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契若金兰(古代架空)——李七百

时间:2019-10-18 11:06:56  作者:李七百

 

 
《契若金兰》作者:李七百
 
文案:丰儿不知又想到了什么,开口道:“凉风,我有一个好奇的。”
“什么?”凉风扯来自己的白色斗篷,往两人身上掩了掩。
“你师父和你师娘……呃,你师父的仙侣,他们都长得真好看,你怎么单就喜欢了女子呢?”
凉风道:“我随心动而择情,是因你,无关男或女!”
“嘻!”丰儿好生满足。
(三界系列二)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仙侠修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凉风,青雨丰儿 ┃ 配角:婀希,孙药神 ┃ 其它:金池,止观
 
    
    第一夜 
 
  寒冬正月,子时,大雪纷飞的夜里,一辆马车停在朱门贵宅前,两名婆子上前问了赶车的人一会儿话,须臾,一婆子向后喊了一声,大门开,春凳处十来名奴才转身退避。
  两名婆子身后上前来六名丫环,两名挑灯,两名上前搀扶马车上的人落地,最后两名取下马车上的细软。
  马车上下来的人,一袭雪白斗篷由头盖至脚边,在这大雪地里,若不动的话,几乎融到一块。
  挑灯丫环在前,两名婆子在侧,四名丫环紧随其后,一路由前门大院引这位晚客进到内院里来。
  不知走了多久,晚客才知此处大的过份。一行人终于进到内院,雪停,满天星斗下一条河挡住了去路,婆子丫环们步子未停,引晚客上了一座精致亭桥,入夜只瞧得这内院景色三四分,但远处灯火、水面波光可瞧的出这并非普通人家。
  她们与巡夜的婆子们第二回照面的时候,右侧的婆子开口道:“圣女,到了。”
  被唤“圣女”的晚客抬首,露出一张冷若冰霜的面容来。她心下生疑,面前出现的院子与别处不同,如今才正月初十,这府中上上下下无不张灯结彩,怎么只这儿一处,如此清冷。
  一道院门拦住年节,门额上题“咏絮汀兰”,婆子上前一步,道:“圣女,里面请。”
  圣女点头,随婆子丫环们入院,院里种满白玉兰,香气扑鼻,吸引了圣女的注意,难怪刚刚远远的就闻得了香气,但她们的脚程不允许她多逗留,一直到院里主屋门前,才再次停下。
  婆子立在窗下,向里喊了一声:“六小姐,人来了。”
  里头未响应,而是出来一名与她们皆不同打扮的丫环,她挑开厚帘些许,说道:“进来吧!”
  两名丫环帮忙掀开门帘,独圣女进屋。
  屋内灯火通明,扑面而来的暖气和玉兰的香味,叫她顿了顿。
  此时身后上前来两名丫环,帮其脱下了斗篷。圣女里头衣旧一身胜雪白衣,腰间佩戴一块蓝穗莲花玉佩和一个银白色香囊(锁灵囊),她与这屋内一比,素的很,可在这样的夜里到来,倒有让人恍惚是仙女下凡了。
  屋中,除了琳琅满目的古玩字画,屋内还站着三名丫环,只是从进来到现在,既然连一息都未闻得,她们敛声静气,听候一旁,寂然开始,寂然结束。
  “人呢?”左侧,传来慵懒的女子声响,这时先前那位有别于她人的丫环上前来,伸手往里,说道:“圣女,里头请。”
  她点点头,转进幔帘来到里屋。
  先入眼的,是矮桌上摆着一支红绯色的花瓶,花瓶里插了一枝白玉兰,接着才是半趴在矮桌上的女子,未穿外衣,只简单着一件烟雨红的中衣,及腰青丝半绾半束,配戴两只玉兰珠花,其他配饰皆已除下,粉黛未施。
  她便是这国公府,青南山的六女儿——青雨丰,小名幼安。
  “凉风见过六小姐。”
  “凉风?……起来说话吧。”青雨丰眼也未抬便开口,自然就不知人家根本未屈身福礼。
  不过她此刻根本没有心思,可听出十分的不耐烦,她接着将原本撑着头的手放下,“坐吧。”
  “是。”凉风走近,在其对面跪坐下来。
  青雨丰这才抬首,抬眸,瞧见这一袭白衣时皱了皱眉结,接着对上这张清心寡欲的脸时,困顿的双眼倒是一亮,整个人醒了些。
  瞧着圣女这绾了一半的束冠,不男不女,比起普通的道姑又过于漂亮了些,六小姐不知是悦还是不喜,凉凉的说一声:“倒是像个圣女!”
  “六小姐见过其他圣女?”凉风也看她,其貌自是闭月羞花,只是眉眼十分张扬,就是如此无血色的身体,未施粉黛的面容,也能瞧的出她的乖张娇骄之气,叫人瞧着十分醒目,一时难以移目。
  “哼!”青雨丰轻笑了笑,还算客气的问道:“圣女打哪来?”
  “白云峰,络绎观。”
  青雨丰不曾听闻,只接着问道:“先前,可曾如此帮人驱邪过?”
  凉风摇摇头,又点点头,在青雨丰立马不悦的神色中,平静回复:“凉风入门习得的便是帮人驱邪除魔气,只是未曾直接住到府上来。”
  “那……是否我这身上的邪祟驱完了,你便走?”
  “是!”凉风抬首,显然明白自己不受欢迎。
  “行吧,那今晚便开始,你要何如?”
  凉风答:“凉风,在此处打坐,六小姐按平日就寝便是,今晚要先探邪祟底细,才好开始作法,最后根除。”
  “哦,那就是我今晚还是不得好睡?”
  六小姐开口即是横冲直撞毫无顾及,凉风一听再次抬首,说道:“我给六小姐制了些平心助眠的草药,可伴六小姐入眠。”
