可惨了,阜阳的混世魔王回来了。
  “啧,小王爷回来了,这下卿雪楼的姑娘们可是高兴了!”
  ‘哒哒’的马蹄声由远至近,听着有十几号人。这便是藩阳王府的百人铁骑,洛阳方圆百里,令人闻风丧胆。北邙山铁骑,能以一当十,自打藩阳王府这支万人铁骑问世来,无一败绩,所向披靡从未遇上对手。
  马蹄声渐近,所有人自动让开朱雀大街,留出这条十人宽的大道。
  顾知安身骑白马在最前面,一手握着马绳,另一手握着马鞭,一进城便拉紧了马绳,马蹄高高抬起,吓得旁边的人又往后退了三尺。
  白衣白马,腰间玉带蟒纹玉佩,头束玉冠一身华贵,神情冷冽,俊眉星目。
  “恭迎小王爷回府!”
  “走!”
  顾知安一声令下,第一个策马从大街上离开。马蹄踏地,一堆尘土飞起。后面跟着的十几个铁骑卫迅速跟上,整齐划一,一看便是长期训练过的。
  藩阳王府,门口一队人候着,站在最前面的管家不时张望,忽然听到马蹄声,原本有些佝偻的身子一下站得笔直,“小王爷回来了!可算是到家了!”
  后面跟着的护院也是一下来了精神,站成两排。
  顾知安看着王府门口的人,到了门口一勒马绳,马蹄高高扬起,顾知安直接一脚踩着马背,飞身而下,解下身上的黑色金蟒披风,“我爹呢?”
  “小王爷,一路可好?”
  管家胡图追着往里走,将手里的披风交给别人,“王爷在听雨阁,正在和一鸣道长商谈,小王爷要是去的话——”
  顾知安回过头,看着胡图,“两月不见,胡图怎么越发啰嗦,你这人,平时也不见得啰嗦,我找老头,自然是有事,若是无事,我才懒得去找他。”
  “是,老奴知道。”
  “得了,把弟兄们安排一下。”顾知安说完,觉得这外头实在是热得不行。眉头一皱,见胡图要走,抬脚要走时扬声道:“府上的冰是不是不够?那就去北邙山取一些来,热得要命。”
  胡图一听,连声答应下来,吩咐人去冰窖里再拿一些冰出来放着,否则这样夏日炎炎,顾知安才回来,怕是又要出去避暑了。
  让藩阳王知道,肯定要雷霆大怒,顾知安难得回来,又匆匆离开竟是因为府上太热,怕是要问罪整个王府。
  方走出前院,顾知安便见一直留在府上的小厮牟三快步走上前来,一脸急色,左顾右看了一下才低声道:“小王爷,林少爷,出事了。”
  “林昭?!”
  “恩。”
  “知道了。”
  看来他这想要休息的打算又得耽搁,他再不去,怕是林昭得让他老子给五花大绑送到祠堂里跪着。
  摇摇头抬脚直接往郡守府上去。
  在洛阳城内能和顾知安齐名的便只有一人,郡守府的林昭。不仅学富五车,一身才华又生得好皮囊,洛阳城内的女子常拿两人比较。
  得出来的结论是,不管是嫁给谁,那都是祖上烧高香才有这一世能嫁给这两人的机遇。可惜从这两人能娶妻到现在为止,洛阳城,乃至整个大楚都未曾有人祖上烧得高香能让自家后人嫁给他们俩。
  顾知安风风火火到了知府的府邸外,刚到门口,那门口守着的家丁便吓了一跳,直接往后退了几步,“小、小王爷!”
  “林昭呢?”
  “少爷不在,不在家里!”
  顾知安眼神一凛,剑眉挑起,看着家丁,“真的不在?那你们家大人在吧,我可知道你们家大人今天不在府衙,那自然是在家里。”
  家丁吓得腿软,恨不得今天在门口当值的不是自己。刚才就听到街头议论,说是这位混世魔王回来了,谁知道这么快就上门,也不知道是哪个该死的,报信这么快,竟然这么快就来了。
  瞥一眼腿软的家丁,顾知安直接往里走,刚绕过院子里的石屏就听得里面传来林昭的声音,清亮,像是泉水。
  “娶张家小姐,那是万万不能,爹你难道是那种攀龙附凤的人?我又不是女儿,你还指望着我能高嫁给咱们林家长脸吗?”林昭这人嘴皮子不饶人,可对着外面的人时,又一副冷然的样子。
  顾知安闻言不由得一笑,语不惊人死不休,林昭当真是讨人喜欢的性子。
  “林大人,在下不请自来,可有失礼之处?”
