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田螺姑娘(GL百合)——闻醉

时间:2019-10-17 10:14:56  作者:闻醉

   《田螺姑娘》作者:闻醉

 
  文案:沈安自幼丧父以打鱼为生,一次到碧水河中打鱼的时候,发现渔网上附着了一个小田螺,沈安随手将其扔回了水中。然而没有想到的是,在他眼中还没有一口肉的小田螺,却是一个田螺精,竟硬是找上了门来,套路百出的要以身相许。
  田螺姑娘甄萝从百多年前就在等待她命定的姻缘出现,直到被那个渔夫抓住又放了后,她知道就是那个人......
  食用指南:1.女扮男装攻vs田螺精受,偶有反攻
  2.甜甜羞羞,没羞没躁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种田文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甄萝(田螺姑娘),沈安 ┃ 配角:红鲤,珍珠,白鲫,珊瑚婆婆,龟丞相,沈家娘子,三公主,莹儿 ┃ 其它:
 
 
第一章 
  云州府清河县安宁村,一道响亮的婴儿啼哭声划破了乡村寂静的夜色,仿佛给连连灾厄沉沉死气笼罩着的沈家注入了一丝微弱的生机。
  这场新生,对这婴儿不知是幸还是不幸。
  大厦要倾,活人命数已尽,日后年年生辰都将是亡父的忌日。
  “姑爷,玉娘生了,玉娘生了,老天垂怜,是个带把的小子。”沈文的丈母娘林氏在婴儿刚生下来的时候就在女儿生产的产房拉高了声音对着她隔壁病榻上的女婿喊道,沈文已经病人膏肓了,这些日子苦苦支撑都是为了唯一的血脉,眼下夫人平安诞下麟儿,沈文心头的大石去了大半,自觉不算愧对列祖列宗,又想到这孩子生来丧父,将来无人教导,激动的情绪又回落了下来。
  时不待他。
  片刻后林氏匆匆从门口进来将被包裹的严严实实的的婴儿抱到了他的跟前,声音哽咽地对着沈文道,“姑爷你瞧,这孩子白白胖胖的特别壮实,一看就是个有福的,一定能平平安安长大的。”
  林氏用农家人特有的大嗓门给沈文报喜,试图让自己表现地开心点,结果太刻意了显得太浮夸而失败了,她扭开头去擦掉眼眶中的泪水。
  在面对死亡的时候,一个人可以咽泪装欢,可以强颜欢笑,却没有办法在真的在意的时候还能表现出开心的模样来。
  何况眼前这个气若游丝,脸上苍白的只剩下嘴唇上那一点红色的人,是她闺女的天这辈子唯一的依靠,若是他去了,面对着对这诺大家业虎视眈眈的族人,这孤儿寡母的又该如何自处。
  沈文少年英才,于诗书一道上极有天赋灵气,十八岁时成为安宁村数十年来唯一考中秀才的人,照这样的势头下去他前途是不可量的,就在大家纷纷猜测沈文要和哪家乡绅联姻或者迎娶哪位富家小姐的时候,却没想到他转身就娶了胡家的玉娘,当时谁不夸赞林氏好福气,胡玉娘的兄弟在外行走人家会因为他是秀才的大舅子礼让他三分。或许正是应了那句乐极生悲,自从沈文考上秀才后,沈家的好运气仿佛消耗光了,家中接连遭遇不测,沈文也患上恶疾缠绵病榻,早些日子大夫已经让准备后事了。
  生死有命,再不甘,也半点不由人。
  沈文的身体早就垮了,一直坚持到现在撑着半口气不肯死,是因为未曾见到流着他沈家的血脉的孩子的出生,没有那个脸面去面见先人。
  这个小婴儿的到来,沈文的心病解了,气也慢慢散了。
  他无气力安抚伤心的丈母娘,吃力地举起干右手,粗糙干枯骨节突出的大手从新生儿幼嫩的脸蛋上轻轻划过,摸了一下孩子的襁褓。小小的孩童,因为刚落地就被到了父亲身边的缘故,身体还没有清理,头发上带着娘胎出来的濡湿。
  沈文温柔慈爱地注视着他唯一的骨血,复而瞪大了眼珠激动地大声喊叫,“上天怜我,让我沈家还能留得一丝血脉,玉娘,玉娘,照顾好我们的孩儿。”说完后,手便重重地垂到了床上,再没有举起来过。他的眼角脸上是心满意足与解脱后的微笑。
  “姑爷呀!”林氏发现了是沈文真的走了之后,悲恸地大声叫了起来,怀中的小孩子仿佛察觉了至亲之人的离世,开始嚎啕大哭。
  沈家娘子胡玉娘闻言顾不得产后虚弱的身体,扶着墙壁从产房腾挪到沈文的卧室门前,苍白的脸上流下了两行绝望的泪水。
  “相公!”
