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这破镜又大又圆(古代架空)——李狗血

时间:2019-10-20 09:19:25  作者:李狗血

   《这破镜又大又圆》作者:李狗血

 
  文案:【十二年前】贺云裳:秦匪风,我冷。
  秦匪风不语,转身带来了江湖众派,看他被剜眼挑筋,万蛊啃噬,焚心而亡。
  【十二年后】聂珵:秦匪风,我冷。
  秦匪风沉默半晌,解下自己衣带。
  聂珵:你脱什么裤子!!!
  (霸道傻子攻vs嘚瑟皮皮受)
  此乃两个江湖大佬失忆十二年后重逢,沦为二逼夫夫的故事。
  狗血预警,1v1,伪养成,年下,齁甜,HE。
  作品标签:古代武侠,甜宠,搞笑,武侠,破镜重圆。
 
 
第1章 当手残遇到眼瞎
  不寿山脚下。
  “老板娘,买香囊吗?”
  客栈老板娘正低头算账,闻言下意识便要赶人,却手挥在半空,使劲儿嗅了嗅,一脸欣喜地抬起头,视线落上对方的问擎道袍,脸上刹时挤出一朵菊花般的笑容。
  “哎呦,这位道长是从不寿山下来的吧?长得可真俊,怪不得能做出这么好闻的香囊,跟市面上的庸脂俗粉就是不一样,多少钱?我都买了!”
  聂珵一笑,把小布包里的香囊一水儿倒出来,伸手比划一下:“每个十文钱。”
  “好说好说……”
  老板娘看见香囊后笑容僵了一下。
  “道长,你这香囊味道不错,就是……也太丑了点?我家10岁的娃娃都比你缝的精致嘞……”
  聂珵闻言也不争辩,就露出一脸失望:“哦……那你还要买吗?”
  “买!”老板娘道,“不过,你这香囊,可得便宜一些了呀。”
  聂珵装模作样想了想:“好。”
  于是,聂珵拿了下山后的第一桶金,心情不错地叫了几个小菜。
  他在无心台住了十年,如今下了山,小布包里除了一件最初上山的衣物,全是亲手制作的各种驱虫香囊。是了,他怕虫子,怕到能失去理智那种,所以他一个眼看要而立之年的大男人,身上总是香气扑鼻的。
  而老板娘此时才见到聂珵筷子都拿不稳的右手,忽然明白过来聂珵的右手患有残疾,所以香囊才缝得那么丑,心里有点过意不去,脑补出一万字残疾小道长的倔强修行之路,就坐过去,又给聂珵加了个鸡腿。
  聂珵也不推脱,表情淡淡的,抖着半废的右手吃得那叫一个身残志坚,把老板娘看得热泪盈眶。
  然后聂珵貌似不经意地问老板娘:“大姐,我在山上呆得太久了,你知不知道近来江湖都有什么新鲜事?”
  老板娘一看就是吃瓜群众界的泰斗,眼睛立马瞪得锃亮:“道长,你下山难道不是去参加奉仙大会?”
  聂珵自然不知道奉仙大会是个什么鬼,不过听名字感觉很牛逼的样子,猜测聂又玄突然离开无心台说不准就是因为它,自己可得小心谨慎一些,万一碰上了再被抓回去,他就没这么容易出来了。
  所以聂珵面不改色一笑,心里小盘算啪啪响,琢磨着怎么打听出大会的更多细节,却突然间,听到一阵嘻嘻哈哈的喧嚷声。
  聂珵下意识往窗子外看过去,只见几个8、9岁的小孩儿正推搡着一个浑身破烂不堪的乞丐。
  “哈哈哈他竟然真的吃下去了!”
  “那可是馊了五天的包子,我们家的狗都不吃!”
  “他果然是个傻子吧!”
  “哎呀你看他给你磕头呢,是不是还想吃?”
  为首的小孩儿闻言,笑着踢了踢此时跪伏在地上似乎有些不舒服的乞丐:“喂,傻子,你给我磕一个头,我就再给你拿好吃的来,怎么样?”