  说罢,从袖口里拿出一香囊来,搁置桌上,玉兰花旁。
  “哼!”雨丰再次轻笑,看也未看,接着往外唤了声:“婀希。”
  “小姐,可是要睡了?”那打扮与别的丫环不同的丫环进来了,得六小姐点头后,上前来与凉风含首,未言其他,接着扶六小姐起身,行到水绿屏风后方的床榻上,婀希服侍着摘下珠花、解去束发、换上内裳、脱去袜履。
  青雨丰翻身面朝里躺下,婀希准备放下床帘时,她开口道:“不必放下。”
  婀希跪在床榻边,“小姐,我们与圣女皆在屋里守着,您莫怕!”
  “它只在梦中扰,你们就是来人站了一屋一院的,也无用,”青雨丰又静了静,无力的说道:“退下吧。”
  “是。”婀希查看了油灯后,这才安静退出内帏,来到外屋,同凉风福礼,低声说道:“圣女,今夜劳烦了,我们皆在屋内,有事唤婀希。”
  凉风点点头,接着进到里屋,还是坐在先前的位置上,盘腿,闭眼,打坐。外屋婀希和另两丫环今晚守夜,便退至房门进来的右侧屏风内,里头置了三张卧榻,是给守夜的丫环们睡的。
  少顷片刻,子时过,屋中传来细微声响,四下窗门紧闭,此刻却有风缓缓吹入,吹得屋内油灯晃了晃,熄了。
  凉风抬首,那股风由房梁顶上来,绕过屋内帐幔,凉风一起身时,它消失不见。
  此时床榻上的青雨丰开始不安起来,凉风未管,只在屋中步行起来,一室灯火灭,她初次来却能在摆放过于繁杂的屋内信步而行,一桌一椅皆未触碰,期间一声未响。
  就是平日里常年在这屋侍候的婀希都未必做的到。
  床榻上,青雨丰又来到了此处——一个废弃的演武场,和往常“来”时一样,这儿刚下过一场大雨,地面泥泞,十分难行,紧接着周边出现八名武士,骑在战马上,人与马皆身穿黑铠甲、青铜头盔和鬼怪面具。
  他们手握长矛,无声无息的围着她,雨丰只觉呼吸困难起来,接着远处山谷传来风声,战马带着他们向雨丰冲过来。
  今天她决定不闭上眼,勇敢直视着,她要眼睁睁看着自己是如何被长茅刺破她的皮肤再将她挑到半空,被马蹄来回踢踹,自己就像一颗蹴鞠一样,被他们踢来踢去,直到满身伤痕,再被狠狠一脚踹到地面,那里突然出现的无底洞……
  “不,不要……” 不,她痛到生不如死,可是却不想死,不甘心死。
  可随其落地,那幽黑的无底洞消失了,她的脸接触到的地面是柔软的,清香的,身上的痛也减轻了许多。
  青雨丰惊魂未定,睁眼,触眼的是一片白茫茫,这片白柔软如云朵,像幼时母亲的怀抱,她向里偎了偎,再次闭上眼,沉沉睡下。
  凉风抬首,屋内油灯复燃。
  右侧睡了一觉的婀希惊醒,屋内光亮如常,六小姐那边却静的异常,便不放心,赶紧披衣下地,进到里屋时发现圣女不在,再走到内帏时,才看到床榻上,圣女盘腿坐着,六小姐正被其抱在怀中,如婴儿般的睡着。
  “……”婀希惊,不知作何反应。
  凉风倒是淡定自若,抬手做了噤声手势,婀希只想六小姐能一夜好眠便是好的,况且老爷请来圣女便是这个意思,便含首福礼无声的多谢圣女照顾自家小姐,婀希接着退至外屋,可终究是第一夜,不敢放心,便合衣坐在外屋守着。
  卯正,天边翻鱼肚白,婀希进到内帏,瞧见圣女轻手轻脚的将六小姐放置枕头上,下地穿鞋正要起身时,被六小姐扯住衣袖。
  青雨丰迷糊的杏眼打开一半,咕哝一声:“你去哪?”
  “天亮了,邪祟不会再来,六小姐请安心入眠。”
  “……嗯,醒了我传话于你,你即刻来。”
  “好!”
  得凉风应允,雨丰这才安心似的,松了手,侧身朝里安然入睡。
  婀希从昨晚到现在,无不惊奇的,一来想这圣女果然厉害,虽不知几个时辰前发生了何事,可明显小姐睡的不错,没有再发噩梦,亦没有惊叫连连吵得全府上下不得安宁;二来是惊六小姐向来对人对事清冷的很,只有对自己还算亲近些,可是这十五载,除了幼时先夫人在世时她会软浓说话,刚刚这……是第一回见的。
  凉风随婀希来到外屋,确认道:“平常白日,皆无异常?”
  “是。”
  “好。”凉风倒也疑惑,这到底是何方邪祟?
  两名丫环上前帮其披上斗篷,婀希道:“圣女请随婀希来。”
  凉风随婀希出门,但未出咏絮汀兰,婀希领着其进到院中西厢房屋后一隅,此处独有三室,一个小院落,十分清静别雅。
  婀希介绍道:“此处是老爷夫人闻得圣女愿来府上帮小姐驱邪,特地安置的,想来圣女需要清静处,不知这儿可否满意?”
  凉风点点头,国公府虑的极为周到,便含首道:“有劳了!”
  婀希这才松口气笑了笑,接着说道:“圣女请先休息,丫环们在门外等候,需要什么直言便是。”
  络绎观向来自给自足,凉风也从小养成独来独往习惯,说起要人侍候,白云峰上师父的仙侣金池前辈倒是她第一回见的,只是金池前辈的衣食住行一律由师父亲力亲为,与此处深宅大院又是不同的。
  凉风想来若开口说“不必”反而是添麻烦,再者不过数日便罢,便未言其他,只含首道谢,入屋歇下。
  巳时过,青雨丰醒来,睡得一觉好眠,人坐起身来神清气爽,浑身痛快,只是那片“白”她有些分不清,是梦还是……
  “婀希?”
  “婀希在,小姐醒了!”婀希也掩不住的欢喜,刚刚老爷那边还派了人来问话,婀希简单说起昨晚一事,又道小姐安眠至现在未醒,回话的人便也欢喜,随后丫环进来说“老爷下朝回来听之,甚是欢喜。”
  一众丫环侍候着六小姐洗漱、梳头、换衣和用膳,皆不在话下。
  