  黄豆大的雨点从天空坠落砸到屋顶上墙头上地面上发出清脆的响声,伴随着三个女人的哭声笼罩在沈家院子的上方,给这个不幸的家庭增加了另一种忧伤与不幸。
  在一众亲戚朋友和村长村民的帮扶下,沈文才得以安然下葬。
  “娘知道你当初是为了让姑爷走得瞑目,才让我谎报了姐儿是个男孩,事已至此这件事却是不得不继续错下去了。”林氏看着憔悴不堪瘦了一圈连月子都没能好好坐的女儿轻轻叹了口气。
  命理有数,一果一报,当初的胡玉娘成为秀才夫人有多风光,现在就有多少的苦难要还回来。
  沈文下葬第二天,沈文二就带着人上门朝沈家娘子索要沈文家的田产和房产,但沈文是沈家分家出去的旁支,资产都是大都是用沈文他母亲的嫁妆置办的,或者是沈文当了秀才之后得来的,和沈家祖产完全没有半分关系。
  但宗族权利极大,沈文二叔早就垂涎沈文的家产,孤儿寡母根本无法抗衡。沈家娘子无奈只好用丈夫的藏书去请村长出来主持公道,保住丈夫的产业和他们母子的姓名。
  “娘,你说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呀。”刚刚失去丈夫的沈家娘子又遭人逼迫,情绪已经濒临崩溃。
  家中除却一个稚子,再无人可依靠,这个时候沈家娘子不能让自己倒下去。
  “闺女,这就是命呀。”林氏和沈家娘子在抱在一起哭泣,眼泪从她那布满皱纹的眼角滑落。小小的沈安安静地睡在一旁,睡相极其安稳,并没有被母亲和外祖母的哭声吵醒的意思。
  沈安,这是沈文生前早早就起好的名字,不论是男是女,都叫这个名字。沈文希望这个一出生就失却了父亲庇佑的孩子,能够平平安安,喜乐一生。
  “我的安姐儿小小的一团,还什么都不懂,就失去了父亲,以后还要扮作男子承担起这个家,娘,我这心中实在是不忍心。”
  林氏急忙捂住沈家娘子的嘴,低声严厉地训斥道,“住口,你记住了,从今以后没有安姐儿,只有安哥儿。这个秘密你知我知,天知地知,绝对不能再让其他人知道。”
  让外孙女当做男孩子养大,还要养家糊口,奉养沈家娘子,林氏心中亦是不忍。若是一个不小心被发现了,她的女儿和外孙女都没有好下场。侥幸瞒过一辈子,沈安也会孤苦一生。
  只是如果沈家没有男丁,偌大的家业保不住不说,母女二人现在活命也是个问题啊。村长早些年受过沈文的恩惠,家中孙儿要读书走科举的路子,这次也是看在沈文的藏书还有沈安是个男孩子的面子上才愿意为沈家这对母子出的。
  若知道沈安是个女儿,知道他们瞒下这么大的事情,首先要翻脸的就是村长了。
  林氏虽然想要帮扶女儿,却有心无力。她现在还要仰仗儿子生活,儿媳妇又不是个良善能容人的。之前女婿活着的时候,为了沾光就对女儿极尽巴结,现在女婿死了,只怕恨不能自己亲自来踩上一脚。她若是执意把女儿外孙女接回家中,不知道又要平地生出多少风波来。
  ·
  明亮的日光下,碧水河水波光涌动。鲤鱼仙子红鲤,蚌精珍珠和田螺姑娘甄螺正在龟丞相家中团团围着珊瑚婆婆,请求珊瑚婆婆为她们卜算。
  珊瑚婆婆是一个修炼两千年的珊瑚精,同时也是这碧水河中龟丞相的妻子。和龟丞相相伴千年,珊瑚婆婆也学得了几手占卜的本事,闲暇无聊时会替河中的小妖们算算命卜算一下前程。