  乞丐拱了一**子,却只是难受地按着自己的胃部,也不知到底听懂小孩儿的话没有。
  那小孩儿等了半天见没什么动静,脸色一沉,直接去抓乞丐披散的头发。
  “阿武哥!他的头发很脏的……”其他小孩儿立刻惊叫。
  而为首叫阿武的小孩儿显然十分好面子,一定要提着乞丐逼迫他给自己磕头。
  结果那乞丐刚一抬头,忽然“哇”地一下,稀里哗啦吐了阿武满身。
  “啊啊啊好恶心!!!!!”
  一帮小孩儿呼啦一下捂着鼻子四散开,只剩那被吐了一身的阿武。
  阿武就呆愣地看着自己一身污秽,半晌,终于回过神,竟扯着嗓子嚎起来,撕心裂肺的,好像不是被吐了一身,而是被捅了一刀。
  而那乞丐总算将胃里的馊菜吐出来,估计舒服很多,也不管耳边杀猪般的噪音,兀自心情愉悦地躺在地上滚了两滚。
  聂珵扑哧一笑,心想还真是个傻子,便要收回视线。没想到这时,又见几个壮汉被哭声吸引过来,其中一个尤为气势汹汹,手里还拎着把尖头铁锹。
  “爹!”
  阿武看见铁锹壮汉,大喊了一声,然后哭得更凶了。
  阿武的爹大步蹿过来,二话不说挥着铁锹便给了还躺在地上的乞丐狠狠一下,乞丐被打得呜咽一声,身子抖了抖,却也不反抗,好像早
  已经习惯了一般,只是蜷缩起来,在接踵而来的暴打中,死死捂住左眼。
  聂珵挑了下眉,之前乞丐抬头的时候,他看见乞丐的左眼似乎是瞎的,皮肉都纠结在一起,也不知这种情况下,他为何要拼死护住一只瞎了的眼。
  眼看不一会儿功夫,乞丐的身上已经血迹斑斑,裸露在外的两只手臂更是惨不忍睹,那阿武的爹依旧没有停止的意思,而阿武也不哭了,开始拍着巴掌给自己爹叫好。
  周围坐了不少人,都事不关己,没有一个上前阻止。
  聂珵活动了一下发酸的脖子,不知道为什么,心情有点烦躁,估摸着是那个阿武太吵了。
  而他刚一起身,却被身旁老板娘按了一下。
  老板娘神秘兮兮地开口道:“道长,我劝你还是别管,我听说那乞丐原本也是个十恶不赦的东西,后来遭了天谴才变成个傻子……”
  聂珵咧嘴笑一下,没等老板娘说完便道:“大姐,那傻子是什么人我没兴趣,我只是……想帮那熊孩子一把。”
  聂珵的“帮”字听起来格外真诚,老板娘一愣,聂珵已经踩着窗子翻了出去。
  聂珵动作却不怎么利落,袖子下摆刮在窗外的木板上,划了个老大口子。
  于是,聂珵心情更差了。
  这边阿武的爹早已打红了眼,根本不顾乞丐的死活,却突然听见阿武的一连串惊叫。
  回过头,只见聂珵正一只手肘架着阿武的脖子,跟好哥们似的拖着阿武,一路面带微笑,见阿武的爹看向自己,还点点头,打了个招呼,然后停在客栈门前一口盛雨的大缸旁边,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下,给阿武直接怼在了里面。
  阿武吓得一边扑腾一边乱叫,聂珵就俩手叉在他的胳肢窝下防止他溺水,然后提起来又按进去,反反复复。
  直到聂珵右手一个打滑,差点把阿武给沉缸底儿,阿武的爹终于回过神:“臭道士!你干什么!快放开他!”