    
    第二夜 
 
  六小姐今天的胃口也好了,刚刚镜前,丫环们皆开怀,说小姐的面色都好起来了。
  青雨丰也是数年来第一回食之有味,食之半晌后想起来,问道:“婀希,可知昨晚发生了何事?”
  婀希近身,一五一十的将自己所见道于小姐听。
  雨丰顿了顿,未言其他,只静静用膳,完毕后,净口洗手,接手清茶抿下数口后,复又问:“那圣女呢?”
  “回小姐的话,在西厢后屋休息,圣女先时有问,小姐白日如何,我如是说道,圣女未言其他,便入屋休息了,想来还是入夜再来。”
  “也罢,她们……”雨丰接着吩咐道:“皆不同于俗人,你多安排几位利落的丫环婆子去照顾,一应物品不必好的,但要她顺心顺眼的,茶果饮食也要特别注意。”
  婀希见小姐是第一回如此关心人,倒也是开心,便赶忙回道:“都有的,先前人未来时,老爷皆安排妥当了,一切当以圣女入仙门后的习性安排。”
  “嗯!”
  酉正,晚膳过后,六小姐却又换了个脸面,清清冷冷的坐在内屋矮桌上,一言未发,面上显而易见的不悦,但目光只落在那白色香囊上。
  婀希摇头笑了笑,小姐真的是,都要出阁年纪了,还喜如此!
  此时,西厢后屋凉风起身,沐浴,打坐冥想,须臾,这才起身出屋,门口一位挑灯的丫环已静候多时,凉风说道:“以后我皆是这个时辰出门,到点即来便可,不必久待。”
  丫环一愣,面上略红,含首弯身道:“是,多谢。”
  接着才一前一后往东厢主屋而去。
  不过六小姐并未就寝,凉风倒也不急,到院里时伫足停步,又下一天的雪此刻停了,仔细瞧了瞧这满院的白玉兰后,才转身进屋。
  婀希和另两名丫环福身,“圣女,里面请!”亦帮其除下斗蓬。
  凉风含首,入屋内,瞧见今天六小姐衣冠楚楚,虽然昨晚一样不大耐烦,但倒也有不同,比如昨晚手是撑着头,闭目养神,可今晚十分清醒,右手食指挑着她昨晚留下来的香囊,轻轻晃着。
  “凉风见过六小姐。”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