  林铭闻言,脸色一变,瞪一眼林昭。这小子身边的人,怎么那么机灵,这就去把这位活阎王给请到府上来了。来得真及时,比及时雨还来得快。
  林铭整理衣冠,看向厅外走来的顾知安,“下官见过小王爷,不知小王爷驾到,有失远迎,当是下官无礼才是。”
  好一个知府,果然是不好发难。
  顾知安瞥一眼那边站着的林昭,见他脸颊上竟是有一个红色掌印,不是男子的手,那便是女人了?洛阳城内,竟然还有敢打林昭耳光,真活得不耐烦了。
  “下官——”
  “我从抚州带回来一样东西,想让林昭过去帮我一个忙,不知林大人可否让令公子随我回王府一趟?”顾知安笑着道:“林大人可舍得割爱,让林昭随我走一趟。”
  林铭这个时候哪里还有说不的时候,只得应声,点了点头,“小王爷器重小儿,自当是不能推辞,林昭,还不快过来!”
  一直在旁边偷笑的林昭正色,恢复了寻常冷面的模样,“孩儿明白,这就随小王爷去王府。”
  顾知安勾起嘴角,笑了笑,拱手示意,转身朝外走。林昭立刻跟上去,两人一前一后出了林府。
  “谁打的?”
  一出林府,顾知安脸色变冷了下来,“你不说,我也能查出来,你斟酌一下是要骗我,还是老实交代替那人说情。”
  林昭一怔,觉出顾知安的怒意,又见他身上杀气未退,还带着从抚州带回来的一身血气,顿时摇了摇头。
  “不说?那我可自己查了。”
  “你又何必,我不过是挨了一巴掌。”
  “只是一巴掌?”顾知安气恼,眉头紧皱,转过身看着林昭,“只是一巴掌,话可是你说的。我的确从抚州带回来一样东西,也的确是要让你来看,这东西可是世间少有,怕是连皇宫里都不曾有。”
  林昭闻言,倒是来了兴致,笑道:“皇宫里何曾有藩阳王府内奇珍异宝多。”
  藩阳王府,异姓王族,在这洛阳城内,王府倚着北邙山,几乎占了半个洛阳城,依山而建,莫说府上的奇珍异宝,光是能人异士,也能让朝堂上的那些匹夫文人震三震,连龙椅上的人也得敬畏三分。
  从郡守府到王府也不过一会儿工夫,一脚踏入枫晚苑,训练有素的女婢立刻迎上前来地上半湿的帕子给顾知安插手,又递了水给顾知安润喉。
  直到一抹清丽的身影出现在视野里,这份安静才被打破。
  “小王爷。”
  林昭比顾知安反应还快些,看向身材窈窕,宛如北邙山下开出的一朵富贵牡丹,脸上笑意浓了几分,别有深意的扫一眼顾知安。
  裴月薇,顾知安三年前带回来的孤女,也住在枫晚苑。
  “恩。”
  顾知安点头,裴月薇一身翠绿罗衫,倒是成了这夏日炎炎里的一抹清凉。裴月薇见两人同行,对着林昭点了点头,“林公子。”
  美人在前,林昭一向是更有耐心。虽然对顾知安说的那间宝贝很感兴趣,倒也抵不过眼前这如花似玉的美人来得吸引人。
  “裴姑娘两月不见,倒越发的美丽。”
  “多谢林公子夸赞。”裴月薇笑着应声,眼睛却看着顾知安。可顾知安眼里哪里有她的位置,直勾勾的望着林昭。
  心中低叹,自打她住进枫晚苑来,王府上下的人都以为她要成这未来的小王妃。不说顾知安待她不同,连顾烽都对她颇为重视,完全当做了自己人来对待。有时候,连裴月薇自己都会恍惚以为,她真是藩阳王府的人了。
  想着抬头看着顾知安,笑起来,“小王爷这回去抚州去了两月,月薇亲手做了一桌酒菜,想替小王爷接风,不知道小王爷可否有时间,林公子赏不赏脸。”
  “当然,谁不知道裴姑娘的一手好厨艺。”林昭轻摇着扇子,挑眉看着顾知安,见他盯着自己,忍不住笑,“小王爷,你带的东西呢,我可等不及了。”
  闻言顾知安一挑眉,“我们一会过来。”
  “是。”
  林昭点头示意,走到顾知安身边。顾知安看着林昭,想起来该去先见见自家守在王府多年的老父亲,摇摇头,“你先去绿竹阁,我过去一趟。”