  说着,尖头铁锹飞过来,聂珵灵活地一闪身躲开。他好歹在无心台鬼混了十年,要说一丁点儿功夫都没学会,那是扯淡,他就是一头猪,也应该会飞了。
  当然,他还不如猪,他不会飞,但他那点能耐,对付阿武的爹倒足够了。
  聂珵把阿武捞出来扔在地上,然后笑着看他爹:“我在帮你儿子洗澡啊,你儿子身上这么恶心,你也不管管?”
  阿武他爹就是再没读过书,也看得出来,这货绝对不是给自己儿子洗澡。所以阿武他爹愤怒了,连带着其他几个壮汉,一起朝聂珵冲过去。
  聂珵在无心台见惯了问擎弟子精妙绝伦的身法,所以他看着这几个壮汉的动作,就跟看几头大象玩摔跤一样。
  结果就在他内心还有点小兴奋地想这一仗稳赢了的时候,突然间,周身一冷,空气中渗出几丝邪异诡谲的凶煞气息。
  聂珵心里一紧,顾不上去看几个毫无察觉的壮汉,就凭直觉抬起头,然而来不及他出言警告,一道黑影从空中急速扑来,一瞬间掠过一名壮汉的头顶,还未看清动作,便听那壮汉一声凄厉惨叫,额头已破开拇指宽的血窟窿,黑色的血汩汩流下,壮汉瞪着眼睛,转眼间便断了气。
  事发突然,所有人都呆愣在原地,直直盯着壮汉的尸体。
  直到聂珵一声厉吼:“看毛啊!还不都进屋!关紧门窗!”
  一堆人总算回过神,而混乱中,有人一边躲进客栈一边大喊:“活青子!是活青子!!!”
  听到“活青子”三个字,众人眼底的惊惧之色明显加重,不管不顾地四处乱躲。
  聂珵自然也早就意识到这是什么玩意,虽然在无心台从来没遇见过,但藏书阁里的典籍他倒没少翻,知道这玩意的可怕之处。
  所以他一嗓子吼完,就也大跳着往客栈里头蹿。
  没想到求生欲太强,聂珵一不小心把一壮汉给撞飞了,正是方才围殴他的壮汉之一,只见对方扑腾着迅速起身,一边跑一边回头瞪了聂珵一眼,那眼神分明在说,卧槽你可是一个道士你不赶紧除了它你跟着我们躲个鸡儿啊!
  聂珵心说你刚才围殴我的时候可没这么看得起我,我就要跟你们一起躲个鸡儿,怎么地?
  可是就在他眼看要钻进客栈的时候,余光一扫,突然停了下来。
  那个半瞎的傻子还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似乎是晕了过去。
  然后就在聂珵犹豫的一瞬间过后,客栈大门被最后一个躲进去的人迅速合上,并且紧接着传来一阵叮叮当当的响声,一听就是又搬了什么东西把门给堵死了。
  聂珵朝天翻了个白眼,却还没等翻回来,便感到又一阵凶风刮过,那玩意又出来了。
 
 
第2章 打个鸟?
  聂珵记得无心台的典籍里提到过“活青子”,通常是以一种极其繁琐的邪术,将活物炼成可供驱遣的杀人兵器,活物本身的攻击力越强,炼成后便越凶猛,故此便有等级之分。
  像眼下这个,如果聂珵没猜错的话,应该就是个低阶的玩意,毕竟高阶活青子根本不会暴露行迹,且多会被**控行事,目标性很明确,更不可能给人逃进客栈的时间。
  但话说回来了,甭管等级高低,关键是,他聂珵在对付活青子这方面就是个毫无经验的辣鸡,他在无心台整日懒散,心思都花在今天夜宵吃点啥上,他最拿手的,无非就是逮个兔子打个鸟。
  打个鸟?
  聂珵突然一愣,紧接着闪过刚才那壮汉被攻击时的画面,心想这玩意生前可不就是个鸟吗!
