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19

我在乱世当霸霸(穿越重生)——眠琴柳岸

时间:2019-10-23 10:39:18  作者:眠琴柳岸

 

 
 
 
《我在乱世当霸霸》作者:眠琴柳岸
 
文案
原文名《我和春秋五霸玩心计》因不可抗力原因修改成现在这个
前世拿着一手烂牌的姜羽穿到了春秋,逆袭成国民男神睢阳君,依旧拿着一手烂牌。睢阳君为燕国苦心孤诣,惨淡经营,每天跟霸主们尔虞我诈,压力很大。
幸好烂牌里混了一张好牌,一日下到民间体察民情,碰到竟敢冲他呲牙的(伪)小狼狗戚然明。睢阳君大手一挥——抓回去好生管教!
没想到小家伙只是看着凶,不禁逗,一逗就秒变小奶狗。
 
姜羽:“明明,过来,伸手。”
戚然明:(紧张巴巴)。
姜羽把定制的玉戒指戴到戚然明无名指上,顺势挠了一下他手心,低头在他无名指上落下一个轻吻。
“戴了我的戒指,就进了我家祠堂,以后要合葬在一起的。”
 
日天日地国民男神宠妻攻x对外狼狗对攻奶狗忠犬受。
双洁,互宠,he。
 
PS:本文世界观背景参考春秋战国,魔改,本质上是架空,谢绝考据,谢绝人参攻击,不喜慢走不送。
 
内容标签: 强强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姜羽,戚然明 ┃ 配角:预收《听说我命不久矣》 
 
 
 
