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凌云江湖(GL百合)——醉风林

时间:2019-10-20 09:21:14  作者:醉风林

   《凌云江湖》作者:醉风林

 
  文案:8岁那年,纳兰翎站在桃树上玩耍,看到一美女经过,顺手摘了个桃子砸了过去。
  然后...被美女丢进了莲花池。
  18岁那年,拜入凌云阁,成为第一大弟子,学艺不精被扔进了鳄鱼池....
  师父!!为什么你总喜欢把人扔进水里??
  记仇需要记十年这么久吗?是桃子动的手,不是我!!
  十多年追妻之路,师父一定是我的!
  凌钰:羽国长公主,亡国时,青丝变白发,隐匿江湖,创派凌云阁,任阁主
  纳兰翎:纳兰氏正统传人,天生蓝瞳,此生唯爱长宁,一生不悔
  1V1,师徒文,he!!年龄差十岁,甜虐,带刀糖,慎入!he he!!
  欢迎收看古风三部曲之一《君澜天下》、之二《清云未央》
  本部为古风第三部 ,剧情有承接,每部CP不同,但独立看也没看问题 
  欢迎收藏“醉风林”鸭,顺便关注一下小博“醉风林”就更好了!
 
  内容标签:年下 江湖恩怨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纳兰翎,凌长宁 ┃ 配角:纳兰清,柳千寻、叶冥,应红叶等 ┃ 其它:师徒、1V1、甜虐、HE
 
 
第1章 楔子
  “师父!”纳兰翎凤冠霞帔,追出门外,望着眼前那个熟悉又陌生的人影,她惶恐地问:“还未拜堂,师父不要喝一杯喜酒再走吗?”
  凌钰没有转身,甚至连表情都不曾发生过半点变化,只是淡淡说道:“为师还有事要办。”
  “长安也是你弟弟,难道你不想看着他娶徒儿吗?”纳兰翎甚至不知自己为何这般发问,从沉睡中醒来至今,每次见到师父,心都会莫名的疼,纵然她已经忘记了前尘往事,可她知道跟师父之间一定发生过什么,可惜从凌钰的眼中从来捕捉不到任何。
  今天王府红绸高挂,一片喜庆,她即将下嫁凌钰亲弟凌犀,长安是他的字名。
  这位既是师父又是亲姐的凌钰,应当到场,可她来此后匆匆见了纳兰翎一眼,便要离开。
  “翎儿,长安自小敦厚,对你情深多年,你好好待他。”凌钰说罢,跃身而起,翩然离去,纳兰翎想要唤她,声音却哽在喉咙,发不出声。
  云海茫茫,薄雾环绕,细雨打在苍松树的枝头,一望无垠远方,山峰延绵起伏。凌钰白衣飘飘,三千银丝白发,垂挂而下。纤细的身子摇摇欲坠,她站望了许久,眸间暗淡无光。
  “咳咳咳~”几声轻咳之后,一抹鲜红从嘴角缓缓流出。她扶着苍松枝干,缓缓席地而坐,她重伤在身,真气几乎耗尽。她拼尽最后一丝力气,才能在看到纳兰翎那身喜服时,保持镇定。
  凌钰依靠着树旁,眉眼处愁云淡雨,稀疏的雨透过苍松落在她发间,点点落红在雪白的发丝上,如梅绽放。原是半头青丝,不知何时已是尽染霜白,望着这满头白发,她唇角微微扬起,煞白的脸色,那忧伤的笑意看起来带着一丝苍凉,她喃喃自语道:“翎儿,你穿凤冠霞帔很美,可师父已经老了。”
  提到纳兰翎,凌钰唇角的笑意变得柔和,原本冰冷的身体,也被温暖包围。她缓缓闭上双眼,不知过了多久,好似听见有人在呼唤自己:“师父,醒醒,别睡了,师父~”
  那声音空灵悠远,恍若在梦里,凌钰从虚弱中睁开双眼,一张倾城之貌映入眼帘,那双如精灵般的蓝瞳,仿佛能够装下星辰大海。纳兰翎的眸间,永远里面只有她,而面对她的时候,纳兰翎总是笑脸盈盈。
  凌钰喜欢听她没大没小地偷偷叫着自己名字,也喜欢她窝在自己怀里一遍又一遍叫着:“长宁,长宁”
  “翎儿?你回来了…”凌钰以为真的是纳兰翎,她支起身体,扬起一抹无力地笑意,她想要抚摸纳兰翎的脸,可手却在半空中挽了个空,纳兰翎的身影也如泡影般消失了。
  她仰头苦笑,冰冷的雨如一把刀凌迟着心。没关系,纵然纳兰翎忘记了自己,只要能安好的活于世间,比什么都重要。
  “咳咳咳。”又是几声咳嗽,五脏六腑相互牵扯般的痛,多久没有受过这般重的伤了,凌钰低眉苦笑,却忽然听见有弟子来报,“阁主,不好了,三岛四派五灵门听说您重伤在身,集结人马要攻打凌云阁,如今人已经在凌云山脚下了。”
  凌云原本伤心落寞的神情,顷刻变得冷漠,眸间透着一股狠意,她轻嗤一声,冷笑:“让他们来,来多少,杀多少!一个也不用留!”
  “是!”
 