  目光紧盯着眼前冷不丁掠过的黑影,泛着怨气的凶风在周围蹿来蹿去,却似乎并不急着对聂珵下手,反而更像在挑逗玩闹。
  不过聂珵可等不到它玩够了把自己也嗑出一个血窟窿,聂珵就干脆弯腰捡了几颗小石子,一边注意对方的动静一边给自己洗脑,心说这玩意再邪门,它也就是个鸟,烤一烤指不定还能吃。
  这么一想,聂珵终于放松了一些,然后可能是心理作用,感觉那玩意的动作都慢了下来。
  就在黑影悬停在半空的一刹那,聂珵早已准备好的左手食指迅速将石子连番弹出。他右手虽然半废,但好在左手还算灵活有力,尤其,当把对方想象成一盘烤鸟的时候。
  “啪”地一声,伴随几根绒毛飘落,一团灰不溜秋的东西狠狠摔落在地。
  聂珵瞪了下眼,看着地上扑腾着的小麻雀,没想到自己还真能把它给打了下来,一时竟有些崇拜自己。
  聂珵顺手捞起地上一把铁锹,就要上前再补上两铲子。
  结果聂珵刚凑过去举起手,就见那小麻雀突然恢复状态,起飞之前仿佛还看了自己一眼,眼底竟带了几分不可置信,翻译过来就是:你这个负心汉怎么可以打我!
  聂珵被这一眼瞄得心里十分不服,表示你这是个什么鬼眼神?你特么一嘴就嗑死一个人我打你两下你还委屈了?
  权当自己眼花,聂珵紧攥着手里的铁锹,然后便看见那小麻雀又化身一道黑影,这次竟朝地上的乞丐直直冲去。
  可能方才被打下来的时候多少还是伤到了,小麻雀的动作略为迟钝,聂珵一铁锹扔过去,虽然没打着它,却也让它暂时调转方向。
  不过聂珵忘了控制铁锹的力度,铁锹落下去的时候“咣叽”拍在乞丐脑袋上,给乞丐一下就拍醒了。
  只见那乞丐似乎有点茫然地坐起身,却没知觉一般,对自己一身的伤痕毫不关心,就悠悠地转了头,看向聂珵。
  聂珵此时不经意间和乞丐对视,对方满脸血污和泥垢,看不出究竟长什么模样,却唯独这只还算健全的右眼,虽然没什么神采,但是乌黑明净,仿佛一潭清澈的死水。
  莫名地,聂珵心中一紧,眼眶酸涩,像是要流下泪来。
  然后愣神的瞬间,眼前一道黑影再次闪过,来不及聂珵细想,动作已比脑子先一步做出反应,两个大跳扑过去,飞身扣住距离乞丐只剩咫尺之隔的小麻雀。
  小麻雀看起来虽与寻常麻雀没有分别,但是在聂珵身下用力挣扎之时,力气却大得诡异,聂珵只觉得入手一片冰凉冷硬,阴森彻骨的寒意激得他头皮发麻,下意识地双手发狠,只听一道细微的爆裂之声,紧接着空气中传来几乎刺破耳膜的凄厉哀鸣,怨气消散,腥臭的黑血
  从聂珵指间缓缓溢出。
  “……”
  聂珵一头虚汗地保持着狗吃屎的姿势,迟迟不敢相信,自己竟然就这么徒手捏爆了一只活青子。
  说好的自己只是一个辣鸡呢?
  这玩意也太脆皮一些了吧?
  重点是,好特么恶心啊啊啊啊啊!!!
  聂珵绝望地闭上眼,他需要静静。
  然后,他约莫趴了半柱香的功夫,只觉得味道更刺鼻了,还隐约掺杂了一股烂菜叶子的馊气。
  聂珵疑惑地睁开眼,一抬头,便见那乞丐几乎贴在自己的脸上,两人鼻尖碰着鼻尖,而乞丐看自己抬头,傻了吧叽地咧嘴一笑。
  这是聂珵下山后和秦匪风的初遇,晴空万里,蓝天白云,一阵微风袭来,秦匪风额前的碎发抚过聂珵的脸,聂珵鼻翼翕动,疯狂地吐了。
  聂珵就边吐边纳闷,为什么自己要拼死救一个馊烘烘的二逼乞丐!?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