  甄萝三人是珊瑚婆婆这里的常客。
  珊瑚婆婆拿出她那死鬼相公送她的定情信物——一个精致小巧的淡绿色龟壳,龟壳表面光滑上方还萦绕着一层淡淡长久蕴养才能的灵气。珊瑚婆婆双手握住龟壳来回晃动,口中念着古老的咒语,不多时三个始皇帝时期的方孔铜钱就从龟壳中抖落到石桌上。
  珊瑚婆婆掐算片刻后,对甄螺说道,“汝之姻缘不在河中,需要去河上寻找。”
  甄螺听后有些丧气,给珊瑚婆婆道过谢后,安静地站立在一旁,等着珊瑚婆婆为两个姐姐占卜。
  “婆婆,我们的呢?”红鲤和珍珠齐声问道。
  珊瑚婆婆重复着上一次一次给甄螺算命的动作,继续为二人卜算,因为三人所求之事不同,甄萝求姻缘,红鲤和珍珠是问前程,吟诵的咒语就有了细微的差别,若是不细心倾听,平常人根本听不出来。
  甄螺在想着自己的事情走神,红鲤和珍珠急切地想要知道自己所问事情的结果,无心这些细节。
  “此卦相是个上上的吉卦。”卜算到红鲤所问之事的结果后珊瑚婆婆道,“潜心修行,一心向道,终有一日未必不能达成所愿。”
  “多谢婆婆。”红鲤高兴地道。
  此番卜算结果,给了她莫大的信心与鼓励,让红鲤坚定了跃过龙门化身真龙的远大理想。但红鲤也明白世事无常,她若是不好好经营的话,卦象也是有可能变化的。
  “你命中有幸得遇一贵人,能在你微末之时推你一把。之后如何,还要看你的造化了。”珊瑚婆婆对珍珠老神在在地说道。
  珍珠是这碧水河中最美丽的女妖怪,听说了自己的卜算结果后,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珊瑚婆婆,颇有一番我见犹怜的姿态。
  贵人?
  作者有话要说:  今明两天修修错别字,梳理一下剧情,后天开始更新。
 
 
第二章 
  “这次卜算本没有期望能得到什么结果,没想到咱们三个咱们都得到了上天的提示,也算是意外之喜了。”走出珊瑚婆婆的地盘后,红鲤高兴地对身边的两个好姐妹说道。
  她们姐妹在过去的二十年中,前后请珊瑚婆婆占卜过三次,但是每次卦象都好像被遮了一层轻纱似的每次模糊不清。
  珊瑚婆婆也拿捏不准卦象的意思,只让他们静待时机的到来。
  眼下看来,时机已至。
  “珊瑚婆婆自己摸不准的卦象从来不会说出口,这次能告诉咱们结果,就说明已经是算准的了。”田螺姑娘甄萝也高兴地附和道。
  她的姻缘出现了。
  甄萝心中欢喜的紧,若不是找不到人,她马上就想把自己给嫁出去。
  “阿萝,婆婆上次还说你的姻缘红线不曾显现,这次却说你的姻缘不在河下要去河上找,难道是上次卜算的时候,那时候那个人还不存在,这次能算准是因为他出生了。”珍珠打趣甄萝道,狡黠地眸子里透出几分灵动,整个人显得更加光彩照人。
  甄螺看得有些痴了,沉浸在珍珠的美貌中不能自拔。
  珍珠姐姐可真美呀。
  “阿萝,你的情郎现在还是个没断奶的娃娃。你还没嫁人呢,就要给人当妈养孩子了。我看你别叫田螺姑娘了换成田螺阿妈吧,不行,这实在是太逗了,我都快要笑死了,哈哈。”红鲤放肆地大笑了起来,珍珠也觉得好笑跟着低笑起来。
  甄萝回过神来,心中一阵羞恼。
  她刚刚也在思索这件事情的可能性,现在珍珠姐姐红鲤姐姐都这么说,可能真的就是这样!