 
第2章 天陵玄机
  谣传凌云山中有一门派,名为凌云阁,内有天下武林绝学,更有无数宝藏,说金矿银山也不为过,谁都想来一窥究竟,最重要的是夺得武学宝典,练就上乘武功,可一统江湖。
  如今的江湖,一盘散沙。四派五门七庄相互内斗,自上任武林盟主逝世,江湖中就便再也没有出现过统治者。总有人想成为武林至尊,号令群雄,因此对于凌云阁宝藏的传闻,都跃跃欲试。
  一座凌云峰,形如其名,高耸入云,凌然于群峰之上。天绝崖,一人身着白袍负手而立,前额两缕白发随风飘动,气贯长虹,好似与天地与山融为一体。仅是默然静立,却好似风云都为她翻涌。
  叶冥健步如飞,脚踏岩石,辗转来到天绝崖,屈膝而下,“禀报阁主,有人闯进了天机陵。”
  她身体微屈,半身披风下藏着空空如也的左臂。她曾经是江湖冷面剑客,现是凌云阁掌事,阁主心腹。
  白衣素浅,翩翩身影立于峰前,如凌云而起。乍一眼,她恍若与山林一体,她没有转身,只听得旷远之音传来,“六门生死阵,她竟闯到了最后?”
  “阁主,知道来人是谁?”叶冥还未说出来人之名,就见她已猜得几分。
  凌钰不语,翩然转身,从峰顶飞落而下,道:“她现在何处?”
  “已到天机陵。”
  “去看看。”
  凌钰创办凌云阁,尚未参与到江湖争斗中,为查看各大门派动向,她命人对外散步凌云阁有宝的消息,借机探清江湖虚实,只是不知为何这些闯入凌云山的人,会在半路被人截杀。
  为了扩大凌云阁,凌钰曾对外放话,凌云阁将对天下招收弟子,但她宁缺毋滥,特在上山之路设了六道关卡,唯有智勇双全,身手敏捷之人方可闯过,可是能上山之人寥寥无几,而今居然有人闯过阵法,直抵最后一关天机陵。
  凌钰很想看看是这人要如何闯过这最后一关。
  天机陵在挖空的山体里,在岩洞相连的地方,有一条小道直通凌云阁,唯有闯过天机陵才有机会进得了阁里。
  凌云阁座落凌云山的山顶,山路崎岖,蜿蜒而上,借助山势险要,凌钰设了阵法,以免外人擅闯,她喜欢僻静清幽之地,常独自打坐练武,不与人多言。虽曾放言要对天下招收弟子,可众多人都为了寻宝而非真正为了拜师入门,而扩大凌云阁,只为了她曾经的一份承诺。
  天机陵上峰是一座石室,从石室内俯瞰而下,可看到闯关之人。六道阵法对于悟性高的人来说并不难,哪怕是到这最后一阵考验的也并非武功高低就能闯过,而是对周围事物的观察以及敏锐性,但是阻碍寻常人闯入凌云阁却是绰绰有余。
  “果然是她。” 凌钰言道,从瞭望口可清晰看到一个雀蓝身影正在陵中查探情况,她倒是沉着冷静的在观察周围环境,并不急于要破关。
  “阁主,这天机陵可是暗藏玄机,她能破得出来吗?”
  “一般人未必,但是纳兰翎,难说…”
  闯关之人正是天生拥有蓝瞳的纳兰翎,那双眸中藏着世界最真的情,最深的爱,从她八岁初见凌钰开始,她活着唯一的目的,就是有朝一日能够陪在凌钰身边。