 
第1章 
  昨夜下了一场雨,今晨天刚蒙蒙亮,公孙克的声音就在门外响了起来。
  “不得了了,大人!昨夜马车顶破了个洞,献给晋侯的寿礼被打湿了!”
  姜羽奉燕侯之命,前往晋国贺寿,昨日抵达燕国边境小城饶县,便宿在了饶县驿馆内。只是饶县偏远小城,驿馆自然比不得姜羽在京的府邸,加之连日来舟车劳顿,因此睡得并不舒服。
  姜羽揉了揉额,被公孙克一嗓子给吼醒了,懒懒地翻了个身,嗓音带着刚睡醒时的慵懒沙哑,斥道:“大清早的,吵什么吵?”
  门外,公孙克的声音戛然而止,后知后觉地想起这位的起床气,讪讪一笑,放缓了声音:“大人,卯时三刻了。”
  “唔,”姜羽半睁开眼,隔着床帐看了看窗外朦胧的天色,打了个呵欠,“进来,给我更衣。”
  “是。”
  公孙克推开门,姜羽住的这间自然是驿馆内最好的。入住前经人打扫后,倒还看得过去,宽敞,还亮堂,视野好。从雕花窗望出去,能瞧见丛丛的绿竹,在燕国这东北小国的早春里,绿得喜人。而被褥等一应事物,俱是用的上好的绫罗绸缎。
  公孙克勾起床帐,晨光透过窗外的竹叶,影影绰绰地照进来,落在姜羽的脸上。姜羽左手撑着床坐起身,锦被滑下,露出男人颈项优美的曲线,乌发如瀑垂至腰际,宛如上好的黑缎,柔顺黑亮。
  因为没太睡醒,姜羽半阖着眼眸,鸦羽似的眼睫微垂,抬手挡住刺目的光线。公孙克不着痕迹地挪了挪身子,替他挡住。
  若说美人在骨不在皮,便是姜羽这样,即使仪容不整,满脸睡意,优雅却依旧从骨子里透了出来。
  “大人。”公孙克弯下腰搀着姜羽起身。
  趁着更衣,姜羽仿佛才想起公孙克说的话,回头问:“你说给晋侯的贺礼被打湿了?”
  只这一会儿功夫,他脸上的睡意都没有了,眼神一片清明。
  “是。”公孙克说。
  姜羽张开双臂,让公孙克给他穿上外袍:“湿了哪些?”
  公孙克:“那些金银珠宝倒是无妨,只是有几匹织锦淋湿了。”
  姜羽:“字画都无碍?”
  公孙克:“字画无碍。”
  姜羽放下心:“字画无碍便好,那可都是前代的遗迹,把我脑袋砍了也赔不起。织锦湿了无妨,晒晒就好。”
  公孙克无奈地笑:“大人,您说笑了。”
  “不过,”姜羽又问,“马车好端端地为什么会破洞?”
  公孙克:“县令说,是车棚年久失修,昨夜雨急风骤,横梁塌下来了。”
  “嗤,”姜羽微眯起眼轻轻一笑,“早不失修晚不失修,偏偏我来的时候失修?县令人呢?”
  公孙克:“在外边儿候着呢。”
  姜羽:“起得够早啊。”
  穿戴完,盥洗过,姜羽道:“我们去会会这县令。”
  饶县县令名叫尹平,年过四旬,前年才上任,这两年燕晋交好,边境并无战事,因此尹平守着这一亩三分地,过得很是悠哉。不想睢阳君在驿馆投宿一晚,就发生了这样的事,尹平也是欲哭无泪,凌晨时分驿馆来向他禀告后,他当场没吓出病来,急吼吼地提上裤子就跑来驿馆。
  然而睢阳君还没醒。
  尹平心下焦急,左等不来,右等不来,盼星星盼月亮,总算听到一阵脚步声从屏风后传来,再一眨眼,那人便从屏风后走出来,玉冠玄衣,朱履赤袜,衣襟带风,端的是举世无双。
  大周朝以周天子为尊,周王室奉天命统领各诸侯国,燕国便是大周朝东北部一个诸侯国,国力比起齐、晋那些大国,有些不够看,比起宋卫那等小国,又强上几分。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典型。
  而睢阳君姜羽便是燕国的上大夫,睢阳君是他的封号,年仅二十五,便已位极人臣,以世家子之身名列天下四公子之首。传闻这位睢阳君不仅文武双全,还形貌俊美,在整个大周朝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寻常人见了姜羽,恨不得要多看几眼,见识见识这位睢阳君的尹平此刻却根本无暇细看,仿若见到了救星,“嘭”的一声跪倒在地,哭得闻者伤心,见者落泪:
  “大人,睢阳君大人!下官知罪,但下官也是无心之失,无心之失啊!还请大人宽宏大量,莫要上报国君!”
  否则他这乌纱帽就不保了。
  任他哭得声势浩大,姜羽岿然不动,瞥了尹平一眼,拂袖坐到一边。公孙克替他倒了茶,姜羽端起杯来,到唇边只抿了一小口,发现那茶涩得要命,半点儿茶味儿都没有。遂蹙眉放下,手支着下巴,抬起眼皮,见尹平还跪着,方才慢悠悠道:
  “县令大人这是做什么?快起来,地上寒。”
  姜羽并不像寻常上官那样盛气凌人,也没有疾言厉色,不紧不慢的态度,仿佛一切都胸有成竹似的,让尹平心里莫名有些犯怵,感觉自己像个小丑似的,也不敢哭了。
  抬袖拭了眼泪,不敢起来,就挪着膝盖到姜羽身前一尺,期期艾艾地低声说:“大人,下官也没想到会出这样的事,只是这才过完年不久,驿馆还没来得及翻新,昨夜下的雨实在是大,你看……”
  姜羽淡淡“唔”了一声,问:“你确定车棚真是年久失修?”
  尹平一愣,茫然道:“那……那是什么?”
  “方才我来之前,先去后院看了一下,”姜羽说到这里顿了一下,扫了一眼尹平的神情,继续说,“总觉得车棚并非年久失修,而是人为啊,你没去检查吗?”
  尹平猛然一惊,双手抓住姜羽的衣摆,这回是真要吓哭了:“大人,冤枉啊!”
  姜羽目光落在尹平的手上,不悦地蹙起眉。公孙克适时道:“你哭什么,大人还没说是你。”
  “啊?”尹平收住眼泪,抬眼瞧见姜羽不耐的目光,讪讪收了手,替姜羽抚平衣摆,讷讷道,“下官、下官愚钝……那大人觉得是什么人做的?”
  姜羽道:“这是你的地盘,你倒来问我?”
  尹平为难:“这……下官治下的饶县虽不说夜不闭户,但赏罚严明,少有鸡鸣狗盗之辈,从不曾听说过这等事,若是有人故意为之,又是因何缘故?”
  “是啊,你说此人破坏献给晋侯的贺礼,有何居心呢?”姜羽弯腰,用手扶正县令的乌纱帽,心道难怪这蠢货只能在饶县做个县令,“近来天气不好,阴雨连绵,织锦湿了,到晋国势必要闷坏,让晋侯瞧见我燕国献给他的寿礼,竟是这副德性,你说会怎么样?”
  这两年晋国面临西边秦国和南边楚国的压力,一直想同燕国修好,而燕国为了对抗齐国,也乐于达成这个联盟。可两国关系依旧处于暧昧阶段,若是出了岔子,晋国与燕国反目,这联盟也就无法继续下去了。
  “这……这……”尹平额头上冷汗冒下来了,抬起袖子哆哆嗦嗦地擦。
  “行了,起来吧,”姜羽拍拍尹平的肩,“你去查查近来饶县有没有混入什么人,发生什么异事,查完了回来告诉我。”
  县令领命去了,这边姜羽也没有干坐着,命人把湿了的织锦取出来,晾在驿馆里,叫人时刻注意着,若有异动,第一时间来告诉他。
  饶县就这么大点儿,只要有心,很快就能查到。尹平来回禀姜羽时说:“传闻说,齐国太子近日流亡到了本县这一带。”
  没等到后话,姜羽眼皮一掀:“没了?”
  尹平抹着冷汗道:“就、就这……”
  姜羽靠着椅背,食指在红木扶手上点了点,摇头叹道:“县令大人,这可是你治下的县,齐国太子流亡到这一带,绝不是这一两日的事,你先前怎么不知道?”
  尹平赔着笑:“下官早先以为是玩笑话……不想是真的。”
  确实,齐国乃是泱泱大国,太子流落乡野,怎么听起来都让人匪夷所思,可偏偏就发生了。
  姜羽:“那这两日叫你去查,你可摸清楚齐太子的行踪了?”
  “这……”尹平觉得自己冷汗出得都要缺水了,“大人,恕下官冒犯,齐太子之事,与晋侯贺礼之事,有何联系?”
  姜羽似笑非笑地扫了他一眼:“你退下吧,这儿用不到你了。”
  尹平暗自松了一口气,气还没松完,心又悬了起来,只听姜羽说:“有事再叫你。”
  “是。”尹平苦涩道,他只是小小一个县令啊。
  等尹平走了,姜羽想起那晾起来的几匹织锦,问公孙克:“这几天让你们看着,可有发现什么情况么?”
  公孙克刚想说没有,就听到二楼传来一声闷响,像是人体落地的声音。两人同时抬头,公孙克面色微变,不等姜羽吩咐,已然快步冲了上去。
 