  想到她以后的夫君现在可能还是个嗷嗷待哺的小孩子后,甄螺觉得整个人又都有些不好。
  她心中到时暗搓搓地想要把人找到养起来,可是现在人还不知道在哪里,河上地方大了去了,真要找一个人和大海捞针差不多。
  “姐姐们就会打趣我,珍珠姐姐还是好好想想你那个贵人是谁吧,咱们这样的小妖怪又要如何才能入了贵人的眼。红鲤姐姐你要努力修炼,我看珍珠姐姐的修为过几年就要超过你了。”甄螺一对二反击。
  做姐姐的,妹妹教训她们她们怎么可能一点儿反应都没有,结果甄萝自然被两个姐姐给碾压了。挨了龇的甄萝蔫蔫的,她们三个人中,不管是种族还是修为各方面,她都妥妥地是食物链最低端。
  “红鲤姐姐,你这么暴力,小心将来嫁不出去。”甄萝嘟嘟嚷嚷地道。
  “还想讨打。”红鲤斜了一眼甄萝,甄萝马上就怂了。
  “你怎么不说你珍珠姐姐。”
  “珍珠姐姐貌美,人又温柔贤惠,能讨到姐姐的人,肯定是上辈子修了大福气的。”甄萝耿直地道。
  珍珠被甄萝夸得脸红红的,红鲤懒得理会甄萝这个色中饿女。小时候还挺正常的,越长大越花痴了。花痴好看的男人就算了,他们妖精都不要节操,看对眼了做一场,这田螺精偏偏花痴的还是女妖精。
  红鲤想到这里有些心虚,更不理会甄萝了。
  温柔的珍珠小姐姐抓破脑袋也想不出自己将来会遇到什么样的贵人,能看得起她这样的小妖,并且能在青云之路上推她一把。
  她除了这一副好相貌和一抓一大把的各色珍珠外,好像真没有什么优点了。
  这种天上掉馅饼的事情,真的会落到她头上?
  她何德何能。
  “既然是贵人,一定是身份尊贵之人,在这碧水河中,身份最高的就是河神和几位太子公主了,珍珠的贵人不会就是这几位吧。”红鲤思索地说道。
  “不会是河神和几位太子公主,不然同住在一条河中,珊瑚婆婆早就算出来了。”珍珠推测道,也不可能是前些日子,才从王妃娘家通天河中被接回的三公主,公主自幼在通天河的外祖膝下长大,刚回来的时候,还见过她们三个,并没有对她们表现出什么不同来。
  “哎呀,不想了,等出现的时候就知道了。”甄萝冥思苦想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就没有耐心继续想下去了,既然是贵人肯定不是他们能轻易知道的。
  在这之后的日子里,珍珠红鲤闭关专心修炼,甄萝每日都会化作原型去碧水河边寻找她命定的那份姻缘。
  只是形形色色来来往往的男人,却没有一个是她喜欢的。
  到过碧水河畔的人,有流着鼻涕的孩童,甄螺表示她不能接受。有大腹便便乘船经过的商人,甄螺觉得人长得丑。有身体强健的渔夫,她却总觉得少了点什么。至于一同来游玩嬉戏的青年男女、携带家眷路过的相貌出众的男子,甄螺虽然没啥节操作为一个有名有姓的妖怪也是干不出做小三的事情来的。
  她就这样日复一日地在河边等待,挑剔挑剔过往的男子女子,偶尔从中学习一些人情世故。却是一直没有等到那个,一眼就能让她托付终生的良人,之前所设想的夫君养成计划只能搁浅。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