  去见藩阳王?林昭点头,反正绿竹阁他出入从无人盯着,顾知安倒也放心他进出。
  望着顾知安离去的背影,只觉顾知安是个怪人,放着好好地美人不喜欢,偏偏喜欢和一群朋友在一起饮酒作乐。不过他也是个怪人,放着如花似玉的小姐不爱,居然和顾知安搅和在一起。
  绿竹围绕的书房是藩阳王府一处最为清净的地方,占地不知多宽的藩阳王府,莫说是生人,连麻雀也难飞进来,可见守卫森严,明里暗里,安插了不少护院高手。
  唯独这绿竹阁内,一个护院也不见,只有一圈绿竹围绕。
  洛阳藩阳王府,是个了不得的地方。
  作者有话要说:
  ◆强强朝堂复仇文,新坑,求收QUQ!《犹自寄寒衣》
  【新文简介】薛显有一个宿敌,自幼相处,除了身份不如他外,处处都比他讨人喜欢
  后来,这人死了,死在了金沙关
  殷珩隐姓埋名,却不曾想千里之外的薛显会出现在他的茅草屋里
  一时怔住,殷珩看着眼前的薛显:“六郎不知,太子殿下远道而来,无茶水——”
  话被打断的同时,殷珩被人抵在墙上
  “殷文辛,你苟且偷生,对得起三军将士?不怕夜里被人索命。”
  殷珩道:“我的命不值钱,殿下若是要,拿去便是。”
 
 
第二章 
  顾知安一人到了听雨阁外,门口的两名护院见到顾知安,立刻弯腰行礼,齐声喊了一句‘见过小王爷’,顾知安只是应了一声便往里走。
  一鸣道长?一个道士来府上打的什么主意。
  “怎么,府上最近的食客里还多了道士?老头子,你该不会是想要出家为僧吧?”顾知安有意这样说,推开门,瞥了一眼坐在上位的顾烽,径直走到一旁坐下,倒了杯茶,这才抬眼扫了一下一鸣道长。
  嗬,有点意思,这回上门来坑蒙拐骗的道士有点道行,看着像那么回事。
  不过,这年头道士不都是上门来骗吃骗喝,神棍一样,尽说一些瞎话,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浑人,竟然敢打藩阳王府的主意,真不要命。
  “知安,回来了?一切可还顺利?”
  “不就是替小皇帝走一趟,有什么顺利不顺利的,当出去打了个野。”顾知安冷哼一声,想到京中的那位小皇帝,便忍不住皱起眉——小小年纪,不过还在玩鸟的年纪,竟然想着惹事,还不是要他们来收拾,擦屁股。
  好端端的想要削藩,削藩便削藩了,竟然想要去惹中州王,那是能招惹的人吗?中州王二十年前率一万人马能从北辽十万大军中来去自如,老了那也是一只老虎,还真以为成了猫不成。
  顾烽闻言,笑了笑,看向一鸣道长,“道长见笑,小儿自幼让我和过世的夫人宠坏了,但心眼不坏,刚才的话也并无不敬之意,毕竟这年头的道士,假道士很多,难辨真假,难免会——”
  “王爷和小王爷乃是秦国功臣,气量不凡,贫道早有听闻小王爷骁勇善战,武艺高强的事,乃是同辈中的翘楚。”
  顾知安眼神一变,放下茶杯,盯着对面坐着的一鸣道长,忽地将杯盖掷了过去,几乎是眨眼的时间,一鸣道长已经将杯盖握在手中,轻轻把玩着。
  看来,这回上门的,还真不是个假道士,道行还不低。
  “得罪。”
  “小王爷年幼,不过十九年纪,贪玩一些也是正常。”一鸣道长笑道:“不知小王爷从何而来?一身血气,杀意未退,必定是解决了一桩大事,不过小王爷年纪轻轻,一身杀戮,日后怕是难以洗清一身罪孽。”
  顾知安闻言朗声一笑,笑声清明,“道长所言甚是,不过自我顾知安懂事,就不曾怕过谁,更别说着一身罪孽杀戮,活着,不就是为了开心吗?”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