  颠沛流离的岁月,寻找凌钰的这些年,没人知道她经历了什么。只是她那双湛蓝的瞳色中,总令人有种落寞的孤寂感,唯有见到凌钰时才能绽放星点光亮。
  从踏入天机陵开始,库门就被紧紧关上,四周恍若铜墙铁壁,就连火把的光亮都很微弱。纳兰翎知道这是最后一关,必须闯过去才能到达凌云阁,才有可能成为凌钰弟子。
  “哼,我能过前五关,也能破掉这天机陵,谁也别想阻止我。”纳兰翎灵动的眼神在四周游走,这光滑的四壁,除了有几根凸出的木桩,什么都没有,但是她知道这墙壁背后一定暗藏玄机。
  地面并非平地,山石堆砌的凹凸不平,凌乱得无法辩清是否藏着开关。她本想在这乱石之下找寻章法,但到头来发现这些只是障眼法。
  “这五关走来,几乎每关都有暗器,如果破解不了就会一直被捆缚,而这密封的石壁空气也会越来越少,若找不到出口,会窒息而亡,前几关都是因为触动了暗器,躲过那些危险才看到生机,这关应该不会故技重施吧。”纳兰翎喃喃自语,声音虽小,却都传到了凌钰耳中。
  “自以为是。”听到纳兰翎的话,凌钰漠然地说着,在这张冷如冰山的脸上,从来看不到笑意,至少叶冥跟着她的这些年,莫说看到她的笑,就连听她说上几句话都是奢望。
  自从鬓角的头发白了以后,曾经的凌钰也死了,如今只是一个心如磐石的一派掌门而已。
  约莫一盏茶功夫,纳兰翎还是没找到玄机,她抽出孔雀鞭,轻点足间,胡乱抽打一番。
  “她这是做什么?”叶冥没看明白。
  凌钰依然面无表情,“她想用散落招式击打墙壁,看能否触碰什么开关。”
  叶冥点头,倒也不失为一个办法,只是这关就算她的鞭子打在了开关上,恐怕也解不了这个局。
  几十招下去,墙壁纹丝不动,没发现任何蛛丝马迹,纳兰翎却累得疲惫不堪。她甩下鞭子,原地盘腿而坐,“果然同一招不能重复使用。”
  纳兰翎捧着下颚,眼看火把的光亮更加微弱,如果火把熄灭她还没有找到出路,怕真的要闷死在这里了。
  不行!死在最后一关,未免太可惜了。她不能半途而废,说好的要去长宁身边呢??纳兰翎又重新站起,四周检查一番,还是百思不得其解,她总觉得自己忽略了什么重点。
  “天机陵,天机陵,怎么一点破绽都没有?”纳兰翎耷拉着脑袋,忽然肚子咕咕叫了起来,她无奈地摸了摸,指着肚子委屈说道:“别叫了,本来想带你去凌云阁吃大餐,结果堵在这里,争气点!”
  连闯五关肚子都饿了,纳兰翎站起身来回踱步,除了进口处的“天机陵”三个字,没有任何文字导向,她站在牌匾下,喃喃自语:“天机陵,天机陵,天机…”
  “天机不可…泄露??”她忽然灵光乍现,忙拔下墙壁一根火把,又去照亮其他火把旁的木桩,这一根根木桩在这里显得非常突兀,天机陵造在山体中,四周基本靠岩石撑起,这木桩放在这里做什么?
  天机不可泄露,也就是说…??纳兰翎扬手,试探性地向木桩拍去,掌间带了点内力,只见木桩忽然收回,与墙壁拗口相平。她又将剩下的七根木桩相继打入墙体,只听得哐当一声,一扇石门重磅开启。
  纳兰翎喜出望外,“哈,这么简单,还想困住我?”