 
第2章 
  公孙克冲上二楼,见自家侍卫倒在地上,痛苦地蜷缩着身子。
  “怎么回事?”公孙克喝问。
  “有、有刺客……”侍卫捂着胸口,指着破开的窗户吃力道。
  然而窗口已经没了人,只余一扇被推开的空荡荡的窗户,公孙克扑到窗边低头一看,见一名黑衣人刚刚落地,才跑了几丈远,姜羽紧跟在那人身后。公孙克无暇细想,当即翻身从窗户跃下,落地一滚卸力,衣袍上沾了泥土也没管,爬起来便追。
  公孙克上楼之后,姜羽便见窗外有个黑影闪过,他立刻追出来,只见那人在大白天穿着一身黑衣,头戴幕篱,一见他转身就逃。
  “站住!”院里的侍卫都被惊动了。
  然而黑衣人动作很快,借着坍塌的车棚,脚尖在断裂的横木上一点,飞身跃起,手掌在墙头一撑,翻身便出了驿馆,没了踪影。姜羽眼睛一眯,如法炮制翻过院墙追出去。
  黑衣人轻功很好,速度极快,即使是姜羽也只能勉强跟上。此人又狡猾极了,只管往人多处跑,两人一前一后追得街道上人仰马翻,惊得路人尖叫连连,咒骂连连。
  姜羽的轻功已是不错,此人的轻功却还要剩他一筹,被姜羽追着还能游刃有余,就仿佛在刻意引姜羽去什么地方似的。
  随着黑衣人的前进,两人你追我赶,周遭环境愈渐偏僻冷清,也离县城的中心区越来越远。姜羽心下觉得不妙,但这时候已然没有了退路,只能追上去。
  两人前后穿进一片贫民窄巷里,黑衣人便不见了踪影。此处净是土墙灰瓦的矮房,墙壁经风霜雨雪而裂开了,房高不过丈余。房屋与房屋之间离得极近,窄巷只能容两人并排通过,马车等根本进不来。
  姜羽竖起耳朵聆听周遭动静,他们前后脚进来的,此人必然没有走远,但这里巷子四通八达,不熟悉的人很容易迷路。而对于熟悉这里的,又是天然的屏障。
  突然,姜羽听到一声极细微的风声,那声音就像高速行进间,风吹动幕篱的声音。那声音愈来愈近,迅速毕竟姜羽身后,而与此同时,姜羽也感受到一阵强烈的危机感,他“腾”地从原地跳起,就在他起跳后的刹那,一柄长刀从后扫来。
  那刀刀身长而直,长柄,可双手持握。砍空的一刀劈在墙上,将墙壁都生生劈出一刀凹痕来,可想而知,若是劈到姜羽身上会是什么效果。
  姜羽起跳后没有下来,而是落于矮墙之上,低头看着这戴着幕篱的男子。男子身形高大,高九尺余,也抬起头来看他,同时双手握住了刀柄,刀身如雪,泛着凌厉的冷光。
  此人力量很强,不可硬碰硬,姜羽想,于是抬手放出一道袖中剑。
  那短剑长不过数寸,速度却极快,直奔黑衣人面门而去。黑衣人似乎没想到姜羽还会用暗器,动作微顿,旋即猛然向后仰去,躲过短剑。与此同时,姜羽又放出了第二柄袖中剑。
  黑衣人反应极快,一个后翻便远远地跳开,躲过了第二柄剑。
  初步交手,双方都意识到对方并不是好惹的。
  打架其实不是姜羽的强项,作为一个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新青年,即使穿越了,他也不爱打架。因此姜羽决定跟对方沟通沟通。
  “敢问阁下高姓?为何把我引到这里来?又为何戴着幕篱,既然来了,何不坦诚一见?”
  黑衣人并不答,也不取下幕篱,只是低低笑了笑:“原来阁下便是鼎鼎大名的睢阳君,久闻不如一见,久仰了。”
  姜羽眯起眼,一口被对方叫破身份,倒也吗什么稀奇。毕竟他奉命为晋侯贺寿,是天下皆知的事情,想要查到他的行踪,易如反掌。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