  石室里的凌钰冷笑一声:“得意忘形!”只见她,手臂轻扬,掌风触动石室开关,她转动一块长石,只听得纳兰翎一声尖叫,那原本安然无事的石门后面,竟涌进了涛涛海水。
  得幸纳兰翎那身“穿云追月”的轻功使得好,才能躲过被海水淹没的危险。她迅速移动身体,节节后退,被水逼到了角落,她只能在拐角处撑着手脚,贴在墙壁下。整个天机陵宛如一座水池,莫要说重新找出口,就算徒步而出也成了困难。
  “可恶!”纳兰翎气急败坏,原本就感觉最后一关没那般容易,竟没想到是机关中暗藏算计。
  她必须让自己冷静下来,重新分析现状。凌云山三面环海,东为陆地入口处,南向临海是另一座山峰,西向海水应该在更深的山中,依照她闯关几次转向来判断,这水应是从北边而入。若以八卦方位来看,海水是从西北天乾之位涌出,五行相生相克,土掩水的话,那么生门该在地坤处,也就是东南方向?
  不管了,死马当成活马医,纳兰翎对于这些也是懂个皮毛,现在只能最后一搏了。她脚蹬石壁,双掌凝聚真气,向正对石门的方向而去,掌力击在墙壁上,周围晃动几下,她脚下没有踩踏之物,悬空掉落水中。
  与此同时,墙壁受力,忽现另一扇门,因为地面凹陷,水很快就顺着狭小的通道流了出去,纳兰翎却浸入海水湿了全身。她深深呼出一口气,以为最后一关算是过去了,可刚刚踏入通道处,脊背处就一阵阴凉,原来是那地坤处出口收完海水后启动了保护装置,几枚长矛倏然发出,向纳兰翎射去。
  她愣住,感觉自己已经没有了任何抵抗的力气,难道她就要命丧于此吗?她不甘心,她还没有见到长宁,还有许多事情没有做,她想在孤寂的高岭上,能够陪在长宁左右,她希望有天能与长宁一同面对过往的痛楚,她想…很多很多,还没有实现,她不想死在这里。
  绝望的双瞳透着绝望,她的手脚不听使唤,无法抵御这突如其来的暗器,就在千钧一发之际,两柄长矛忽然在眼前断裂掉落,落下之处有一枚细小的石子。纳兰翎渗出一身冷汗,她捡起石头,看向渐黑的四周,有些激动地叫道:“是你吗?长宁?是你吗?”
  她脚步在原地打转,哪怕看不见凌钰的身影,她也感觉到了,她的长宁就在附近。她握着那枚石子放在心口处,这一刻的欣喜,难以言喻,她终于离长宁更近了。
  石室里面,已经空无一人,凌钰打出那枚石子后,便拂袖离开了,区区六门生死阵,果然挡不住纳兰翎。。
  作者有话要说:  六一快乐!小可爱们,凌云江湖喜发正文,正式连载
  有一篇名为《十年》的现代文预收,请大家有兴趣点一点鸭,正剧HE!
 
 
第3章 一笺之约
  海水渐渐退去,生门处通道已开,天机陵回荡着纳兰翎的那一声声呼唤,却是无人应答,凌钰早已离去。
  纳兰翎能从气息中判断出来,这好似一种与生俱来的感觉,也是这些年她苦苦寻觅的结果。如今她与长宁只有一步之遥,她必须沉住气。
  想到此,她雀跃地向东南出口方向走去。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